特別報導

用影像創造改變的力量——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當一個人的夢想,成為眾人的理想——齊柏林逝世五週年,專訪齊廷洹、萬冠麗

2022/06/10 ,

評論

廣編企劃

廣編企劃

廣編企劃

由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業務團隊》製作,由各品牌單位贊助。業務與行銷相關合作,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齊柏林導演逝世五週年,也是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成立四週年的日子。本文採訪齊柏林長子、同時也是基金會董事的齊廷洹,以及基金會執行長萬冠麗,回首基金會四年來的艱辛與成果。

2017年6月10日,齊柏林導演搭上直升機為「看見台灣」的續集「看見台灣II」執行拍攝任務,卻不幸於花蓮縣豐濱鄉長虹橋附近山區墜機殉難,享年52歲。五年後的今日,齊導的使命與環境保護的精神並未消逝,而是啟發了更多人開始以空拍的方式持續記錄下台灣環境的珍貴影像。

齊柏林導演逝世五週年之際,也是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成立四週年的日子。本文採訪齊柏林長子、同時也是基金會董事的齊廷洹,以及基金會執行長萬冠麗,回首過去這段時光,看見・齊柏林基金會如何延續齊導精神與遺志,將一個導演的夢想,轉變為眾人關照土地的愛心。

把爸爸的夢想,變成眾人的理想

齊導背影2
Photo Credit: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透過影像去感動世人,進而促成改變行動,這是齊柏林的方式,也是「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目標。

「直到記者問起,我才仔細去算,我出生時,爸爸是29歲的年輕人,今年的我,已到了他成為人父的年歲,同樣是29歲,但他已悄然遠去。」看見・齊柏林基金會董事齊廷洹說。

這五年來,齊廷洹總會不經意地想起跟爸爸的日常互動,就好像他在身邊突然對自己說一句「廷洹,你還記得嗎?我們曾經⋯⋯」那種尋常父子會有的對話。

齊廷洹笑說,自己對攝影的興趣可以說都被爸爸搞掉了。「他拍照規矩特別多:眼睛要貼著觀景窗而不是看著螢幕、不能用AUTO這種懶人模式、取景構圖要用心⋯⋯。」即使爸爸意見很多,但齊廷洹拿著傻瓜相機亂拍一通的底片,爸爸卻全都會洗出收藏著。聽著齊廷洹和齊柏林的相處模式,可以看出父子倆就像哥兒們。

父子合照1
Photo Credit: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齊廷洹與爸爸就像是哥兒們般的相處模式,過往點滴,如今回想起仍滿是溫暖。
父子合照2
Photo Credit: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攝影,是爸爸看世界的方式。齊廷洹知道爸爸的工作就是得飛來飛去、到處拍照,但好萊塢電影看多了,覺得直升機很容易掉下來。「時間一久,爸爸也都平安無事,家人開始擔心起別的──他在直升機上工作得憋尿、強迫自己少喝水就容易脫水,還得適應平地與高空的巨大溫差,爸爸年紀漸長身體毛病也多了,有一回足底筋膜炎嚴重到得坐輪椅,甚至必須住院治療⋯⋯。」

對於過往點滴,齊廷洹如數家珍,雖然這段父子緣份只維持短短24年,但齊廷洹血液裡流著齊柏林瀟灑、堅毅的基因,也在事發後展現無遺。當時,人在日本的齊廷洹連夜趕回台灣,見到爸爸時,沒有聲嘶力竭的哭喊,他只是淡淡地跟爸爸閒話家常,說起自己剛收到錄取通知,順利找到教職工作了。

簡簡單單的一段話,只是想讓爸爸知道:「放心,我們會好好的,我會比你想像的更堅強。」

但這份堅強,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磨練。齊柏林走後,齊廷洹在學校任教幾年,之後竟又不按牌理出牌、離職跑去賣車。當汽車業務的這半年間,業績出色的齊廷洹接觸許多事業有成的長輩,聆聽他們的人生智慧。

爸爸的年紀永遠停止在52歲了,齊廷洹沒機會認識62歲、72歲的他,透過與父執輩的對話,讓齊廷洹有更深層的體悟。

廷洹演講
Photo Credit: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齊廷洹親身參與多場基金會舉辦的環境教育講座,致力於讓更多人繼續「看見台灣」。

台大中文系畢業的齊廷洹不懂電影、不諳攝影,但他毅然決定用屬於自己獨有的特質與能力,選擇走上講台、舉辦座談、構思教案……他把心思投入在看見·齊柏林基金會,與執行長萬冠麗攜手,將爸爸未竟的夢想,成就為更多人能一起實現的理想。

齊柏林從一個人,化身成一大群人

說起事故發生後一週年成立的「看見・齊柏林基金會」,執行長萬冠麗心中有滿滿的酸甜苦辣。

基金會成立
Photo Credit: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事發一週年後,眾人繼承齊導遺志,成立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齊柏林遠去,眾人在劇變中含淚成立了基金會。但從創建『齊柏林空間』開始,挑戰就一一浮現。展館如何策展營運?影像數位典藏怎麼做?怎樣運用影像發展環境教育教材教案、切入校園?這些計畫推動的經費怎麼來⋯⋯。很多人擔心基金會終將流於形式,即便人們為齊導感到不捨,但生活中的難關這麼多,時間久了一切就淡忘了。」

在接下執行長一職之前,萬冠麗的事業經營得有聲有色,後來她整個「撩」下去,把原本的公司交給同事代為打理,致力於為基金會奔忙。初期她毫無頭緒,突然想起台大EMBA的指導教授、人稱商學國師的李吉仁教授的一番話:「人生要有十年大夢,工作不見得是你的夢想,但把工作經驗回饋社會,那才是成就大夢。」於是,她從基金會營運計畫開始寫起,完全沒經驗的她腦中一片空白。

「我記得深夜在辦公室裡抱頭坐在電腦前,一邊唸著齊柏林幹嘛走得這麼早,害我這麼累。」萬冠麗笑著說。說也奇怪,在抱怨幾聲之後,腦袋漸漸清明起來,營運計畫逐條浮現,從「數位典藏」、「環境教育」,一直寫到「尋找下一個齊柏林」以及「繼續看見台灣」。

然而,這洋洋灑灑列出的計畫沒有一樣是簡單的,都需要龐大的人力與資金才能實現。萬冠麗沒募款經驗,但相信只要有心付出,善緣自然來。透過在台大EMBA的人脈與企業協助,基金會因緣際會獲得了全家便利商店零錢捐的挹注,五年一億的環境關懷公益計畫更讓基金會穩下腳步。而在眾多志工的協力下,齊柏林空間接連舉辦了「見山」、「逐岸」、「映河」三檔叫好叫座的特展,也把數位典藏、環境教育做得更紮實,並實現走進校園傳達環境教育的理想。同時,基金會也與「新北市紀錄片獎」攜手,透過環境紀錄片徵選方式,展開「尋找下一個齊柏林」的計畫;最重要的是,啟動了《看見台灣III》拍攝計畫,這項最艱難的傳承。

急著做出成績,只有被看見才能獲得支持

「我曾有一段時間無法細想續拍《看見台灣》的事。該怎麼拍下去?誰來拍?經費在哪?都是問題。」萬冠麗坦言,繼續《看見台灣》一直是心裡最深的恐懼,沒有齊柏林的《看見台灣》要如何突破《看見台灣I》的高峰?壓力比山大。

但萬冠麗轉念一想,基金會不是只為緬懷齊導而存在的公益組織,要走的路徑明確;《看見台灣II》永遠留給齊柏林,也留給人們緬懷的空間,而續拍的《看見台灣III》無須站上誰的肩膀才能望遠。

「齊柏林離開了五年,基金會成立了四年,很多人都說,萬冠麗妳怎麼這麼急,人家公益組織都一步一腳印慢慢來,妳卻是連走帶跑地不斷往前。」萬冠麗說,一來是環境保育不能等,更重要的是,很多人都觀望著看見·齊柏林基金會到底能做出什麼成果,若是看不出價值,捐款就不會進來。因此她快馬加鞭、讓計畫逐一上線,做出有影響力、有前瞻性的事,人們看見了就會願意來支持。 

萬冠麗想起,曾聆聽「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的演講,他提到他的基金會有三不:不困難的事不做;不能擴大延續的事不做;沒有長遠影響的事不做。萬冠麗也檢視了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理念,而這「三不」呼應了基金會正在做的事。

基金會合照
Photo Credit: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短短數年時間,基金會已完成許多曾被視為不可能的任務,只要心懷信念,從一個人到一群人,就能持續創造改變。

這五年的時間,基金會種下善根,讓良苗茁壯,這群人始終相信,只要心懷信念,就能看見改變,有心就能蓄積能量、進而改變世代,未來才有永續的希望。在齊柏林走後這五年,我們逐漸看見了這塊土地的成長茁壯,而改變才剛開始。

捐款支持看見・齊柏林基金會,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


用影像創造改變的力量——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齊柏林導演帶我們從空中看見台灣,那是很多人第一次那麼全面的貼近這座島嶼,看見她的美麗與創傷。而這份影像帶來的感動,在齊導離開後並未消失,因為「看見・齊柏林基金會」傳承了「把台灣之美存起來」的使命,不只做數位典藏,也培養更多齊柏林們,要把對島嶼的愛變成堅定信仰,繼續創造更多改變力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