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漫畫話經典】《獵人》:冨樫有何魅力,讓讀者在停刊三年後仍痴痴等待著酷拉皮卡下船?

2022/01/30 ,

評論

罵克伍陸

動畫《獵人Hunter x Hunter》劇照,木棉花發行
罵克伍陸

罵克伍陸

不正經但有讀過一些文學批評的寫作者。喜歡寫動漫、電影評論。偶爾會穿插一些理論剖析內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2年就這樣開始了。3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讀者們就這樣等著《獵人》復刊,等著酷拉皮卡下船。即便季節荏苒變換,新冠肺炎持續變種影響世界、《獵人》終究停留在390話。

2022年就這樣開始了。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讀者們就這樣等著《獵人》復刊,等著酷拉皮卡下船。即便季節荏苒變換,新冠肺炎持續變種影響世界、《獵人》終究停留在390話。

獵人_1
網路梗圖

懶惰、愛休刊、不務正業、交草稿,作者冨樫義博常常給人這樣的印象。但冨樫的休刊不代表他缺席了漫畫界的大事:《鬼滅之刃》在他的推薦下逐步成為現象級漫畫。就連下一世代的熱門漫畫《咒術迴戰》作者芥見下下,也在訪談中提到冨樫的《幽遊白書》(尤其是仙水忍篇)對他的影響。

可見冨樫無論身為一個創作者或是評論者,他仍有著深刻的影響。然而,他自己的作品《獵人》在漫長歲月中靜靜等待。它到底有什麼魅力呢?

獵人與獵物,追尋的魅力遠大於戰鬥

我喜歡收集各式各樣的東西,不同的東西有不同的收集方法,非常有趣。不過,找到一直很想要的東西時那一瞬間的快感,都是一樣的…反正是畫自己想畫的東西,不如來畫各式各樣的獵人。-《HUNTERxHUNTER》第一卷

「獵人」在漫畫中有數種涵義:最通俗的定義是「追逐與捕殺獵物的人」;另外獵人在故事中也是一個「職業」:必須通過試驗才能取得獵人資格,而每個獵人心中都有特定的「獵物」。

第三是「獵」殺「人」類,人類自身亦是一個可被調查、追蹤、獵捕甚至殺害的獵物。冨樫對於人性黑暗面的描寫,舉凡友克鑫篇的人體蒐藏、貪婪之島篇的卡片搶奪、嵌合蟻篇的食人、王位爭奪,多數源自於此。

獵人_2
《獵人》第1話「出發之日」,東立出版社發行

故事描述主角小傑・富力士尋找父親—金・富力士,並對於父親的職業-獵人產生了濃厚興趣,踏上旅途認識朋友、敵人、夥伴的一連串遭遇。正如我們每個人都有追尋的夢想與事物,獵人可以說是所有追尋者的夢幻職業——擁有特權、享有福利、更能擁有夥伴與情報。

小至物品鑑定,大至貪婪之島的廣袤世界,《獵人》都如數家珍,徹底展現了冨樫意圖在少年漫畫中另闢蹊徑,不該把重點放在「戰鬥本身」而是戰鬥背後「追尋」的過程。

獵人_3
《幽遊白書》第17卷,東立出版社發行

其實從《幽遊白書》後,便不難看出冨樫對於純戰鬥劇情的疲乏。仙水忍篇的結束,他透過樹告訴主角群「我們已經厭倦了,你們再尋找別的敵人,繼續戰鬥吧。」宛如像對讀者們宣告自己已經厭倦一成不變的戰鬥模式。

到魔界統一篇更是如此,冨樫草草地提升了眾人能力,交代了幾場小戰鬥,讓他們被其他角色擊敗,而後回歸日常作結。冨樫不存在世界系那種「少年少女的思與行將影響世界」的浪漫-相反地,世界是如此廣大,每個人的思考與行動終究只是滄海一粟。

正如冨樫所說「不同的東西有不同的收集方法」,戰鬥充其量只是獲取獵物的其中一種手段,而且不一定會是最有效的方法。交易、談判、情報交換、拍賣、網路、結盟、委託、背叛…這些現實卻不常在漫畫中被提及的手段,在《獵人》世界中被描寫得鉅細靡遺,這些方法可以說是另類的「獵捕」方式,有時甚至會反過來影響戰鬥。

讀者們往往得需要多看幾次細細體會,才能看出箇中道理。即便獵人現下休刊,這些故事中大量的情報與對話仍能引起讀者重讀。

獵人_4
《獵人》單行本第10卷,東立出版社發行
例如:小傑、奇犽兩人從木造藏的造假方式中,學習到突破戰鬥僵局的方法

儘管冨樫認為他的創作是憑「直覺」進行,但冨樫自身閱讀的積累卻不容小看,他個人與岸本齊史(另一部暢銷作品《火影忍者》作者)對談時,曾提到「即使自己不喜歡的作品也要製造全部讀完的時間。喜歡的作品、討厭的作品。讀者接受的作品、讀者不接受的作品。我覺得這樣更可以客觀的看待作品。」

設計角色時,也盡量避免給予角色「開朗」、「陰鬱」之類的模稜兩可的性格形容詞,而會傾向進一步詢問「被說了什麼什麼會生氣」這種具體事例。

另外冨樫也喜歡「將角色放到其性格不相稱的環境」讓角色更加鮮明,做為「引發(角色)平常不會採取的行動」的催化劑,小傑看似腦筋不好,但其實在極端環境下決策極快;酷拉皮卡看似冷酷,為達復仇不擇手段,其實更加重視夥伴。這些創作思維沒有累積基本功,就沒有好的成果;冨樫創作的敏銳直覺,其實是千錘百鍊而來。

戰鬥的複雜性

儘管有那麼多的事情需要考量,但這些都不影響獵人戰鬥的精彩度。如同世界如此廣袤,獵捕的方法也千奇百怪,戰鬥本身也不能只是單方面的肢體衝突,也是情報、心理、環境乃至意志的衝突。

在這些因素之下,冨樫創造了一個有趣的設定:念能力。能力的產生源自於心裡的念頭,自己的希望,自己的喜怒,喜歡什麼,想追求什麼,到哪裡去旅行,遇見什麼樣的人,得到了什麼樣的經驗,就如同這一切的過程會形成人的未來,也同樣會展現出最適合自身的(念)能力。

獵人_5
《獵人》單行本第7卷,東立出版社發行
獵人的念能力,以今日角度來看,其實也算是一種自我認知,並創造心流的過程

《獵人》戰鬥的有趣之處,在於外在表現的肢體對抗外,更有許多想法上的衝突,套句裡面的話,最重要的戰鬥技術是「思考的爆發力」,念能力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想出幾套應變方法,選出最適當的然後付諸實行。」邊打邊想是《獵人》有別於其他JUMP系戰鬥漫畫的特徵。

儘管許多漫畫(如火影忍者、海賊王)仍有出現以智取為上的角色,但《獵人》與之不同的是,幾乎全體角色都具備這種思考能力,角色個人的獨特思維加上能力,以及搭檔之間的配合作戰,形成了百花齊放的戰鬥方式。

儘管《獵人》漫畫有時只是簡單的草稿、線稿,甚至連線條都沒有只有一堆文字,但卻不會讓人感覺突兀,劇情更是許多漫畫難以望其項背的。例如貪婪之島篇,冨樫花了整整四頁交代每張咒語卡的說明,沒有半張圖片,只有一堆表格。這份表格隨著故事進展將不時被使用到,讀者們宛如貪婪之島中的玩家,必須將內容熟記在心,才能讀懂後面的劇情。

獵人_6
《獵人》單行本第14卷,東立出版社發行

這也使得《獵人》與其說是漫畫,有時更像一部小說。到了王位爭奪戰篇更是變本加厲,冨樫已不滿足於僅僅交代個人的行動,更將其背後的思維更進一步展現。但他的表現方式也不全然是一味的叨叨絮絮,例如318話「遺言」交代蟻王與小麥的終局,整話有將近一半的篇幅都僅以全黑背景加上對話進行,卻精準地交代了兩個角色逐步邁向死亡之時,卻又相知相惜的氛圍。

不論是由繁至簡或是由簡至繁,我們都已經很難說《獵人》是一部「漫畫」,但在冨樫縝密的設定,我們很難單純地駁斥他是為了偷懶才這樣畫,相反地,這或許才是寫實的手法也說不定。

獵人7
《獵人》318話、388話,東立出版社發行

休刊或復刊,懷抱雷歐力思維的2022年

如今已是2022年,相信獵人的讀者們長期以來,早已陷入一種獵人試驗中雷歐力的思維:即便輸了時間,也可以爭取到勝利;即便輸了比賽,也可以佔人便宜。簡而言之就是未賭先怕輸,與其期待冨樫復刊,不如持續押注休刊,這麼一來不論輸贏都有成就感。

然而從「追番」來說,冨樫其實早已給了我們答案:

獵人8
《獵人》單行本第30卷,東立出版社發行
比想要的東西更寶貴的事物,一定會先出現在追求的過程當中

獵人的大千世界無盡廣袤,小傑的父親金認為,他追求的永遠是「眼前沒有的事物」。但他也承認,真正感動他的不是這些未知,而是所有人為了追求未知付出金錢、時間、知識、力量的過程。對於曾經給予我們許多感動的《獵人》,或許重要的事物早就已經出現了。

最後的最後,不論是那些對獵人劇情伏筆心癢難搔的觀眾、又或是出於氣憤不停詛咒冨樫的人、對他長期腰痛深感同情/不以為然的人,就讓我們用《賽德克・巴萊》的一句台詞作結:「好的獵人,懂得安靜等待。」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漫畫話經典】《幽遊白書》:正邪對立卻難分,長大後才懂得品嚐冨樫埋在戰鬥橋段中的醍醐味



漫畫話經典:

藤子·F·不二雄說過「成為漫畫家,就是對我來說的大冒險。」每個月一篇文章,介紹一本劃時代的經典漫畫,一起在漫畫的世界恣意徜徉。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