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疫情下「看不見」的香港教育難題

SEN家長自白,疫情下的「困獸鬥」日記

TNL+ 2022/04/07 ,

專訪

TNL特稿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TNL特稿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下,香港具特殊學習需要(SEN)的學生面臨的障礙更多,包括因缺乏面授而無法專注學習、少了走動機會而出現情緒問題等。近日,教育局宣佈所有學校提早三月「放暑假」,照顧者的壓力一下子大增。

撰文:周明媚

新冠肺炎(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新一波Omicron病毒大爆發,截至3月尾,累計感染個案已過百萬人。今年二月底,教育局宣佈所有學校提早3月7日「提早放暑假」,至復活假期後復課,沒有學校分擔照顧孩子的工作,今年48歲楊媽媽忙得不可開交。

「突然間說要放假,沒有了網課,她很不習慣,又騰空了那麼多時間出來,我都很辛苦。」楊媽媽育有一名就讀中二的中度智障兼自閉症女兒Melody。自閉症兒童的一大特性,是難以熟習陌生環境和轉變,這種反覆的停課和復課狀態,令Melody無所適從。

「到時復課又哭了。」楊媽媽嘆道。自2020年初起,香港疫情一直處於反覆狀態,全港中小學及幼稚園,合共經歷了五波停課期,上課面授不時中斷,難免影響學生的學習成效及進度。其中,具特殊學習需要(SEN)的學生面臨的障礙更多,包括因缺乏面授而無法專注學習、少了走動機會而出現情緒問題等。早前,教育局宣佈所有學校提早三月「放暑假」,照顧者的壓力一下子大增。

全天候照顧SEN女兒 2年多無法找全職工作

政府的統計資料顯示,全港合共約1,027,100名兒童中,確診讀寫障礎、聽障、智障、肢體殘障等的SEN兒童佔6.9%,即至少有71,324人。而這些SEN學童,有不少是成長於如楊太太般的基層家庭。

要上課的日子,楊太太每天重覆如是的規律:早上約7時多起床,楊媽媽替Melody梳洗過後,便勞叨督促她要準時八點上課,而過程中,楊媽媽一直陪伴在側,拿著手機開著Zoom一起聽課。Melody今年讀中二,患有自閉症及中度智障的她,無法獨自聽課,仍需要家長的緊密指導之下,才可以專心地遙距上課。

「之前有諗過搵工,但時間完全兼顧不到。即使要上課,有學校託管住,如果小朋友有情緒,學校急call,你都要返去湊佢。」楊媽媽說,老公是適齡的退休人士,但為了生計也要上班,薪金約一萬多元左右,獨力支撐一家人的生計。至於楊媽媽自己,則已無業兩年多,自疫情開始便如是,「一直都用緊老底(儲蓄)。」

SEN孩子長期留家情緒差 輔助Zoom上課時抓傷手背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專題下則文章:

疫下哲學流浪講師,在疏離下打破常規教學



疫情下「看不見」的香港教育難題:

2020年以來,疫情令香港人面對種種難關,而師生所面對的難題,當然是不容易解決。我們聽慣了停學、遙距教學、延遲公開試等等措施時,是否等於師生一早習慣這些特別措施?對於有一些比較弱勢、缺乏資源的學生與老師,他們的聲音,其實能否得到足夠關注?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