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疫情下「看不見」的香港教育難題

疫下哲學流浪講師,在疏離下打破常規教學

TNL+ 2022/04/30 ,

評論

TNL特稿

圖片由作者提供
TNL特稿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孤獨和群體生活,兩者間應該要有足夠的平衡,「但現在學生幾乎是孤單到depression,有情緒困擾的那種。」受訪者鹽叔說:「我覺得這個年紀是需要衝擊多少少。」

文:周明媚

長達兩年半的逾千課時,大專講師鹽叔都對住Zoom裝置高談闊論。他每班約有80多名學生,換來的是80多個黑色矩形方格,細小的暱稱寫在方格正中央。

「是的,就是持續對住黑mon搞gag(說笑話),仍然保持歡欣和有趣。」於浸會大學、中大文學、香港演藝學院等學府任教哲學的「流浪兼職講師」鹽叔說。他稱這種教學方式「非人性化」,但樂觀如他,只能找方法保持課堂的熱度。

「我開DJ mode囉!森美和小儀(在電台)現場講笑話,都沒有人笑啦!」幽默正是抗衡荒謬的最好方法,一如在紛擾亂世下,常人總要找生活之道。

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長達兩年半,疫情扭轉了人類的生活模式,其中,教學場域的衝擊甚大,師生的距離拉遠了,大學生的校園生活停濟;10多年在學府打滾、兼任好青年茶毒室成員的鹽叔,以自身經驗及哲學角度,理解這場疫下亂局的變遷。

消失的他者

「大學的迷失是很好的,它迫你想像你是一個怎樣的人,迫你思考自己的價值觀。」

然而,鹽叔留意到,現時大學生活停擺:上莊的學生不能搞Ocamp(迎新營)、宿舍活動一律停辦,甚至聽聞早前歐洲疫情爆發嚴重時,許多留學生到了外國後,一直沒有認識到朋友或去旅行。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疫情下「看不見」的香港教育難題:

2020年以來,疫情令香港人面對種種難關,而師生所面對的難題,當然是不容易解決。我們聽慣了停學、遙距教學、延遲公開試等等措施時,是否等於師生一早習慣這些特別措施?對於有一些比較弱勢、缺乏資源的學生與老師,他們的聲音,其實能否得到足夠關注?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