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被忽視的慢性隱形殺手——室內空汙和飲用水污染

【圖解】衛生紙丟馬桶:除了考慮堵塞,還有污水處理狀況

2016/12/12 , 評論
If Lin
If Lin
一個正嘗試瞭解,現在這個世界的面貌,與背後成因的任性者。

在12月8日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中,國民黨立委盧秀燕質詢時提出,希望環保署能推動將衛生紙丟入馬桶的政策。環保署署長李應元回應,會在未來3個月召集相關部會與業者討論如何推動。李應元休息時受訪表示,過去是因為衛生紙的材質因素而沒有推動。

但根據環保署在2010年出版的〈衛生紙投入衛生設備對整體環境影響探討計畫成果〉報告,當時不建議將衛生紙丟入馬桶的原因,並非因為衛生紙材質可能造成馬桶阻塞,而是擔心衛生紙會造成化糞池的負擔,以及會增加排碳量,因此沒有推動衛生紙直接丟入馬桶的做法。

衛生紙不會阻塞馬桶

衛生紙與面紙因為使用目的不同,所以原料跟製作方式有差異。面紙需要擦拭臉手,所以必須強韌不易破裂,不會容易留下碎屑。所以在製程中會使用含長纖維的紙漿,也會加上濕潤紙力增強劑,能使纖維之間產生共價鍵連結,而水分子不容易破壞這個連結,所以面紙遇水就不容易碎裂。

衛生紙則不需面紙這些需求,所以會使用短纖維的紙漿,也不會加上濕強劑,所以遇水容易碎裂。另外,衛生紙上面會有壓花紋,一般是凹凸相間的點狀紋,這能夠增加衛生紙的摩擦力與去污力。

根據2010年環保署的研究顯示舒潔、百吉、春風、五月花與特惠這5款市售衛生紙,在20抽的丟入量下,都能被一次6公升的沖水量下順利從馬桶排出(包含模擬排泄物)。而五月花、春風與舒潔3款市售面紙,在16抽的丟入量以內,也都能在一次6公升的沖水量下順利從馬桶排出。

馬桶排出衛生紙實驗結果
不溶於水特質增加處理成本

根據研究顯示衛生紙與面紙雖然會碎裂,但幾乎不會溶解於水,所以會沈積在化糞池中。在模擬使用量實驗之下,因為衛生紙與面紙的沈積,會造成抽取水肥的間隔時間變短。一般是約6個月需要抽取一次,但是衛生紙會讓此間隔縮短為3-4個月抽取一次;而更不易分解的面紙,則會縮短成2個月抽取一次。

雖然現在已有污水地下道設施的建設,使得生活污水不再進入化糞池,而是直接進到污水處理廠,似乎不會有化糞池負擔的問題。但其實現在全國污水地下道設施的普及率仍不高,且各縣市普及率差異大(下圖)。

污水地下道普及率圖-2

目前全國公共與專用污水下水道的普及率是39.7%,其中普及率最高的縣市是馬祖,達到84.4%,其次是台北市與新北市;普及率最低的是台東,僅有0.9%,其次是澎湖與嘉義市。所以台灣目前建築物的廁所污水,大多數還是排入建築物的化糞池中。因此衛生紙造成沈積加快,多付出的抽肥成本,也就需要被考量。

減少碳排放與發電效益

環保署2010年的報告,也從碳排放量的角度,建議衛生紙不應該投入馬桶。報告指出,投入馬桶能達到的減碳量是1千4百30公噸 CO2-e/年,而投入垃圾桶能達成的減碳量為1萬2千2百公噸 CO2-e/年,相差約8.5倍,所以投入垃圾桶較有減碳功效。然而,在此研究報告中,卻缺乏這個減碳量結果的研究與計算方法,所以無法驗證此說法是否正確。

另外也提到,將衛生紙直接送往焚化爐焚燒,每年可以產生 2千零6萬度的電量。若是變成污泥後,才送往焚化,只能產生2百31萬4千度的電量,所以衛生紙丟入馬桶的發電效益較低。但報告中也缺乏研究與計算方法。

所以,綜上所述,衛生紙要從投入垃圾桶,轉變為投入馬桶,這個習慣的改變,不單是要考慮馬桶會不會堵塞,也要考量背後一連串污水處理系統的現實狀況,以及後續處理過程,對整體環境的影響。

從中也可以瞭解許多民生社會的事務,由於是全國每一個人每天都會做得事,所以即便只是一個動作的改變,背後牽涉的層面都會相當廣大,因此無法只討論單一或兩個面向。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如廁後衛生紙丟哪? 環保署將推動「丟進馬桶」減少垃圾量

被忽視的慢性隱形殺手——室內空汙和飲用水污染:

你可曾意識到我們習以為常的水和空氣,已經從生活必需品變成「奢侈品」嗎?乾淨的水和空氣,是人類賴以為生不可或缺的資源。空氣品質好不好,已經從看不見變為「看得見」;判斷水質乾不乾淨,更該注意的是民眾無從得知的供給用水食物鏈灰色地帶。骯髒的空氣和水,絕對比食安更可怕,有毒的食物可以不吃,但是有毒的空氣可以不呼吸嗎?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