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我本是男嬌娥:穿越性別疆界的扮裝者們

【偽娘彩妝師】從新娘到偽娘,她幫助300位「哥」和「大叔」釋放心中的女孩

2019/01/06 , 評論
julia
Photo Credit:雅咪
julia
大學就讀醫學檢驗生物技術學系,具備國考醫檢師證照,對臨床醫學知識熟悉。碩士班主要從事斑馬魚、葉酸及阿茲海默症相關研究。曾任生物技術開發中心生物製藥研究所副研究員,因為追求閱讀及寫作的樂趣來到關鍵評論網。心理存有「將艱澀的醫學論文咀嚼成鄰里老伯都容易消化的醫學新知」之小小使命感。現為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編輯。

在中壢火車站附近馬路旁一整排的舊公寓裡,有一間套房的內在與別間特別不同。如果你去拜訪,大門旁迎客的會是位披著俏麗金髮與紫紅睡衣、身高標準而體態纖細的人體模特兒,堅毅注視著眼前一個略顯簡單的攝影棚。沿著走道還沒到底,你可以拐進一個房間,2、3坪的空間嵌著一大面化妝鏡,除了映著對面塞得略顯擁擠的禮服與洋裝,訪客的猶豫、決心、新鮮感或侷促不安,這裡也一併包容、收下。

一位轉做「偽娘彩妝」的新娘秘書

「來這裡的人,16~60歲都有,不過是26~40歲比較多。」這大概是這個空間的主人、偽娘彩妝師雅咪在這次的訪談中,所給出最清晰的顧客臉譜。雅咪原本已經做了6年新娘秘書,而專職投入偽娘彩妝這一塊至今則約有5年的經驗。一開始是位有蘿莉塔扮裝興趣的男性顧客前來尋求雅咪的服務。第一次為男生化女裝,讓雅咪發覺自己在這一塊的技術並不足夠,如果只是把在當新秘時學到的技巧沿用在男性顧客身上,那畫出來的其實還是偏像男生。

unnamed
圖片來源:雅咪提供
在雅咪的工作空間裡布置了一個簡單的攝影棚。來到這裡的顧客如果想留住自己的倩影,這裡也有攝影服務。

經過不斷的進修加上自己的練習,雅咪逐漸摸索出適合的偽娘彩妝。在這段時間,又從顧客那裡得知在偽娘圈裡一直都有缺乏專業彩妝師的情況,讓雅咪決定專心投入偽娘彩妝的領域。

這段時間到這個地方向她學習女裝彩妝、或只是純粹接受被化妝服務的學生及客人,來來去去也有快300多位。也就是說5年來,有300位你眼中的「哥」和「大叔」,來到這裡找尋心中的女孩。

在這個圈子工作,客戶的隱私一直是她認為最必須要保護的事情。

不難理解為何需要這樣謹慎。雖然來這裡的人不過是喜歡上粉、塗口紅、黏個假睫毛,比起男褲更想嘗試裙子或洋裝,也許再照張相為自己美麗的樣子留下紀錄;但就因為被父母生下時性別被登記為男生,所以這些約半數人類在做的事,她們做了,就被叫做「變態」,被說是「不正常」。

DSC_3113_(1)
Photo Credit:Yu/ TNL
在雅咪的幫助下,我們其中一位同事也體驗了扮裝的過程。

在採訪雅咪的過程裡,「社會認同感」這5個字一直不斷重複被提及。「其實蠻累的,但這塊一定要做好。」在這位偽娘彩妝師的理念裡,她所追求的社會認同感,是希望如果把來到這裡的人的造型做得漂亮,讓她們出去不會很突兀的話,至少有機會融入社會、不會被用異樣的眼光看待。「如果打扮起來不要太突兀的話,那基本上她們要獲得社會認同感的機率會比較大。」雅咪說,「因為大家不了解,才會不認同;少了社會認同感,才會少了尊重。」

人是喜歡貼標籤和分類的動物。當你在一群陌生人裡,恰巧認識一位和你同鄉或同星座的人,會有一種「我們是一國」的親暱感。相反的,對於和自己、和多數人不一樣的群體,人們卻傾向拒絕接觸、了解,而習慣將自己的以為套用在對方身上。把人當群體下評斷很方便──在科技業就職?那就宅男啊;明明是個女生卻老愛穿褲裝?那麼man真沒女人味;體態豐滿?這樣的人一定懶惰又懶散……就像這樣,人們的標籤一張張貼上,形成令人難以負荷的壓力。

我不希望台灣的姐妹,都需要靠別人來賞給她們一張臉

在聽雅咪跟我介紹如何把偽娘妝化美的落落長訣竅(要注意鬍子、臉也要做蒸臉去角質、衣服要注意肩寬的修飾……)我忍不住插嘴問她除了彩妝服務之外,為什麼也選擇投入教學。當你把自己的技術都讓客人學會了,那未來不就少賺了嗎?這樣她們有需要不就不會回來找你了嗎?

雅咪說自己一開始服務的重點,就是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改變社會的認同感。如果她不教,那當然有需求、有問題時,客人就會回籠,但這樣也代表著她們只能依靠別人。「我不希望台灣的(偽娘)姐妹,都需要靠別人來賞她們一張臉。」

44936703_1968156710156226_41627782270827
Photo Credit:Julia Chu
雅咪的個子不高、還瘦瘦弱弱的,說出來的話卻讓人感受到她內心的堅持與毅力。

看著眼前這位已經當媽媽的人,個子也沒特別高,瘦瘦弱弱的,說出來的話卻讓人感受到內心的堅毅。或許她還未發現自己正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想讓外界能正確的了解有著女裝興趣的她們,除了圈子裡的人的努力,和圈外之間也需要有人不斷聯繫,傳達出正確、更貼近實情的訊息,打破厚厚的迷思與同溫層效應。而雅咪,一位從新娘秘書轉職來的偽娘化妝師,正好可以是一座連起外界與扮裝族群之間,傳遞訊息、增進溝通的重要橋樑。

看到這裡,你心中也許想著「所以,到底為什麼這些『偽娘』會想穿女裝?」

有這樣的疑問很好,但我不會告訴你答案。因為扮著女裝的她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為什麼」,不會有一個教科書的標準解答,你背熟了就能回答所有狀況。如果有這樣的機會,也許你可以試著聽你身邊的「她」,請她跟你分享專屬的故事與答案。


與偽娘交流的注意事項

想交流第一印象很重要,什麼才是面對偽娘時正確的起手式?如果今天你在路上看見一位偽娘,該怎麼做對她們來說不至於冒犯、甚至令人感到窩心?

以下是雅咪所分享和偽娘姐妹互動的注意事項:

  • 她們很重視隱私

隱私對她們來講很重要,很多造型師在做彩妝的時候,喜歡在網路上擺出顧客的妝前/妝後照,可以讓客人看見造型師的功力,進而慕名而來。但是雅咪自己除非顧客本人同意,否則是不會擅自使用這樣的照片,原因就是希望保護這些嬌客的隱私。

  • 不知道怎麼稱呼?你可以稱她們為「小姐」

化過這麼多偽娘,雅咪發現她們很喜歡被稱呼成女性的稱謂。有些人特別喜歡在打扮之後到連鎖咖啡店買咖啡,光是服務員在杯子上顧客註記寫的是’s(小姐),就能讓她們開心一整天,有一種覺得自己被認可的感覺。

  • 不喜歡被指指點點

偽娘的姐妹們不喜歡走在路上時,有人對著她們指指點點。其實這點不只是對心思細膩的偽娘族群,如果你今天走在路上,莫名就有人交頭接耳的討論你,想必你的心裡也好受不到哪去。

  • 尊重還有禮貌

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一位偽娘,為了想表現出自己的友善及熱情,攔住別人劈頭就說:「欸你是偽娘對嗎?我們可以認識一下嗎呵呵呵!」很可能會觸怒對方。她們不會喜歡別人用這種欠缺禮貌的態度來和自己進行交流。

  • 用「稱讚」來開始話題

當你想認識對方,卻不知怎麼開口才不會顯得突兀,不妨試試以稱讚破題。「妹妹/小姐,你頭髮/包包很漂亮耶」。如果你直接說「我想認識你,你是偽娘對吧?」可能讓人感到不悅。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中年偽娘】三位大叔的女裝路:後來發現不用重新投胎也可以變成另一個人

我本是男嬌娥:穿越性別疆界的扮裝者們:

關鍵評論網「刺文化」系列專題第二彈,想跟大家談談「男扮女裝」。我們分別訪問了變裝皇后、男扮女的Cosplay愛好者、就是愛穿女裝的偽娘,以及靈魂被錯置男身的變性者,聽她們娓娓道來,原來性別認同不是非男即女的天秤兩端,而是一道流動的彩虹光譜。此外,幸好她們還有「偽娘彩妝師」和「偽娘基地」作為後盾,讓姐妹們有勇氣面對世界的不友善。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