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我本是男嬌娥:穿越性別疆界的扮裝者們

【性別刻板印象】傲慢與偏見與歧視:我們為什麼排斥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2019/01/06 , 評論
julia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julia
大學就讀醫學檢驗生物技術學系,具備國考醫檢師證照,對臨床醫學知識熟悉。碩士班主要從事斑馬魚、葉酸及阿茲海默症相關研究。曾任生物技術開發中心生物製藥研究所副研究員,因為追求閱讀及寫作的樂趣來到關鍵評論網。心理存有「將艱澀的醫學論文咀嚼成鄰里老伯都容易消化的醫學新知」之小小使命感。現為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編輯。

對面走來一個人影,從她高大的身形、稍嫌粗曠的五官與寬闊的肩膀看來,你判斷她是個男性(或至少生理上是個性染色體為XY的人)。然而同時你也注意到她留著一頭長髮、穿著跟鞋與長裙,還抹著一抹紅唇。這時你會怎麼反應?

  • 覺得沒什麼好奇怪的,如何穿著打扮是每個人的自由?
  • 還是因為好奇忍不住直盯著他看,在她走過身邊時舉起你的手機照相,跟朋友炫耀你今天的「奇遇」?
  • 又或者你會馬上做出判斷,告訴自己這個人是個精神不正常的危險人物,因此走到路的另一邊,盡力離她越遠越好?
什麼是偏見?什麼又是性別刻板印象?

在社會行為研究領域當中,最常見也最危險的就是偏見。透過教育,我們知道人們在過往的歷史中,不乏因偏見犯下嚴重罪刑的事例:美國的3K黨對黑人犯下私刑、二戰時期殺害猶太人的納粹、以剷除異教徒為藉口的燒殺擄掠……究竟偏見是什麼?又是如何產生的呢?

偏見是一種態度,由三個成分組成:情感或情緒成分(負面或正面情感)、認知成分(刻板印象)與行為成分(形成歧視)。讓我們先來看看偏見(prejudice)的定義:

對待可辨別之團體成員的敵意或負面態度,其基礎僅有身為該團體成員。

講白話一點,今天假如小明對特定群體帶有偏見,那他會認為這個群體中的每個人「都一樣」。就算看見群體中的個體展現自己的特質,看在小明眼裡也都會被忽略。他會幫這個群體貼上負面標籤,將所有群裡視為一體。比如說黑人都運動很強、猶太人都很愛錢、胸部大的女性就是無腦、刺青都是混黑道的、同性戀都會得愛滋病;而穿女裝的生理男性,就是精神不正常、是神經病。然後從這些印象去形塑自己的價值觀,並讓這些價值觀影響自己所展現的行為。

現在讓我們談談刻板印象。

從上文的脈絡,你可以發現刻板印象正是形成偏見的要素之一。對於性別的刻板印象可能每個人都有,只是有沒有發現這件事以及願不願意承認。

關於刻板印象,我們可以把它理解成「人類用來簡化外界事物的技術」──因為社會外界實在是太複雜了,除了自己專精的領域我們可以形成比較正確的態度,對於其他各式各樣的議題,基於最不費力原則(the law of least effort, Gordon Allport, 1954),人們就容易以較簡單、概略性的信念去自行理解。

而當我們對特定性別特徵的人抱持著某種的想法,就會對符合這個信念的事件特別留意,也更常回想。如此循環下來,不管個體所屬的性別表現出來的行為是否符合我們的印象,人們仍不斷的「只記住自己想記住的」,持續強化對該性別的刻板印象。比如說女性就是比較有同理心、男性比較不愛乾淨;女性老是動不動就哭,男性就是比較有領導能力。

由於我們的訊息處理能力有限,人類的行為像是認知吝嗇鬼(cognitive misers)──運用捷徑、採取經驗法則來了解他人。

──《社會心理學》第八版,〈偏見:原因、後果和對策〉

為什麼我們會排斥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偏見如果讓一個人開始針對特定團體的成員,做出不正當、甚至有害的行為,這時就會產生「歧視」。只要身上有可以被歸類成群體的特點,我們每一個人就都有可能成為偏見的受害者。究竟為什麼人們容易對和自己不一樣的群體──也就是所謂的「非我族類」──產生偏見,甚至出現排斥的心理呢?

有一種說法,是以演化的角度進行解釋:在以前資源競爭更為激烈的時代,具有偏好自己家人、部落或種族的特質,能讓我們的祖先相較於其他競爭者,更能取得演化上的優勢。然而現代社會上的偏見,絕大多數卻是出自各式各樣干預的力量。這些力量要求人們順從社會上的規範,為我們形塑各式各樣的價值觀。當社會充滿了告訴我們「何謂男性特質」及「何謂女性特質」的刻板印象訊息,我們便可能建立出帶有偏見的態度,做出自己都未察覺的歧視行徑。

讓我們以文章一開始的情境進行討論。相信許多人在看見生理明顯是男性、卻穿著女裝的人走過身旁,呈現出來的感受鮮少是正面的反應,因為眼前的情景,明顯與社會賦予我們的教條相牴觸。在不久前,社會上還普遍存在著男性就該念理工科、女性就該念文組、女孩溫柔似水、男兒有淚不輕彈等觀念,就連「女子高中制服限穿裙子」相關規定的解禁,也不過是這一、兩年間的事。

然而什麼女性服飾、男性服飾,其實就是當代社會所附加的規範與解讀。不過在幾百年前的歐洲不同地區,高跟鞋、裙裝、緊身褲可是只有男性才能穿的,象徵男子氣概與氣魄;而法國的聖女貞德審判時被附加上的其中一個罪名,便是「穿衣服像個男人一樣」。

我們現在看過去,總覺得那時的人們實在是反智又鄉愿。然而當未來的世人回頭看我們時,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Ingres_coronation_charles_vii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 - cartelfr.louvre.fr, 公有領域, 連結
聖女貞德
如何減少心中的偏見?

想減少偏見的形成,直觀的作法便是提供更符合實際情形的正確資訊。然而就如前文所述,就算提供不同而多元的訊息,人們仍可能選擇性的留意符合自己印象的狀況、只記住自己想記住的,對於這樣的事蹟也更常回想。

此外,別忘了著名的「自我驗證的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如果你在路上遇見穿著女裝的小張、推測她可能是個猥瑣的人,你下意識的特別提防她,眼神也目不轉睛的死盯著她;而這些行為讓只是有著扮裝興趣的小張感到緊張、不自在,她的姿態可能因為你具攻擊性的眼神而更為內縮、頭也不願抬起以避免和你有更多的衝突。然而看在你的眼裡,這一切正好符合你最初的「信念」:扮女裝的小張動作鬼祟,想必是個猥瑣的人。

對於這樣的困境,社會心理科學家相信教育會是解答。此外,讓個體持續的接觸他原本不熟悉的外團體成員,也可能修正因刻板印象所造成的偏見與歧視。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並非所有類型的接觸都能成功降低兩造的偏見,有的時候不當的接觸甚至反而使情況變糟,使雙方產生更多的敵意與衝突。

到底什麼樣的接觸才是比較好的方式呢?根據Gordon Allport(1954)的研究,想成功建立起降低偏見的「接觸」,必須符合以下三個條件:

  1. 地位平等:兩方接觸的團體須處於平等的地位
  2. 相互依賴:雙方共享相同目標,也覺察到他們所享的共同利益與共通性
  3. 外界的支持:雙方的接觸,需要得到法律或者社會規範(例如當地習俗)的支持

當然除了上述的各種方法,也讓我們別忘記同理心的培養。透過同理他人的心境,我們能試著了解對方所處情境以及他為什麼這麼做的原因。敞開心胸,接受各種可能性,以消弭無所不在的偏見。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變裝皇后】穿上Drag Queen華服,教會我成為更好的男人

我本是男嬌娥:穿越性別疆界的扮裝者們:

關鍵評論網「刺文化」系列專題第二彈,想跟大家談談「男扮女裝」。我們分別訪問了變裝皇后、男扮女的Cosplay愛好者、就是愛穿女裝的偽娘,以及靈魂被錯置男身的變性者,聽她們娓娓道來,原來性別認同不是非男即女的天秤兩端,而是一道流動的彩虹光譜。此外,幸好她們還有「偽娘彩妝師」和「偽娘基地」作為後盾,讓姐妹們有勇氣面對世界的不友善。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