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我本是男嬌娥:穿越性別疆界的扮裝者們

【偽娘Coser】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被朋友推坑發現「隱藏的自己」

2019/01/05 , 評論
Patrick
Patrick
現任 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 編輯

在Cosplay的活動中,常常會看到戰士、機器人、魔法少女之類的角色。在這些動漫角色之外,近年來也出現一種稱為「偽娘」的次文化。很多生理男性會扮裝成可愛的女性角色,有些甚至比生理女性的裝扮還要可愛。因此也出現「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之類的說法。

這次關鍵評論網邀請到兩位「偽娘」Coser——炎炎跟芷祈接受我們的訪問,談談「偽娘」在台灣Cosplay圈中的現況。

「偽娘」代表了什麼?

講到「偽娘」文化的多元性,光從對「偽娘」這個詞的定義就可以看出來。同樣是常以「偽娘」扮裝出現在活動會場的Coser,炎炎與芷祈對「偽娘」的定義就有不一樣的看法。

炎炎認為「偽娘」就是用行動去體現「想要穿女性的衣服,想要看起來像女性」的想法。這並不侷限於扮裝者的性別認同是女性或是男性。炎炎舉自己為例,自己是一個無論是生理上的性別,或是心理上的認同都很一般的直男,是為了興趣才會打扮成「偽娘」。

這個興趣又是來自於憧憬日本那些「偽娘」扮裝十分厲害的「大大」,想要讓自己的扮裝也像她們一樣厲害,背後是一種類似追星的驅力。就像某些偶像的粉絲,在日常生活中穿著得很普通,但因為很喜歡視覺系或是打扮誇張的歌手,也希望自己能打扮成偶像的樣子一樣。

芷祈則認為「偽娘」是「發現一個隱藏的自己」,找出一個屬於女性向的自己。芷祈認為每個人的內在都有兩面。社會上的多數人平常都依據自己的生理性別,只展露出一種面向的自己,但私底下大家可能心底都會暗自羨慕另一種性別。像是男性可能會羨慕女性儀態、舉止這些「漂亮」的一面,女性也可能羨慕男性「帥氣」的一面,這就讓無論男性或女性,都有想要裝扮成另一方的想法。

DSCF5615
Photo Credit: TJ
接受關鍵評論網訪談的兩位Coser
是什麼樣的契機,開始「偽娘」的扮裝?

芷祈開始扮裝的契機是因為被朋友「推坑」。因為朋友一直覺得芷祈適合扮女裝,在一次打賭輸了之後,被迫穿女裝來參加Cosplay的活動。原本第一次穿女裝是抱持著不情不願的心情,但實地體驗之後,卻覺得「這樣也不錯」就開始進入「偽娘」的世界。

炎炎成為「偽娘」的契機,也是跟自己的朋友有關。炎炎原本擔任自己一位女性朋友在玩Cosplay活動的小助手。在參加活動時,看到這位女性朋友跟「偽娘」互動十分熱絡,甚至會對「偽娘」「飛撲」,讓炎炎內心感到十分羨慕。在回家後就覺得「不行,我也要!我也想要被飛撲!」想要成為「偽娘」,享受跟女性如同姐妹般親近的互動,於是就開始網購女裝,請朋友教自己化妝。

後來在Cosplay活動的場次上又遇到了那位女性朋友,這次那位女性朋友在看到炎炎後便熱情的上來「飛撲」,在那一瞬間,炎炎「覺得人生滿足了」。在達成自己原本的目的後,炎炎也對扮裝產生興趣,便持續在Cosplay活動中進行「偽娘」的扮裝。

47050566_254200938589296_874590635941901
Photo Credit: 劉芷祈
這次受訪的Coser芷祈
扮裝前與扮裝後,對「偽娘」的觀感有沒有產生變化?

芷祈坦承在自己實際體驗扮裝之前,曾經對「偽娘」扮裝這個文化感到怪異,甚至會覺得遇到扮裝的人會不知道這怎麼面對,因為從小接觸到的傳統觀念,就是「男孩子穿男裝,女孩子穿女裝」。在刻板印象的影響下,看到一個穿著女裝的男性或是穿著男裝的女性,都會反射性的去猜想他們是不是同性戀?不過在實際體驗「偽娘」扮裝之後,覺得扮裝是一個展現另一種自己的正向活動。

對炎炎來說,「偽娘」就是「勇敢地展現自己」,這樣的觀感無論在體驗扮裝前或是扮裝後都沒有改變。 比較大的半話反而是在投入「偽娘」扮裝之前,炎炎覺得「偽娘」只是眾多穿衣風格中的一種。因此就像欣賞生活中出現的各種穿搭一樣,只是單純有整體上「好不好看」的感想。

但在自己進入「偽娘」扮裝的世界後,因為自己很在意在別人眼中自己的扮相漂不漂亮,對自己扮裝的要求度很高;所以在看到其他「偽娘」扮裝的時候,就不會像過去那樣只在乎整體好不好看,而會很認真的看對方穿搭的每一個細節。

因為自己Cosplay的主題並非「動漫角色」,而是日常生活中的女性「路人」,因此炎炎在生活中也會特別去留意其他女性的裝扮。尤其是關注身高、體形跟自己相似的女性怎麼穿衣服,並且想像這樣的穿衣風格穿在自己身上會是什麼樣子。

而且成功的Cosplay在於扮演者能夠展現出自己扮演主題的「靈魂」,因此也不只是在外觀上能呈現出主題的樣貌就是完美,必須要在動作、舉止等細節上都要能反映出自己設定的主題。因此炎炎在扮裝時也希望不只是外表像女性,連行為舉止都要讓人感到像是一個女性,這樣的功力都是需要從日常生活的觀察中累積而來。

DSCF5674
Photo Credit: TJ
這次受訪的其中一位Coser炎炎
在扮裝之前,是如何接觸「偽娘」這個文化的?

芷祈談到自己過去還沒開始玩Cosplay之前,在上下學的通勤途中有時就會看到「偽娘」。曾經有次出去玩,在捷運站的男廁看一個滿漂亮的「妹子」,跟他說「小姐不好意思,你走錯廁所囉?」對方就用男聲回答說「我……我是個漢子。」這件尷尬的事情讓芷祈對「偽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炎炎則是以搖滾樂來做比喻,很多人雖然沒有實際玩過搖滾樂,但多多少少會在生活與流行文化中接觸到跟搖滾樂相關的元素。這種接觸是一種被動的接觸,而主動的接觸則是發生在自己對搖滾樂感興趣,決定去了解他才會開始。炎炎談到他覺得自己主動的去接觸「偽娘」,是從他想扮裝的時候才開始的。至於被動的接觸則是在過去的生活中就零零星星地接觸到,但當時並沒有想要進一步的了解。


對想接觸「偽娘」這個圈子的人,有什麼建議?

炎炎建議,如果對「偽娘」扮裝感興趣,自己身邊又沒有在從事「偽娘」扮裝的朋友,可以先求教於跟自己關係比較好的女性。要扮裝成女性就要先了解女性,而最了解女性的人就是女性自己。像是如何化妝,以及一些該注意的行為細節,這些女性一定比男性還要了解。

當你開始接觸這個圈子後,自然就會有越來越多這方面的朋友,但這就是要等你實際參與活動後,才會漸漸擴大你在這個圈子認識的人。

芷祈則談到有很多細節,是要實際成為「偽娘」之後才會了解。像男性沒有胸部,要如何透過一些技巧來營造胸部的樣子;或是男性在扮裝的時候,要怎麼隱藏自己的男性性徵,又或是男女之間走路姿態的差異,要怎麼走才會像是一個女性。這些部分就是女性可能也不太了解的細節,必須實際在扮演「偽娘」的過程中自己揣摩出來。

DSCF5697
Photo Credit: TJ
怎麼跟「偽娘」互動,才不會失禮?

炎炎談到,無論原本的個性是外向還是內向,在剛開始扮「偽娘」的時候,大家都會比較害羞。在剛接觸這個圈子的階段,無論是誰都會變得比較內向。雖然在外表上可能看不太出來,但如果你忽然太主動的去搭訕他們,他們都會覺得很害怕。如果你想跟他們互動,可以先從他們身邊的朋友開始接觸,如果你太單刀直入的去接觸他們,他們可能就會因為害羞的情緒而躲起來。

芷祈則提醒在跟「偽娘」互動時,關於人際關係方面的玩笑,尤其是跟性徵有關的玩笑都會變得比較失禮。因為「偽娘」通常會很在意自己的扮裝到底像不像女性,所以開這方面的玩笑很有可能會讓「偽娘」爆炸。

要進入「偽娘」這個圈子,要先做好什麼心理準備?

炎炎覺得要進入「偽娘」這個圈子,心理上要有一定程度的抗壓性。因為在你剛進入時,就有可能會因為扮裝扮得不夠好就開始受到一些批評,這時抗壓性一定要夠。炎炎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那些扮裝大佬也不是第一次就出得很好。」重點就是要能從初期的失敗中反覆練習。

芷祈則是建議進入「偽娘」這個圈子的人,要懂得拿捏跟女性相處時的分寸。因為在Cosplay的圈子裡,女性還滿喜歡跟「偽娘」互動,認為「偽娘」是一個相處起來很舒服的玩伴。但這時「偽娘」自己就要懂得注意跟女性間親暱舉動的界線,因為「偽娘」在生理上還是男性,互動的尺度還是很重要。

炎炎補充道,很多女性會把「偽娘」也當成女性朋友來互動,但這樣的互動很可能會引起女性身邊的男朋友,或是男性友人的不愉快。他們可能會把「偽娘」視為一種威脅,因為女性有時在互動上會對「偽娘」太開放,所以「偽娘」自己在跟女性互動的時候要有一個尺度。

DSCF5638
Photo Credit: TJ
在開始「偽娘」扮裝之後,生活有什麼樣的改變?

炎炎說在開始「偽娘」扮裝之前,參加Cosplay的活動時現場認識的朋友不多,有時只有幾個認識的人來認個親,也沒什麼女性朋友,或只是女性身邊不突出的眾多男性朋友之一。開始扮裝成「偽娘」之後,就容易受到女性的注意,女性也比較喜歡這種類型的「男性」,因為比較稀有,尤其是你打扮得很好看的時候,女性們也會羨慕你,就會開始主動接近你。

之後就算沒有扮裝,只是單純去Cosplay的活動逛逛,也會有女性來問:「誒,你今天沒出(扮裝)哦?」扮裝前後最主要的變化就是這個。

芷祈也覺得在成為「偽娘」後,女性朋友佔朋友圈的比例有變多。在扮裝前,10個朋友裡,女性朋友佔的比例可能只有1個。但在扮裝後,因為開始會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變得比較中性,這也讓自己在跟女性互動上更沒有隔閡,因此男性跟女性朋友佔的比例就會達到6:4,甚至達到一半。就是交友圈形態的轉變。

不過會明顯對「偽娘」友善的女性,主要還是Cosplay的圈子。至於沒有接觸Cosplay圈子的女性,對「偽娘」可能還是不太有辦法接受。至於男性對「偽娘」都還滿友善的,只是往往開玩笑容易開過頭。有趣的是男性對「偽娘」熱絡的程度,會跟你扮裝的完成度有關。如果你的完成度很高,扮得很漂亮,就會有很多人跟你互動。如果扮得不好,可能就比較少人會搭理你。

「偽娘」怎麼面對在Cosplay活動中產生的摩擦?

芷祈談到其實「偽娘」在Cosplay的活動中比例也不是很高,雖然在一些大的Cosplay活動中可以看到很多「偽娘」,但那只是因為活動本身參加的人就多,如果從比例上來看其實「偽娘」並不多。近年來「偽娘」在Cosplay的場次中還是很活躍,但整體來說最近Cosplay的場次在氣氛上變得比較沒有以往那麼輕鬆友善。

芷祈認為原因可能出在最近幾年參與Cosplay活動的人口大幅增加,年齡層也比較降低。過去在場次上大家都開開心心的玩鬧,最近卻開始出現很多摩擦。像是有攝影師在拍照時追求某些效果,要求Coser擺出他不樂意的姿勢,這樣的問題也會發生在「偽娘」身上。

炎炎補充道,像是有的「偽娘」為了隱藏喉結,不願意露出脖子,如果攝影師堅持Coser要擺出露出脖子的姿勢,雙方就有可能產生摩擦。芷祈談到大家玩Cosplay,都是希望能被拍出完美的照片,如果拍出來不好看,不只攝影師,Coser本身也不會開心。因此若是發生類似的事情,無論芷祈或是炎炎都會明確告訴對方自己不希望被拍攝哪個位置。

雖然這樣的問題一直都存在,但這兩年這種事件卻特別容易出現。炎炎推測是因為這兩年由於政府的推廣,許多民眾開始接觸動漫圈的活動。這雖然是一件好事,但大量的新加入者由於不熟悉活動場次裡過去大家遵守的默契還有互動的分寸,因此造成摩擦增加。

如何面對來自社會的歧視?

最後談到來自社會上的歧視問題,炎炎認為「偽娘」作為一種次文化,在圈子以外本來就會存在各種評價,有的人可以接受,有的人不能接受,有的人喜歡,有的人不喜歡。但無論如何,炎炎希望所有人都能用一種「平等」的心態來看待「偽娘」,不要被傳統性別穿著的刻板印象限制住,而對「偽娘」帶有偏見。在大眾不對「偽娘」帶有偏見的前提下,炎炎也希望圈子裡的人不要為了平反而做出會讓大眾產生反感的激進行為。

很多老一輩對「偽娘」仍然抱有歧視,認為男性做女性的打扮代表性向有問題,只有少數開明家庭的長輩,可以認同「偽娘」扮裝只是孩子的一種興趣。至於平輩如果對「偽娘」有偏見,只要願意溝通那當然還是很樂意交流,但如果不願意溝通,自然就是不跟他們接觸。

芷祈說到雖然現在跟過去相比,年輕人圈子裡能夠接受動漫文化的人越來越多。但對動漫文化的歧視仍然存在,只是從過去的公開歧視轉為檯面下的排擠。像是過去可能是採取肢體暴力或是言語暴力來歧視動漫迷,現在則是改用冷暴力的方式來集體疏遠他。

面對這樣的人,芷祈還是會先嘗試跟他交朋友,在雙方建立交情之後,再跟他說你不喜歡我扮「偽娘」沒關係,我也不會在你面前扮,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就好。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偽娘專訪】從小到大探索自己的歷程,就像開了「雙帳號」

我本是男嬌娥:穿越性別疆界的扮裝者們:

關鍵評論網「刺文化」系列專題第二彈,想跟大家談談「男扮女裝」。我們分別訪問了變裝皇后、男扮女的Cosplay愛好者、就是愛穿女裝的偽娘,以及靈魂被錯置男身的變性者,聽她們娓娓道來,原來性別認同不是非男即女的天秤兩端,而是一道流動的彩虹光譜。此外,幸好她們還有「偽娘彩妝師」和「偽娘基地」作為後盾,讓姐妹們有勇氣面對世界的不友善。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