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我本是男嬌娥:穿越性別疆界的扮裝者們

【偽娘專訪】從小到大探索自己的歷程,就像開了「雙帳號」

2019/01/05 , 評論
Patrick
Patrick
現任 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 編輯

公投結束了,性別議題牽動了社會的神經。同志的存在廣為大家所認知,但同志與其說是性別議題,不如說是性傾向議題,順性別(Cisgender)的同志本身並沒有與生理性別有差異的性別認同問題,真正具有性別認同問題的,反而是比同志們更不被大眾所了解的跨性別者與異裝者。其中異裝者常常受到社會誤解,被認為不是同志就是希望變性。

關鍵評論網希望藉著女裝者Alynne的故事,來讓大家更多了解她們的世界。

「那當然,我作了很多的研究,畢竟男性跟女性的身體有天生的不同。怎麼用妝跟髮型掩飾自己的臉部線條、衣服怎麼穿可以看起來腿更長、什麼樣的衣服可以作出男性沒有的腰線⋯⋯」說到女裝的竅門,Alynne侃侃而談。

48412958_2156845334337815_67796050649871
Photo Credit: Alynne
這次接受我們專訪的偽娘Alynne
探索自己的歷程,就像開了兩個帳號

Alynne是我們在網路上認識的一名「偽娘」。「什麼時候開始想打扮的像女性啊?最早的印象應該是5歲吧,但也就是偷偷嘗試一些衣服,真的『出道』已經是30歲的事了。」

談起成為「偽娘」的原因,Alynne笑說:「我想知道如果是我的話,穿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其他女性穿起來很好看,我也可以嗎?大概就是這種玩養成遊戲一樣的感覺,只是我比較偏執,喜歡把事情作到極致。」

「不過當然不只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啦,我覺得我的興趣、喜好、動作習慣其實都很女性。我從小就一直很不了解,為什麼這些我喜歡的玩具、顏色、衣服都是被說是女性的,然後我也不喜歡身邊的男性的想法和動作,就特別喜歡模仿女孩子的動作,覺得那樣很優雅好看。」

Alynne一直受到這種與生俱來的傾向與社會認知的性別衝突影響,但是小孩對環境的學習是很驚人的,很快就知道該怎麼作才能在社會上「生存」下去。

「上了小學以後知道這些會被嘲笑,我就盡量閃避這些人家說的「娘娘腔」行為,注意自己不可以露出太女性的動作、不可以表現喜歡女性的東西、不可以把頭髮留長,面對這些被貼上女性元素的標籤我要盡可能表現出討厭的樣子,不然會被周圍的人用異樣眼光看待,包含自己的家人。」

「似乎只有讓自己被認為是女性,才可以理所當然的作這些社會上認為屬於女性的動作、穿這些社會上認為屬於女性的衣服,於是希望被當成女性看待不知不覺就成為了我的目標。但說實話,小時候哪知道這些,不懂自己是什麼、想要什麼,只知道表面上要先裝作一般人的樣子,自己的樣子只有自己可以看到,這種兩個自己的生活就這樣過了二十幾年。」

Alynne的原因或許不能代表全部的女裝群體,但這種把自己分成兩個世界,一方面扮演大家眼中的「正常人」,一方面在荒野中探索自己的過程,卻是大多數姐妹都有過的經歷。

「以前沒有網路,這種事也不可能跟別人說,只能靠自己不斷的自問自答,我為什麼會這樣?我到底想要什麼?我是要喜歡男性嗎?是要變性嗎?這些別人最常問的問題我都問過我自己。我其實還蠻慶幸自己有耐心跟自己對話,不然可能早就患上憂鬱症了。」

「即使是現在網路資訊發達,還是很常在「偽娘」社團或臉書上遇到跟當年的我一樣的迷途小羔羊。除了知道自己喜歡女裝以外,其他的甚麼都不知道,不敢跟別人說,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不容易找到了同類才有地方紓發自己的問題和心情。」

想正視自己的感覺,又害怕自己因為不一樣而被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不敢跟人說」成為了這圈子最常見的狀況。不管在什麼年紀,不管是不是針對自己,社會對異己者的態度都會刻畫在每個人的心底。

尤其是家人在面對不同價值觀時所表達的批判態度,都會讓這些「不一般的族群」不敢甘冒風險表達真正的自己。害怕當自己成為她們口中的批判對象時,給週遭人帶來的驚慌、不安、憤怒⋯⋯這些情緒給家庭帶來的傷害,才是表達自我時最害怕的一件事,於是把自己分裂成兩個世界變成了姐妹們最常使用的方式。

48415824_754356311602888_434803685680218
Photo Credit: Alynne
從雙帳號走回單帳號

「我現在比較不一樣了啦,慢慢的把兩個世界合在一起,如果是一年前,像這樣在外面自己坐捷運、和人在公開場合說話是絕對不可能的,一想到可能會被人看出來就會很神經質。後來一方面是看到社會對女裝者稍微友善多了一些,另一方面因為跟前女友的相處,讓我知道如果自己這麼神經兮兮的躲藏,給另一半帶來的壓力會有多大,所以才鼓著勇氣跟身邊可能可以接受的人說,希望這些曾經的矛盾可以有所改變。」

「一開始真的很可怕,要不斷的跟自己說:沒關係沒關係大不了從此離群索居,不過還好朋友的反應都蠻正面,到後來甚至會有一些捉弄人的快感,覺得說出來看到別人驚訝的樣子也蠻有趣的。」

「我算是在姐妹當中比較『進步』的了,女性的樣子已經滲透了日常生活一半以上了吧,就算是工作上的朋友也蠻多知道我的狀況。現在就算平常男裝的樣子,還是常常會被清潔廁所的阿姨提醒走錯邊了,只好笑一下去殘障或性別友善廁所那邊,雖然聽起來好像在抱怨,但其實被認為是女性,內心更多的是開心和自信。」

從Alynne的自述我們看到女裝者好像有性別認同的問題,又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與其說是希望被視為女性,不如說是因為想作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需要被視為是女性,在本質上跟更為人知的變性欲者似乎不是這麼類似。

48409622_351328875683271_302494046293590
Photo Credit: Alynne
Alynne身邊的朋友,對他偽娘的身份反應都很正面
你喜歡男性嗎?你要變性嗎?

「跟身邊的人講自己狀況的時候,這是毫無意外的前兩名問題。不過可以理解,我在問我自己的時候也是一樣」Alynne笑著說。

「一般人在看女裝者的時候可能直接一刀切的劃分成這些是『想當女性的男性』,但其實從目標來說還是有所區別的。我們當中有的是基於單純興趣、有的是覺得自己穿女裝更好看、有的希望作為社會對男性壓力的釋放窗口、有的為了表達自我、當然也有希望獲得社會的女性認同感的。不過一般來說最明顯的分野還是在有沒有強烈的變性需求。」

女裝興趣者一般被稱作CD(Cross dresser),而具有變性需求者的則稱為TS(Transsexual),彼此最大的不同就是「是否厭惡自己的男性特徵到一定要變性手術的程度」。

不可否認,CD之中的確有很多人有著性別認同的問題,認為自己比較偏向女性,甚至會厭惡自己的男性身份,但與一般人印象不同的是,CD十分理解變性所帶來的不便和身體傷害有多大,因此除非有強烈的自我認同需求,否則基本不會走向變性這一步。

「TS佔我們之中的比例其實只有10-20%,女裝並不等同於以變性為目標。或許要不要徹底成為女性這會成為CD不斷問自己的問題,但從結果來看,這個比例並不高。」

聽到這裡,我們不由得想進一步問,那CD們在性傾向上面的想法是?

「性傾向是單純喜歡男性的就更少了,性傾向與自我性別認同本來就是不同的事情,前者是喜歡的對象,後者是喜歡自己的樣貌。更不用說CD大多都是基於喜歡女性才對女裝感興趣的,大概就跟偶像崇拜差不多的心態吧。」

聽到CD們內心其實比較類似偶像崇拜?讓人不免感到有點驚訝。

「對啊,因為喜歡,所以想成為,這應該是很容易理解的心理吧?就像一般女性看到模特兒穿起來好看,就想自己穿看看是不是也這麼好看,然後不斷激勵自己希望能成為心目中喜歡的樣子,一般CD大概就是這樣的心理。」

「但是是不是同時混合了希望社會把自己認同成女性的心理在,那就不一定了,有可能是因為喜歡女裝,所以想被認同為女性,也可能是因為想被認同為女性,所以希望女裝,當然也可能跟性別認同沒有關係,單純喜歡女裝的。」

聽到這裡,感到CD們內心的想法,其實比外界所想像的更複雜。

「哈哈哈,沒錯,CD的原因是很多元的,有的人是因為性別認同、有的人是因為社會對男性的刻板印象壓力、有的人是因為單純興趣和喜好,絕不是一般人所想的,只要是女裝就是想變性或是喜歡男性,那些只是我們其中的議題之一,但不會是全部。」

「實際上CD的核心還是在穿著的興趣,就跟喜歡角色扮演、蘿莉塔、漢服之類的社團一樣,我們的樂趣都是扮演成自己所認同的角色。只是這角色牽動到了傳統社會的性別神經,於是就會出現各種的刻板印象,所以很少人敢無視自己身邊的人出櫃,深怕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被貼上標籤。」

48405189_2830014747024137_81364138812254
Photo Credit: Alynne
Alynne與其他CD朋友平常會穿上自己想穿的衣服一起聚餐、拍照、聊天

Alynne提到了一些扮裝類型的興趣社團,讓我們想追問CD們平常的互動,也是像這類社團一樣嗎?

「對啊,我們平常的互動就像一般同好會一樣,我們穿上自己想穿的衣服一起聚餐、拍照、聊天,但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會擺脫社會對男性的刻板印象,把自己當成女孩子來互動。」

「比如會有勾手和摟抱這種如果發生在男性之間比較會被異樣看待的動作,另外我們之間的話題也可以很自然的講到化妝、保養、女裝等一般男性狀態不能講的內容,而不用擔心別人的眼光,這種心態上的轉變就像是穿上角色扮演服,把自己融入到角色當中,只是對Coser來說是扮演別人,而對我們來說那就是自己。」

「不過就像我前面說的,其實社會面對性別議題有越來越友善,我們出去聚會的時候常常遇到可愛的路人或服務生要求合照或是稱讚,對我們來說是很棒的鼓勵,就好像自己的努力被別人認可的開心感,但最重要的是,我們希望隨著社會對我們這種『非典型』的興趣更加接受,有一天那些還在自我牢籠裡的朋友們可以更容易被身邊的人所理解和包容。」

Alynne最後告訴我們,雖然生為不可從根本上改變的生理性別,但這些女裝者認為自己的生活不應該被僅有的二元區分所禁錮,生命的表現應該更為自由。於是衝破社會對性別刻板印象的牢籠,就成為了她們一生奮鬥的目標,對她們來說,女裝就代表著自由,自由的自己是最快樂的。

下次或許在路上你也會遇到這樣的一群人,或許你不認同她們的外表,但別忘了維持尊重和禮貌,畢竟她們只是穿了喜歡的衣服,在本質上與你我沒有不同。

48420178_283862148985145_568110594998140
Photo Credit: Alynne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偽娘Coser】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被朋友推坑發現「隱藏的自己」

我本是男嬌娥:穿越性別疆界的扮裝者們:

關鍵評論網「刺文化」系列專題第二彈,想跟大家談談「男扮女裝」。我們分別訪問了變裝皇后、男扮女的Cosplay愛好者、就是愛穿女裝的偽娘,以及靈魂被錯置男身的變性者,聽她們娓娓道來,原來性別認同不是非男即女的天秤兩端,而是一道流動的彩虹光譜。此外,幸好她們還有「偽娘彩妝師」和「偽娘基地」作為後盾,讓姐妹們有勇氣面對世界的不友善。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