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贊助專題 Supported By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0 5 封面故事

2017新舞臺藝術節:用藝術與城市對話

每一年,我們用藝術與城市對話。 作為臺灣第一個「行動藝術節」,新舞臺藝術節不僅延續觀眾在新舞臺創造的美好記憶,更進一步將藝術散播至全臺各地,儼然成為豐實南北「藝文食糧」的一股力量。今年九月,新舞臺藝術節將前進臺中,把世界級表演藝術帶進中臺灣。除了綠光劇團、全民大劇團、朱宗慶打擊樂團2、優人神鼓的精彩演出外,今年更特別邀請里約奧運開幕式編導領銜的寇克舞團登臺首演《舞夢‧巴西》;以及中生代鋼琴奇才安傑利希首度訪臺,獻上精選古典及浪漫曲目的《幻想‧幻響》鋼琴獨奏會。

1 5 專題文章

黛博拉.寇克親口解密 《舞夢.巴西》奇觀幕後

Photo Credit: Companhia de Dança Deborah Colker​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訪問整理/林農

《舞夢.巴西》集寇克舞團經典作品《Velox》與《Rota》之精華,創作靈感來自舞團總監寇克為2016里約奧運編導之開幕演出,2016年首演轟動全場,震撼逾兩百萬名觀眾。

《舞夢.巴西》透過運動風肢體語彙,展現日常生活元素,14位舞者以芭蕾、現代舞、高空藝術以及極限運動等跨界舞蹈,與六座巨型風扇、七米高的攀岩牆以及五米高的旋轉紡車等大型裝置互動,除了呈現肢體線條的力與美,更帶給觀眾豐富刺激的視覺震撼!

一整片攀岩牆上,舞者彷彿漂浮空中般舞動;另一幕,舞者僵硬著身體,如木頭人般跳舞;這一景,台上出現巨大的輪子,舞者攀附其上隨之旋轉舞動......種種超乎想像的肢體挑戰,是怎麼辦到的?編舞家黛博拉.寇克(Deborah Colker)又是怎麼構思出來的?

關於爬牆壁

我想突破一個劇場的框架,為什麼舞者只能在二維的舞台上表演,為什麼不能是垂直的呢?我要突破自己,我要突破既有的肢體表現框架,我要帶給觀眾新的想像,就像我們生命中都需要給自己一些挑戰,對吧?

然後我就直接實驗了,我訂製了一面釘滿把手的牆,請舞者們試著在牆上跳舞。我必須說,在1995年那時候,這很不容易,大家都說我瘋了,說這個不是舞蹈,舞者們很害怕,甚至哭喊說這不可能辦得到。我說:「你們不行那我就自己來,我自己來示範,我自己來跳,我年紀比大家都大耶!」其實這就像小孩學走路一樣,剛開始一定會害怕跌倒,這很正常,當你打破成規而創造出了一個新的典範(註1)、新的思維模式,一定會遇到阻力和挫折,但我鼓勵大家一定要克服它,一定要戰勝它,登上了牆就能看到不一樣的視野,我們一定會贏得觀眾的喝采,我們一定能將不一樣的舞蹈呈現給世界。

在牆上表演其實需要控制的是自己的呼吸和力道,如果用太多力,氣力放盡了就會掉落。有趣的是,在牆上跳舞跟古典芭蕾很像,需要精準、技術、平衡、和力道控制,那是很不一樣的技巧和訓練方式,在舞蹈世界當中幾乎是不存在的,我們需要當先鋒,去開拓這個新境界。

Miuusic Art Catering presenta: Deborah Colker en San Pedro Arte Fest 2016 from Artworks on Vimeo.

幕後直擊七公尺高攀岩牆在舞台上的搭建過程 | 影片來源:Artworks

關於《Velox》後半段

通常,我先有一個想像的畫面或大膽的想法,然後馬上產生實現它的慾望,並不是直接從具象的攀岩運動、室內、戶外運動之類的想法出發,而是單純從我個人的好奇和探索新事物的衝動出發。

我有一天看到小孩們在玩迷你足球檯(註2),我就想讓舞者們成為檯上的木頭球員,然後用機械式的動作去玩球。這段的音樂選擇了森巴,森巴是一種讓人盡情搖擺的音樂,跟機械的動作截然相反。然後我也融合了庶民舞蹈(註3),巴西是個人人都喜歡跳舞的國家,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我要描繪出庶民的生活、街頭的樣貌,就像功夫一樣,是運動、是競技、是舞蹈、是文化底蘊、更是一種哲學。這段作品就像是這樣,庶民文化是圍觀的,是共同的,是表演者和觀賞者來自深處的共鳴和連結。

關於輪子

這個旋轉輪子其實是從迪士尼樂園得來的靈感。我在創作攀岩牆的時候,我讓舞者們在垂直的空間上移動而打破了經驗法則,在這裡我則想嘗試去挑戰重力的物理法則。當你一頭栽入這種打破法則的狀態中,你就會找到新的答案。旋轉的輪子跟固定的牆面是很不一樣的,你在輪子上無論做什麼動作,輪子都會給你一個反作用力,就像在兒童樂園當中的蹺蹺板一樣。舞者們在這當中也是很危險的,他們需要非常專注、需要有高度自我感知,但我並不是想要追求刺激與風險才創造這個作品。

我想要質疑地心引力,我想要挑戰自然法則和經驗法則,我想要探索自我的衝突性和各種肢體形式的拮抗性,像是輕盈和力度之間、張力和鬆弛之間、緩慢與速度之間、平衡與失衡之間,各式各樣的對比和衝突。舞者永遠在重力場當中找平衡,而我對抗著地心引力就是在對抗這種平衡。如果在月球上,引力就不同了,那肢體的平衡感和重量感也會不同,這都是我有興趣的,這就是舞蹈嘛,不是嗎?

近距離捕捉舞者如何轉動五公尺高的旋轉輪子 | 影片來源:Cia de Dança Deborah Colker

演出資訊
2017新舞臺藝術節 -寇克舞團《舞夢.巴西》

場次|
10/07(六)19:30 國家戲劇院
10/08(日)14:30 國家戲劇院
10/12(四)19:30 臺中市中山堂
10/13(五)19:30 臺中市中山堂

演出|寇克舞團
藝術總監/編導|黛博拉‧寇克
主辦單位|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

註1:原文為葡萄牙文:paradigma。在寇克的口語情境中,特別採用葡萄牙文而非英文直譯的paradigm,當是這兩字在寇克認知中有意義層次上的差別。
註2:迷你足球檯在巴西非常受兒童喜愛,一般正式稱呼是futebol de mesa,但寇克特別介紹在她的家鄉里約,人們稱之為totó。
註3:原文:Quotidian Movements。

本文由《PAR表演藝術》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2 5 專題文章

安傑利希——為樂迷與熱情而奏的鋼琴家

Photo Credit: Marc Ribes/Virgin Classics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路上遇見音樂家」部落客

「那你就太晚啦!」——安傑利希(Nicholas Angelich)開始學琴,只因為鋼琴教父格拉夫曼(Gary Graffman)這麼一句無心之語。那時,安傑利希才五歲。

對音樂的熱情,從小展露

安傑利希的父親波里沃奇(Borivoje Angelich)是來自蒙特內哥羅的小提琴家,母親卡達亮(Clara Kadarjan)是在俄國下諾夫哥羅德(Nizhny Novgorod)出生的鋼琴家。兩人在塞維亞相識、結婚,1965年遷至美國俄亥俄州;波里沃奇成為辛辛那提交響樂團(Cicinnati Symphony Orchestra)的小提琴手,卡達亮則於陶德曼音樂學院(Toedtman School of Music)和懷厄明藝術中心(Wyoming Fine Arts Center)任教,1970年生下安傑利希。[1]

父母皆為音樂家,安傑利希先學了小提琴,但他更熱愛鋼琴。三歲時,每當母親彈奏鋼琴,他就會嫉妒得上前大力捶琴鍵,表達自己想要彈鋼琴的意願;母親的學生來上鋼琴課,他總是充滿興趣上前,想要知道母親與學生在說什麼。

五歲的安傑利希聽了人生第一場音樂會,正是格拉夫曼彈奏蕭邦的e小調鋼琴協奏曲。他當時拿著譜、邊看邊聽,非常開心;音樂會結束後,跟著父母去後台見格拉夫曼。

格拉夫曼問他幾歲,安傑利希抬頭望著格拉夫曼說:「五歲」。
「什麼!」格拉夫曼驚呼,「你五歲了!那你有彈鋼琴嗎?」
「沒有,我沒有彈鋼琴,」安傑利希搖頭。
「那你就太晚啦!我三歲開始,小提琴大師海飛茲三歲開始耶!」
當時在場的人都大笑,只有內心熱愛鋼琴的安傑利希笑不出來。他非常擔憂,央求母親開始教他彈鋼琴,成為他學習鋼琴的起點。

比賽過後,沉潛淬鍊精湛技藝

自幼直覺的熱情,一直是安傑利希持續演奏最大的動力;他曾說:「首先是要有想演奏的渴望,再來才是相關的閱讀,捕捉意義,並且精進。」但是除了熱情,安傑利希也更花功夫潛心精進,甚至願意放棄大賽的光環。

1994年,他獲得美國「巴克豪爾國際鋼琴大賽」(Gina Bachauer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首獎。參賽時,他彈奏俄國作曲家拉赫曼尼諾夫(Sergei Rachmaninoff)的第三號鋼琴協奏曲,被樂評家古德飛洛(William S. Goodfellow)評為該比賽史上最棒的協奏曲演出。因為贏得大賽,這位長年旅居法國的美國人,排滿了赴美演出邀約;隔年也在紐約的林肯中心(Lincoln Center) 登台。他的技巧亮眼、曲目艱難,演出大獲成功,但是安傑利希卻從此不再比賽。

他花了更多功夫,思考自己當下處境與未來去向。希望「專心在演奏上,試著發展出更沈靜、沒有壓力的步調」,認為比賽過後,更需要著眼在「特定作曲家與風格特定的細節、嘗試找出真正親近自己的東西。」經過六年的思考及淬鍊,安傑利希再次回到紐約,《紐約時報》的首席樂評托馬西尼(Anthony Tommasini) 驚為天人,除了稱許安傑利希「以不招搖的流暢和清晰」來彈奏,甚至誇讚「精湛技藝,莫過於此」。

Nicholas_Angelich_Marc_Ribes_licenced_to
Photo Credit: Marc Ribes/Virgin Classics
不為得獎,只為觀眾更為自己演奏

沒有被比賽追著跑,安傑利希回歸音樂家的本質:為人演奏。但是安傑利希不選擇用簡單的方法討好觀眾,而是把鋼琴當作表達自我的方式,不只為聽眾演出,更是為自己演出。他表示自己喜歡實驗、挑戰不同的曲目,但絕對不會演出、錄製他不感覺親近的作品。他認為曲目要呼應演出者的渴望,一切都必須要自然到位,不能只是為了營造一個特定的「意象」、或是迎合一個特定的場地、一群特殊的觀眾,刻意事先替觀眾選擇所要呈現的獨奏會。他認為那是「完全的偏差」,最重要的是要「保持真實,根據自己的需求和信念而為」。

除了透過演奏自我表達,安傑利希希望一場音樂會所有的曲目互相呼應、有整體性,也希望在他安排的曲目脈絡下,能改變人們對這些作品既有的看法。而他認為除了要仔細選擇曲目外,音樂家不能急就章、在演出前最後一刻才準備好,但同時也不能流於照本宣科。

音樂演奏是有生命的,如果我在同一場音樂會,彈奏蕭邦和另一個年輕作曲家的音樂,我必須要對兩個作曲家的作品,投入同樣的藝術和心力,並且在音樂中,融入我努力想傳達給觀眾整體的音樂印象。

首訪臺灣,顛覆曲目既定印象

今年秋天,安傑利希首次來臺,將在臺北、臺中演出,就特別選了他喜愛的德國作曲家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的鋼琴幻想曲,作品116。半年前,安傑利希才在法國艾克斯普羅旺斯復活音樂節(Festival de Pâques)彈奏整場布拉姆斯的作品,就是以這7首幻想曲壓軸。安傑利希認為,一般人覺得布拉姆斯很傳統,某種程度是錯誤的想法;像是這幾首作品,就充滿複雜的情緒,饒富布拉姆斯現代的一面。

從熱情出發、潛心鑽研藝術,為觀眾與自己演出,正是安傑利希用一輩子實踐的音樂哲學;他意圖改變聽眾對作品既定的印象,並同時忠於自己對音樂的信念。沒有繼續參賽的安傑利希,對鋼琴音樂的努力卻屢屢獲獎肯定。2002年,他在德國魯爾鋼琴音樂節(Klavier-Festival Ruhr),獲恩師佛萊雪(Leon Fleisher)親自頒發年度年輕傑出音樂家獎,2013年更獲頒法國勝利古典音樂桂冠大獎(Victoires de la musique classique)「年度最佳器樂獨奏家」,絕對是你不可不聽的鋼琴家。

演出資訊
2017新舞臺藝術節《幻想‧幻響—安傑利希鋼琴獨奏會》

場次 |
10/31(二)19:30 臺中中山堂
11/01(三)19:30 國家音樂廳

演出 | 鋼琴:尼可拉斯‧安傑利希
曲目 |
巴哈/布梭尼改編:聖詠前奏曲
貝多芬:升C小調第十四號鋼琴奏鳴曲,作品 27/2 《月光》
布拉姆斯:鋼琴幻想曲,作品 116
普羅高菲夫:降B大調第八號鋼琴奏鳴曲,作品 84
主辦單位 |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購票請洽 | 兩廳院售票

資料來源:
[1] Borivoje "Bora" Angelich
Clara Kadarjan Angelich

3 5 專題文章

寇克舞團:巴西美學席捲臺灣

Photo Credit: Companhia de Dança Deborah Colker​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戴君安 | 南應大舞蹈系主任、藝評人

看過2016年巴西里約奧運開幕表演的人,應該都被其盛大排場與精緻演出而撼動,在這場龐大的製作中,主要的靈魂人物是編舞家黛博拉.寇克(Deborah Colker)與其帶領的寇克舞團。個頭不大的寇克經常推出巨大的作品,且勇於自我挑戰、風格不設限。她善於利用舞台裝置,也長於表現抽象意境,更愛在舞蹈中表達探索人類靈魂與際遇的主題。就像她的拉丁美洲血統般,文采豐富且多元繽紛,寇克集寫作、排球打手、編創、演出及導演於一身的才華,總是讓其作品充滿飽滿的「巴西」能量,有別於單一風格的純舞蹈或是富含戲劇張力的舞蹈劇場。

寇克式的「巴西」能量

所謂「巴西」能量聽來可能十分籠統,但是從一般人對於巴西的了解來看,即使稱之為刻板印象也行,不外乎足球、嘉年華、森巴舞(Samba)及卡波耶拉舞(Capoeira)等。上述各項都是寇克作品中的主要養分,也是她自成一格舞蹈美學中的精華元素。

《舞夢.巴西》即是詮釋她美學風格的經典作品,也是她將《Velox》與《Rota》兩個作品合併淬鍊後的共生體。《舞夢.巴西》佈滿運動精神與相關符號,它的生成應不是一步到位的簡易,而是要比新創作品更費工夫,特別是在留、捨與融合的過程。《Velox》以運動風為主要的表現動力;而《Rota》則是其舞團在巴西奧運之前即已表演過的經典舞作,兩者併合後再生的《舞夢.巴西》呈現的不只是舞動的肢體,更有隱於其後的開放、包容與新生的氣息。同時,《舞夢.巴西》也引領我們透過舞蹈認識競技場的形色,首先從風車下的集體暖身開場,再進入不同項目的個別訓練,最後在環輪的轉動中慢慢收場。

sequence-02_3_15751046374_o
Photo Credit: Companhia de Dança Deborah Colker​
《舞夢.巴西》佈滿運動精神,延續《Velox》的運動風表現動力。
挑戰肢體極限 創造跨界舞蹈馬戲場

寇克的舞者們多以勁力健美著稱,他們必須完全掌控自己的身體,才能完成寇克賦予的各種挑戰,例如在《舞夢.巴西》中的攀岩舞蹈、高空舞蹈,或是環輪舞蹈等等。他們也必須兼具敏捷性與準確性,掌握快速爆發與瞬間收停的力道,更不用提過人的平衡與柔軟度,將身體的開展度與線條延伸到極致,他們不僅是舞者,也堪稱競技運動員或是特技演員。他們共同詮釋的《舞夢.巴西》,讓我們看到一齣適合不同觀眾的作品,其中的符號包含運動家的激烈競爭、嚴謹而一絲不苟的芭蕾、自由多變的現代舞以及驚險刺激的馬戲場。

foto-5_6899114110_o
Photo Credit: Companhia de Dança Deborah Colker​
寇克舞團的舞者如特技演員般敏捷、準確,將身體的開展度與線條延伸到極致。
馥郁巴西美學 席捲臺灣

當我們對亞太地區、歐洲和北美的舞團如數家珍時,拉丁美洲的當代舞蹈團體猶如覆在神秘面紗後的美人,等待我們揭開她的蓋頭。以寇克的作品為先導,從多元混融的動作、姿勢、聲效與運力作用中;從各種形式、思維與美感層面的綿密交織中,以深厚的巴西文化為基底,寇克舞團的《舞夢.巴西》將是我們迎接拉美當代舞蹈的前鋒。

同時,也期待讓《舞夢.巴西》代表當代舞蹈,與其同等馥郁的當代音樂、戲劇、時尚以及視覺藝術,齊為巴西讚聲。

演出資訊
2017新舞臺藝術節 -寇克舞團《舞夢.巴西》

場次|
10/07(六)19:30 國家戲劇院
10/08(日)14:30 國家戲劇院
10/12(四)19:30 臺中市中山堂
10/13(五)19:30 臺中市中山堂

演出|寇克舞團
藝術總監/編導|黛博拉‧寇克
主辦單位|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