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贊助專題 Supported By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0 8 封面故事

2017新舞臺藝術節:用藝術與城市對話

每一年,我們用藝術與城市對話。 作為臺灣第一個「行動藝術節」,新舞臺藝術節不僅延續觀眾在新舞臺創造的美好記憶,更進一步將藝術散播至全臺各地,儼然成為豐實南北「藝文食糧」的一股力量。今年九月,新舞臺藝術節將前進臺中,把世界級表演藝術帶進中臺灣。除了綠光劇團、全民大劇團、朱宗慶打擊樂團2、優人神鼓的精彩演出外,今年更特別邀請里約奧運開幕式編導領銜的寇克舞團登臺首演《舞夢‧巴西》;以及中生代鋼琴奇才安傑利希首度訪臺,獻上精選古典及浪漫曲目的《幻想‧幻響》鋼琴獨奏會。

1 8 專題文章

美國人.巴黎心.德國魂 幻想.幻響─安傑利希鋼琴獨奏會

Photo Credit: Stéphane-de-Bourgies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邱秀穎|德國柏林自由大學音樂學碩士

提到鋼琴家尼可拉斯.安傑利希(Nicholas Angelich),總讓人不由自主地聯想起美國作曲家蓋希文的管弦樂交響詩作品《一個美國人在巴黎》(An American in Paris)。這個標題恰巧貼切反映了安傑利希這位鋼琴家的生平:出生於美國,七歲就與美國樂團合作演奏,十三歲考進巴黎高等音樂院,追隨名師 Aldo Ciccolini、Yvonne Loriod(法國作曲家Olivier Messiaen梅湘的夫人)與 Michel Béroff 習琴,陸續獲得卡薩德斯國際鋼琴大賽與吉娜.巴克豪爾國際鋼琴大賽大獎肯定,隨後並返回母校巴黎高等音樂院任教。

巴黎高等音樂院一直是培育世界頂尖演奏家的大搖籃,出自該校而目前活躍於歐美樂壇的中青生代鋼琴家就有——艾馬爾(Pierre-Laurent Aimard)、葛莉茉(Hélen Grimaud)、巴拉雷(Frank Braley)、提鮑德(Jean-Yves Thibaudet)以及安傑利希,他們各個技巧卓越,個人特色獨具——艾馬爾透亮、葛莉茉清冷、巴拉雷溫潤、提鮑德婉約、安傑利希內斂,音色方面可說是各有千秋。

內藏日耳曼靈魂 最愛布拉姆斯

有趣的是,安傑利希雖然來自美國,人生至此泰半的光陰都在巴黎度過,但他的內在裡卻潛藏著一個日耳曼的靈魂!近年來,他大量錄製德國作曲家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的曲目,對布拉姆斯的喜愛幾乎到了「狂熱」的地步,不論是獨奏曲、室內樂、協奏曲,只要是布拉姆斯的作品,他就愛彈,舉凡錄音專輯、音樂會曲目表,隨處可見布拉姆斯的名字!

安傑利希曾在一次專訪中表示,從孩提時代起,他家中就時時刻刻會流淌著布拉姆斯的音樂,或許那便是一種從小就根植於心底的情感與記憶,早已忘了何時萌芽,卻終身難以割捨。

在音樂會演出曲目的選擇上,似乎也可看出他對德奧系作曲家的偏愛,他這次來台的獨奏會曲目除了布拉姆斯之外,還包括——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布梭尼(Ferruccio Busoni)。事實上,安傑利希指尖下的音色,精緻中透露著一種嚴謹與內斂,非常適合詮釋德奧作曲家的作品,所以他琴下的巴哈、貝多芬、布梭尼、布拉姆斯往往信手拈來恰如其分,減一分太瘦,增一分則太肥。

此外,安傑利希的浪漫派曲目也相當精湛,特別是李斯特(Franz Liszt),在精準的技巧之外,有一種收發自如的磅礡氣勢,而他演奏的拉赫曼尼諾夫(Sergei Vasilievich Rachmaninoff)也有種貴族般的優雅氣質。

梅湘夫人高徒 現代音樂也擅長

除了古典浪漫的曲目外,他也專長演奏現代音樂,和鋼琴家艾馬爾(Aimard, Pierre-Laurent)一樣,皆是梅湘夫人Yvonne Loriod(法國作曲家Olivier Messiaen梅湘的夫人)門下的高徒,接受過大量的現代音樂洗禮,梅湘(Olivier Messiaen)、史托克豪森(Karlheinz Stockhausen)、布列茲(Pierre Boulez)也就自然成為口袋裡的拿手曲目了。

這次來台,安傑利希為觀眾準備了多首德奧風味濃醇的鋼琴曲,下半場則是非常講求技巧的浦羅柯菲夫奏鳴曲,可讓觀眾在品味他精緻內斂的音色之餘,也見識一下他精準卓越的鋼琴技巧,可謂是一個晚上,滿桌的好菜,相當令人期待。

演出資訊
2017新舞臺藝術節《幻想‧幻響—安傑利希鋼琴獨奏會》

場次 |
10/31(二)19:30 臺中中山堂
11/01(三)19:30 國家音樂廳

演出 | 鋼琴:尼可拉斯‧安傑利希
曲目 |
巴哈/布梭尼改編:聖詠前奏曲,作品 659 《來吧,異邦人的救世主》
貝多芬:升C小調第十四號鋼琴奏鳴曲,作品 27/2 《月光》
布拉姆斯:鋼琴幻想曲,作品 116
普羅高菲夫:降B大調第八號鋼琴奏鳴曲,作品 84
主辦單位 |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購票請洽 | 兩廳院售票

本文由《PAR表演藝術》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廣編企劃
由關鍵評論網《廣編團隊》製作,由產業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2 8 專題文章

安傑利希:擁有寬厚溫潤老靈魂的獨特鋼琴家

Photo Credit: Jean François Leclercq Erato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顏華容

聽尼可拉斯.安傑利希(Nicholas Angelich)現場演出與錄音有一點點不同。如果你從安傑利希最近的錄音中認識這位鋼琴家,您可能會想像他是個隱士。的確,聆聽安傑利希2016年由Erato發行的Dedication,你聽到的會是氣幅寬厚、沉靜入定、激昂處大膽的李斯特B小調奏鳴曲,和令人玩味的舒曼《克萊斯勒魂》。然而安傑利希的現場演出卻另有一種鼓舞人心的感覺。

筆者在阿格麗希的盧加諾音樂節(Lugano Festival)聽到安傑利希,樸素高大的鋼琴家穿著相當輕鬆,若以某種標準來看,或許會誤以為是工作人員呢。但是,在室內樂中每一口氣、每一落弓、每一個張力十足的樂句,安傑利希都能拿捏得恰到好處,在布拉姆斯那驚濤駭浪般沈靜炫技的複雜音型間,安傑利希還是像大哥一般,游刃有餘,成竹在胸,掌舵進行寧靜狂飆,令人血脈沸騰。

李斯特奏鳴曲的「錄音」是鋼琴演奏錄音史上令凡人無法企及的聖母峰,多少人只是上了山坡,插個旗子打個卡就落跑;稍有愚勇者,則以死在路途上當作壯烈的成就。就連當今最受人稱道的大師克里斯提安‧齊瑪曼(Krystian Zimerman)也坦承自己錄到幾乎要放棄了,在雷雨中,才突然一氣呵成地完成。

安傑利希的錄音則另具一種氣定神閒,他那不勝之險招奇招的氣派,令人悅然誠服,你或許不怎麼習慣他那老是不怎麼主動表態的樂句說法,但你肯定會回味無窮。

集歐陸鋼琴大師精髓 轉化獨特安派音樂

安傑利希師承一脈相傳、形塑我們對於歐陸鋼琴家演奏風格印象的二十世紀初耆老們,包括老當益壯的Aldo Ciccolini、執二十世紀音樂教學與詮釋牛耳的 Yvonne Loriod、超技精準的Michel Beroff,以及Marie Françoise Bucquet。

安傑利希回想過往受指導的過程時表示,頂尖鋼琴家老師們各個對自己都有不同的影響,而且正因為老師是如此卓越的演奏家,他們在課上慷慨無私的示範,本身就是極佳的教學。除了這些著名大師之外,安傑利希特別感謝自己的母親引領他接觸音樂、啟蒙他彈琴,「沒有母親,今天的我不會是鋼琴家」。另外,備受尊崇的美國鋼琴家弗萊雪(Leon Fleisher)也是他的精神導師。

具有這樣的基底,安傑利希演奏十九世紀作品的切入點與態度,包括構織自己的曲目,也有獨特的見解。他表示,「挑戰、拓展新的較罕見的曲目當然很重要,然而求新鮮並非重點,曲目的誠懇態度、藝術目的才是最後決定關鍵,而且你必須兼備非常獨到犀利的看法與奮戰不懈的精神,才能將這些罕見的曲子演奏得好。不過另外一方面,其實有相當多常常被演奏的『名曲』總是沒能被彈好,這相當令人訝異。」

或許這也是安傑利希構思這次曲目的邏輯。這次將在台北演出的曲目包括費魯喬‧布梭尼改編的巴哈《聖詠前奏曲》,音樂張力極強,尤其是鋼琴獨奏改編版總是能表現鋼琴家們的技巧與通透洞察力;貝多芬膾炙人口,有「月光」之稱的第十三號升C小調奏鳴曲;以及同樣令愛樂者與鋼琴家們都非常熱愛的布拉姆斯鋼琴幻想曲,作品116和喜愛彈琴者很難抗拒的普羅高菲夫第八號鋼琴奏鳴曲。這些都是現今公認的鋼琴黃金曲目,每一曲之間也各有有趣的連結,但是安傑利希細說從頭表示:「每一次的獨奏會曲目除了互相有關聯之外,也希望能讓觀眾們都聽到每一首曲子各自無與倫比的特質。」

安傑利希深談演奏初衷 | 影片來源: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為音樂來去」的老靈魂

由於十九世紀是鋼琴作品的黃金年代,不可諱言地,許多鋼琴家對於這個年代有特別的心得與看法,安傑利希以熱情的口吻答道:「十九世紀當然是鋼琴音樂特別難得的時代,許多作曲家以不同的方式將樂器的功能推向極限,同時也不斷地發展自己的藝術語言,若研究後代的作品,就可以領略到這種影響的存在,甚至激發了許多的反擊。十九世紀是多麼令人著迷的年代啊。」

此外,在安傑利希的回答中,有一句話令我眼眶濕潤,「在巴黎生活,我在藝術上受到非常大的啟發,但是時常四處旅行演奏的日子真的不容易,唯有想到這是『為音樂來去』才能使我接受這樣的生活。」在美妙音樂的背後,是默默承受快速、忙碌生活的安傑利希那寬厚溫潤的老靈魂啊。

演出資訊
2017新舞臺藝術節《幻想‧幻響—安傑利希鋼琴獨奏會》

場次 |
10/31(二)19:30 臺中中山堂
11/01(三)19:30 國家音樂廳

演出 | 鋼琴:尼可拉斯‧安傑利希
曲目 |
巴哈/布梭尼改編:聖詠前奏曲
貝多芬:升C小調第十四號鋼琴奏鳴曲,作品 27/2 《月光》
布拉姆斯:鋼琴幻想曲,作品 116
普羅高菲夫:降B大調第八號鋼琴奏鳴曲,作品 84
主辦單位 |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購票請洽 | 兩廳院售票

本文由Muzik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MUZIK古典樂刊》2017年10月號。

3 8 專題文章

《舞夢.巴西》:龐克又經典的巴西美學

Photo Credit: Companhia de Dança Deborah Colker​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張懿文 | 臺北藝術大學助理教授、藝評人

我的態度很龐克,我不理會規則或教條;我喜歡混雜,因為混亂所帶的挑戰,能替舊的問題找到新的解決方案。

以足球、狂歡節和森巴舞聞名的巴西,給外界的印象就是遍地舞者,《舞夢‧巴西》(VERO)作品的靈感,來自2016年巴西里約奧運開幕表演,由舞蹈總監黛博拉‧寇克(Deborah Colker)所帶來的經典鉅獻-舞者以芭蕾、現代舞、高空舞蹈和極限運動跨界演繹,與舞臺大型裝置互動,展現肢體線條的力與美,帶給觀眾豐富刺激的視覺震撼,宛若一場巨型街頭派對。雖然舉辦奧運為巴西帶來國債問題,但寇克依舊以其豐富多采的演出,在奧運結束的餘波後脫穎而出,成為巴西最著名的當代舞蹈藝術工作者。

多方探索藝術 透過當代舞蹈抒發身心能量

寇克出生於1961年,在巴西里約長大,父母親是來自俄羅斯的猶太裔移民。做為移民第二代的巴西人,寇克從小就浸淫在充滿創意的環境中,她的父親是小提琴手和指揮家,也因此寇克在八歲時就開始學習鋼琴,從小也頗有運動天分,曾經兩度被提名為國家代表隊的排球選手,一直到了十六歲時,寇克才開始對舞蹈產生興趣。

她說:「我在十四歲時就擅長弦樂隊演奏,但也很快地意識到,我需要用不同的方式去表達情緒,唯有通過運動才能達到這個願望;我有非常激烈的情感,但只有當代舞蹈才能讓我將身體和知識上的感性結合在一起.....在練習鋼琴完的極度孤獨之後,我特別喜歡舞蹈的團體活動特質, 我從運動中抒發身體能量,因為舞蹈像運動一樣需要紀律、競爭力和堅持,但我也想要做創造性的表達,而單純的運動並不能滿足我這方面的需求。」她強調:「藝術不是一個輸贏的問題,藝術是關於探索和實驗、轉型與發現的過程。」

vy8a5656_29051974420_o
Photo Credit: Companhia de Dança Deborah Colker​
舞者在《Rota》的巨大滾輪道具中旋轉奔跑,讓人想到在籠中玩耍的倉鼠
多元舞蹈底蘊 締造世界聞名的編舞成就

1980年,寇克在烏拉圭編舞者Graciela Figueroa的Grupo Coringa現代舞團擔任舞者和編舞家,八年後,她又為不同的戲劇和電視節目擔任動作指導總監,也為搖滾音樂會和音樂了芭蕾、現代、爵士、踢踏舞和馬戲的元素,這些教學技巧也開始在當地音樂劇、電視節目、電影和森巴學校間傳播。

1990年間,寇克在里約一個歷史悠久的非洲巴西舞蹈學校,擔任嘉年華會演出的編舞者,到了1994年,她成立了自己的舞團,並且得到巴西石油公司 Petrobras資助,聘用了五十名全職員工,有企業支持也讓她有更多資金投注在舞台設計上,譬如1995年的作品《Velox》,觀眾看到一整片攀岩牆面,而寇克也將巨型滾輪、時尚、嘻哈、雜技、體操、馬戲等混合元素結合在一起,這些巧思讓《Velox》在演出的六個月內,吸引了五萬名觀眾,寇克因此更加聲名遠播。

在此同時,寇克逐漸累積了國際名聲,2002年,她受邀到德國柏林Komische Oper劇院,編製了《Casa》和《Ela》這兩件作品;2006年,她又為德國漢堡的Kampnagel文化工廠創作了《Maracanã》;同年也受到國際足球總會的委託,為世界盃足球賽的開幕編舞(這個作品後來成為舞團的舞碼《Dinamo》);2009年,她受邀為世界知名的太陽馬戲團編作了《OVO》;而寇克最重要的成就,是擔任巴西里約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表演的動作總監,這個演出展示了巴西的視覺美學,也締造了寇克最廣為人知的編舞成就。

_i2k7441_29305785416_o
Photo Credit: Companhia de Dança Deborah Colker​
《Velox》的意思是「速度」,舞作表現了攀岩者彼此間宛如遊戲的競爭關係
色彩、動力與節奏 混搭出豐富多采的《舞夢‧巴西》

《舞夢‧巴西》結合寇克舞團過去兩大經典作品《Velox》以及《Rota》之精華,《Velox》的意思是「速度」,舞作表現了攀岩者彼此間宛如遊戲的競爭關係;而《Rota》則是以一個巨大的滾輪道具,讓舞者在其中旋轉奔跑,讓人想到在籠中玩耍中的倉鼠。在這些作品中,寇克就像美國知名的後現代舞蹈家崔莎.布朗(Trisha Brown)一樣,對身體與地心引力的關係提出疑問:「為什麼舞台總是水平的,舞者是垂直的? 還有什麼使用重力的可能呢?」當布朗讓舞者站在高樓大廈的側面牆上,垂直地由天空向地板走去,以此挑戰舞者對空間的使用關係時,寇克則提出重力在不同空間中的配置方式。

寇克說:「我喜歡各種形式的混血,就像巴西一樣,所有的人都是倖存者也是分享者,不管是森巴或里約的funk音樂,結合了霹靂舞和嘻哈的Passinho舞蹈、或是來自巴西北部的馬拉卡圖(maracatu)表演——我的作品混合這一切元素....原住民、亞洲、非洲和歐洲,我的作品就像巴西,是色彩、動力和節奏的組合,因為我來自這樣一個美麗而有創意的國度。」在《舞夢‧巴西》中,觀眾可以看到如寇克所描述的,豐富多采的巴西印象。

演出資訊
2017新舞臺藝術節 -寇克舞團《舞夢.巴西》

場次|
10/07(六)19:30 國家戲劇院
10/08(日)14:30 國家戲劇院
10/12(四)19:30 臺中市中山堂
10/13(五)19:30 臺中市中山堂

演出|寇克舞團
藝術總監/編導|黛博拉‧寇克
主辦單位|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