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他們的征途在台灣:是馬來西亞人又如何

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羅美玲:其實當初父母希望我大學畢業後就回馬來西亞

2020/01/06 , 評論
杜晉軒
Photo Credit:杜晉軒
杜晉軒
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不是中華民國騙你的「華僑」。 喜歡探討國家與個體之間的認同糾葛,而東南亞就是既複雜又有趣的觀察場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名列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第四名的羅美玲,是馬來西亞華人,無論是要留在台灣或從政,都不是她人生規劃的選項,她父母也曾提出反對。未來羅美玲將繼續在立法院推動她所擅長的新住民、長照2.0政策

當2019年11月14日民進黨中執會通過不分區立委名單後,有個名字開始漸為馬來西亞人所知,她就是出生於馬來西亞的原南投縣議員羅美玲。

一直以來,羅美玲並非受矚目的全國性政治明星,關於她的報導並不多,能搜尋到的多是她在南投當縣議員的地方新聞。而當羅美玲確定被列入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後,前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就在臉書點名了羅美玲的過去。

蔡正元認為,羅美玲是冒充「新住民」的「僑生」,並不能代表新住民,他進一步指控,民進黨把羅美玲列入不分區名單的考量是家族政治,因為羅美玲丈夫吳棋祥是前南投議長,曾因砂石場案下台。

羅美玲是誰?對於這些指控她如何回應?《關鍵評論網》選前專訪了羅美玲,讓讀者一探羅美玲的過去。

一開始,父母不想我留在台灣

羅美玲是馬來西亞第三代華人,祖籍是廣東惠陽,她出生與成長的馬六甲州,就是明朝時期,鄭和下西洋曾逗留的地方,當地仍有鄭和船隊留下的遺跡。

羅美玲是家中的幼女,家中共有四個孩子,她父親和許多馬來西亞華人的理念一樣,認為中華文化不能夠斷,因此都把孩子送去接受華文教育,不僅四個孩子都是畢業於當地名校-馬六甲培風中學畢業後,還全都是留台校友,不過最終只有她留在台灣。

1987年的9月,羅美玲來台就讀於國立師範大學地理學系。儘管當時剛解嚴,台灣的民主正處在激烈的改革路上,但除了羅美玲的當時男友、現任丈夫吳棋祥有參與野百合學運外,那個時候的她對台灣的社會運動所知甚少,作為外國留學生,心態上也只想順利畢業,不讓政治影響學業,按父母的心願,畢業後回國陪伴他們,或許還能到母校教書。

羅美玲師大地理系畢業後,先是留在台灣教書一年,接著到香港工作一年,但因為不習慣香港的生活,加上和吳棋祥的感情已走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因此最終還是選擇回到了台灣,著手結婚的事情。羅美玲回憶道,她是直到大學快畢業才告訴父母交了男友,最終要走到留在台灣結婚的地步時,她父母也只能祝福,幸運的是父母還是喜歡這女婿的。

走入政壇

對比2020選舉的國民黨、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由於表現不俗的國民黨籍新住民立委林麗蟬不被列入名單,因此國民黨遭致不重視新住民群體的批評,儘管最終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列入了來自大陸的新住民牛春茹(桃園新住民交流協會理事長),但卻是被排在第17名的安全名單外。

蔡正元在臉書透露,雖然林麗蟬表現不俗,但她是新住民群體中佔極少數的柬埔寨人,因此其他佔多數的新住民族群不滿她的代表性不足,因此國民黨才不再提名林麗蟬。而在台灣佔多數的新住民群體,即是大陸和越南人,根據主計處年截至2019年6月底台灣外籍配偶人數的統計,共多達 54.9 萬人,最多者為大陸地區配偶34.5 萬人(占 62.8%)最,而越南籍 10.7 萬人(占 19.5%)居次,二者合計占 82.3%,柬埔寨則有四千人,也許馬來西亞人更少,未被列出數據。

關於羅美玲的僑生背景,蔡正元稱新住民來台的法律程序,跟僑生在台定居完全不同。

對於蔡正元的批評,羅美玲表示,其實她當初很想做解釋,但黨中央建議不必理會,黨中央相信她的為人,也對這份不分區名單的安排問心無愧。對於所謂冒充新住民的指控,羅美玲認為是蔡正元對新住民的定義不了解,在馬政府時期就有明確的定義,她不能認同蔡正元為了攻擊她而對她身份扭曲。根據內政部的定義,新住民係指「配偶之一方持有外僑居留證、永久居留證,申請入境 停、居留及定居我國之中國大陸(含港澳地區)配偶」。

由於早年中華民國對僑生入籍的規定較寬鬆,但因為羅美玲師大畢業後壓根沒想留在台灣,因此出境到香港工作,往後再重新入境台灣時,早已喪失了僑生身份,得依一般外籍人士的規定入境,無論是申請結婚、永久居留權、入籍的程序,也和一般外籍配偶無異。最終羅美玲是在長子出生後才入籍中華民國。

1994年結婚後,羅美玲原只想做一位全職家庭主婦,後來孩子稍微長大了後,才重返校園充電,得到了靜宜大學EMBA學位,目前仍是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財經所博士生。羅美玲表示,從家庭再到校園充電,才讓她開始接觸到公共事務,她因緣巧合下加入了來自美國的蘭馨協會,並在2011年擔任南投縣國際蘭馨交流協會理事長。蘭馨協會是聯合國承認的INGO國際非政府組織婦女服務社團之一,羅美玲在其中服務時,才進一步與新住民婦女社群有了接觸。

關於前南投縣議長,即羅美玲的丈夫吳棋祥,他在2002年及2005年的縣市議員選舉時是無黨籍身份,2008年才恢復國民黨籍,2012年吳棋祥捲入南投的砂石場案,被控施壓業者出售砂石場與利用議會發行的議政週刊「爆料」對業者施壓,最終最高法院依觸犯貪污治罪條例的「藉勢勒索財物未遂罪」,判吳棋祥六年徒刑。目前已出獄的吳棋祥,在埔里經營診所。

羅美玲回憶道,她丈夫吳棋祥出事是她人生的轉捩點,此前沒想要去從政,認為政治的區塊是她丈夫的事情,她只管照顧好孩子和婦女社團、居服長照的事。羅美玲表示,在地人都很清楚她丈夫的為人,因此2014年縣市議員選舉時,為不負鄉親們的期待,期望她能繼續照顧地方的弱勢族群,她才毅然參政。

2014年,羅美玲當選無黨籍的南投縣議員,成為第一個新住民背景的議員。後來羅美玲之所以加入民進黨,是蘇嘉全向蔡英文推薦的。2015年時,準備競選總統的蔡英文常到南投爭取地方選民的支持,當時羅美玲才和蔡英文有了接觸,也覺得在理念上比較接近,因此接受了民進黨的入黨邀請。羅美玲表示,她從政後,丈夫不在的期間,她為家庭和事業兩頭忙,因此她非常感謝她團隊給予的支持。

_DSC0501
Photo Credit:杜晉軒
除新住民,也關注長照2.0

羅美玲提到,她們夫妻倆先後投入政治,對家庭來說是很大的轉折,他們在南投本來就是做診所和居服長照的,吳棋祥當年投入政治,初衷是想做不一樣的政治人物。

1999年發生921大地震時,南投就是重災區,災難發生後,南投出現許多失去照顧的老人,因而促使政府推動長照1.0,而吳棋祥便在2002年成立社團法人南投縣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羅美玲說「當時覺得我們能力還可以,就投入照顧。在南投就業不容易,所以很多年輕人外移,留下老年人在鄉下。所以我們做居服員服務,幫忙備餐,帶他們去看醫生啊,運動或整理家裡⋯⋯」

羅美玲表示,她期望未來長照2.0的政策制定上可讓更多新住民加入。羅美玲指出,居服長照的主要問題就是缺乏人力,因此她這些年都在推動訓練包括新住民在內的婦女成為居服員,創造二度就業的機會。羅美玲表示,蔡英文總統也希望新住民姐妹參與這居服長照的服務,因此近年也數次到南投了解狀況。

羅美玲認為,在為新住民姐妹提供協助上,要想辦法解決到她們生活上的問題,不是只辦聯誼性活動,一定要讓姐妹有一技之長,因此讓新住民姐妹加入居服長照,可以是長照2.0人力不足的其中一解方。此外,羅美玲在2016年推動成立台灣新住民權益關懷協會,也為有意創業的新住民找業師、提供創業輔導。

對於是否主張開放外籍移工進入長照領域,羅美玲認為這分兩個區塊。首先是監護工的部分,確實有時候還是得仰賴外籍移工,但居服長照的話,她則傾向在地人,如二度就業的婦女、新住民婦女,因為長照跟監護工的工作性質有差異,居服長照比較著重時數,而監護工則是全天候工作的。

由於羅美玲有在地方上推動新住民權益與長照的經驗,最終有人推薦羅美玲進入不分區立委名單。羅美玲說「我個人還是蠻隨緣的,後來是高層下來跟我討論,我想如果真能夠擴大服務、幫新住民和長照這領域的話,我也樂意。我也知道蔡英文對我的期許」。羅美玲表示,蔡英文總統任內數度來訪南投,和南投的新住民舉行座談,並期望她日後到國會繼續推動新住民與長照服務的政策,而她期望未來到立法院後,也能推動政成立新住民委員會,以更保障台灣的新住民權益。

對於與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失之交臂的立委林麗蟬,羅美玲認同林麗蟬是相當優秀的立委,彼此好幾次在公開場合見過面,但沒機會進一步交流。

「會覺得他們比較忽略這部分吧,而且林委員也做的不錯,一直以為她可以繼續,但我完全不曉得國民黨的想法是什麼。那我們民進黨放在前面的地方,因為小英總統真的很重視,而且她之前來,也沒有找記者來,就是常常有一些閉門會議,她真的就是要聽了解遇到什麼問題,我覺得這是真的關心,而不是你把大門打開,然後小英總統來然後跟記者說:『我想知道你們新住民...』她真的就是想知道你們做什麼。」羅美玲說,她認為蔡英文總統真的是去傾聽地方聲音,而不是去做秀。

蔡競辦推最新競選廣告台灣新驕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總統蔡英文競選連任辦公室16日推出最新競選廣告「台 灣新驕傲」,感謝新住民。競辦發言人莊瑞雄(左)、 顏若芳(右)、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參選人羅美玲(中) 共同召開記者會。
天下父母心

一開始,羅美玲想等到民進黨中央確定不分區名單後才告訴父母,但沒想到媒體曝露名單後,家人就在馬國中文報章得知她被列入不分區立委的消息了。

許多馬來西亞華人基於同為「中華民族」的情感,多支持兩岸應該統一,對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多不有好感。因此當初決定加入民進黨時,羅美玲坦言,她父親確實有意見。

當羅美玲在2014年決定參政的時候,父母基於疼女兒的心,是表達反對的,認為她要獨自照顧三個孩子已很辛苦,不應該踏入政治這趟渾水。因此後來決定加入民進黨時,羅美玲母親尊重她的選擇,父親則不認同,她為此做了許多溝通。

近幾年來,每當羅美玲回馬六甲過年時,難免被親友問到有關台灣政治的問題,如質疑民進黨的台獨主張。羅美玲表示,面對親友們的疑惑與不解,她能理解大馬華人長期接受來自中國大陸媒體不平衡的資訊影響,對台灣政治的認知不一定全面,因此她必須做更多解釋與理念上的溝通,如她會和親友解釋說,雖然民進黨黨綱有主張獨立,但蔡英文總統任內並沒有提到要推動台獨,在做的是維持現狀。

羅美玲提到,當親友們對台灣統獨的問題問久以後,發現她做的政治工作反而多是偏向長照、新住民權益的範疇,也漸漸理解她實際上做的是什麼了。

身份政治

無論2020總統選舉結果為何,沒意外的話,羅美玲將會是台灣首位原籍馬來西亞的立委。

由於問政表現受好評的林麗蟬「不獲續聘」,因此可預期的是,未來有關新住民政策的課題需報導時,媒體聚光燈必然聚焦在羅美玲身上,羅美玲會是各家媒體首先會訪問的代表性政治人物。

不過,也可預期的是,身份政治也會是羅美玲未來難以迴避的戰場。羅美玲身上除有著僑生、大馬華人、新住民、婦女等各類標籤外,在激烈的藍綠政爭下,地方派系、家族政治也會是羅美玲難以撕下的標籤,她能否延續過去林麗蟬的光環,不負選民與媒體的期待,終究還是得靠未來在國會的問政表現來證明自身能力。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他們的征途在台灣:是馬來西亞人又如何:

當提到馬來西亞人的時候,許多台灣人想到的多是在台發展的馬來西亞歌手,但其實在台灣各領域也能看到他們的身影。關鍵評論網之所以推出《他們的征途在台灣:是馬來西亞人又如何》這特別報導,是因為我們注意到,其實也有不少在台灣的政治、社會、文化領域深耕的馬來西亞人。 他們為何不回去?為何堅持留在這追求心中的理想國?曾面臨過什麼質疑?透過他們的心路歷程,也許更能看到馬來西亞與台灣更深層的連接。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