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矽盾神山:台積電的戰略大變局

【台積電的外部危機】對照日本的殷鑑、韓國的為難,美國是台灣可靠的盟友嗎?

2022/10/21 ,

評論

莊貿捷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莊貿捷

莊貿捷

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中對抗下,全球的地緣政治正在重塑,台積電要如何以日本半導體歷史為借鏡,面對未來的變局?

美中霸權之爭,已經持續數年,直到前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檯面上才有了大動作。

2018年美國醞釀攻勢,指控北京違反自由貿易,實施三階段關稅政策,並於2019年將其列入匯率操作國(currency mainpulator)。隨後發動以半導體為首的科技戰,大量關鍵中國企業被列入黑名單。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政策擘畫者是國家安全顧問傑克蘇利文(Jake Sullivan)。

2020年,他曾於外交政策期刊中提到應對中國的三大挑戰,分別是:一、中國比蘇聯更具經濟外交實力;二、中國和許多國家有錯綜複雜關係;三、全球有三分之一國家是中國為最大貿易夥伴,確立了美中對抗的框架。

美國推台日韓的晶片四方聯盟,圍堵中國

有數十年日本產經記者經驗太田泰彥預測,蘇利文的策略方向將從川普的美國優先,改走民主聯盟優先,快速形成區域整合。這個整合態勢以「晶片四方聯盟」(Chips 4)最明顯,在今(2022)年8月拜登簽署晶片法案(CHIPS and Science Act)後,積極共組「台美日韓」產業鍊圍堵中國。

美國積極拉攏台日韓的目的,除了要箝制中國,還包含自身內需工業的振興。根據美國土木工程師學會(ASCE)2017年發表的報告顯示,美國基礎設施(包含陸海空交通、電力及港口等)平均等級為「D+」,迫切需要重建。

美國需要大量晶片去汰換基礎建設、發展未來通訊科技、人工智慧,以及太空等重要領域。晶片龐大需求下,英特爾(Intel)執行長基辛格(Pat Gelsinger)多次表示白宮意識到晶片過度集中亞洲的風險,這也代表美國提防的不只是中國,還包含台灣,甚至是韓國。

「美國優先」一直是白宮的重要核心,台灣夾在美中對抗之間,該如何應對中國的文攻武嚇,又該如何提防美國的勾心鬥角?

半導體悲歌:日本經驗,台灣不可複製

我們借鏡日本的歷史經驗。1980年左右日本經濟相當突出,半導體商品風行於全球,美國受到社會壓力開始與日本談判。日本產經記者太田泰彥指出,1986年日本和美國簽訂《日美半導體協議》,有一項秘密協議只有雙方政府人士才知情。

在未公開的附帶協議中,寫明美國業界「期待」日本必須在五年內,讓外國半導體在日本市占率達到20%以上。

這項協議代表的是兩國關係良好,也是彼此顧全大局之舉。當時的日本首相中曾康弘,與美國總統羅納德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關係友好,未料,事後美國政府認定雙方約定好的20%底線沒有達成共識,美日雙方開始各說各話。

太田泰彥專欄中如此說道:「當時,美國半導體正走向衰退,但美國政府試圖強行讓日本屈服以重振美國半導體產業。美國會如此拼命的原因,不僅僅是為了保護產業或維持就業率,而是站在維護『國家安全』的角度,美國有必須守著的底線。但站在日本的立場,可能難以理解美國心態。」

事實上,日本相當難以接受美國的條件,因為純以經濟的立場而言,品質與價格都勝出的日本產品,市占率不斷突破是理所當然的事,如何有理由接受美國的協議及管制?

此後,日本橋本龍太郎就任首相前一年,1995年本是通商產業大臣的橋本和美國貿易署(USTR)代表坎特陷入膠著的汽車貿易談判,最終於日內瓦達成協議,簽署《雙邊汽車貿易協定》。

而當時橋本龍太郎贈送一把日製竹刀給坎特,橋本讓坎特拿著竹刀刺向自己的喉嚨,成為著名的話題場面,也好似預告了最終日本經濟,將被美國刺穿咽喉走向失落20年,當然半導體產業也拱手讓人。

AP950627069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1995年6月26日,瑞士日內瓦舉行的美日汽車和汽車零部件談判前,美國貿易談判代表坎特(左)開玩笑地將竹劍對準日本貿易大臣橋本龍太郎。

如今,半導體產業又洗牌,美國依然掌握設計這塊大餅,日本走向材料研發,韓國佔據記憶體市場,台灣則成為晶圓製造龍頭,而後起之秀中國憑藉著廣大的內需市場快速竄起。

「台積電若被中國奪走不如毀掉」,這是近年流傳在市場的一句話。

台灣身處地緣政治美中對抗前緣,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戰爭,近來局勢升溫,無論如何美國都不能冒著「不應該發生的」風險。

因此美國要再度重新拿回半導體的主導權,基本上有兩個選擇,一個就是守護台灣,並且建立更緊密的貿易連結;其二就是直接將先進製程技術轉移到美國,成熟製程則由東南亞國家(如越南、泰國及印度)取代。

輔大日文系教授何思慎強調,從整個東亞政治結構來看,日台關係是非常底層的雙邊關係,兩國政策的關鍵因素是中美關係。此外何思慎說明,同盟裡面,日本始終擔心被美國拋棄,當然美國也很怕日本背叛。

美國的晶片三大算盤:本土化、聯盟和供應鏈轉移

首先,美國要求台積電在當地設廠,打造5奈米的先進製程。儘管台積電了解在美國設廠很難有好的績效,卻還是打定這個主意。

半導體材料通路商崇越集團董事長郭智輝日前受訪強調,半導體已經是戰略物資,製造必須在地化,對台積電而言,美國是最大客戶,畢竟大部分重量級IC設計公司都在美國,「買保險」有利爭取更多訂單。也意味著能維持和英特爾、三星的市占優勢。

當台積電美國廠房定案後,美國接著開始推廣「Chips 4」。

不過,該聯盟自2021開始研擬到2022年10月仍屬於難產階段,四方連初步會議都無法敲定。英國《金融時報》分析,韓日擔憂中國的可能跳腳,因此對於將台灣納入此一跨政府的論壇猶豫不決,另外韓國與日本關係長期緊張也造成影響。

RTSB34V8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2022年9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於在俄亥俄州新奧爾巴尼市,英特爾半導體製造工廠破土動工時,就通過高達520億美元的《晶片和科學法案》喊話要重建美國晶片製造業。

對於此敏感議題,台灣經濟部等相關部會,10月仍處於三緘其口的狀態,基層官員沒有資訊,上至部長則未有表態,僅一再強調一定會保護台灣業者安全,且和企業站在一起。

中經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劉大年日前表示,台灣明顯是參與美歐供應鏈的重組,所以應將未來中國投資的技術管制規範,推動與美歐接軌,以避免發生不一致,影響台商營運。

不過,他說,歷經多次國際經濟風暴,以及中國「騰籠換鳥」等政策洗禮。台商仍在中國市場已占有一席之地。但如何面對美中台的角力,又如何維繫產業連結成為台灣經濟成長的助力,值得思考。

韓國三星的困境

「Chips 4」來勢洶洶,韓國的半導體產業處境顯得為難。三星電子主管慶桂顯表示,三星對於這項行動計畫「表達關切」。他說「我們的立場是,對於Chip 4聯盟,我們應該先得到中國的理解,然後再與美國協商。我們無意捲入美中衝突,而是試圖求得雙贏解方」。

韓國的困境跟台灣不一樣,但兩國發展軌跡相近。

對照台積電和三星,台積電在中國設廠上相對「保守」,目前僅在南京、上海擁有兩間晶圓廠;韓國則顯得「大鳴大放」,為搶佔中國市場,在當地工廠無數,巔峰期的僱員高達6.3萬人,而這也為三星埋下了苦果。

三星的未來風險在於過去十多年仰賴中國市場、勞動力成就了記憶體、手機和面板發展,但近年來中國逐步在這些領域上站穩腳步,並大力扶持國內企業,對韓國造成極大壓力。截至2021年底,三星在中國雇員大幅縮減為1.7萬人,相比2013年巔峰期的減少了70%,銳減大約5萬人。

在美中對抗下,據韓國媒體《中央日報》引述大韓商工會議所(KCCI)今年8月調查韓國30名業界、學界半導體專家指出,76.7%認為韓國半導體產業面臨危機,56.7%認為已經到危機入口,20%認為已陷入危機,而時間恐會延續到2024年,不過2025年後市況將轉好彈升。

專家主要認為,未來全球打造本土半導體供應鏈,將有過剩的風險,再加上全球晶片需求減少,存貨又於高水位,都將打擊半導體價格;更重要的是中國亦在崛起、美中科技戰等不確定因素,均對韓國記憶體業者造成傷害。

目前記憶體市場主要供應商僅剩三家,包括三星(Samsung)市占率為43.6%、SK海力士27.7%與美光(Micron)22.8%,三大巨擘合計94%是寡占市場。其中,韓國的三星與海力士合計更高達七成。

面對危機,韓國被施壓共組聯盟的消息滿天飛,而美國手上的供應鏈也有動作,轉移步伐開始加速,為了減低晶片製造過於集中台韓的問題。

東南亞強勢崛起

美國將目光投入東南亞國家。以馬來西亞來說,有大量半導體封測產業,陸續從中國轉移成熟製程的半導體產能到當地;越南則在近日開始蓋晶圓廠,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晶片巨擘英特爾再次向當地再挹注4.75億美元幫助改善技術。

此外,新加坡是美國晶片製造商美光科技(Micron)全球營運總部,也是德國半導體大廠英飛淩科技(Infineon)亞太總部據點,而五大晶圓代工廠中就有三家在新加坡設有據點,例如:恩智浦半導體(NXP)和台積電的合資公司SSMC,和美國半導體格羅方德(GlobalFoundries)以及聯電(UMC)。

有鑒於以上可以說,新加坡是東南亞最重要的半導體晶片製造重鎮,目前該國擁有超過60多家半導體公司,儘管新加坡在全球半導體供應鏈產出比重不高,根據星國政府估計約占全球晶片製造產能的5%。

未來東南亞將以新加坡為主要研發中心,而馬來西亞、菲律賓將成為重要的被動元件、封測區,而新興國家越南則開始往晶圓製造邁進,再加上位於南亞的印度擁有大量市場,也走上廣設半導體晶圓工廠之路。

雖然技術上台灣仍佔據優勢,但對照日本的歷史、韓國的困境,此些消息引起台灣產學界人士憂心,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都是大國,他們均以自身利益為考量,若台灣不留神、溫水煮青蛙恐怕將失去「護國神山」地位。而這些擔憂也呼應張忠謀一再強調的:「要珍惜台灣半導體晶圓製造的優勢」。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翁世航



矽盾神山:台積電的戰略大變局:

台灣半導體歷經數十年發展,終於開花結果,近年受到疫情影響,原本單純的商業模式轉變為各國的戰略物資,由企業攻防變成了國安生死存亡,而作為全球指標企業的台積電(TSMC)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又將何去何從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