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到清邁當「數位遊牧工作者」,真如想像中美好嗎?

【數位遊牧者】在清邁,我看見數位遊牧光鮮外表下的掙扎與考驗

2019/07/26 , 評論
Jessie
Jessie
熱愛旅行與生活,自畢業那年出走就一發不可收拾,喜愛長居過於旅遊、喜愛與陌生人聊一整日勝於走遍各個景點。因受文字感動而動筆,分享生活上、旅途中因為遇到的一個人、一個景、一件事而淡淡的、溫柔的慢慢改變著我的每一個片刻。

清邁,是有名的數位遊牧者聚集地。除了物價低廉、生活品質高、治安好、短租容易與到處都是的共同工作室與咖啡廳,加上覆蓋各地的高速網路,在在都讓清邁成為各國數位遊牧者的首選。

原本就在做網站自由接案的我,跑到清邁去生活的想法,在跟朋友閒聊而突然溜到我的腦中。加上台灣接案的案源比較單一,一直想看看能否接國外案子進而到不同國家工作,因此去清邁短居,似乎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不錯的選擇。另外,台灣人可以申請單次進入兩個月的觀光簽證,在泰國當地還可以延簽一個月。

很幸運去清邁之初,就在清邁臉書社群找到一個網站管理的案子,讓我清邁的兩個月幾乎都在忙著澳洲客戶的案子。與在台灣接案不同的是,這是以時薪來計,也就是包含網站測試、客戶溝通與工具研究全部都給薪,而不是只依照完成幾個功能或修改給薪。雖然有過一週工作50小時,也有過一週只工作4小時,但這個案子的薪水,足足支付清邁短居生活,讓我有機會看盡這裡的數位遊牧民者都在忙些什麼。

清邁一間cowroking_space
Photo Credit:Jessie
清邁一間共同工作空間

在清邁遇到的數位遊牧民族,分幾種:

迷茫焦慮找案子

在清邁數位遊牧者的臉書社團裡,最常有人問的是:大家都做什麼行業?正準備要開始接案,有多少錢能在清邁活多久?有些人則是還沒有任何工作保障,就一腳跳進這個數位遊牧世界。

這類的人通常積極參與社群活動,試著建立連結進而接案,很多自由工作者(包含我自己在內)都是在共同工作空間認識到有需求的人,才接到第一個案子。但通常在這階段會有嚴重的迷茫跟焦慮,因為還無收入,也沒有穩定案源。

曾經在一個網站工程師聚會上,認識剛結束程式學習營的印尼女生;她因著數位遊牧的夢想,而去馬來西亞營隊學習,並落腳在清邁。兩次見面期間,她一直不斷問我要怎麼找案子,尤其是她還沒任何工作經驗。但除了幫她建立自信跟鼓勵盡可能參加活動外,也幫不了什麼忙,而這是每一位自由接案者都需經歷過的焦慮掙扎期。

每週一共同工作活動的地方
Photo Credit:Jessie
每週共同工作活動的地方
自由接案

在清邁其間,遇過荷蘭工程師、美國設計師、中國旅遊作家、德國文案寫手、日本的翻譯、美國線上英文老師、美國IG網紅等,都是屬於自由接案,有案子時忙到不可開交,沒案子時又愁沒薪水。自由接案最困難的,倒不是完成案子,而是與客戶溝通,包括懂得行銷自己,了解客戶的成本、網站目的、給客戶建議,甚至「教育」客戶,這中間有很多無形成本。

在數位遊牧聚會中,也很常聽到客戶把設計師當工程師用、工程師當設計師用,或是寫文案的研究成本遠大於支薪、或拖欠稿費好幾個月的,這些問題都不限國籍。在知名的自由接案網站上Upworks或是fiver也都可以發現很多人在比低價,例如以工程師時薪為例,很難較來自印度或其它第三世界國家時薪還低。剛開始的自由接案,真的可說是最容易被壓榨的一群。

在住的地方與其他人一起工作
Photo Credit:Jessie
在住的地方與其他人一起工作
遠距工作

願意讓員工遠距工作的公司,比較多是軟體業,雖然不用面對沒有薪水的壓力,但這類工作者通常要在限制的時間內工作。

曾遇到來自英國的遠距工作者,早上一大早7點跟我們去爬山到中午,下午2點就要回去工作到晚上。若是能克服時差問題,有份遠距工作能隨時轉換一下氣氛跟環境也是不錯,但相對自制力要很強,尤其部分遠距工作者平常在辦公室,突然轉換還要面對時差,專注力會很難提升。

遠距工作的員工,與在辦公室內的溝通方式也變得很重要,長期遠距工作的員工,很容易感到不被公司重視、被孤立,和要在固定時間內待在電腦前的壓力。

當時住的coliving_coworking_space
Photo Credit:Jessie
當時入住的Co-living&Co-working Space
建立品牌的創業家

參加每週一次的數位遊牧聚會,也認識到正在創業、往數位遊牧邁進的工作者。創業家可分為利用下班時間的兼職創業或全職創業者,常因需要的時間很長,又還不能看到立即成果,心理壓力非常巨大,而這個階段也很容易因為挫折而放棄。

某次的活動上,主持人是由還不是數位遊牧者的一位非洲女孩主持,她因為想集結一些志同道合的夥伴,而開始每週一下午的聚會,以了解不同行業的問題與掙扎,並一起往創業的目標邁進。她的行業是心理治療師。原本就已在清邁工作多年,近期開始把工作安排成打工性質,並創立自我線上品牌,期望未來利用skype或線上課程進行心理治療。

另外,我還有遇過在線上幫忙出版電子書的一人公司,和開始建立自屬品牌,正在建立電子商務網站的。在這每週一次的聚會上,集結著有同樣問題、找不到方向的創業者,一起工作與交流。

而我管理網站的客戶,是以部落格起家,以分享投資心得、獲得訂閱人數,進而推出付費課程的商業模式。這也是線上創業與建立品牌的一個模式,也因這些創業家常需要自由接案者的幫忙,在清邁這裡,建立這樣的互利模式的也不在少數。

「數位遊牧,也是在工作。」已經數位遊牧好幾年的加拿大人告訴我,這幾年數位遊牧話題吵得很熱,拿著電腦在海邊工作似乎是一個美好的憧憬,但現實是沒有人會這樣做,去海邊還要工作,應該是很悲慘的事吧。

清邁景點
Photo Credit:Jessie
清邁景點

他開玩笑說,在清邁有一個好笑的故事,有一天警察在深夜把24小時共同工作室的工作者全抓進警局裡問訊,因為這個「網咖」開24小時,每天這麼多人,一定很有問題。雖然說這可能只是謠言,卻也說明數位遊牧工作者認真工作的一面,甚至熬夜加班,生活與工作更是密不可分。

「自律才能得到自由」,這是每個數位遊牧工作者都應該要知道的事。有人發薪水給你,需要有所進度,沒人發薪水給你,那更需要自律的工作來賺錢。有些人在這追求的是一個虛幻的夢,好像不用工作就可以賺錢,不用努力就可得自由,一股腦的飛來清邁,卻派對太兇、因物價低廉而錢花太快,最後不了了之回家的,不在少數。這些人口中的自由是短暫的享樂,而不是讓自己有更多人生選項的自由。

無論是遠距工作、創業、或自由接案,清邁所提供的不只是低廉的價格,還有國際化的夢想家、各種社團與活動,這裡沒有人批判,卻有各種領域的人可以交流,給予不同的意見與想法。

當時住的地方也有共同工作室
當時住的地方也有共同工作室
當時入住的旅社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數位遊牧者】清邁憑什麼成為「遠端工作者」的聖地?

到清邁當「數位遊牧工作者」,真如想像中美好嗎?:

想像一個畫面,你在泰國清邁的共同工作空間打開筆電,將遠在美國上司交代的工作事項逐一完成,完成工作之餘,你與新朋友探索這座古城,或前往附近咖啡廳、酒吧交流,還可趁地利之便探索週邊東南亞國家。這樣的工作形式被稱為「數位遊牧工作者」,追求「全世界都是我的辦公室」,然而這樣的工作形式,真如想像中美好嗎?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