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他們的犧牲,政府還記得嗎?

林冠華頭七,反課綱退場》我們台灣人活在一個有烈士的年代,真是何其可悲

2015/08/07 , 評論
廖千瑤
Photo Credit: 曾傑
廖千瑤
自由作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道德議題上冷漠的人,必須把殉道者抹黑成「不正常的人」,如此一來他們才能為自己的膽小與懦弱找到一個辯解的藉口。

在冠華往生後的第七天,反黑心課綱運動也退場了,我深感悲痛。我與冠華素未謀面,但卻為了他淚眼婆娑數日。台灣人攻進教育部的那個時候,我也在現場。我當時一看到現場那麼多的同志來替冠華討公道,不禁眼眶泛紅。

我說台灣可悲,悲什麼?我們台灣人活在一個有烈士的年代,真是何其可悲。如果我們台灣是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冠華絕對不需要走上絕路。如果我們台灣人有充分認識到這一份黑心課綱背後對我們台灣的民主已經造成多大的傷害,今天怎麼會讓年輕人這麼地孤單呢?巨大的中華民國怪獸,所有的台灣人都必須同心協力來對抗它。

今天年輕學子站出來了,進步陣營也站出來了,請問,學術社群站在哪呢?尤其是首當其衝的歷史學學術社群,至今仍然保持沉默。這一次的黑心課綱是國民黨對抗普世價值的傑作,歷史學的學術菁英機構,理應身先士卒站在前線,但是我至今看不到具體的作為。

筆者沒有否定某些歷史學者的貢獻,但是各大學歷史學系、中研院史學三所與國史館,至今仍沒有以各自機構的名義具體表態反對黑心課綱。唉,冠華都已經往生了,為什麼我們連一篇來自歷史學學術機構的聲明都看不到呢?就算只是一篇聲明,都能帶給這場運動莫大的支持啊。如今,反黑心課綱運動已經退場了,唉。

於是,我懂了,這些所謂的歷史學者,平常在講堂上評論時政個個威震八方,但是一出了教室就掛起無事牌。於是,我懂了,這些所謂的歷史學者,就是要保持他們自以為是的假超然立場,他們就是不要去碰「骯髒的政治」,他們就是不要組織起來參加我們這些「普通人」的社會運動。於是,我懂了,這些所謂的歷史學者,是中華民國的歷史學者,他們不是台灣人的歷史學者。我真的只能非常痛苦地得出這些結論啊。

由於理應身先士卒站在前線的學術社群對這次的反黑心課綱運動非常冷漠,筆者認為,與去年的太陽花運動相比,一般的台灣人對這次的反黑心課綱運動比較不關心。太陽花運動之所以會比較有成果,筆者認為,當時的台大經濟系系主任鄭秀玲與她的作戰團隊佔有很大的功勞。

賀佛爾的名著《群眾運動聖經》中提到,一場社會運動的參與者裡頭有三個不可或缺的角色:「言辭者」、「狂熱者」與「務實的行動人」。鄭秀玲與她的戰友們,很稱職地扮演了「言辭者」的角色,花了很長的時間宣揚反黑心服貿的必要性,為台灣群眾的覺醒提供了紮實的知識基礎。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 Flickr CC By SA 2.0

筆者認為,一場成功的社會運動需要熱心、正直的學術菁英們組織成作戰團隊擔任稱職的言辭者,但是學術菁英們是否願意擔任稱職的言辭者,那就要看他們的良心、行動力和組織能力。若以這個角度來看,這一次的反黑心課綱運動之所以陷入到如此令人悲痛的處境,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我們的歷史學學術社群沒有在這個運動中扮演強大的「言辭者」。很多寶貴時間被白白浪費了,以致於國民黨終究好整以暇地建立了灘頭堡。

如果在兩年多、三年以前,歷史學的學術菁英們就有效率地動起來反抗國民黨,今天的局勢一定大為改觀。唉,這一次反黑心課綱運動在冠華頭七之日退場,實在是讓人感慨無比啊。

話說回來,在台灣從事社會運動,很大程度上是一種政治義工,不幸的是,台灣社會是一個你當義工,就會被別人在內心嘲笑的社會,當政治義工更會被當成瘋子。因此,如果真有人為了自己的理想而殉道,台灣社會絕對只會熱切關心殉道者的病歷,至於殉道者的訴求,從來就不是台灣人關心的重點。因為,在道德議題上冷漠的人,必須把殉道者抹黑成「不正常的人」,如此一來他們才能為自己的膽小與懦弱找到一個辯解的藉口。

但是林冠華仍然選擇了這條路。這場反黑心課綱運動,不論成敗,冠華都用他的生命寫下了最令人感動的一頁,他的犧牲,終究召喚出了更多人的良心。當然,我們要知道,冠華的犧牲,其背後的真義並不是要我們一同跟隨他的腳步去選擇死亡。冠華的殉道,是為了要喚醒更多台灣人的良心。

如果你也是因為受到冠華的感召才開始對這次的反黑心課綱運動有所關心、甚至開始對台灣的前途問題有所關注的話,拜託,請更努力地活著。我們所有的台灣人,都有義務惦記著冠華,把他的那一份命好好地活下去。我們一定要記住,冠華為台灣人犧牲,以死明志,這一點是絕對不容抹黑與汙蔑的。他所受到的羞辱,我們這些同志一定會在日後替他討回來。

最後,我想跟這次所有參與反黑心課綱運動的人、冠華的親友們說一些話。大家,真的都辛苦了。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國民黨不死,台灣就會死。要振作,因為這場戰爭,還沒有結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專題下則文章:

江國慶40冥誕⋯⋯江媽媽:陳肇敏已老,自己也老了,希望檢察長別讓該案無疾而終

他們的犧牲,政府還記得嗎?:

法務部長羅瑩雪聽聞立委黃國昌的質詢,關於一位遭中國發布紅色通緝的臺灣人,在被巴拿馬送往古巴的過程中跳樓自殺的悲劇事件,她竟脫口而出:「然後他就死掉了」...我們的官員已不是第一次對這樣的事件,表現出「漠不關己」的態度。就讓我們來回顧那些年,還有這些「然後他就死掉了」的事件,認同請分享,別讓他們白白犧牲了。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