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他們的犧牲,政府還記得嗎?

洪仲丘案一週年——別再說台灣充滿人情味了

2014/07/18 ,

評論

胡博硯

Photo Credit: Dr. 吳翊禎 CC BY SA 2.0

胡博硯

柏林洪堡大學法學博士,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助理教授,除了學校的教學研究任務外,也擔任公部門的各種諮詢工作。另一方面長期關懷弱勢團體,曾積極聲援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的工人,擔任洪仲丘義務律師團召集人、國道收費員義務律師團成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洪仲丘過世已一年,但組織犯罪者卻未被判處合理的徒刑。台灣司改有很多問題急待解決,但問題最大的還是我們的思考方式:一方面告訴自己充滿人情味,卻又馬上出現反人性的思考。

去年的7月17號,洪仲丘已經過世將近兩週,當天早上我到台北車站去接洪爸爸、媽媽以及姐姐等人,十點召開記者會,要求國防部誠實面對、還原真相,接著去監察院陳情,下午則跟國防部法律事務司官員開了一個鬼打牆的協調會,通篇都只有一句話「偵查不公開」。

(相關閱讀:洪仲丘命案事件簿

組織犯罪者未處合理徒刑 一堆冤案仍待平反

一年之後,洪案仍分別在高等法院與地方法院審理中,雖然一堆軍官士官都被判有罪,但不合理的想像,使得家屬認為應該要負責的組織犯罪者卻未被判處合理的徒刑。就像江國慶案,迄今一年半了,台北地檢署對於陳肇敏等將領的刑責卻遲遲未追究,乃至於一個備受批評的監察院都查出陳某等人有妨礙軍法辦案之情況,但北檢竟查不出來。

今天有個朋友問我,你覺得司法改革中哪一點最重要?我突然回答不出來,因為每一點都很重要。不過暫時放下制度的問題,目前亟待處理的乃是一些冤案的平反,例如關押多年的邱和順鄭性澤等,他們如同被架上刑台的囚犯,哪天羅瑩雪或他的主子心情不好的時候,或者是林飛帆、陳為廷等人又鬧的他顏面盡失的時候,劊子手的刀就會毫無顧忌地揮下去。

Photo Credit: Dr. 吳翊禎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Dr. 吳翊禎 CC BY SA 2.0

一方面告訴自己充滿人情味 卻又出現反人性尊嚴的思考

這個國家,要改的豈止是司法而已,這是一個淺碟的國家,我們一方面告訴自己充滿人情味,到處傳播著在台灣哪個外國旅客或者是大陸作家東西丟掉卻被撿到的事情,但說真的,只要是「新」聞就能上新聞。

我們實在不需要為這樣一、兩個現象高興到哪裡去,因為這個社會馬上就會出現反人性尊嚴的思考,例如被外勞攻陷的台北車站(相關閱讀:外勞缺乏友善公共空間礙了誰的觀瞻),這個時候我們就沒有人情味了吧。

人情味真的不能當飯吃,更是造成我國發展阻力,一個充滿人味的國家,缺乏對制度的尊重,正是我們這個社會的表徵,所以「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了,所以賣禁藥可以繳納六百萬然後換緩起訴(相關閱讀:連戰長女連惠心「威力纖禁藥案」認罪 今獲緩起訴),遠傳公司可以一再地獲得改善的機會(相關閱讀:國道收費員抗爭 遠通與高公局責無旁貸)。但是向縣長丟鞋以阻止縣長強行去捻香的學生要被罰一萬元。這只能以見鬼來形容了。(相關閱讀:「丟鞋案」公然侮辱判罰一萬 陳為廷:要上訴

跋扈軍官遵循的不是法紀 而是權威

洪仲丘是我首次對於國家暴力的認知,不過這樣的認知,還侷限在一群跋扈的軍官上。這些軍官一方面辯稱自己乃是在維護軍紀,可是用違反陸軍司令部命令的方式來維護軍紀,我的話向來是,那這樣就是忠誠有問題了。

實際上,這些人所遵循的不是那套法紀,而是那個空想出來的權威,這個權威不是法律賦予的,而世人所創建的。而在這樣的案例一再地出現,政府徵收土地大發土地財,然後在依法行政的大旗下,拆了民眾的房子,把土地給別人蓋房子,最後造成人民與人民的對立,這到底是哪門子的依法行政?

一個本應該具有超然地位的總統,強烈的干預立法機關的運作,卻大罵杯葛者的不民主,對他來說或許民主只是代表著,你們是民他是主。

同胞們,我們得學著實事求是一點。

「我們兒子的兒子不能窮斃了!」~電影《行動代號:孫中山》

Photo Credit: 國防部 by 玄史生 CC0

Photo Credit: 國防部 by 玄史生 CC0

專題下則文章:

悼念大埔張森文逝世週年:如果你接受這一切,你正是統治者的順民



他們的犧牲,政府還記得嗎?:

法務部長羅瑩雪聽聞立委黃國昌的質詢,關於一位遭中國發布紅色通緝的臺灣人,在被巴拿馬送往古巴的過程中跳樓自殺的悲劇事件,她竟脫口而出:「然後他就死掉了」...我們的官員已不是第一次對這樣的事件,表現出「漠不關己」的態度。就讓我們來回顧那些年,還有這些「然後他就死掉了」的事件,認同請分享,別讓他們白白犧牲了。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