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自製專題

0 46 封面故事

【Podcast】馬力歐陪你喝一杯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包含馬力歐每週的威士忌專欄,以及每週邀請不同來賓談工作、談興趣,以及談人生故事的Podcast廣播。歡迎你,每週來這裡,跟著馬力歐一起喝一杯。

1 46 專題文章

吧女不只撫慰美軍的思鄉之情,還是70年代的外交勇士

Photo Credit: 陳奕齊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陳奕齊

七賢酒吧一條街:「Pan-Pan, Ok?」

「Pan-Pan, Ok?」這是高雄港三號碼頭出來之後,「導遊」(三七仔)向美國大兵攬客進酒吧消費的招呼語。 事實上,「pan-pan girls」(砰砰女孩)此詞彙原指二戰之後,美國在一九四五至一九五二年佔領接管日本期間,在酒吧內或街上「站壁ㄟ」(street prostitutes,香港話稱之為「企街」),並以身體服務於美國大兵,或有時成為美國大兵女友的日本女性。「pan-pan」此一帶有貶抑意味的詞源為何有待考證,但根據外國學者的臆測推斷,這個詞可能是美國大兵模仿南太平洋島嶼本地人對那些「很容易上」(easy available)的女孩之稱呼而來。甚至「砰砰女孩」跟美國大兵間溝通的簡單會話,並以俚語為主的口語英語,也被稱為「砰英語」(panglish)。

隨著一九五○年六月韓戰爆發之後,美國軍援與經援駐台協防,服務於美國大兵的酒吧業,便開始在高雄港三號碼頭到愛河畔的七賢三路之間開張。高雄在地的「砰砰女孩」(Pan-pan girls)也開始在酒吧內以「吧女」或「吧孃」之名現身,並成了撫慰美國大兵異鄉寂寥與思鄉心情的最佳良伴。其實,兩岸關係和國際冷戰局勢的緊繃或鬆弛,某種程度也就表現在七賢三路酒吧一條街的繁華或冷清之上。根據曾在七賢三路從事酒吧業的吳錫忠先生的說法,一九五一年至一九五九年間,韓戰、大陳島撤退與八二三砲戰期間,酒吧業便大賺三次錢,此一時期以外省的山東或青島的酒吧女為最多。

之後,隨著外省酒吧女年華老去,晉升為媽媽桑甚至酒吧業老闆時,本省小姐便取而代之。時序進入一九六○年代,越南戰事對峙情勢逐步升高,迨至一九六四年美國驅逐艦受到北越襲擊,美國則以轟炸北越海軍基地做為報復,史稱「東京灣事件」(北部灣事件),並招致美國全面性地介入越南戰場之中。於是,七賢路酒吧一條街便在戰場上小命朝不保夕的美國大兵,以美金買醉與買爽的慷慨之下,迎來其輝煌的高峰年代。此時,原住民酒吧女數量,已有凌駕本省小姐之勢。

一九六七年的聖誕節前夕出刊的美國《時代雜誌》,曾企劃了「在越南的聖誕節」專輯,指出美國軍方推出五天整的「休息元氣計畫」(R & R—Rest and Recuperation Program),可選擇到日本、泰國、香港、南越或台灣北投「抒解放鬆」一下。 國軍故事作家管仁健更諷刺地直言此舉乃蔣介石利用把台灣打造成美軍的「性」福天堂,讓買春「精」援,得以取代一九六五年之後山姆大叔終止的美「金」援助缺口。 但《時代雜誌》明目張膽地放上兩位北投姑娘與美國軍人的「浴╱慾」照,當然也引來老蔣的不悅 ,畢竟「精」援台灣這事,只能做不能說。

七賢三路上的酒吧於風光期間,酒吧數量曾高達三十三間,吧女從業者約有一千零七十位之多。 至於酒吧業的業者則以來自中國的外省籍人士居多,高達三分之二以上為山東人氏,其中又以煙臺、青島與上海等地為主要。七賢路酒吧業會以外省籍為主,據說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這些外省籍人士多半來自青島、上海等租界地,早就見識過酒吧為何,故相較本省人士更為熟悉此行當;再者,外省人比本省人士更具備申請酒吧牌照的社會群帶與關係所致。

一九五○年代末,高雄市議會曾討論是否要將酒吧業限額制度給取消,因為在彼時酒吧會計每月才三百元薪水的年代中,酒吧營業許可證的黑市頂讓費,即已高達十萬元之驚人天價 ,足見當時酒吧業之風光。不過,一般的美國軍官並不會在七賢三路酒吧街出沒,而是在各美軍俱樂部中找樂子,除了官階區隔之外,美國軍官通常會攜家帶眷也是主因。若真想尋訪「粉味」溫柔鄉以卸下疲憊,也大多選擇隱密的飯店之中 ,以免在下屬面前醜態畢露而尷尬不已。例如當時位於七賢三路與五福四路三角窗後頭的「海灣飯店」,即是軍官與吧女談情說愛之地。

一九七五年之後,越戰停火,緊接著台美斷交,美國大兵在酒吧一條街尋歡的場景就此走入歷史,風光的七賢三路酒吧一條街也逐漸沈寂。一九八○年代末到一九九○年代初,東南亞的外籍傭工進駐台灣打工,於是有些來自菲律賓、泰國或印尼的小姐,便離開原雇主進入七賢三路的酒吧業中,服務於那些暫停高雄港的東南亞籍船員和台灣的外籍勞工。 一九九○年代,七賢路的酒吧業在東南亞吧女跟船員和外勞的支撐之下,曾有一段看似迴光反照的酒吧風光期,此後便迅速衰退,只剩下寥寥可數的幾家撐持場面。

當時,倚靠美國大兵賺錢的不止酒吧業,搭載美國大兵與吧女兜風的三輪車、幫忙照相的攝影師、幫忙製作西裝的裁縫師,甚至負責美軍伙食的廚師,幾乎都受益於大兵口袋中麥克麥克的美金。因此,倚靠美金維生的行業,因利益衝突而引發全武行便在所難免。例如一九六○年之前,美國軍艦停靠高雄港內的浮筒之後,便需由舢舨登載上岸,後來海面商公會理事長吳選開設山市行交通汽艇「通明號」與美軍俱樂部訂約,改乘汽艇上岸,便引發原本運送大兵的舢舨夫不滿,並招致舢舨夫與汽艇船員在高雄港邊上演一齣刀光劍影的碼頭風雲。

美國大兵偶而也會因酒後亂性引發治安事件,如「夢鄉」酒吧就曾有兩位大兵為了爭取吧孃歡心,在一輪爭風吃醋後互毆並刺死同伴之事。 不意外地,許多美兵也的確在此愛上他們心中的「蘇絲黃」。 蘇絲黃的故事不只香港灣仔有,高雄港與愛河畔間七賢三路,也曾上演一齣在地的「蘇絲黃」,而主角依舊是這間「夢鄉」酒吧。

前美軍顧問團憲兵組長孫德中校愛上酒吧女楮紅幸之後,便與美籍妻子離婚,並婦唱夫隨地在酒吧擔任經理之職,引起高雄美國僑民和軍方反感。「夢鄉」酒吧乃是楮紅幸所經營,於是美軍方便召開記者會,禁止美國大兵進入「夢鄉」酒吧消費做為制裁手段,並指派美國憲兵進入酒吧驅趕大兵離開。為此,楮紅幸向本地警察提出檢舉,要求保護營業,但警方以美軍當局有權約束其本國官兵行動為由,拒絕介入。

然而,能結為連理者誠屬有幸,不幸的則是許多美國大兵離去之後,酒吧女才發現珠胎早已暗結並生下許多父不詳的「台美混血」的故事。二○○四年,宋明杰導演即曾把越戰美國大兵與台灣女子混血小孩尋父的故事,拍攝成《黑吉米》(Hey Jimmy)的紀錄片。由於早年台灣在國民黨漢人沙文主義的史觀與教育下,不僅課程設計缺乏多元文化精神,縱連老師都欠缺這樣的教育思維,導致許多台美混血兒在成長過程中遭遇許多歧視,實是令人難過。猶記我的一位小學女同學,也是酒吧女與黑人大兵的混血,由於老師放任之故,讓她深受同學們的各種嘲弄與語言攻擊,如今想來,個人雖未曾參與主動捉弄之舉,但因矇昧無知未曾出言制止同學的嘲弄,卻也深感愧疚。

更多有趣的故事,可以到《馬力歐陪你喝一杯Podcast》收聽:
圤卡薩
愛河畔的「情色外交」?

愛河畔的情慾人生,所展演的除了小民身體的情慾實踐、替國家帶來美金創匯故事之外,亦曾上演一齣用女性身體捍衛國民黨政府風雨飄搖的外交歷史。

自從一九六○年,阿爾巴尼亞在聯合國提案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為正版的中國代表權之後,國民黨在聯合國的「山寨版中國」代理權,遂隨時有易主歸還給正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可能。因此,非洲新興獨立國家亦理所當然地成為國共兩黨外交肉搏戰的主場域,而國民黨政權無所不用其極地捍衛「中華民國」的手段,也就紛紛出籠。

一九六○年,「中非共和國」獨立之後,隨即成為國民黨政權亟欲拉攏建交的對象,並於一九六二年建交成功。儘管兩年後的一九六四年十月,中非共和國便琵琶別抱改投中共懷抱,但隔年一九六五年卜卡薩(Jean Bedel Bokassa)將軍政變上台後,在有「非洲先生」稱號的外交官楊西崑奔走之下,台非邦誼於一九六八年五月再度恢復。

為了鞏固卜卡薩總統善變的心,一九七○年國民黨政府的「雙十國慶」前夕,便邀請中非共和國總統卜卡薩參與慶典,並以高規格的國宴款待。但卜卡薩難以捉摸的心,依舊讓變節傳言鬧得沸沸揚揚。為此,楊西崑再度於一九七一年初多次抵達非洲「喬外交」,隨即四月底即有新聞報導指出,卜氏在上次國慶來訪之刻,南下高雄拜訪,入住愛河西岸「圓山大飯店」(今天愛河畔鹽埕國中校址),在抽暇瀏覽愛河風光之時,浪漫地邂逅一位長髮及腰的十八年華少女「林小姐」,並口頭邀請到非洲觀光訪問。回國後,卜氏對此承諾邀約念念不忘,於是林小姐便以「親善」大使之名預定於五月回訪卜總統。

親善大使林小姐,抵達中非共和國沒多久便下嫁卜卡薩總統,變成「外交和番」。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四日,卜氏將中非共和國國體改制為君主立憲的「中非帝國」,並自封為卜卡薩一世。於是,林小姐遂成為卜帝十七位王妃之一,當然還不包括卜氏名下數十位情婦小三。直至一九七九年九月,卜帝一世在政變下流亡象牙海岸長達七年,至一九八七年遜帝卜氏才返國。

回國後,遜帝卜氏被指控其舊宮殿內,滿佈在位期間荒淫無道之證物,包括一具小學老師的冰凍屍體和大批待烤的人肉;此外,前御廚更出面指證曾烹煮人肉大餐之事,並目睹主子大快朵頤之情狀。於是,遜帝卜氏被判二十年徒刑,並在一九九三年九月的大赦中釋放。

然而,當年「林小姐」下嫁卜卡薩的真相,遠非國民黨政府營造出的「仙履奇緣」的浪漫版本。畢竟以當時的威權年代,再加上卜卡薩這位國賓可是重要的外交綁樁對象,豈可任其「趴趴走」,到處找女人攀談?事實上,卜卡薩與「林小姐」相遇的地點,位於在愛河畔的「仁愛公園」(高雄歷史博物館對面的「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這是一場在外交人員遠處監視,並全場淨空、刻意安排的浪漫邂逅。

根據在七賢三路酒吧業謀生數十年的吳錫忠老先生的說法,「林小姐」是在「四愛」(Four Loves)酒吧上班的吧女,遠從宜蘭縣至高雄討生活,姊姊Amy也是吧女,父親則在安樂宮酒吧拉三輪車。據說入住圓山飯店的卜卡薩難耐寂寥,向外交部要求女性陪睡,便有此安排。不論是外交部主動安排,抑或是卜氏主動要求,愛河畔的「情慾外交」就此上演。對照目前馬政府的外交休兵,萬事以中國臉色為依歸的態度,跟國民黨早年無所不用其極的拼外交,雖然手段過於無恥,但敬業態度猶令人感佩。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遜帝卜氏獲釋後三年便因心臟病過世。但在他逝世前一個月,一則「中非遜帝尋台灣愛妃」的新聞也見諸台灣報端。隨後,前聯合報記者嚴智徑發出一則「外交部撮合林小姐『為國服務』」的新聞,並述及當時的外交部長周書楷,對於身為中非共和國的「國舅」之身分,感到沾沾自喜。有趣的是,嚴記者也在報導中無意提及,除了林小姐之外,外交部也曾安排某位女星招待某阿拉伯貴賓的消息。難怪當時的反對人士便曾疾言批評,指稱外交部禮賓司司長根本專門媒合台灣女性與外賓的龜公。可見國民黨政府早年外交人員,跟高雄港邊媒合招攬美國大兵尋吧女的「導遊」(三七仔),相去不遠吧?

同時,遜帝尋愛妃的新聞,也引來一位自稱其太太曾擔任林小姐管家的劉廉康讀者表示:「林小姐其實很可憐,是當時外交環境的『政治犧牲品』。」後來外交部或許為了掩飾過往的女體情色外交的可恥面目被戳破,遂對外指稱:當年卜卡薩因另結新歡,是位東歐的白人女子,為此「林小姐」傷心返國。目前林小姐可能已另組家庭,為防二度傷害,外交部無意協助遜帝卜氏尋愛妃云云。劉廉康跟外交部接連的對外放話,看似輕描淡寫卻有欲蓋彌彰之味,唯恐嗜血八卦的媒體窮追不捨。愛河見證的一頁情色女體外交,就隨著卜卡薩的突然掛點,嘎然而止。

書籍介紹

《打狗漫騎:高雄港史單車踏查》,前衛出版

作者:陳奕齊

「高雄港區」如今是高雄市民與觀光客休閒親水、旅遊踏青的好去處,但當前港區的空間,卻曾受到長達五十年之久的軍事管制!究竟「打狗港」為什麼成為閒人勿近的「軍事禁地」?又怎麼逐步隨著台灣的政治、社會與經濟發展,重新屬於高雄市民實在的生活空間?而在港區開放、城市觀光發展的過程中,熙來攘往的遊客、呼嘯而過的單車,如何能與高雄港區的人文精神與歷史脈動有所共鳴,而不只是過目即忘的走馬看花?

讓我們騎著單車,在海風中傾聽大港歷史的呼吸,以及老高雄人的生命點滴。在不斷蛻變的風景之中,透過在地的踏查與歷史的挖掘與想像,真正地認識高雄,也重新走進你我所居所處的每一個地方。

打狗漫騎

責任編輯:鍾雅嫻
核稿編輯:翁世航

2 46 專題文章

70多歲的阿嬤帶路,一窺50年代高雄港酒吧街的異國戀樣貌

Photo Credit: 李正春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蘇錦足

高雄市鹽埕區的七賢三路,南起蓬萊路,北迄大有路,七賢三路在二,三十年代的日據時代,全是歷史悠久的舊樓矮房。直到五十年代,越戰爆發,我政府支持美國參戰,而簽訂提供高雄為美軍後方度假之地,允許美國軍艦停泊在鹽埕區七賢三路南邊的三號碼頭。因地緣關係,無形中,七賢三路成為美軍的休憩勝地,從此飛黃騰達十年有餘。

我政府與美國簽訂之後,大批年輕美軍湧入高雄港口,當時為賺取美金,七賢三路冒出非常多的酒吧。從此,各種行業為之興隆,整個高雄市的商業業績直往上衝,創造當時世界各國還處於極度動亂時期的「台灣奇蹟」。

羅曼蒂克的酒吧街

成年吧女有執照者可被美軍帶進「美軍俱樂部」(胎哥鬼俱樂部),位於壽星大戲院隔壁,那是一棟可容納數百人的俱樂部,有大樂隊現場演奏、餐廳、舞廳、吧台、咖啡等等。為何被稱為「胎哥鬼」?因為在美軍未來台之前,台灣人根本沒看過男人與女人在大馬路上摟摟抱抱,當眾接吻的場面。而「胎哥鬼俱樂部」是允許做這種怪事的大本營,因而得此「雅號」。

其實,不僅胎哥鬼俱樂部允許做這種事,就是整條酒吧街的馬路上、小巷內、大小娛樂場所、招搖過市的三輪車上,都是如此。美軍他們絕對不避諱這種羅曼蒂克的風情,大膽、風趣是他們的金字招牌,每夜笑聲劃破整條酒吧街,無形中,住在七賢三路的台灣人,無論大人、小孩、甚至女人也都能接受他們這種豪放的作風,畢竟他們是我們的財神爺。這條街的家家戶戶都是因為有這些豪放的美軍來台,才慢慢地改善窮困的生活,就如酒吧女們所說的:「撒錢的老爺最大。」

這個俱樂部讓那年代難以找到工作的年輕人得到好工作 (小費很多),也讓他們學到不少的西方語言與文化。聽說當時的樂師、調酒師、接待boy等,均靠著幾年的英語歷練,在酒吧街沒落後,都有不錯的出路。因為「近水樓台先得月」的關係,有些年輕人的女朋友都是吧業界的聰明女孩,他們在婚姻路上走得非常成功,兒女從不避諱「吧女」二個字,非常孝順和長進。這些兒女都是屬於智慧型的兒女,在社會上都站得非常穩健,給父母爭氣,讓父母臉上有光。

酒醒夢碎的異國戀情

有些阿督ㄚ很希望能娶到溫柔漂亮的台灣太太,因此對自己喜愛的女孩 (吧女) 付出真情,不但以錢當攻勢,還花言巧語,有些吧女也付出真心,兩情相悅,等阿督ㄚ服完兵役,相偕赴美結婚。有些結婚之後,吧女才發現被騙,眼中的金髮王子,回到他們的國家,才知原來「世界大同」,美國和我們根本沒有兩樣,酒醒夢碎,已經是不歸路了。

例如有一位吧女Mandy跟她的美國老公離婚,回台後哭訴,並可憐兮兮的秀出她結痂粗糙的雙手,原來她的老公在遊覽勝地擺攤位,賣烤玉米和烤熱狗。每天在家當農婦,手忙腳亂幫婆婆煮三餐,還要拋頭露面幫老公做攤販生意,也沒時間打扮自己,根本就記不得她自己當吧女時的漂亮模樣。弄得她說:到死絕不吃玉米和熱狗這二樣東西。

但她特別感激她的美國老公深明大義肯放手同意離婚,還她自由重回台灣。離不開少女含糊的她,還淚中帶笑說:

「我想了想,以後再嫁的話,一定要嫁給台灣郎比較實在,比較妥當,可以在自己的家鄉相隨一生。」又說:「還好啦!免費遊一趟美國也不錯啦!」

後來Mandy真的嫁給一位英俊、年青有為的台灣郎,夫唱婦隨。倆人在舊市政府對面的「商業地下街」(愛河旁,當時全省首座大型地下商業城,後來1989年發生一場大火,整個商業城被燒成焦炭,死傷一時無從計數)經營成衣。Mandy人緣好,生意興隆,無話不說。火災發生,一片火窟,不幸夫妻雙雙罹難,留下一女,令人心痛如此年輕就離開人間。所謂:「人算不如天算」,回顧她當吧女時的天真無邪、可愛模樣,至今還印象深刻。

吧女命運大不同

吧女也有可悲的遭遇,有染上毒癮的、性病的、賭博的、墮胎的、生下藍眼睛的私生子。嫁錯人的故事一籮筐,結果不是氣憤難平認命,否則就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辦離婚回台,當然其中也有幸福結局的。

譬如,一名叫Lisa的吧女,老公車禍過逝,留下一個女兒二個兒子。Lisa在酒吧上班時結識一位比她年輕的未婚中階軍官,倆人非常投緣。那位軍官不在意Lisa的身世,也樂意當三個孩子的繼父,偕同Lisa在美國天主教堂結婚。除了受男方父母、親朋好友的祝福外,並且邀請Lisa的父母從台灣飛到美國,共同祝福成婚,甚至婚後Lisa的娘家生活也備受照顧。她常向人表示很感激她的美國先生,給她重新站起來的勇氣。

三年後,Lisa帶著混血兒子和台灣兒女回台省親,她的台灣兒女已經會講一口流利的英語。Lisa是屬於文靜的吧女,年紀大,較懂事,在酒吧界如同出污泥而不染之水蓮,命運超然的與眾不同。

還有更多有趣的故事,可以到《馬力歐陪你喝一杯Podcast》收聽:

書籍介紹

本文摘選自《高雄市鹽埕區七賢三路“酒吧街”的風華歷史》,林信強出版

作者:蘇錦足

蘇錦足女士生於1940年,從小到大都在高雄市生活,年輕時曾在鹽埕區的「大溝頂」經營百貨業,見證七賢三路酒吧街的興隆與衰亡,書中內容從酒吧街的風光、私娼寮的簡陋、酒家業的風華到酒吧女與美軍之間發生的情愛與趣事,以真情流露的文字記錄當時代的人情與故事。


高雄市鹽埕區七賢三路“酒吧街”的風華歷史
Photo Credit: 蘇錦足

責任編輯:鍾雅嫻

核稿編輯:楊士範

3 46 專題文章

【Podcast】60年前的夜生活是怎樣一回事?為什麼美軍想要當三輪車伕載客?

Photo Credit: 李正春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在一個日常辛苦工作終於結束的週五夜裡,是該找個地方讓自己小酌一番,讓酒精溫暖撫慰靈魂。但你有沒有曾經想過台灣的酒吧歷史呢?

本集的Podcast:

因為戰爭帶來的酒吧文化

1950年,高雄港,初夏,在只有20公尺寬,與高雄港連接的七賢三路上,逐漸多出了很多金髮碧眼,當時人稱「阿都仔」的美國大兵,為這條路上增添異國風情。然而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美軍出現在這裡呢?

那時候全世界開始籠罩在以美蘇為首的對立局勢,加上韓戰跟越戰相繼爆發,美國認為台灣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所以大舉派兵進駐台灣。台灣就成為當時美軍的一個度假勝地跟補給站。

這些美軍來到台灣當然要享受台灣的島嶼風情,並放鬆在前線作戰時的壓力。那時候因為二戰的關係百廢待舉,台灣人看到這麼多美軍來台,就希望可以從美國大兵身上賺點美金。腦子快的商人就開始去想美國大兵喜歡的放鬆方式,酒吧也就應運而生。

對美軍來說,當時最熱門的休閒地點就是高雄港出來的七賢三路。曾任港都里里長長達10年之久的李正春,用他沈穩又緩慢的聲音,還有舉在空中用力揮舞的手勢,搭配一張張充滿歲月的黑白相片,為我們勾勒當年那充滿美軍的七賢三路上喧囂繁華的景象。

台灣戰後酒吧文化 李正春
前港都里里長李正春夫婦

他說在越戰時候的美軍如果一年間平安無事,長官就會讓他們休假,讓他們選擇想要去哪裡度假。「為什麼他們會想往台灣呢?因為高雄七賢三路的酒吧很有名。」會有酒吧的成立,就是因為第七艦隊美軍來台的關係,所以酒吧街就是那時候形成的。

當時看到美軍就等於看到錢潮。因為對打戰的軍人來說,他們所背負的不只是戰爭的勝敗,還有下一秒不知道是生是死的恐懼。所以當他們獲得難得的休假時,總是會花錢來娛樂和放鬆。酒精、南台灣舒服的天氣還有美麗活潑吧女的夜生活,就是最好的選擇。

而台灣開始知道「酒吧」,則是從二戰那時候的山東開始。因為在二戰末期,美軍為了策應沖繩作戰,曾出兵登陸中國山東、江蘇一帶的沿海城市,所以最早的酒吧老闆大多是山東人,其次是上海人。有些人後來跟蔣介石來台灣後,把記憶中的酒吧印象還原出來,開始在七賢三路上開起一間間的酒吧。有了酒吧後,像陪酒的吧女、載酒客的三輪車等附和著酒吧而興起的行業也隨之而起。

七賢三路酒吧街的盛況

現年已經77歲,但為了記錄歷史而寫下《高雄市鹽埕區七賢三路酒吧街的風華歷史》的蘇錦足女生,年輕時在鹽埕區最熱鬧的大溝頂做精品買賣。雖然年過70,但依然保有年輕的心,在訪談過程中,還會用英文跟我們聊天,她跟我們分享了許多關於吧女美麗與哀愁的故事。

「我那時候差不多20幾歲,越戰後美軍就整個過來,當時真的是有夠熱鬧。不過現在已經落寞了,連痕跡已經找不出來了。那時候如果船來都是停在(高雄港)三號碼頭,美軍一休假好像小鳥被放出來,酒吧女就會湧過去招客。當時你很難找得到整條路都是花花世界的地方。」她說。

台灣戰後酒吧文化 蘇錦足女士
活力阿嬤蘇錦足女士

美軍的船艦通常都停靠在高雄港的三號碼頭,白天的時候,美軍必須在船上做訓練,等到華燈初上,才是美軍可以下船休息的時候,「美軍大約下午四點到五點後就可以下船,一直到晚上十二點,但他們當天晚上一定要回船。」李正春跟我們解釋。

美軍下船後,等在高雄港邊的,是許多美麗的吧女跟成排的三輪車,這時候,會有所謂的「牽猴者」用很流利的英文幫美軍介紹吧女,「介紹完之後就坐上三輪車,通常是一個吧女跟一個美軍,所以你想那個三輪車要多少台,整排的時候看起來是浩浩蕩蕩的。」李正春說。

當時充滿美軍的七賢三路,你會看到很多有趣的風景,像美軍覺得踩踏三輪車很好玩,就會叫車伕下來,他要自己踏三輪車,然後車伕和吧女反而坐在後面。

人潮洶湧,跟後來西門町有明星到訪一樣
台灣戰後酒吧文化 陳泓國
新國際西餐廳總經理陳萬泓先生

陳萬泓是現在新國際西餐廳總經理,他父親陳國和是台灣第一家西餐廳的創辦人。他坐在新國際西餐廳充滿懷舊氣氛的椅子上,跟我們描述他記憶中的童年:

「美國大兵他們大部分是晚上出來喝酒,所以鹽埕區的七賢路這段,真的是只能說盛況空前,跟現在小朋友(年輕人)塞滿整個西門町一樣,比如說五月天來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好多人。像我們小時候就是在街道上跑啊,你會覺得就是一個充滿喜樂的地方。

雖然說那時候的經濟條件還不是說非常好,可是你看到那麼多人,人潮就是錢潮啊。那時候要進去鹽埕區買銀飾、換錢就會從新樂街進去,要去喝酒的就會從七賢路走。那時候鹽埕區是全高雄電影院密度最高的,總共有六間都在鹽埕區。那時候整個物資很缺乏,竟然有六間電影院在鹽埕區,你就知道有多可怕了。」

當時的酒吧長什麼樣子?

酒吧讓七賢三路的夜晚變得很不一樣,五點之後,白天的寧靜隨著夜幕降臨而退去,到處充滿著美軍與吧女打情罵俏的嬉鬧聲,非常熱鬧。

「酒吧裡有酒櫃,還有一張張桌子,一個美軍就跟一個吧女聊天喝酒。音樂一定是放英文歌,而且不只是吧女很了解,老闆也很知道美軍的心情,喜歡什麼就放什麼,有時候就放熱門音樂在裡面跳舞。酒吧裡面都有一個舞廳,有調酒師,也有果汁,什麼都有。」李正春細數著當時的酒吧情況。

在沒有便利商店的年代,想要隨手買酒不是那麼容易,更何況當時還在戒嚴的年代,想買醉就得上酒吧、酒館、餐廳或自己到公賣局買酒。而那時候想開酒吧也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必須先申請營業許可證,聘請會計師,購買菸酒,招募爸爸桑、媽媽桑和吧女,才能開始營業。

不過即便如此,當時還是有非常多的酒吧,主因當然就是有利可圖。陳萬泓回憶說:「當時只要家裡開酒吧的,通常都可以賺很多錢,因為美國大兵喝醉了他們小費常常亂給。只要家裡做的生意是跟外國人有關係的,通常都可以賺很多錢。」

台灣戰後酒吧文化
Photo Credit: 新國際西餐廳

雖然當時的酒吧在經過時間的洪流後,一間都沒有留下。我們無緣親身感受那些每晚收服夜生活靈魂的酒吧模樣,但透過殘存的照片,還是能感染到那股熱鬧的氛圍。

下一集,我們要來談吧女。吧女在當時的七賢三路吧女是個很常見的職業,而吧女的工作日常是什麼?還有更多吧女與美軍之間發生的有趣故事,像有吧女帶美軍去拜拜,有美軍愛上吧女的故事等等,請持續鎖定我們下週的Podcast。


訂閱《馬力歐陪你喝一杯》,每週收到最新Podcast內容:

歡迎加入《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粉絲團,追蹤我們的最新動態,也歡迎留言,提供你的想法,乾杯!

核稿編輯:楊士範

Daphne Chung
標準天秤座,喜歡交友、喜歡笑,醉心於美食、藝術、時尚、設計、文學與一切有關於美的事物。覺得人生就該瘋狂,因為青春是輛不會回頭的列車,現製作關鍵評論網「馬力歐陪你喝一杯」Podcast節目,也是美食部落客。

責任編輯:楊士範 | 核稿編輯:Daphne Ch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