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28 43 專題文章

【Podcast】廣告小妹(上):我原則不多,所以少數原則希望另一半能尊重

Photo Credit: Kelvin Wu
唸給你聽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是我們2017年新嘗試的節目,包含了我寫的關於自己喝威士忌的一些心得感想,另外還有邀請有趣的人來跟我們聊天,錄製成Podcast的形式讓大家可以在捷運、公車、走路、開車的時候收聽。

今天邀請到的來賓是知名部落客廣告小妹。廣告小妹跟我一開始算是網友,大概是剛開始做關鍵評論網沒多久的時候,常常在FB上看到廣告小妹針對時事寫出一針見血但又有點機歪的文章意見。尤其是一些關於廣告、行銷、危機處理等等相關的內容。我們這集還邀請了一位特別來賓:大A。

這次跟廣告小妹的對談時間比較長,所以我們會分成上下兩集,以下是上集Podcast:

你也可以在底下的地方訂閱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的Podcast

更多本集內容摘要:

本集你可以聽到他談自己為什麼稱自己是一個道德魔人。分享自己的感情、家庭、為什麼要跟一個自己差異很多的對象交往甚至結婚,以及結婚之後兩個家庭的精彩婚姻家庭故事。還有你知道嗎,廣告小妹開始寫部落格,竟然是一個怨念很深的故事?更多精彩內容,快點進來聽


精選佳句:
  • 現在紅的部落客好像都是四個字:個人意見、酪梨壽司、宅女小紅啊,所以我取名字的時候想要四個字。(小妹)
  • 我當初生小孩之後第一次獨自出門旅行,心中其實是有點捨不得的,結果我兒子的表現是:幫我開門。(大A)
  • 如果有人插我們隊,「他一定趕時間,我們就讓他插吧。」(小妹爸爸)
  • 那天我在家裡面又發現一本書,在《莊子》和《生活處處皆是禪》之後,我在家裡沙發上看到一本《日本的禪》,(吸一口氣),你中國的禪還看不夠還要研究日本的禪!(大A)
  • 小妹:任何讓我可以不洗澡不洗頭的東西我都非常愛。大A:你是坐月子的女生嗎
  • 我的原則已經很少了,少數的兩個原則是要把我爸媽放在心上,還有要對我的貓好。(小妹)
  • 牠(小妹的貓)既不會放熱水、也不會咬拖鞋,也不會幫我拿遙控器,那我養牠幹嗎?(班長)
  • 既然你婚後還想過一個人的生活,那你就過好一個人的生活(大A)
  • 我不是窮我只是沒有現金(藍白拖)

如果你想看更多我的威士忌專欄、知道我又邀請了哪位來賓來喝一杯,歡迎加入粉絲頁。也歡迎留言,提供你的想法。

喜歡我的podcast嗎?直接訂閱《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的Podcast或是Soundcloud

更多廣播:
延伸閱讀: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核稿編輯:楊之瑜

29 43 專題文章

【Podcast】Van:柴米油鹽醬醋茶,很容易讓我們忘記彼此為什麼相愛

Photo Credit: Kelvin Wu
唸給你聽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是我們2017年新嘗試的節目,包含了我寫的關於自己喝威士忌的一些心得感想,另外還有邀請有趣的人來跟我們聊天,錄製成Podcast的形式讓大家可以在捷運、公車、走路、開車的時候收聽。

本集邀請的是典華幸福機構的整合長林廣哲,Van。Van的經歷很有意思,小時候被送去加拿大唸書,25歲畢業之後進入國家儀器股份有限公司當工程師,之後因為據稱覺得自己「日子爽到待不下去」所以申請外調到台灣分公司當行銷工程師,又隔了三四年才正式加入家族企業典華幸福機構。

以下是本集Podcast:

你也可以在底下的地方訂閱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的Podcast

更多本集內容摘要:

本集你可以聽到他為什麼從工程師轉回做傳統產業,二代進入到家族企業會遇到什麼樣的情況,又怎樣用內部創新創業的方式,打造一個心中帶給人們幸福的公司。快點進來聽


精選佳句:
  • 在美國的時候每天都四點半下班,想晚上要幹什麼......這個公司非常的棒,但我可以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想學更多,做更多有挑戰,更有壓力的事情。
  • 我跟我爸說我要加入典華,結果他直接拒絕了我。
  • 當初想創業的時候有兩個期許,第一,我要做個有影響力的人;第二,我要作跟人家不一樣的事情。
  • 柴米油鹽醬醋茶,很容易讓我們忘記彼此為什麼結婚跟相愛。
  • 我加入這個企業(指典華),是我要fit大家,不是大家來fit我。
  • 典華沒有我就做得很好了,所以我不是來拯救典華的,而是如果我加入典華,能夠提供什麼不一樣的事情,而且是要在大家可以接受的情況之下
  • 不是活到老學到老,而是學到老才能活到老。

如果你想看更多我的威士忌專欄、知道我又邀請了哪位來賓來喝一杯,歡迎加入粉絲頁。也歡迎留言,提供你的想法。

喜歡我的podcast嗎?直接訂閱《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的Podcast或是Soundcloud

更多廣播:
延伸閱讀: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核稿編輯:楊之瑜

30 43 專題文章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關於酒鬼最難忘的整個系列:馬修・史卡德

唸給你聽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上一篇有提到,影響我喝酒的作者是勞倫斯・卜洛克,讓我會想喝個不停的是他筆下的主角馬修・史卡德。所以這篇,就來寫一下我有陣子自介中都會很文青的寫著「因為過於迷戀馬修史卡德而不知不覺似乎有往酒鬼邁進的傾向」中的馬修吧。

我印象中第一次看史卡德的書是在我當兵的時候,大約是2003年的年初,我在一個受訓的單位裡面,當時一起受訓的一位同學借給了我一本馬修・史卡德為主角的小說。我當時雖然已經瞭解了英美推理小說流派裡面有所謂古典推理和冷硬派,不過除了詹先生編的謀殺專門店之外,還並沒有看過太多冷硬派的推理小說,所以還不瞭解卜洛克,當然也更沒想到他會在我未來閱讀的體驗中,佔有這麼重要的地位。

我依然記得我第一本史卡德的書,是算中間偏後的《一長串的死者》。書的開頭很有趣,卜洛克用馬修聽故事的角度,說了一個神秘且低調俱樂部的聚會儀式。這個俱樂部有31人,這個俱樂部唯一的要求就是每年五月第一個禮拜四全體還在世的人要聚在一起,然後年紀最大的人會朗讀已經去世的人名單,只到最後俱樂部只剩下一人時,他再去找30個新人來,開啟新的一章。

而他會聽到這個故事的原因,是這個俱樂部裡面有人覺得他們的死亡率好像太高了(32年中有17人死亡),所以找上馬修,希望他能夠調查清楚,到底是不是有人真的在一個個殺害他們的會員。

我必須承認,對於當時還以閱讀古典推理或本格派推理為樂的我來說,這是一個很不像推理小說的推理小說。但是卜洛克是一個非常會寫故事的人,所以當下我幾乎是停不下來的就把這本小說讀完了。

卜洛克他筆下系列小說盛多,除了退休警察馬修・史卡德之外,還有雅賊柏尼・羅登拔、睡不著的密探伊凡・譚納、奇波·哈里森(台灣沒有出過翻譯版本)以及最新的殺手凱勒系列,另外還有一連串短篇以及其他小說。不過雖然他著作等身,但根據我和一些同道中人的聊天,以及他三次來台現場發問的情況可得知,多數卜粉,幾乎都是可直接等同於馬修粉。(我自己是只要卜洛克的書都很喜歡,不過的確是馬修的系列會讓我最為念茲在茲)

於是問題就來了,為什麼呢?這樣說吧,第一本馬修的書《父之罪》出版於1976年,最新一本《烈酒一滴》出版於2011年,不過那本也是以回憶錄的方式呈現的馬修,所以2005年的《繁花將盡》之後,我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現在」的馬修了。

什麼叫「現在」的馬修?馬修・史卡德作為一本類型小說,很特別的地方是,裡面所有的人物都是會老去的,而不像是永遠念不完小學的柯南或是一直換人做做看的007。1994年出版的《一長串的死者》中,馬修很明白的說自己55歲(當時卜洛克自己差不多55、56歲),你會看的很明顯,他在早幾年的書中的模樣和想法,跟後期的書是很不一樣的。他在1982年的《八百萬種死法》中開始戒酒,然後之後每本只要是「進行式」的書,都會有一堆他在戒酒過程中在腦中碎碎叨念的內心戲,常常自己跟自己辯論,想一堆跟人生有關的問題。

這就是讀馬修的樂趣所在。我們愛看的是人,是人性,是一個自知自己是酒鬼的人,如何一邊抗拒喝酒,一邊又試著用他最拿手的技藝(當偵探)來對抗世界的不公,並順便讓日子過下去。

這是這個系列到後來會越來越有趣的地方。偵探或警察酗酒幾乎是可想而知,因為他們在辦案過程中見太多人性的邪惡,他們會需要一個讓他們不要那麼清醒的方法,一個可以躲起來以免自己崩潰的地方。但當馬修開始戒酒之後,他需要繼續面對這樣的邪惡世界,但是他沒有了溫暖的波本威士忌可以給他療癒,他該怎麼辦呢?

馬修愛好者中常常被提出討論的一個話題,是那個演員最適合演馬修,但同時我們也慢慢意識到,這個系列是如此難以被改拍成電影。除了碎碎念的內心戲之外,還有很多像舞台劇一般的對話台詞,很不符合一般好萊塢電影的節奏,但卻非常的漂亮而且觸動人心,常常讓我覺得我不是在看小說,而是在看一齣舞台劇劇本。就像《一長串的死者》這本書中,馬修在後半段有天晚上跑去找他的朋友米基・巴魯(另外一個有趣的角色,而且在後期書中也佔有很重要的地位)聊天,結果我看這兩個人彼此對話和說的故事,不知怎麼我就一直想起紀蔚然的《夜夜夜麻》。

馬修在早期辦案的時候,最常喝的飲料是波本加咖啡,波本讓你醉,咖啡讓你清醒,據說可以讓他越喝越有精神。2004年卜洛克第一次受邀來台的時候,臉譜非常細心的在敦南誠品地下室活動現場搭置了一個吧台,有一個酒保在那邊,但基本上只提供一種飲料,就是波本加熱咖啡。

對於當時還不太喝酒的我來說,那杯美酒加咖啡,徹底打破了我對於馬修早期那種喝法的浪漫想像——我只覺得燙口,喝下去一陣灼熱,完全無法理解馬修一直喝這玩意的原因和樂趣。

我開始看馬修是2003年,我開始認真喝威士忌是2009年,也就是說,當時馬修早就戒酒很久了,而且我也已經把當時所有馬修系列都看完了。加上破壞我對於波本咖啡美好想像的2004年,馬修對於讓我喝威士忌這件事情應該是沒啥正面幫助的。更何況他喝最多的是美國波本威士忌,而不是我後來喝最多的蘇格蘭威士忌。

所以其實真正讓我說「往酒鬼邁進的傾向」並不是馬修系列中他一直在喝酒和戒酒的過程,而是卜洛克描寫馬修這個人和紐約這個城市的故事實在太過精彩,讓我忍不住一邊看一邊思考一邊繼續啜飲。

「就算沒有誰殺掉誰,就算所有的死亡都完全出於自然。只要想到這個團體逐漸縮小,仍不免讓人心碎。我想這就是人生吧,可是這讓人生變得更哀傷。」

於是我只能再倒上一杯威士忌,趁我還沒有決定停止喝酒前。

廣播節目:
延伸閱聽: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