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Podcast】馬力歐陪你喝一杯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我希望寫下的品酒筆記不只是味道,還有此時此刻我們一起留下的故事

2017/03/24 , 評論 楊士範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com
楊士範
楊士範 / Mario Yang,The News Lens 內容總監暨共同創辦人。 嗜酒、咖啡、音樂、棒球、籃球、跑步、電影、小說、寫作。 因過於迷戀馬修史卡德而不知不覺有往酒鬼邁進的傾向。看到左撇子黑人爆炸頭吉他手就會想上前點Little Wing。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我記得我剛開始去品酒會和看一些威士忌專書的時候,覺得最神奇的莫過於看品酒筆記。因為筆記上面總是會把一堆我根本沒聞到沒喝到的味道寫出來,而且很多味道不但我在這款酒裡面沒聞到或喝到,我這輩子都沒聞到過。

比如說新鮮的石楠花、丁香、無花果、菊苣、豆蔻等等。

一開始寫品酒筆記,也是希望能夠鍛鍊自己的嗅覺和味覺,心裡想著或許越喝越多越寫越多,有一天我就可以跟神之雫裡面的神咲雫或是王牌酒保裡面的佐佐倉溜一樣,用香氣和味道就可以辨識出一隻酒,或是可以很清楚的說出一瓶酒或一杯調酒的好壞滋味。

但隨著品酒會參加次數,以及買或喝到的酒越來越多,我卻發現越來越難。我當然可以聞出一些明顯的味道,比如說泥煤、煙燻、麥芽、花香、葡萄、巧克力等等,但也就僅止於此。更多很華麗的詞彙、很豐富的香氣和味道,我怎麼樣也說不出也寫不下。

我發現自己搞不清楚自己寫品酒筆記的意義了。

於是有段時間開始,我去品酒會不再寫品酒筆記,只拍照和專心聞香和喝酒。既然沒辦法喝和聞出書上或其他品酒師筆下的品酒筆記上的味道,每次都寫花香果香也是有點無趣,索性就放任自己的鼻子和舌頭,聞、喝然後拍照。

然後我慢慢發現,其實我對我喜歡或有興趣的酒是會有印象的。然而我記得的不見得是味道,可能是某一個故事,某一個場景,或是某一個時間。

比如說我上次寫的〈10隻不敢說最好,但絕對是有趣的威士忌〉那兩篇(下集在這),裡面提到的Octomore,我的記憶點除了超重泥煤之外,它也是我當時買過最貴的單瓶威士忌,而我會買的起因還有點複雜。

首先是我那位在香港工作的酒鬼同學,有次在臉書上跟我提到,他某次去一位也是酒鬼的學長家中,喝到了一款瓶身很特殊的重泥煤威士忌,印象中好像叫做Octomore,他喝到的是3.2版本,覺得非常驚艷。雖然標榜著超重的泥煤味,在前面濃烈的泥煤味過後,有很棒的香氣和味道,不曉得台灣哪裡買得到。巧合的是,我那陣子剛好在公司樓下的書店看到了已故的威士忌達人Michael Jackson所出的最後一版《威士忌聖經》,書腰上就寫著Octomore新款的折價活動。

於是我上網搜尋,找到了一家離當時公司很近的酒專有販售。我還記得那時候店裡有一隻超大的哈士奇,店家收了很多有趣的威士忌,還豪爽的說我們賣的大概是最便宜了。那是個假日的午後,我跟朋友騎著我老舊的小50cc摩托車,袋子裡面拎著兩瓶我當時覺得好肉痛的威士忌離開,心裡想著,這最好很值得。

後來那瓶酒我真心覺得好喝,也讓我對於Octomore有很好的印象。我在最後大約剩下100ml的時候,連瓶帶酒送給了一位跟他打賭然後輸了的朋友。他後來敲我說,這酒真不錯,如果兩千以內的話感覺可以買一瓶。但那瓶酒的價錢是這個兩倍還超過......

比如說我會記得第一次介紹別人喝SpringBank,是在高雄一間很特別的酒吧Mini Enclave聚落,裡面有一個兩層樓高的酒架。當時我已經開始了喝了一兩年威士忌,所以開始看得懂一些酒標,對於那個陣仗只覺得驚人。看著上面陳列著一排蘇格蘭麥芽威士忌協會的裝瓶酒,以及許多我還沒喝過甚至沒看過的獨立裝瓶廠的酒,還有感佩之餘真心希望未來有一天家裡也能有個這樣的玩意。(後來今年年初去了山崎蒸餾所,在裡面看到了一樣兩層樓的酒瓶陳列頓時覺得親切。)

Mini Enclave聚落座落周圍是安靜的住宅區,裡面那華麗的酒架上有一張梯子,酒保爬上去拿我點的酒的時候,不知怎麼我有種身處於圖書館的幻覺,一種陳年的古老氛圍油然而生,讓我沒喝就好像開始微醺了。

IMG_4078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兩層樓的威士忌酒架
IMG_3017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怎麼好像似曾相識

比如說我記得我在還在開咖啡店的某一個週日,雖然店休卻因為心情不好,一個人在店裡面一邊喝著Maker's Mark加可樂(癮型人的調酒世界最推薦用來做波本可樂的選擇),一邊寫稿。稿子寫完了,我也喝掉了五杯這玩意,然後打電話給我最好的朋友要他陪我去另外一家酒吧喝。

那天還飄著雨,非常適合一個心情不好的夜晚該有的樣貌。我們走進信義區一家酒吧,他不喝酒點了一杯可樂,我撐著快喝醉的思緒,張望思索許久點了一杯Highland Park 12年。我佐著這杯威士忌,說完我那天難過的故事,在喝完之後立刻趴倒在吧台上睡了一小時,才由我朋友搖醒並扶著送我回家睡覺。

比如說我記得我去豪邁威士忌參加一場Ardbeg的品酒會,當天下午在品了五款Ardbeg,喝了他們自己混到一個橡木桶中神秘玩意兒之後。我跟朋友又一路走去了東區找朋友談事情,談完事情之後在信義區散步,並在路上繼續喝啤酒,又一時性起跑去了另外一個朋友的新店裡面喝調酒,然後在一杯長島冰茶之後,我又是倒在吧台昏睡,一小時候被搖醒送回家。

但直到事隔至少四年的今年,我腦中依然有非常清晰的畫面,在那個已經是秋天卻依然炎熱的午後,在冷氣房中喝著有著泥媒怪獸稱號的Ardbeg,然後其中一款名為Ardbeg Uigeadail讓我念念不忘。

我確實喝過了這些威士忌,但說實話這些年來我已經不記得了他們的味道,但我記得他們帶給我的印象、情境和快樂。每當看到這些酒款,我回憶起來的味道或許只有朦朧模糊的印象,但是我會清楚的想到那些年的那些故事。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推薦這些酒給其他的朋友,但我很確定這些故事都是這些酒帶給我的樂趣。

我大概怎麼樣都還是寫不出一隻酒所包含隱藏富有的數種或十數種香氣、味道和尾韻的品酒筆記。但我猜我接下來會想要試著寫,一隻酒帶給我什麼樣的感覺,什麼樣的想法,或者,他在此刻,跟我一起留下了什麼樣的故事。

更多廣播:
延伸閱讀: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有劇透】跟上帝打交道,當然要給天使稅:看了會很想喝威士忌的有趣電影

【Podcast】馬力歐陪你喝一杯:

「我們把酒言歡,讓溝通變得更順暢」主持人為楊士範(馬力歐)我們希望可以在網路環境中營造輕鬆的酒吧氛圍,Podcast每週一集,每週三上新,希望帶給大家一個有深度的內容,也創造一個思想交流平台。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