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Podcast】馬力歐陪你喝一杯

【有劇透】跟上帝打交道,當然要給天使稅:看了會很想喝威士忌的有趣電影

2017/03/31 , 評論 楊士範
Photo Credit: Diageo新聞稿
楊士範
楊士範 / Mario Yang,The News Lens 內容總監暨共同創辦人。 嗜酒、咖啡、音樂、棒球、籃球、跑步、電影、小說、寫作。 因過於迷戀馬修史卡德而不知不覺有往酒鬼邁進的傾向。看到左撇子黑人爆炸頭吉他手就會想上前點Little Wing。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前幾篇寫了關於威士忌的書,分別談了單本的《溫柔酒吧》和整個系列的「馬修・史卡德」,今天我想談的則是關於威士忌的電影。

國外電影裡面關於威士忌的畫面並不少,比如說在《金牌特務》裡面就有一個傳說中一滴都不能浪費的酒(Dalmore 62);媒體人必看的影集《新聞急先鋒》第一集晚間新聞播完之後Charlie Skinner拿著Oban 14年和馬克杯(真豪氣)跟主播Will McAvoy小慶賀的場景;或是在《下流刑警》的末段,主角Bruce Robertson要下藥在威士忌中,拍出的兩瓶「虛構」威士忌Kiltyrie 12年和McRobert調和式威士忌。(虛構的意思是,並沒有這兩個牌子)

但是以威士忌串起整個劇情架構,我印象中最清楚的則是2012年上映,由英國知名導演肯·洛奇所拍攝的《天使威士忌》(Angel’s Share),大陸直譯為《天使的一份》,後來仔細想想也蠻傳神的。

跟上帝打交道,當然要給天使稅

所謂angel’s share,就是指威士忌裝在橡木桶過程中,因為木桶本身不像密封起來的玻璃瓶,是會隨著時間而自然蒸發一些比例。一般在蘇格蘭是以每年2%的速度蒸發消失,而這些蒸發掉的酒液就被取了一個頗有詩意的名字:angel’s share,也有些人會稱為天使稅。

台灣氣候潮濕炎熱,剛裝桶的酒又因為法規關係不能離開本來的蒸餾廠到別處保存,所以天使抽的稅比較重。我聽過南投酒廠廠長的說法是,每年可達8-10%,以成本來說非常驚人。去年去南投酒廠參訪,有一桶南投酒廠剛開始自製威士忌的時候,於2008年裝桶的威士忌,據稱去年僅剩下約一半了,倒推回去的確是以每年8%的速度在蒸發。

威士忌的年份定義,是以陳放在桶內的時間作為計算,一旦裝瓶之後年份就固定了,不會因為你買了一瓶12年的威士忌,放上了12年就變成24年。對此威士忌達人學院的林一峰也有個美麗的說法,他在《尋找屬於自己的12使徒》書中寫說:「喝威士忌是跟上帝打交道,當裝瓶之後,上帝就無法派天使來人間抽稅,在密封的瓶子中,威士忌就停止陳年,就算這瓶酒是從爺爺時代留下來,是充滿回憶有紀念價值的遺物,只要上帝沒有分紅,它就不算陳年」

*底下有劇透,在意者請勿再繼續讀下去。

威士忌界真的有「聖杯」?

《天使威士忌》的劇情並不複雜,簡單來說就是一個長年惹是生非年輕人因為當了爸爸,所以決定洗心革面,但是需要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在機緣巧合之下,他得知了有一桶即將拍賣的絕版威士忌,於是糾眾準備下手偷竊。根據Edinburgh Whisky Blog的說法,就是前半段帶觀眾看西蘇格蘭最糟糕的部分,後半段則是把場景換到愛丁堡的《瞞天過海》(而且人數也少很多)。

電影本身是很有意思的,跟我在09年看肯・洛區另外一個輕鬆喜劇《尋找艾瑞克》有點類似。試著描繪社會底層的小人物故事,給大家一個看完電影會感到開心的溫馨結尾。

不過作為一個威士忌愛好者,我會看的當然就不只是這些了。

首先,最值得注意的,就是電影中的「聖杯」:傳說中絕版然後被發現的最驚人威士忌:Malt Mill。

不像《下流刑警》 裡面虛構出來的兩瓶酒,Malt Mill本身是曾經真實存在的蒸餾廠,從1908年創立,然後在1962年關廠,而且是在我所喜愛的艾雷島。

這個故事蠻有趣的。在20世紀初,Lagavulin的老闆Peter Mackie同時也是另外一家蒸餾廠Laphroaig的代理商。而隨著Laphroaig當時的老闆Alex Johnston去世之後,接手的外甥Ian Hunter則覺得這個代理約對Laphroaig不公平,於是打了官司不讓Mackie繼續代理。這件事情鬧到Mackie甚至擋掉了Laphroaig的水源,水可是所有酒類最重要的原料之一,於是又打了官司來解決。

後來Mackie信誓旦旦要複製一個Laphroaig,於是在Lagavulin內搞了一個蒸餾廠叫做Malt Mill,還挖走了Lapharoaig的首席釀酒師,但最終也沒有複製成功,蒸餾廠最後在1962年關閉,但持續有在做發麥(malting)直到1974年,然後設備就併入了Lagavulin,場地則是現在Lagavulin的接待中心。

Malt Mill就目前所知的資料來看,都是提供給Mackie公司做調和式威士忌。這件事情一點都不意外,因為在1980年代以前,調和式威士忌才是蘇格威士忌主要商品,單一麥芽並不是主流。

根據電影裡面的說法,Malt Mill這個被稱為10分滿分的威士忌是在離原始蒸餾廠很遠的一間酒廠倉庫裡面發現。電影中的品酒師Rory McAllister(由本身真的是很有名的品酒師Charles MacLean飾演)的解釋是可能是蒸餾廠的經理跟被發現酒廠的經理家族聯姻......我後來猜想,這或許是為了解釋為什麼劇中他們需要在沒有車的情況下大老遠的跑去Balblair蒸餾廠(距離愛丁堡大概300多公里,差不多就是台北到台南距離了)。因為電影上市後,Bruichladdich蒸餾廠還在自家的部落格提到,肯・洛區劇組曾經想要在艾雷島拍這部片,還帶人過去勘景過,只是帶幾百人過去拍片的後勤工程實在太麻煩,所以放棄了。只不過,如果讓Malt Mill在他本來酒廠附近被發現並拍賣,那這四人幫就要渡海去艾雷島好像也沒有比較輕鬆。

Malt Mill到底有沒有殘存有陳年的酒?目前看到的資料應該是沒有,不過在這部電影拍出來之後,Diageo集團發了一個新聞稿宣布他們決定公開亮相手上的Malt Mill蒸餾新酒(new-make spirit)。表示這是世界上僅存的一瓶夢幻新酒,是由前一代Lagavulin蒸餾廠經理傳給現任的經理Georgie Crawford,而瓶子上面的標籤寫著Malt Mill Last Filling June 1962。新聞稿中竟然還有一張Lagavulin前首席調酒師拿著這瓶酒的照片,因為這瓶新酒就是這位前首席Donnie MacKinnon所裝。

所謂的蒸餾新酒顧名思義就是剛從蒸餾器裡面出來的酒液,而蘇格蘭威士忌很多香氣、味道和顏色等等豐富的變化,基本上是來自於後來裝桶陳年之後的影響。這小瓶沒有裝桶,在密封的玻璃瓶中沒有被天使「抽稅」的新酒,當然無法計算年份,就算開瓶了,大概也就僅有當初蒸餾新酒的麥味和酒精味為主(不過還是蠻令人好奇會是什麼味道),不會有酒液在木桶中,與氣候和時間對話而誕生的味道了。

威士忌迷看電影中威士忌的樂趣

不過以威士忌迷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關於威士忌的部分其實有蠻多bug。我自己比較介意的,則是劇中的威士忌收藏家拿了一個隨身瓶給主角聞然後問他是什麼酒的時候,他只說了一句「it’s easy」就得到了對方的讚賞和名片,開啟了之後的銷贓管道。我說,你好歹也像《神之雫》那樣編個幾句有模有樣的台詞,然後讓他說個酒款再嚇死那個收藏家吧,這一句「it’s easy」會不會讓後面的劇情也銜接了太easy了一點。

但即便如此,我依然覺得威士忌愛好者看這部電影會有很多樂趣。

比如說當主角被告知他女友在醫院生了小孩,他要當爸爸時,他的社區服務輔導員興奮的拿出架上放了很久的威士忌要開來慶賀,並唸出酒標SpringBank 32年的時候。

第一,我想到了上次我提到一家很特別的裝瓶廠用15公噸的有機大麥去請SpringBank蒸餾出了11桶的威士忌,其中在2007年裝的15年的newborn版,就是要慶祝老闆的長孫出生。

第二,我跟朋友看這部電影時,在劇中人物唸出酒標和特寫之前就先唸出了酒廠名稱,大概也就是威士忌迷才會有這種看到電影裡面跟威士忌有關時的無聊自得。

電影的最後,主角留給了他輔導員一瓶神秘的酒和一張卡片,卡片上寫著:Malt Mill Angel’s Share。我想,這一份,主角真的是想要獻給他心中的天使吧。

ps.底下是電影的主題曲,很好聽: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延伸閱聽: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台灣人嘴最挑全世界有名!專訪保樂力加董事總經理王德勤Terence Ong

【Podcast】馬力歐陪你喝一杯:

我們希望可以在網路環境中營造輕鬆的酒吧氛圍,主持人為楊士範(馬力歐),Podcast每週一集,每週三上新,希望帶給大家一個有深度的內容,並錄製成Podcast的形式讓大家可以在捷運、公車、走路、開車的時候收聽。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