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10 33 專題文章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Podcast】織田紀香:你要在這個社會生存,就必須讓自己變成一個彈力球

唸給你聽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是我們2017年新嘗試的節目,包含了我寫的關於自己喝威士忌的一些心得感想,另外還有邀請有趣的人來跟我們聊天,錄製成Podcast的形式讓大家可以在捷運、公車、走路、開車的時候收聽。

本集我們邀請到的來賓是最近剛出新書的織田紀香。他的事業與人生可說是有很大的起伏和波折,小時候有學習障礙附加性別錯亂,小學五年級開始發現自己其實喜歡穿女裝,一直不被家人抱持期待,曾經去戲院打工當清潔工,機械科畢業卻選擇踏入行銷廣告領域,從一位外行人到KKBOX數位廣告副總經理,中間歷經過三次創業,看似人生勝利組的他,他卻形容自己「我徹頭徹尾就是個魯蛇,仍舊活在失敗世界裡。」讓我們來聽聽他的故事。

你也可以在底下的地方訂閱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的Podcast

更多本集內容摘要:

在本集節目中,你可以聽到織田紀香創業三次以來所經歷的風雨,面臨過失敗、被債主追討到最後成功的故事,以及他如何在相對保守的亞洲社會上,15年來始終如一地做自己,擦脂抹粉穿女裝,打破普羅大眾對性別的看法,證明偽娘也可以生活在主流的價值觀,還有最後他為什麼這輩子都不喝酒的原因。


以下是廣播內容精華片段:(為了方便閱讀,底下內容有經過編輯修改)

馬力歐:你曾經創業過三次,失敗過三次,可以大概跟我們描述一下詳細內容嗎?

第一次創業主要是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自己接案子做網站,因為不想被老闆綁住,覺得自己有能力可以自己做,為什麼不自己出來做,就找了幾個朋友合夥。但後來發現成立工作室跟想像中有落差,當初希望找三至五個朋友,兩個負責設計,兩個負責程式,我負責企劃、業務跟提案,後來發現狀況不像是大家一起出來做,比較像我在接案養他們,當時的感受跟我的預期不符合,所以就結束了。

在這個事情結束之後,就決定回頭去工作。其實上班的第一個想法是認清自己不適合創業這件事,所以決定找份工作好好定下來。當時找到的那家公司是做分時度假的,他們想轉投資做所謂的飯店整合行銷平台,訂下一個短期目標大概約半年到八個月時間,後來公司財務出了一點狀況,原本的薪資發不出來,我們得到的答案是可能原本在做的這件事要結束了,但我們幾個同事也一起做半年了,這樣輕易放棄划不來,也跟飯店談了很多合作,後來我們決定自己出去成立公司接續把這件事情做下去。在這過程中,其實我們犯了創業一開始不應該犯的錯,就是我們在還沒準備好的狀態下就接手了原本公司在做的東西,所以在我們沒有足夠資金前提下,我們已經負債了。在接手成立這家公司的第一天我們就負債500萬,造成後面我們資金壓力一直很窘迫,新創團隊畢竟每分錢都要花的很謹慎很小心。

一開始就負債500萬,債主會要求說你付不出來沒關係,但之後有收入就要盡快還我。但其實我們沒有談好一個商業模式,這筆債務要怎麼償還,那時在台灣的投資是很封閉的,你找不到太多可以去談這類型的(投資),那時之初創投的林之晨先生也才剛開始,所以我們在沒有很清楚的狀況前提下,開啟了創業這件事,那又沒有足夠金流的前提下營運這間公司,後果當然就要不斷的追錢。想要還錢但同時你還得發薪水,在這兩者之前就變成是無法取得平衡,最後就每天都在這雙項折磨之中找不到一個好的解決方案,所以我自己大概撐了3年時間。

第三次創業比較像是誤打誤撞,因為剛好需要工作,那時前一份工作結束,剛好朋友介紹我去做講師,我也沒想過做講師這件事情可以做出什麼名堂,我想說如果講師是一條能走的路,為什麼不去嘗試,所以就開始做。一開始也不是很順利,因為沒有人知道你是誰,沒有人認識你,那時候去談講師時其實吃了很多閉門羹,後來決定與其被動的等待我為什麼不主動的做一些改變,把過去行銷業務開發的經驗融入在講師裡,後來慢慢開發出客戶,有些企業願意讓我去做一些企業內訓。後來也從文大的推廣教育中心獲得一些支持,開課也越來越穩定,就慢慢走向像是創業的這條路,也就是授課顧問。

馬力歐:你曾在網路上提到,有過創業失敗被債主討債的時期,當時是怎麼走過來的?家人有給予什麼樣的支持嗎?

關於欠債這件事情最感謝的還是我太太,因為三不五時拿起電話就會是「欸我借你錢你什麼時候要還?」當然我也有借別人錢,我也會希望說你是不是趕快還我錢,我才可以還別人錢。因為我太太在金融業上班,所以他收入相對是穩定的,他是做業務方面工作,所以有滿不錯的獎金,去支撐著我們整個家庭,沒有他其實很難度過那段時間。

我太太其實並不支持我創業,他只是想說我想做就去做,整件事情也看在他眼中,包含了將近一整年快要沒有收入,不斷的去借錢,挖東牆補西牆,家裡還是有固定的開銷,後來還生了小孩,他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支持。看我沒辦法吃飯就給我一些零用錢,知道我這個月沒收入,就跟我講沒關係我們就窩在家裡吃飯,他跟我媽會打點好生活。所以很感謝有家人一直在身邊,給予各種不同層面的協助,不管是心理還是身理,所以這件事情更影響我,以後做任何事情要謹慎想清楚。

馬力歐:你太太就是你初戀,你們認識交往到結婚,你們有為了什麼事情吵過架嗎?你們婚姻相處之道是什麼?

我跟我太太什麼事情都能吵,比方說晚餐吃什麼,問他有沒有想法,他說沒想法,我說你沒想法,那我決定要吃什麼你又意見一堆,就開始吵,包含我的性別,他也會有意見,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他還是希望嫁給一個外型正常符合一般普世價值觀的男性,那我不是,所以他對這件事情他一直都有一些不是很正面的看法。其實我們有一段時間雙方狀況都不是很好,因為他那時剛進銀行業承受很大的壓力,後來他轉做理專,也有業績龐大壓力在,我的工作又相對不像他那樣日復一日是同樣的東西,所以他不能理解為什麼雙方都在一個屋子裡生活時,我好像在累,在相對生活狀況不是很好時候,我選擇逃避,但他不行,他還要負責所有的事情,所以會吵架。吵到3次要離婚,連離婚協議書都拿了簽好名了,我們在這過程中沒有具體解決方法,但我們吵到一個狀況之後我會搞笑,然後吵完之後就大笑,就結束了,最嚴重是吵到冷戰好幾天不講話。

其實我很感謝他,他相對是思想觀念比較保守的女性,對於夫婦之間關係他強烈要求是對等的,我又因為從小不大會與人相處,家人也沒有教我,也沒看到太多榜樣學習,我應該怎麼去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跟自己的太太相處,所以我一直用我的方式過生活。其實會吵架大部份是因為我,在他的立場是我過度自私的,在生活上只顧到自己沒有顧及到他,有很多壓力跟責任都由他來承擔,包含創業時間都是。但很感謝老天爺給我們兩個有足夠智慧去理解對方,去給對方一些空間,然後在吵完之後,去為對方思考在這整件事情發生到結束,我們是不是可以理性回頭去看待我們當初會什麼發生這件事情,算是歡喜冤家。

馬力歐:大概是在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女性裝扮?

大概是國小五年級的某一天,我好像對這個方面有很多想法,包含化妝穿著,過程中也是不斷地探索,因為你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後來家人發現了,家人抓你去看醫生,醫生說這很正常啊,在當時很多人也有這樣的狀況去看心理醫生,那心理醫生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安慰我媽,跟他講很抱歉你的孩子他沒有問題,他沒有病他就是心理狀況跟別人不同。我媽問這個能不能改能不能調整,醫生跟他說沒辦法,他決定在性別認同是這樣,那就定了。當然家人還是一直希望說我可以在這上面有很大的改變,但它就是像作用力跟反作用力,你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就越大,他們靠著打罵這段過程,反倒讓我越堅定著不願放棄這件事情,反到現在沒人管也沒人在乎的時候,就是隨便拉,穿個T-shirt、套個褲子就能出門,也不會像以前有強烈排斥感。

現在回頭看整件事情,發現我們也在這個過程裡面學習,怎麼跟這個社會怎麼跟大部份人的眼光,去做一個相互的交集。畢竟你自己有自己的選擇想要這麼做,也不代表每個人都接受,在這個接受或不接受的過程中,你自己也在探索中,你要做到什麼程度才是對的,做到什麼程度才是過頭不好。

除了在家人那種非常不能諒解,一直不斷的用外力需要我改變的那段時間,我會非常堅持不願意退讓。其實大部份的時候自己也會想,如果可以,我為什麼要這個樣子。也因為這樣所以你會盡量讓自己可以融入這個社會,像是這個社會普羅大眾的一份子。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他生存的方法,我只要證明我們自己的生活可以過得下去,而這樣的生活能支持著一個家庭或是很多的家庭。我不用去特別做什麼,當人們發現的時候,「他就是我鄰居、他就是我身邊每天朝夕相處的朋友,好像沒什麼」,我覺得那就已經很好了。

曾經有一個念頭,所有的媒體充斥著對這個族群的不友善,所有的報導都在講第三性公關,都是情色,偏向負面的,心裡會很難受,覺得為什麼在這世界上有一些人平平凡凡、正正當當的活著,媒體卻常用污名化妖魔化的角度去解釋,卻不去看那些很平凡的人,而那些平凡的人也沒有活得不好。所以那個時候會希望可以多跟媒體對話,從2006年的我到現在跟媒體的關係就切不斷,大家會希望看看從我的角度及立場,我代表了某一族群的人,可是我有自己的生活方法跟態度。

這也是我盼望跟期望的,也是我希望展現的,就是說性別或是穿著,不是你看待這個人的唯一要件,是相對的沒錯,可是過去沒有人在這件事情上講話。過去沒有人在這件事情上看到好的案例,所以為什麼很多人覺得說,媒體來找上紀香,紀香好像來者不拒,他是不是想捧紅他自己,他是不是想要造神,不是,事實上是我們就跟你們不一樣。

馬力歐:我們來談談你最近出的新書《勇敢失敗,比努力成功更有力量》裡面講的是你這20年來的職場經驗,我看完之後有滿多收穫但也有很多疑問,裡面的觀點常常一直變來變去,你有時候會是員工的觀點,有時候會是主管的觀點,有時候是老闆、董事長或專業經理人的觀點,這裡面只要有「我」這個字,都是你的個人的經驗嗎?還是你有參考別人的經驗?

我的新書《勇敢失敗,比努力成功更有力量》是我這長年來工作的累積,有點像是日記,這個日記隨著我每一天成長的過程中,我的角色不斷的在轉變,而角色也不停地做改變,比方說我曾經是執行階層的人,我不夠成熟我會抱怨公司,可是當你當了主管之後,你會發現主管就是另一回事,當你用基層員工的心態去做主管的時候會是一場災難。遇到很多問題,可是當你產生很多疑惑的時候,沒有人可以替你解決,所以我常喜歡主動去敲別人的門。因為我不是屬於聰明的人,自己想一想答案就會出來,我是那種我不懂,我會不恥下問。

我剛入社會的時候,想法非常極端,會覺得只有我是對的,只有我才是最好的,可是我忽略一個現實是,你覺得你自己能力夠好可是你證明不了他,因為在組織裡面人家看的是團體,所以我吃了很多閉門羹。後來是因為曾經有主管跟我說,你有任何問題你就應該要問,你不要不懂裝懂,他跟我說他講的不一定是對的,可是如果我不問他、我不跟他交流,我想的只會成為我最後抱怨的力量,因為我們沒有交集。所以在這裡面有很多觀點會變,甚至隨著時間你會發現,你今天所想的東西是錯的,可是隨著你越長大,你會發現到了這個年紀,會變保守耶,你想找回20歲那個你,敢衝敢闖,敢大聲大膽地面對挑戰,然後衝一點。但是到40歲時,你好像不再跨出去的時候,你會在自己的圈子裡綁得越緊走不出去,所以不論你扮演什麼角色、在什麼時間點、在什麼狀態,或者你覺得你該做什麼樣的事情其實是動態的,沒有一個固定的框架

所以這也是展現出我只是想從這本書看到這不過就是一個人,一個人他沒有什麼,他就是活在一個每天被世界影響的環境裡,在這個環境裡不同的時間點,不同的地方他有不同的感受,而這個感受他怎麼去應付他,考驗他的智慧。就像我曾經工作過,效力過的一個總經理,是直銷商會的藍鑽經理,我沒有說直銷不好我本身不排斥直銷,但我太太曾經做過一陣子然後被騙很多錢。不過他是我的總經理,我不接受也得接受,他帶我認識很多直銷圈的人,我很納悶我覺得我為什麼要了解直銷的事情,我來就是工作啊,後來慢慢釋懷的原因是因為,每個人有自己的社交圈,你如果永遠用一套價值觀看的話,世界就混亂了,沒錯也許你的價值觀也許是對的,可是時間在變啊!

在職場的每一天甚至每一場會議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把它寫在筆記本裡面,誰講過什麼話,誰怎麼做我都會記下來,所以我每次找靈感,就把筆記本翻出來,重新回想過去,想說哇幾年前在一個小小公寓裡,我們在那裡面可能感覺像是一家公司,那個時候老闆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整天接一堆奇怪的案子,你整天也不知道幹嘛每天跟他瞎著幹,但過程中,你現在回頭去看可能會看到很多盲點,但當下會想說日子能過就好了,覺得事情的對或錯好像不是那麼重要。在寫這些東西的過程中,我承認我並沒有用一個特定的主要視角從頭貫徹到底,因為我只是想說這本書就是我,他代表不同時期的我,他代表不同狀態的我,他代表我在這裡面經歷遭遇帶來的改變,你說有沒有成長我不知道,我只能說我們講白點,你要在這這個社會生存,你就必須要讓自己變成一個塑膠球,你要懂得吸收力量,並且適當把力量彈射出去,如果你永遠都保持自己是一個木頭球,那當你遇到力量比你更大的時候你就會毀滅。所以寫書時,為什麼會用這個書名也是這樣來的,因為太多過程中其實是對自己的判斷跟價值觀訂下的,你又做錯了、你又失敗了,而不是想去鼓勵你,好像你做了一件事情你一定會成功。

馬力歐:對你來說工作是什麼,你曾經說工作好像就是一個工作,但現在職場闖蕩了20年,你自己覺得現在對你來說工作又是什麼呢?

我覺得工作就是你剛剛提到我曾經講過的,工作就是工作,我們不用去過度包裝夢想,或是工作的目標或很大的期望,而是說如果你有個目標在前面,你要前進,工作只是讓你前進做的其中一件事情,沒別的了,對我而言就是這樣,工作某種程度是給你生活一個目標跟重心,對我大多是這樣。你不工作那你整天無所事事嗎?那會讓你自己無聊到想死,因為什麼事都不能做,整天躺在家裡看劇嗎?不可能嘛。所以對我而言工作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了,我也不會去劃分工作跟生活,而是盡量讓工作跟生活可以找到一個我能接受也不會讓家人排斥的方法,然後共處著。對我來講我可能這輩子會工作到60、70歲,甚至一輩子都在工作,因為我需要目標。

那你問我你現在的目標是什麼?我不知道,我還在找那個目標,因為我不認為我訂一個目標,我人生就只有那樣,而是從工作中,我從很多人的談論,很多人的相處從很多人的互動裡面,也許他的人生某個夢想變成某個目標也不一定。但單純一點,賺多一點錢也是一種目標 ,那再更簡單一點讓家人可以過上一個簡簡單單平平凡凡的生活也是一個目標。所以我不會特別去談目標是什麼,而目標要變成什麼夢想,沒有,目標就是隨著你每天的前進,而工作讓你得已實現,在這個目標過程的一部分成果就夠了。那講那麼多,老話一句工作就工作啊,工作何必去特別包裝他,雖然我曾經有一度在這件事情上面想了很多,可是後來發現它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沒有工作也行啊,但你每天做同樣的事情他也是工作,只是有沒有領錢,然後有沒有什麼收穫而已。所以我覺得工作就是工作。

如果想聽完整內容,請到《馬力歐陪你喝一杯》Podcast或是Soundcloud

歡迎加入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粉絲專頁,了解我們的最新動態,也歡迎留言,提供你的想法,乾杯!

更多廣播:
延伸閱讀: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核稿編輯:楊士範

11 33 專題文章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給初心者的威士忌品酒會酒單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com
唸給你聽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前幾天我靈感枯竭,在頻道中詢問同事覺得在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的文章中還有什麼可以寫的東西,而有幾位同事提出了,該如何讓身邊討厭威士忌的人也開始喝威士忌,並表示多數是對威士忌有刻板印象的女生。我聽完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也有了一些基本想法,於是就跑去了一家威士忌酒吧準備確認自己的想法。(迷之音:根本是自己想喝吧)

我本來的想法是挑選幾隻比較清爽怡人的威士忌,可以讓比較不習慣烈酒的人也可以喜歡。但後來另外一個加入我這個小小實驗的朋友在喝了幾支我選的威士忌後,提出了一個反對意見和一個正面建議。

反對意見是,如果是已經對於威士忌有刻板印象的人,光是聞到比較豐富濃郁的酒精味道,恐怕就先皺起了眉頭,更別說喝下去之後比啤酒或葡萄酒高出許多的刺激感。即便我還試圖想要掙扎反對,認為我挑選的都比較清淡,但他說畢竟我已經是一個習慣喝烈酒的人,我覺得清淡的選擇對於沒有喝過或甚至有負面印象的人來說恐怕也不見得真的怡人。

於是他的建議是,在初次介紹和品飲時,讓飲者以喝加冰塊的版本為主。而這樣一來,我當初「清爽怡人」的選擇,就有可能變成太過平淡,或許可以考慮較為濃郁豐厚或更為刺激一點的選擇。

除了這個建議之外,我們也討論起如果要辦一個給初入門者的品酒會的話,該怎麼挑選酒款。因為我們也都同意,如果想要說服對威士忌有刻板印象或負面觀感的人,好像要透過幾款酒改變他的印象或許不容易,可能要從調酒開始或是透過一些特殊機緣(心情正好處於一個極度開放願意嘗試新東西的時候),威士忌調酒部份我可以放到下次再談,機緣這部份無法強求。於是過了一會我們聊起了,辦一場給初心者的品酒會該怎麼挑酒。

我們後來是選擇了以蘇格蘭五個產區各一款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這五個產區分別是低地、高地、斯佩賽(Speyside)、坎培爾鎮和艾雷島。而這五個產區我們分別選了Auchentoshan 12年、Clynelish 14年、Aberlour 12年、Springbank 10年和Lagavulin 16年這五瓶。

底下是我對於這幾款酒的印象和味道描述,這部份非常主觀,就給大家一個參考。

其實那天我們沒有喝到第一瓶低地區,以三次蒸餾聞名的Auchentoshan(歐肯特軒),但我對於他們的酒一直有很好的印象,包含平衡度很好的口感,柑橘類的香氣。好幾年前參加過一次由一個威士忌雪茄館主辦的歐肯特軒品酒會,喝了好幾個品項都非常喜愛。

Clynelish並不是一個在酒吧非常常見的選擇,但是上次Johnnie Walker首席調酒師Jim Beveridge來台灣的時候,當我問他對於集團旗下哪些酒特別偏好會常常喝的時候,他除了挑選普遍被一般台灣飲者低估的Johnnie Walker紅牌之外(題外話,我也蠻愛紅牌的),就是挑選了Clynelish 14年。Clynelish 14年有明顯的香草氣息和水果軟糖甜味,後韻舒服但又不會太過輕柔。

Aberlour 12年對於我來說是個有很有趣回憶的酒。我有一位大學同學在7年前結婚,當時我還在開咖啡店。他的訂婚典禮那天是禮拜天中午,我們店休,於是典禮結束之後我們就挪到我店裡面續攤,而我其中一位大學同學就帶了兩瓶Aberlour 12年到店裡跟大家一起喝。兩瓶酒在一天幾個人聚會當然是沒有喝完,於是後來剩下的酒我又招待了一些朋友喝(同學不要看到這篇),記得其中有位並不算常喝烈酒的女性朋友對這瓶酒頗為驚豔。我自己上次試飲的時候是覺得有花香、青草香氣,放一陣子之後還有胡椒味道。另外喝起來有甘草、奶油、尾韻也很不錯。

我對於Springbank的偏好可能持續看文章的人大概都有注意到。Springbank 10年有煙燻、肉桂、木頭香氣,口感會有點辣但濃郁飽滿、中段有點微甜。到了第四支的時候,我想應該味覺上稍微有點遲緩了,所以提供一個比較厚重的選擇,喝起來比較有感覺。

最後當然是放一般初喝威士忌的人比較難以放心嘗試的艾雷島威士忌。這裡挑選的是比較常見的Lagavulin 16年,不過那天我們喝的是Lagavulin酒廠要紀念200週年時,推出的Lagavulin 8年限定款。兩款我個人覺得都是值得一試的威士忌,不過作為提供給初心者的選擇,我還是挑了較為常見也比較容易買到的16年版本。

這五款酒是我非常主觀的用幾個產區、常見度以及價格去做挑選。當然以「給初心者的品酒會」為題可以開出非常多有趣的酒單,專欄一開始的時候也提過幾個參考建議,如果你有自己的酒單,歡迎也跟我們分享。

歡迎加入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粉絲專頁,了解我們的最新動態,也歡迎留言,提供你的想法,乾杯!

738387_button
更多廣播:
延伸閱讀: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核稿編輯:楊之瑜

12 33 專題文章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千萬不要一次喝完:給威士忌品酒會新手的4個建議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唸給你聽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一開始的專欄有提過,想要學習喝威士忌的話,可以從一些基本的酒單開始,也可以看看一些威士忌書籍。另外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去參加品酒會。

參加品酒會最棒的地方,是可以一次喝到許多品項,而且一般來說辦品酒會的目的都是推廣或是介紹,價格比較親民,不會像是去酒吧點單杯的價錢。另外品酒會多半都會有講師,有時候如果是跟廠商合作的話,說不定還會有廠商的品牌大使來介紹,更能夠把該品牌的故事或特色講清楚。

我已經有點忘記我第一次參加品酒會是什麼時候,但相信沒去過的朋友第一次去總是會有點緊張,底下是幾個去參加品酒會的建議:

1.如果時間允許,可以先吃點小東西

因為威士忌畢竟是烈酒,在空腹之下飲用太多並不太好,所以如果時間許可的話,我建議在參加前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就算是簡單的餅乾或麵包都好。

有些品酒會會貼心的在活動上準備一些麵包,但也不能預期每一場你報名參加的品酒會都會提供點心,所以多少吃一點是比較好。

有時候某些品酒會會是餐酒會,主辦單位會準備可以搭配該場酒款的食物,這是非常棒的學習和享受。不但可以品飲到威士忌,還可以一次學會這些酒款可以搭配哪些類型的食物。

有些廠商舉辦的品酒會還會準備一些特製的小點心,比如說果乾、蜜餞、起絲、巧克力甚至生蠔等等,都是他們覺得適合搭配他們自家酒款的食物,或是可以讓威士忌有不同的味道跑出來,很有意思。

2.試著去寫品酒筆記

上一篇有提到,我自己的品酒筆記比較希望是一種故事性的紀錄,但因為品酒會常常一次就會喝五款甚至以上,我建議一邊喝一邊聽講師分享之外,還是一邊寫一點自己的想法或心得。主要的用途是提醒自己,每一款酒在品飲時候的感受和想法。

品飲筆記是給自己閱讀的,所以格式以自己方便為主。比如說我除了會寫下嗅覺、味道之外,也會寫酒體質感、尾韻,以及一些對於這隻酒的想法或聯想。沒有什麼對錯好壞,方便記憶這款酒即可。

我一開始是寫在筆記本上,有時候筆記本沒帶則會寫在活動現場的介紹資料上。不過我發現這樣太過分散,不太方便整理和尋找,所以後來我都是用寫在手機上面的筆記app裡面。我個人是使用Evernote,當然你可以用自己習慣的筆記軟體,Google Doc、One Note,手機內建的記事app,方便就好。

3.量力而為

我參加過多數的品酒會,基本上是不會限制你喝多少。但如果你是照正常一份30ml的威士忌來倒的話,那五款就是150ml,大約是1/5瓶威士忌了,有時候還會夾雜著有原酒這種比較高酒精濃度的威士忌在內,一場品酒會下來,對於酒量普通或是不常喝很多的人來說,會是一種負擔。

我參加過一次品飲最多的一場品酒會(不包含一人帶一隻酒出席的一隻會活動),是一次品飲了14款威士忌。如果你一次倒30ml,喝完一輪就是420ml,已經超過半瓶了。所以當參加這種沒有倒多少的品酒會時,我衷心建議要量力而為。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先倒一點,比如說15ml左右,在聞香和品飲之後,如果覺得喜歡或是有趣,可以再跟主辦單位要求倒第二輪。這樣一來不會浪費,二來可以不讓自己身體負擔太重。

4.不要一次喝完

威士忌剛剛倒出來,跟放了一陣子讓酒液跟空氣接觸之後,香氣和味道是會有一些變化的,讓酒液放陣子之後再回到去聞香和品飲,往往會有跟一開始不太一樣的味道。

此外,當你喝過一輪之後,你會對於每隻酒有多一些瞭解和概念,在喝過一輪之後,回頭再次去嘗試,你會因為有了比較對象而有不一樣的感覺。

最後,你在第一輪的時候可以以純飲方式來品飲,第二輪的時候則可以嘗試著加點水,或倒一點點在手上搓揉之後,去體會不一樣的香氣。

以上是我自己參加過許多場品酒會之後,整理出來的一些心得,提供給大家參考。馬力歐陪你喝一杯也在規劃,或許日後會有機會跟廠商合作偕同一起舉辦一些有趣的品酒會,請關注我們的臉書頁面以及Podcast(iTunesSoundcloud),有活動消息都會公布在臉書、網站以及Podcast節目中。

738387_button

更多廣播:

延伸閱讀: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核稿編輯:楊之瑜

楊士範
楊士範 / Mario Yang,The News Lens 內容總監暨共同創辦人。 嗜酒、咖啡、音樂、棒球、籃球、跑步、電影、小說、寫作。 因過於迷戀馬修史卡德而不知不覺有往酒鬼邁進的傾向。看到左撇子黑人爆炸頭吉他手就會想上前點Little 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