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Podcast】馬力歐陪你喝一杯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介紹關於威士忌的五款調酒,但最讓我心動的那一杯還在路上

2017/07/14 , 評論 楊士範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楊士範
楊士範 / Mario Yang,The News Lens 內容總監暨共同創辦人。 嗜酒、咖啡、音樂、棒球、籃球、跑步、電影、小說、寫作。 因過於迷戀馬修史卡德而不知不覺有往酒鬼邁進的傾向。看到左撇子黑人爆炸頭吉他手就會想上前點Little Wing。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上次說到還有一個題目尚未寫到,就是關於威士忌的調酒,因為我真的沒啥哏了,所以就來把這個最後庫存的題目用掉吧。

我曾經一度非常不愛喝調酒,深深覺得調酒這種玩意兒,怎適合鐵錚錚的男子漢(我那時候年紀小不懂事,請不要鞭我)。後來看了王牌酒保這部漫畫,開始慢慢喜歡上這種所謂會有無數種變化的酒。每一種調酒背後都可能有一個很有趣的故事,而且一個手勢、一個動作、一種調酒材料、一種基酒選擇,甚至是冰塊、水、溫度等等的差異,都可以讓一個調酒有非常多種不一樣的變化,雖然跟喝威士忌一樣還是有點半吊子,但至少是開始深深迷上了這種有趣的飲料。

我開始比較認真研究調酒除了看王牌酒保之外,還有一個就是看部落格。我當時不知道是怎麼找到的,就開始看起了癮型人的調酒世界,看了很多關於各種調酒的文章,包含了基酒的選擇、不同調酒的故事等等。我後來常常跑去酒吧,然後點Vesper就是因為看了這篇文章學會的。

印象中台灣的Lillet利口酒應該都是各自帶回來的水貨,沒有主要的進口商,所以基本上你在任何一個酒吧點Martini肯定沒問題,但點Vesper就不見得有辦法了,主要就是差了這一味。Lillet是一種法國的葡萄利口酒,Ian Fleming在書中透過詹姆斯・龐德的口逐字逐句的把這個酒譜傳到後世,再加上龐德以女主角為此調酒命名這種根本就是超級花花公子浪漫舉動,每每都讓我點完之後很想要把這個故事說給隔壁的人——只是後來發現重點還是因為他是詹姆斯・龐德。最後提醒一下,那杯調酒其實非常濃,喝完一杯就很辛苦了,電影《量子危機》中龐德在飛機上表示他睡不著就喝了六杯……我覺得有點誇張。

關於威士忌調酒

調酒常用的六大基酒:琴酒、白蘭地、龍舌蘭、伏特加、威士忌和蘭姆酒,以威士忌為基酒的調酒不能說非常少,但一般來說也不太會是酒吧的主打,我覺得比較常見的大概是以下這幾種:

  1. 古典雞尾酒(Old Fashioned)
  2. 曼哈頓(Manhattan)
  3. 紐約酸酒(New York Sour)
  4. 國王谷(King’s Valley)
  5. 羅伯洛伊(Rob Roy)
  6. 教父(God Father)
  7. 薄荷朱利普(Mint Julep)
  8. 鏽釘(Rusty Nail)

其實威士忌調酒之所以比較少,我的猜測是威士忌的風味和口感其實非常明顯,導致你在做調酒的時候很容易面臨一個兩難,就是你應該要用很多其他酒或副材料把威士忌味道蓋掉,還是要保留威士忌風味但可能會讓不喝威士忌的人覺得難以下嚥?另外一個難題是,對許多威士忌愛好者來說,好的威士忌應該要純飲(頂多加點水或大冰塊)才是王道,怎麼好拿去做調酒呢?

當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威士忌調酒在調酒酒單上比較少的理由,不過我如果在酒吧要點調酒,還是非常喜歡點上面所寫的幾款經典威士忌調酒,如果酒吧有特殊自己創作的調酒是以威士忌為基底的話,更是非點不可。

以上所列出來的八款調酒來說,我最喜歡的是Old Fashioned、曼哈頓還有New York Sour,前兩天為了寫這篇文章,還特別跑去一間酒吧點了沒喝過的國王谷還有Rob Roy。

20170622_old_fashioned
Photo Credit: Jazz Guy@Flickr CC BY 2.0
Old Fashioned

Old Fashioned幾乎可列為我最常點的威士忌調酒,糖、苦精加上波本或裸麥威士忌,最後配上橙皮或檸檬皮,有些酒譜會加上蘇打水,但我自己好像沒有在酒吧裡面喝過加蘇打水的版本,不曉得味道如何。之所以是最常點的原因,因為有加糖,但不像教父或鏽鐵釘那樣,用杏仁香甜酒或蜂蜜威士忌這種本身就用了甜味酒,導致酒本身會有很甜膩的感覺,加上檸檬皮的香氣,整個就是豐富多層次。Old Fashioned雖然並不算花俏,但要調到真正順口又有層次並不容易。我心中理想的Old Fashioned除了順口有層次之外,還要有紮實的口感並且要能喝出基底的威士忌味道,非常適合當一個調酒之夜的中段飲用。

20170622_manhattan
Photo Credit:Dave Nakayama@Flickr CC BY 2.0
曼哈頓(Manhattan)

曼哈頓(Manhattan)應該是我第二常點的威士忌調酒,其實跟Old Fashioned相比,最大的差異就是把糖換成香艾酒(Vermouth,關於苦艾酒、香艾酒的分別,可以參考這篇文章的後半段),然後一般來說都會用櫻桃當作裝飾而非橙皮(好吧,我也喝過有櫻桃也有橙皮的曼哈頓)。相較於「老時尚」,曼哈頓的味道會比較有藥草味,如果遇到一個沒有自己想法的、沒有好好調過很多杯曼哈頓的調酒師,我總覺得曼哈頓好像蠻容易變成一杯悲劇。

20170622_new_york_sour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New York Sour,我拍的不是很好看

New York Sour我本來並不熟悉,以為是Whisky Sour之類的玩意,後來發現是最後多倒了紅酒在上面讓顏色更有層次和漂亮(sour就是一個酒+酸+甜的調製方式,很多調酒其實也都是類似的調製方式)。我並不是特別愛這種純酸甜的調酒,不過加上了紅酒的New York Sour顏色漂亮,搭配厚實一點的紅酒之後,口感濃郁,酒體飽滿,非常適合想喝猛一點的飲者。

20170622_king's_valley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國王谷

國王谷是我看了癮型人的調酒世界的文章之後覺得好奇妙的一杯酒,根據介紹是「上田和男先生,在1986年,第一屆的蘇格蘭威士忌雞尾酒競賽(1st Scotch Whiskey Cocktail Contest)中獲得優勝的作品。」特別地方是「第一杯沒有使用綠色的材料,而調出綠色成品的雞尾酒。」所以那天就去酒吧點了這杯調酒。

因為我很少在一般酒吧的酒單上看到這杯酒,所以一開始還有點擔心調酒師會不知道,不過顯然我多慮了。只是我點的版本顏色沒有文章中那麼鮮綠,比較偏寶石的翠綠。味道上我並沒有特別喜歡,可能我對於橙酒、柑橘香甜酒這些甜味利口酒加上蘇格蘭威士忌沒有太愛,但顏色真的很不錯,視覺效果很棒。

20170622_rob_roy
Photo Credit:Tim Sackton@Flickr CC BY SA 2.0
Rob Roy

那天在酒吧另外點的羅伯洛伊(Rob Roy)基本上是曼哈頓的變種(用蘇格蘭威士忌取代波本或裸麥威士忌),味道相較於曼哈頓會比較沒那麼甜,如果你比較不喜歡波本的味道,我覺得或許可點這杯來試試。

其他教父、薄荷朱利普和鏽釘我個人並沒有特別偏愛,所以這裡就不多介紹。如果各位有心中很喜歡的威士忌調酒,歡迎在留言區推薦給大家,如果能夠拍張照片就更棒了。

同場加映

其實我還有一杯心中我最想要喝的威士忌調酒,名為Last Call。不過這個Last Call跟在網路上可以找得到的調酒Last Call不太一樣,這個Last Call是我自創的—只是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確認酒譜細節。這杯酒的起源來自於我最喜歡的作者卜洛克其中一本馬修・史卡德系列的書:《酒店關門之後》,裡面有一首不斷被提到的歌曲,歌名就叫做Last Call,所以我希望能夠自創一杯名為Last Call的調酒。

而這杯調酒有兩個必須條件:第一,它必須要是以波本威士忌為基底,因為馬修還在喝酒的時候,都是喝波本為主。第二,它必須要夠濃,因為這是要回家前的最後一杯,當然要夠力才能讓酒客滿足的回家,結束這個晚上。

我在一家酒吧跟調酒師試了不下十次,最後也沒有真正調出一杯非常滿意的Last Call,希望有天我能夠嘗試出滿意的酒譜,到時候再跟大家分享。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更多廣播: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一萬元的會比一千元的好喝10倍嗎?談威士忌的價值和價格

【Podcast】馬力歐陪你喝一杯:

「我們把酒言歡,讓溝通變得更順暢」主持人為楊士範(馬力歐)我們希望可以在網路環境中營造輕鬆的酒吧氛圍,Podcast每週一集,每週三上新,希望帶給大家一個有深度的內容,也創造一個思想交流平台。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