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素人參政的困境:在沒選上之前,你根本「什麼都不是」

2018/11/21 , 新聞
羊正鈺
羊正鈺
現任 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編輯;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

作者:羊正鈺|圖表:林奕甫|設計:游承穎

張祐銓,33歲,一年前只是「體育改革聯會」發起人之一。

但《國體法》三讀後看著排協、泳協改選各種舞弊,政府卻毫無作為,他憤而在5月底宣布參選新北市議員。

我前後採訪張祐銓不下5次,從連個競選辦公室都沒有只能約在咖啡廳,到9月底他在中和區掛上唯一的看板,租金2個半月要17萬,差點花光了僅剩不多的經費,但卻背負了他的決心。

他估計整場選戰不會花超過300萬,目前1個月大概要20萬,辦公室租金5萬,人事成本(2個正職加工讀生)5萬多,剩下不到10萬就是一些文宣品、廣告等。但還不到10月,之前募到的100多萬就幾乎見底了。

「前期的經費,主要是靠一些長輩幫忙,一人10萬元,已經是個人捐款上限了(公司名義的話上限是100萬),再加上零星的小額募款,大約佔兩三成。接下來要想辦法聯繫一些董事長的朋友、企業家,有沒有機會吃個飯聊聊,10萬、10萬去要才能撐到選前。」

錢關,就是「素人參政」要跨越的第一檻。

先從保證金談起,不靠政黨,在台灣選個直轄市議員就要交出20萬的保證金,但是在加拿大選國會議員只要3萬、英國澳洲則是2萬多,紐西蘭9000元,德國甚至是零元。

若還想獲得政黨提名,難度更高。黨內初選登記費零零總總加起來,民進黨要收是60萬、國民黨則是55萬。一位現任7年級議員透露,如果不是政治世家或派系栽培,一個月薪3萬的年輕人不吃不喝也要20個月才存得到,否則連登記黨內初選都沒資格。

就算前面這兩關都過了,接下來還有更大的錢關要挑戰。因為,選舉最現實的就是「先有知名度,才有支持度。」張祐銓提到,沒有充足的資金,就沒有滿街的競選看板,這是素人和具有政治資源的現任議員或是「政治資源繼承人」最明顯的差距。

從這個脈絡來看,攤開張祐銓參選所在地新北市中和區的眾家候選人,就能夠理解政治素人面前的那堵「高牆」有多厚多高。

在中和選區是10個候選人搶6席,現任議員裡國民兩黨都想連任或延續政治勢力,張祐銓說,「還有一位無黨籍的游輝宂也打算連任,游家在中和地方勢力不小,早期靠著宗親會就有選上2席的實力。」

候選人的部分,國民黨這次推出3位,邱烽堯、陳錦錠是現任議員,邱烽堯是前中和區長、市長邱垂益的兒子,陳錦錠則是前立委張慶忠的老婆。第3位是金瑞龍,上上屆當選過議員。

而民進黨也推出了3位,林秀惠是現任議員,張維倩則是現任議員張瑞山的女兒。第3位則是張志豪,前民進黨發言人,承接江永昌的勢力,江永昌原是現任議員後來跑去當立委。除此之外就是新黨的蔡明璋,無黨籍的蔡宗霖,時代力量的張祐銓。

我忍不住打趣地問張祐銓,如果有一個人或企業,願意直接幫他把不夠的幾百萬競選經費補滿,他覺得怎麼樣?「我可能要想一下,對方為什麼這麼做?是真的覺得我會當選嗎?還是選上後要我幫什麼忙?」相比之下,同選區就有現任議員公開承認拿建商錢,對於張祐銓來說,心中還是那把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尺。

DSC_3873
在隨處可見的競選對手大型看板下,是站在各大路口拼命讓選民認識他的張祐銓|Photo credit: 張祐銓競選總部

但其實,對張祐銓這樣有意改變現況、熱血提出議題的參選人來說,就算錢關過的了,卻還有其他的檻,卡在他面前。

政大選研中心副研究員俞振華就指出,現任議員最占優勢的,就是可以幫民眾處理很多「小事」,像是換學籍、喬兵單、銷罰單等,「議員這個層級,選民幾乎不看政見的,首重的就是你可以幫他做什麼。只是一個素人,光是要民眾認識你,就很難了,多半只能靠第一印象,這也是為什麼一些主播都比較容易當選議員。」

張祐銓也補充,即便他很認真的提出地方政策,但現任議員能提供的,卻是做出更多承諾,同意哪邊要開條路、多蓋個停車場,能給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這就是地方政治長久以來的問題。我的困境就是,如果想解決停車問題,不管我的政見是什麼,跟里長互動的時候,里長根本不覺得我有能力,第一我不是現任議員,第二我也沒有地方勢力。如果換成另一個人,他爸是市議員,或當過中和市長,地方人脈根深蒂固,選上之後要錢有錢,馬上就可以蓋個停車場,問題就『解決』了,」張祐銓無奈的說道。

里長眼裡的素人參選,根本就「什麼都不是」

相較於這次九合一選舉要選出912位地方議員,全國也會挑出高達7795個村里長。以台北市為例,一個里少說也有三四千人,甚至八千到一萬人的里也不在少數,而呱吉參選的松山信義區2014年最低當選議員的票數只要1萬3825票,也因此,候選人常把村里當作最小的「選舉單位」來插旗。

對於里長來說,一任4年下來大大小小的各種活動,多少都跟現任議員有些基本的互動,光是這些活動,初次參選的「素人」就不見得會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在選前抱佛腳。

所以傳統上,里長多半覺得「我在這裡服務4年,每天累得跟狗一樣,你一個素人,只是看起來年輕年輕的,根本沒有耕耘、就想來選議員,哪有那麼好康的事?」即便不少候選人,在各種社運、議題抗爭很出風頭,但里長在意就不是這些。

36歲的詹晉鑒是台北市文山區萬興里里長,2014年他參加太陽花學運後,加入民進黨「民主小草」計畫並在同年參選,在投票人口四千多的萬興里險勝連任8屆的前任老里長,翻轉基本盤藍大於綠的文山區。

「里長跟議員做的事,很多地方重疊,都是要推動市政、選民服務,市民有什麼問題就幫忙解決。可是里長沒有實際的職權,也沒有預算的刪減能力,所以只能靠議員幫忙。」詹晉鑒進一步解釋。

里長跟議員的互動最中性的講法就是,里長向議員提出建議,由議員找市府官員去現場會勘,或是有些需要協調的,就到市議會辦公室去,也因為議員具有刪除預算、監督市府的權力,所以在職權上議員比里長有更強的市政建議權。(如果是正常程序,里長要行文區公所,公所再轉到縣市政府相關局處,不知道要等多少時間,找議員就快多了)

「但問題就來了,一個選區有這麼多的議員,里長要跟誰配合?」通常會找比較有在互動的、比較熟的,解決問題最有效率的議員。而這種合作,又比議員去參加里民活動、或地方社團活動更重要,因為後者看起來就是「來拜票」、「做秀的」,但如果是選服案件,議員到場給民眾的感覺卻是來解決問題的。

「再加上議員選區比里長大,對於地方的了解多半不如里長,也很仰賴里長提供各種『選服案件』,因為這是議員可以名正言順接近地方鄉親的機會。」就因為這種合作的關係,里長對議員來很重要;反之,議員對里長更重要,一個里長免不了會有幾個「互動良好」的議員,有活動就主動邀請、讓議員多亮相,也不吝於在各種場合推薦某某議員幫過什麼忙。

詹晉鑒更直言,里長對那些參選的「素人」不理不睬是很正常的,「因為你又還沒選上」。

「所有的人都是等你選上才會尊重你,因為人家尊重的不是你,而是那個位置,你現在根本什麼都不是,為什麼要尊重你,除非我本來就認識你,或你是現任議員、我們之前合作過。」

想打破「連任的高牆」到底有多高?

從競選經費到看板數量,再從現任議員和里長的互動到合作默契,都一次又一次的築起「素人」難以打入現有政治勢力的高牆。

我們分析中選會數據,以過去5屆地方選舉整體來看,「現任議員」不但參選比例一直拉高,當選比例更是逐年上升,到了2014年所有現任議員中已有超過6成是連任的。

現任議員參選與當選比例

再以全台各縣市進一步排序,現任議員「連任」當選率最高的是改制後的台南市,高達87.04%,但就算是當選率最低的也有71.19%,是改制前的高雄縣。反之,非現任議員中當選率最高的嘉義縣才52.38%,現任最低和非現任最高的縣市,當選率差了近20個百分點。

若是將所有縣市、不分屆取平均值,現任議員「連任」的成功率是79.48%,而非現任參選人當選率卻只有34.36%,一來一回差距更超過40個百分點。

以下列出台灣近5屆議員選舉中,現任、非現任議員「當選率」最高的10個縣市:

各縣市議員當選率排行

其實,民意代表也可以算一種「專業」,以良善的角度來看,現任議員越「資深」、不斷「連任」並不見得不好。但我們又有多少議員從當初為了價值、理念而參選,原本的「志業」到現在只剩下口號,當政治成了一種「職業」,也逐漸被人們稱之為「政客」。

而越來越多人把政治當作「職業」,自然就會形成「產業」、「產業供應鏈」,為了架高門檻達到寡占、獨占,只讓特定的人參與,最後不管是政黨、派系之間都會讓自己的家人、嫡系去為政治資源保衛而戰,而不再是價值的保衛戰。

「就算我現在去跟建商鞠躬哈腰,人家也不會贊助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有限的資源,該做的事情,該去市場、要站路口的就全力以赴,該好好規劃政策、做功課的也一定不會少。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張祐銓堅定地對我說。

對於今年這麼多「素人」出來參選,他認為「就是一個集體的社會實驗,測試一下台灣有多少人還相信價值、在乎理念的?如果選舉的結果還是不好,那只是證明一件事,就是關心政治、參與改變的年輕人還不夠多!」

相關報導:

想看更多專題文章可至「議員衝啥毀專題

fbhome

核稿編輯:楊之瑜

不只有藍綠,備受期待的「第三勢力」議員又選上幾席?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這次九合一選舉總共選出1萬1407名公職人員,其中直轄市/縣市912個議員占不到8%。但你瞭解他們嗎? 全台22個議會,一年有超過1兆的預算是靠議員在把關。議員「簽到率」極高,「質詢率」幾乎不到5成。時間都花在「選民服務」和「跑攤」,好好質詢有這麼難嗎?每年千萬的「議員配合款」可供運用,但你知道他們都在衝啥毀嗎? 此外,議員「連任」的成功率高達79.48%,而非現任參選人當選率卻只有34.36%。即便今年「青年參政」大爆炸,但主打「年輕」就有用嗎?年輕人又代表了什麼「進步價值」?每天各種選舉花招在網路上層出不窮,但為何越是民主國家,大家越不看政見投票?候選人靠著「顏質高」就有用嗎?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