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電業法》的未來

【借鏡日本篇】電費便宜就好?日本零售電力自由化後的電力消費改變

2016/12/15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文:宋瑞文(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男同志、小王、中島美雪研究者)

在台灣各界對電業法修正的意見裡,「電費」是其中一大題目,「核電便宜,所以應該用核電」「綠能比較貴,民眾不肯付」等論點時有所聞。而在日本,因應零售電力全面自由化時代的到來,關於核電或綠電的消費者傾向,成為矚目的焦點之一;還有,雖然不是電費,但對於消費者選擇新電力公司時的影響因素,頗受注意。本文將從電價變動開始,介紹日本零售電力自由化後電力消費的動向。

電費與電源的影響

國際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普華永道(PwC)日本分公司,曾在日本零售電力自由化之前(2015年年中),發表「電力零售市場消費者意識調查」,意在掌握電費方案、非核電電源、再生電源等,影響消費者更換電力公司的種種因素。這當然不是只有消費者能夠從中獲益,新電力公司更需要由此取經。因此,首要分析的是,電力消費者在怎樣的情況下會更換電力公司。

報告指出,有95%的消費者,在零售電力自由化之後,有可能更換電力公司,且電費高低之外的因素,也是更換與否的關鍵。在這95%可能更換的消費者裡,有86%更換的原因包括「比過去簽過的電費契約都便宜」。且若新電費為現行電費的95折,有意更換電力公司的民眾為9%;9折的話提升到30%,85折的話43%。

值得注意的是,跟前兩年的調查相比,電費的影響程度在降低,原因很多。其中一大原因是大樓這類的用戶,集體合購較便宜的高壓電力,像這樣的消費模式,所佔比例年年上昇。此外,每月電費較多的家戶,更換電力公司的意願較低。

有趣的是,在集體購買高壓電力的用戶裡,也有「逆向的」(回頭想要低壓電力)怨言出現:由於高壓電力市場開放在先,有的單位如大廈管委會,早一步簽下長期契約,卻沒和各個住戶確實溝通,部份住戶在低壓電力市場開放後,看到一連串促銷方案(如本文後段的配套服務),而高壓電力的電費差距可能僅有幾個百分比,想換電力公司卻不能換,紛紛打電話到經產省抗議。

電費之外的原因

單單因為電費便宜就更換的消費者比例,只有24.8%,顯示電費之外的原因也很重要。其中比較重要的原因包括「電費方案簡單易懂」(39%),「支援或售後服務好」(33%)「方案多元」(28.8%),其他還有「寫明配電公司」(16.5%)「契約簡單」(24.5%)、「家裡附近有營業窗口」(11.1%)等等(複選)。

在最受矚目的電源種類方面,有24.3%的民眾,願意為了非核電源多付錢,這樣的趨勢三年來變化不大,其中,接受漲價到15%以上的階層,和過去兩年相比,略為增加;反過來說,民眾對於再生能源的支持,則有下降的傾向,願意為此多付錢的民眾有26.5%,跟前年的30.8%與去年的29.0%相比,少了3~4%。

順便一提,類似結論的研究有,京都大學團隊發表的「消費者對電源組合的美日比較調查」,指出當再生能源比例上升10%以取代火力發電時,日本消費者願意每月多付310日圓;反之,當核電比例上升10%以取代火力發電時,日本消費者要每月能省下720日圓才能接受(美國消費者只要100日圓就接受)。於是,有不少新電力公司都會標榜綠能電源,開出的平宜價格甚至不需消費者多付。

普華永道的這份調查,有助於了解客戶的價值觀和生活模式,幫助各電力公司搶佔市佔。英國實行電力自由化之後的數年,為更換電力公司的高峰期,之後顧客流動性便會漸弱,再過三年便陷入停滯。今後,日本也很有可能重覆同樣的消費行為模式,在自由化後的幾年,是各電力公司搶佔市場的黃金時期。

台灣在討論電費與能源之間的關係時,往往認為價格高低是關鍵。但透過上述調查可知,價格之外的因素,或許是電力公司的服務,家戶本身的狀況,都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使用電力的畢竟是人,儘管錢對人很重要,但人也不會只有金錢需求。畢竟人非草木,不是投個硬幣反應不變的機械。

AP_16329105485659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配套產品的影響

從日本新電力公司搶攻市場的策略裡,可以看出其他影響電力消費的項目,許多新電力公司會利用原組織或前身的固有業務,提供配套銷售,爭取消費者的青睞。例如前身為瓦斯公司的新電力公司,讓消費者期待開始供電之後,瓦斯跟電力兩者,會有怎樣的整合與優惠。事實上,有瓦斯公司還開始嘗試,整合網路費等其他家常支出,給消費者更便利的繳費方式。

甚至,在繳電費的同時,繳的不只是電費,還提供種種便利服務。原本,(東京)瓦斯公司就有緊急電話服務,例如消費者在出門後才發現忘了關瓦斯時,便可撥打之,請求服務中心中止供應,又或者在家忘了關瓦斯的時候(例如看電視出神),瓦斯公司也會因為異常而來電提醒。而在邁向電力自由化元年,2016年1月開始,服務範圍進一步擴大到日常緊急狀況,像是忘記帶鑰匙、馬桶阻塞、玻璃破碎等等,都可以馬上派人到府服務。目前獲得24萬件以上的申請案,頗具成果。

有的新電力公司為地方政府,有著一般商業公司沒有的成本與道德優勢。例如三山市政府的「三山SMART ENERGY」提供親屬團報與連水費一併支付(業界創舉)的優惠。還有公共服務紅利集點:透過家用能源管理系統(HEMS)向三山市申請生活綜合支援服務,除每月固定點數,支付電費可額外獲得點數。這項服務可以用來確認長輩動向,若有異常狀況,可及早連絡家人。原本該公司成立的宗旨,便是「還利於民」,把經營電力公司的利潤用來增強公共服務。

心理建設與小結

在台灣社會面對電業法修正與電力自由化的疑慮裡,關於電費的部份,除了前文提及的因素之外,日本政府為避免「市場失靈」(開放自由化卻造成惡果)的做法也很重要,像是在競爭尚未充分、價格下降之前(編按:實際上已經出現較低的價格了),以往公定價格制度(總括原價方式)會暫時保留(與其他自由化的價格並存);離島用電問題,業者有提供和本島相同電價的義務。顯然,在公益方面的疑慮,是邁向自由化之前的定心丸,台灣政府在推動電業法修正之前,務必詳加規劃,讓改革成為佳話,而非錯誤的方向。

低碳生活部落格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

專題下則文章:

【電價比較篇】Google使用綠電不是為了「夠潮」,是因為真的比傳統能源便宜

《電業法》的未來:

攸關再生能源發展的《電業法》修法,二十多年來在立法院經過六次闖關皆無斬獲,新政府上任後經過各方協商,終於拍板行政院版本修法草案,其中,電業自由化仍是正反雙方討論的重點。台電分割電廠民營化後是否難以維持低廉電價?草案決定以「兩階段修法」綠電先行,但修法後真能確保電力市場的公平競爭嗎?修法後就能解決台電的無效率、台灣缺電危機、再生能源發展瓶頸,甚至讓非核家園之路也不再遙遠嗎?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