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5 10 專題文章

【2016誠品閱讀回顧】看電影配小說:影視與書市同盟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文:謝以萱

又到了各產業年終盤點的時刻,日前一篇報導公布的〈2016台灣華語片票房排行榜〉中,排名前五名的電影,若非系列續集,便是小說改編的作品,這現象竟與好萊塢鬧了好幾年的原創劇本荒有些形似。

說到好萊塢的原創劇本荒,它並非這一、兩年才有的新鮮事,根據統計,2004 - 2015 年間,票房前100的好萊塢電影中只約有38.5%是原創劇本-即非改編劇本、系列續集、重新翻拍的故事或各種衍生出來的前傳與外傳。看這個數字好像感覺不太到所謂的原創劇本荒,但是若我們將數據限縮至票房前十名的話(2005-2014),原創劇本的比例便只剩下15%,且 2013、2014 這兩年票房前十名之好萊塢電影則完全沒有原創劇本作品;2014那年,票房前100 的原創劇本比例則呈現隨著排名越後面越遞增的勢態,從結果來看,意味著原創劇本不容易在票房上佔便宜。

當好萊塢製作方對改編劇本較有信心,票房與獎項也支持改編劇本的優良表現時,風潮既起,越來越多電影劇本選擇改編已出版的現成小說成了必然的結果,畢竟電影作為一種高風險的創作投資,一個已經出版,具有知名度的作者,遠比一部默默無名的年輕劇作家所寫出的原創劇本要來得有把握得多,這無疑是從市場投資面向所做的風險評估考量。

一部已出版的小說,意味著它是擁有讀者、銷售資料,無須擔心砸錢投資還無法預期作品會長成什麼樣子的安全牌, 挪用/借用小說的骨架、點子、人物設定,在這些已經經過市場檢視的基礎之上,做些局部、無傷大雅,甚至是更加符合電影觀眾需求的修改。

空間陳列_誠品選書及誠品暢榜_台中大遠百店
Photo Credit:誠品書店提供

原著小說隨著改編電影的上映,搭配電影書衣再度出版,經常能創下銷售佳績。

然而,物極必反是瞬息萬變的商業場上不變的道理,當人們一股勁地投資續集、翻拍、改編的電影之後,今年暑假檔期的好萊塢電影卻拉起了「紅色警報」,北美票房排名前十的電影平均票房從2.83億美元下滑到2.35億美元,跌幅接近17%,續集、翻拍、改編的電影不再是票房的保證,其中更有四部電影的北美票房沒能達到成本線-《X戰警:天啟》《星際爭霸戰3》《泰山傳奇》以及《魔鬼剋星》,就算是人們相對熟悉的主題,也不見得是安全牌,IP電影(Intellectual property)作為一種降低風險的方式,也不如以往那麼有效。

IP這概念大幅度影響好萊塢電影生態,由於IP的存在,許多電影不只是電影,它更與動畫、漫畫、小說、電玩、主題樂園關係密切,甚至這些會反過來促使電影朝向可以授權更多IP的目標開發,如何讓可衍生的商品極大化,遂成為好萊塢最在乎的事情。這樣的趨勢,也間接地影響到作為文化輸入國的台灣電影市場與書市。

因為愛你 Carol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電影《因為愛你》改編自美國小說家Patricia Highsmith1952年的作品《鹽的代價》。當時Highsmith不希望因為自己寫了一部女同志小說就被貼上「同志作家」的標籤,便以筆名"Claire Morgan"出版。

台灣的院線幾乎是好萊塢電影的天下,那些電影的發行,往往會伴隨著原著小說的出版或「重新上市」,在台灣的書市裡,跟著院線鉅片重新上市的書籍並不全然是再版,多數是將本來早已下架的庫存,包裹上「電影書衣」,推出「電影書衣版」來販售,銷售結果也證明,小說搭配著電影映演的行銷模式是有效的,要是搭上好萊塢頒獎季,借助電影片商的宣傳、獎項的加持,便能使電影原著小說買氣大增。比如2012年入圍奧斯卡的電影《繼承人生》,其原著小說在台灣初刷了8,000本,確定入圍奧斯卡後再加刷16,000本電影書衣版。

以台灣書市的銷售情況來看,文學作品經過電影改編、影視化之後,即使是幾年前出版過的舊作,也能夠以嶄新的面貌重現讀者眼前,最顯著的例子莫過於 2015年改編成電影,由凱特布蘭琪與魯妮瑪拉主演的《因為愛你》(Carol),原著故事是派翠西亞・海史密斯(Patricia Highsmith)於1951年匿名出版的著作《The Price of Salt》,台灣中譯版《鹽的代價》於2007年由木馬文化出版,這本關於1950年代美國女同志的愛情故事,在抽象的書籍封面與書名之下,悄悄地成為台灣女同志們流傳的小說,賣到絕版以後並未再版,直到電影《因為愛你》開拍的消息傳出後,小說才包裹上以兩位電影女主角的劇照書衣,搭配電影重新出版。

然而,這部電影在台灣上映之前,因為中文片名的命名問題,原本高度期待改編電影的書迷們與片商意見不同,由長期經營討論LGBT議題之作品的部落格發起「寫信給甲上娛樂,要求片名改為《卡蘿》」的活動,希望讓中文片名能貼近原作,最終並沒能成功改變片商的決定,電影在商業考量下,取了個能給予普羅大眾浪漫愛情劇想像的片名:《因為愛你》,重新出版的電影原著小說,推出了電影版書衣,也在書衣上附上了電影相關資訊。

不存在的房間_Room
Photo Credit:Maison Motion 美昇國際影業

Brie Larson在電影《不存在的房間》中飾演被囚禁的母親,並以該片獲2016年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這樣的做法,幾乎是台灣出版業搭上電影映演順風車時常見的操作-出版商只要跟發行商購買電影劇照的版權,加印電影版書衣重新包裝在已經發行的小說上,通常片中人物的劇照是首選,特別是那些為台灣觀眾/讀者熟悉的好萊塢明星為佳,吸引那些看過電影、喜歡電影,但還不是小說讀者的人購買書籍。《丹麥女孩》便是此例,亦或是把小說封面當作宣傳的版面,一方面說明這本小說是某電影的原著小說,另一方面也傳遞電影已獲得了什麼獎項、何時將會上映的訊息,無疑是將電影宣傳的觸手伸進書店與出版品,《不存在的房間》原著小說《房間》也是如此。

而至於《怪奇孤兒院》原著小說的電影版書衣又是另一個有趣的例子。若看過原著小說的觀眾便會發現,提姆波頓改編的電影角色和小說的設定有著關鍵性的差異-在小說中,慕戀男主角的艾瑪乃是會控制火的女孩,但是在電影中,艾瑪的超能力卻與另一位女孩交換,改為會飄浮飛天;因而在電影劇照中,男主角傑克的姿勢是以繩索拉著飄在半空中的艾瑪。編劇針對這樣的改變解釋,「導演提姆跟我覺得傑克與艾瑪的戀愛關係如果跟漂浮結合,應該非常吸引人,這兩個角色的互動會充滿更多可能性。」

為了故事視覺化後的效果,電影導演與編劇針對原著中的角色做了調整,這調整直接地顯示在電影劇照上,《怪奇孤兒院》的海報便呈現了故事裡的要角特質,傑克手裡握著的繩索一端便繫著漂浮的艾瑪,有趣的是,這張海報直接被出版小說中譯本的高寶出版社作為電影版書衣,包裹在2012年出版的原著小說之外,書衣的畫面與小說的角色設定其實是不相符的,但出版社依然以電影劇照作為讓小說東山再起的策略,甚至在書封面大大地印上:「電影由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影片公司發行」。

好萊塢的電影產業與書市的連動,我們可以稍稍看出一些端倪,這標準大概是:經典的小說(例如《鹽的代價》)、銷售極佳的故事(例如《怪奇孤兒院》原著小說曾經是《紐約時報》兒童章節讀物的暢銷榜第一名,並且名列榜單長達 45 週)會被電影製片、編劇、投資者相中,選擇改編成電影,畢竟銷售得好,意味著故事本身有吸引人之處;劇本改編、結構調整也比重新開發一個新的故事保險許多;當台灣出版端談翻譯版權時,已知未來會改編成電影的作品則更具市場潛力。

無論是國內外,電影的發行就像是行銷書籍的第二波攻勢,挾帶著知名明星、導演、編劇、獎項光環的氣勢而來,若能將原著小說的銷售量推上另一個高峰也不教人意外。

從書市的角度來看,台灣的翻譯文學出版選擇,常是參考原出品國的銷售榜單資訊,名列各排行榜的故事經常成為國內翻譯書出版的優先選項,但銷售情形往往難以複製國外的優異成果,除非是已在台灣出過幾本暢銷書、已培養一群讀者的知名作家,否則外文翻譯類的小說銷售很難循著既定公式行銷,效果最顯著又最安全牌的行銷模式即是「電影原著小說」。

根據誠品書店提供的銷售數據顯示,2016年台灣上映的幾部由原著小說改編成的電影中,大多在映演一個月後明顯帶動書籍的銷售成長,比如《丹麥女孩》的小說在電影上映後一個月內,銷售量成長七成;《怪奇孤兒院》伴隨著提姆波頓改編的電影,小說銷售成長了116%;早已出版多年的《鹽的代價》小說亦捲土重來,銷售成長了六成;最明顯的例子是入圍多項奧斯卡,最終得到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的《不存在的房間》,其原著小說《房間》銷售量在電影上映後一個月成長了25倍,從初版一刷,到2016年2月已經來到初版九刷。

丹麥女孩_FC

《丹麥女孩》電影海報。2015年由Penguin出版社發行的平裝版原著小說,正以此主視覺作為書籍封面。

以上粗略的數據可看出,改編電影上映,對於原著小說的銷售量影響多為正相關,但並無法統整歸納出一種單一的路徑,每一部改編電影、每一本原著小說的行銷命運還取決於各種內外部因素,不見得凡是電影原著小說就一定能獲致多少比例的銷售成長,有時候原著小說的銷售亦會受到電影在台灣映演的口碑影響,導致這樣的連動效益並不如預期。

原著小說與改編電影之間合作效益最為顯著的例子非《哈利波特》系列莫屬。這套由英國作家 J·K·羅琳原創的奇幻小說,自1997年推出第一集《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後,便依著一年一集的速度,一路出到2007年的第七集《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到了第四集《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於英國出版時(2000 年),哈利波特系列已經是備受全球媒體關注的小說,再加上改編自第一集的電影將由美商華納兄弟於2001年搬上大銀幕,更加引發討論,全球讀者無不引頸期盼。

台灣中譯本出版的速度稍晚,2000年出版第一集之後便大賣,加上電影的消息和全球熱潮,使得原先總是落後英文版一段時間才發行的中譯本,在第五集《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後,幾乎與英文版推出三個月內立刻出版中文版,與全球書迷追書的熱度接軌。

《哈利波特》系列,就在原著小說、電影一年一部的速度下,縝密的凝聚了一大批哈利波特迷,伴隨著一整個世代青少年成長。除了電影與小說以外,《哈利波特》幾可說是將IP效益發揮到極致-小說譯成了70多種語言,在200多個國家累計發售四億五千多冊; 8部系列電影在全球共獲得了77億美元的票房,DVD租賃等估計收穫超過20億美元【1】。

RTSDS60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好萊塢環球影城根據《哈利波特》魔法學校「霍格華茲」原型打造的主題城堡,於2016年4月開幕,是繼佛羅里達、大阪之後第三個開幕的「哈利波特魔法世界園區」。

此外,自故事中衍生出來的人物、場景、周邊產品,從文字攻進影像、從2D進軍3D,故事從平面轉為立體,「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主題樂園,2010年率先於美國佛羅里達州的環球影城設立,裡頭有著人們著迷的《哈利波特》場景,包括活米村、霍格華茲城堡、禁忌森林等,出現在故事中的那些魔法物品,例如魔法杖、奶油啤酒、柏蒂全口味豆等,也都成為樂園中熱銷的商品,而如今這主題樂園在全球一共有三座。

回到台灣來看,無論這些原著小說、電影賣得再好,我們終究是購買他人的版權,出版為人作嫁的翻譯書,而不是原創者,即使這些電影原著小說能夠有不錯的銷售量,為出版產業獲利、維持運作,但是這些獲利其實短期又微薄,很難直接為台灣的創作環境累積長遠的底蘊。

根據在臺灣出版資訊網的資料〈102年暨103年臺灣出版產業調查〉顯示,從文稿來源來看,2013年由國人創作新書平均約占全年出版品之70.1%,翻譯作品占27.0%,2.3%為中文簡體書籍,0.7%為外文原文書;2014年則是本國人創作新書占68.9%,28.1%為翻譯作品,2.4%為中文簡體書籍,0.6%為外文原文書,翻譯作品佔的比例略為增長;2014年約有43.4%的出版單位購買其他國家的圖書版權(包含翻譯權跟印製權),但僅有 25.2%的出版單位將版權銷售至其他國家,其中銷售到國外的版權收入,從2012年的平均版權收入86萬降至43萬(2013年)與38萬(2014年)。

雖然尚無法定論中譯版的電影原著小說在台灣書市的銷售佳績,是否間接造成台灣出版業自製內容減少、版權銷售減少的因素(畢竟還牽涉到紙本圖書市場縮減等各種因素),但台灣圖書出版業沒能持續而有效地培養出具有IP潛力的故事、創作者,是不爭的事實。幾米、九把刀雖是發展得較好的例子,但走進書店或點開網路書店文學類排行榜,一整排宛若電影海報展示櫃、印著「XX電影書衣版」的書封佔據了不少版面,這無疑尷尬地提醒了我們,在影視和書市結合的面相上,我們多麼仰賴其他國家的養分。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双喜電影)右2李淳_右3喬歐文
Photo credit:双喜電影提供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以3D、每秒120格的超高畫面格數拍攝,全球符合最高放映規格的影廳僅有五家。

當全球市場風靡著IP的此時,不免令我們聯想到被導演李安改編成電影《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的原著故事《半場無戰事》,書中從伊拉克歸來被視為國民英雄的B班,一路上被媒體、民眾、投資者、製作人吹捧,人人無不想從這些美國大兵的身上獲取一些甜頭,IP的開發正是如此,一個故事得要有著變身三頭六臂的潛力。

台灣電影似乎正嘗試尋求這樣的路徑,九把刀小說改編的《樓下的房客》,原著小說2004年出版,隨著電影於2016年上映,重新推出插畫書衣版,電影上映一個月內,小說銷售量成長了269%,全台電影票房約1.3億,並於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上映,成為今年台灣國片少數不賠錢的代表作。《樓下的房客》循著暢銷作家小說改編電影,讓小說與電影相互加值的行銷路徑,讓我們看見台灣發展自製創作IP的潛力與可能性,但同時也別忘記了好萊塢劇本荒的殷鑑不遠。

【1】見〈全球第一IP哈利.波特是如何成為印鈔機的?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09_誠品人FB_BN_852X315

 

6 10 專題文章

【2016誠品閱讀回顧】跟她一起讀:健康、自在, 高齡化後的新科技

Photo Credit:誠品書店提供
唸給你聽

文:呂婉君

面對親人與自己都會老去的事實,不僅活下去,還要活得好、活得更優雅。

根據人口統計,2025年台灣每5人就有1人超過65歲。老,成為我們必須共同面對的新興顯學。除了政府政策需要調整,我們自身準備好面對「高齡生活」了嗎?

例如居家環境,原有的格局可能需大幅調整。年長者可能更需要便利地垂直移動,或更寬敞,能讓行動輔具進出的空間;需要更多防滑、防碰撞、自動關閉開關與多重提示系統(閃爍警示燈、明確顏色指引);甚至是最簡單的餐具,也要根據身體狀況作規劃,讓雙手更輕鬆拿取。在飲食方面,不能再像年輕時代任性而食,採買材料時,不再是我喜不喜歡吃,而是我能負擔多少。

除了生理機能逐漸退化,年長者與照護者如何調適心理與情緒,也是高齡社會必須面對的挑戰。當前的雙薪世代普遍工作繁忙,面對新型態的家庭生活與長期照護模式,如何維持經濟能力又能兼顧家人照護,可能不只是家庭之內需要找出平衡,也是政府長照政策必須審慎因應的課題。

而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首先能做的是正視各種細瑣的改變,面對親人老去,以及自己也會老去的事實。用「捨」取代「得」,不僅「活下去」,還要「活得好」、「活得優雅」。我們要重新學習和長輩的溝通方式,也需思考我們現在追求的生活模式,是否能為年老的自己需要,以便創造更豐富多彩的老後生活。

我們都會老,如何高齡又活得精彩,是我們未來必修的學分。我們必須要調整心態,除了面對年華老去的長輩,用陪伴和關懷讓他們的生命精彩,更得學習用正面積極的態度,面對自己不遠的未來。過去社會總將年老與孤獨、固執的負面印象與畫上等號,但新世代不需悲觀思考,而是正面面對趨勢,找尋生命的答案。

書單2-01
閱讀趨勢:優雅後半更健康

口述:黃薇齊;撰文:劉揚銘

02
Photo Credit:誠品書店提供

學生時代,黃薇齊曾擔任身障者的志工,在對話中發現行動不便的日常生活有多困難,「光是想出門吃飯,斜坡太斜上不去,餐廳門前只有一點門檻也很難進去,更別提一定要無障礙廁所......」朋友說出的困擾讓她驚覺,自己阿嬤不就是這樣才不願意走出門?

高齡者有許多行動困難和身障者相似,但長輩往往不願表達,黃薇齊注意到行動不便的朋友的生活中,有著更多方便走出門的智慧。她邀請身障朋友成為「友善特派員」分享餐廳資訊,並實地探訪,例如門口是否完全平整,走道寬度輪椅是否能通行,服務行動不便者的態度是否友善等,列出規格、建立資料,推出了「友善台北好餐廳App」。友善特派員更成為導師,在探訪過程讓業者了解,只要一點改善就可以擴大行動不便者的市場,提升服務品質與效率,就能與消費者互利互惠。

光是餐廳可以用line訂位、語音唸菜單,對視障者、老人家都是很大幫助,「手機對青年是娛樂,對行動不便者卻是參與社會的工具。」黃薇齊發現高齡者學科技並不難,需要的是動機,阿嬤很快就會自己選餐廳、訂位,邀家人一起出門,從需要幫助的人,成為可以幫忙的人。「時代進步是讓老人家一直看電視,還是讓他們輕鬆出門?」黃薇齊希望自己能運用智慧與科技協助人們,即使老後,也可以持續保有自我實現的機會。

影響黃薇齊的三本書
關於老後生活, 她推薦......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7 10 專題文章

【2016誠品閱讀回顧】閱讀何種幸福:兩岸三地書市回顧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文:劉揚銘(前商管雜誌主編,現為獨立工作者。經營「宅宅的一萬個為什麼」粉絲頁,著有《高校制服戀物論》《上班,辭職,還是撐下去》)

每個人的閱讀行為,都反映獨特的生活需求,若把眾人的需求加總,一個社會的暢銷書榜就像趨勢指針,反映著時代氛圍的變換。誠品書店陪伴兩岸三地讀者度過2016年,觀察到哪些有趣的閱讀趨勢?如過閱讀能讓人更幸福,兩岸三地讀者關注的幸福生活,又有哪些相同與不同之處?

反映社會的生活探求

相同:慢慢生活、好好吃飯

從生活與藝術類書籍,最能看出兩岸三地追求的幸福有相似之處:從對物品的斷捨離到人生的整理,各式訴求減慢生活步調,好好吃頓飯的書籍在台灣、香港、中國都深受讀者喜愛。在被即時通訊淹沒的時代,習字書卻橫掃兩岸市場,讓三地讀者重拾手寫的樂趣,在忙碌生活中靜下心來獲得療癒。

在健康方面,兩岸都關心斷糖減糖的飲食、跑步塑身的健康習慣,一點小趣味是今年的台灣讀者很在乎睡眠品質,香港讀者重視女性養生,而中國正開始流行男性下廚!

追求好生活也少不了美學的探索。近來設計已深入台灣常民生活中,讓普通人也能讀懂「好設計為何好?」的書籍今年熱賣。而香港讀者較擅長穿搭審美,平價時尚也能完美搭配的書籍受歡迎。中國則對經典藝術賞析、匠人的美學堅持更好奇。

AP_66306488442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從鋼筆字到書法,這波寫字風潮反映了讀者追求生活調劑的形式。

相異:回應時代的知識需求

由於兩岸三地正處於不同的社會狀態,對人文知識的需求也反映了這個趨勢。長照與年金是台灣今年的熱門議題,對於高齡社會、老後生活的閱讀產生很大的需求,從《無緣社會》、《下流老人》到《失控的照護》都名列人文科學類榜單,是中國與香港還沒出現的情況。

而香港與中國的發展密切相關,因此讀者正努力了解當代中國政治的變化,研究中國政治人物習近平、趙紫陽的書籍暢銷;此外,香港對於希特勒與德國政治的好奇也在今年出現,《我的奮鬥》、《鐵血與音符:德國人的民族性》上榜,對於這個發動過兩次世界大戰,曾是獨裁國家如何改變面貌,持續影響世界,吸引了香港讀者的注意。

同樣在人文科學類,今年中國讀者則對百家論壇中的口述歷史更有興趣,從《北大歷史課》、《我們台灣這些年》,愈來愈多讀者關注歷史相關作品。兩岸三地在人文科學需求上唯一相似的,是對「硬知識」進行軟化、易於傳播的科普、哲普作品,都保持熱切的需求。

AP_1631758607433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高齡化使得老後生活議題在台灣社會備受關注,相關書籍也因此熱賣。

兩岸從文學認識彼此

相同:影視作品帶動文學小說

在文學類,「從追劇到追小說」是兩岸三地共同的潮流,例如《丹麥女孩》在台灣、香港都站上暢銷榜,中國則有電影紀念版的《小王子》。東野圭吾、村上春樹在中港書市屹立不搖,台灣則多了直木賞得主東山彰良的《流》。至於輕鬆休閒的圖文繪本無論到哪裡都吃得開。

相異:閱讀哪些對岸作者?

文學書籍也是兩岸三地透過不同作家來認識彼此的機會。台灣作家龍應台、蔣勳的書籍在香港、中國很受歡迎,而台灣讀者開始從奇幻、科幻與懸疑歷史小說認識新世代的中國作者,例如唐隱、張嘉佳等。台灣歌手陳綺貞的兩本創作筆記在香港大受歡迎,反映了香港對台灣流行的好奇,可惜的是由於文字隔閡,香港有許多豐富的出版品並未引進台灣,還是以暢銷作家林夕、梁文道、馬家輝最為台灣讀者所知。

AP_48113360449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015年東山彰良(左)以《流》獲得直木賞,與同年兩位芥川賞得主又吉直樹(中)、羽田圭介(右)出席頒獎典禮。直木賞及芥川賞皆由日本出版社「文藝春秋」創立,前者屬純文學獎項,鼓勵新人作家,後者則頒給大眾文學。

在工作中自我修練

相同:勵志與負能量並存

從財經商業類書籍,最能看出兩岸三地的工作面貌不同,因此職場自我修練途徑大有差異,唯一比較類似的是,台灣面對努力不一定成功的現狀,開始流行「負能量」的紓壓;而中國雖然勵志書隨著經濟持續成長,卻也出現「反心靈雞湯」的趨勢,十分有趣。

台灣今年最暢銷的是作家Peter Su《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複雜》,在夢想與現實生活有如兩條平行線的年輕世代心中,帶著矛盾的勵志感彷彿說出自己的心聲。在走了幾年的癒療系風潮過後,能直白道出不滿的《每天來點負能量》暴紅,為這個不甘放棄又不甘自暴自棄的時代做了最好的註解。

而在經濟快速成長的中國,經典勵志書如戴爾.卡內基《人性的弱點》、比爾蓋茨精神導師奧里森.馬登(Orison Marden)的《氣質》依然熱銷;但另一方面,標榜「反心靈雞湯」的《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你所謂的穩定,不過是在浪費生命》也登上舞台。勵志與負能量並存,可能也反映了閱讀市場對於經濟成長的反思。

AP_55070702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戴爾.卡內基(Dale Carnegie,1888 - 1955),美國著名的人際關係學大師,西方現代人際關係教育的奠基人。其著作被視為西方社交技巧聖經。

相異:反映經濟趨勢的自我修練

面對總體經濟,台灣讀者急於了解「共享經濟」「大數據」等新趨勢,而面臨產業結構調整的環境,如何解讀大局的「賽局理論」書籍也備受重視。香港基於市場特色,品牌操作、金融操盤的財經書賣得特別好。至於中國讀者則更想了解近來發起的「供給側經濟改革」。

對於個人工作能力,台灣讀者正在追求傳達想法的技巧,TED溝通表達術是一大主流,也希望從職場上可靠、有經驗的前輩觀點找到工作目標的解答。中國讀者則對於指標企業、指標人物還有熱情,無印良品、Uniqlo、華為的成功,馬雲、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經營法則都在榜上,另外,商業經典如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持續有熱度。可見得兩岸讀者面對的工作職場不同,自我修練的方向也不一樣。

一個人的書架,可以反映個性與生活;一個社會的暢銷書,也能投射出時代的趨勢。兩岸三地讀者生存在互相交流、也彼此保有特殊性的地域,閱讀趨勢也顯現出這樣的特質:或許我們面臨的問題不同,但都渴望幸福慢生活,有時間好好吃飯、靜靜思考;或許我們追求的成功有所不同,但在追夢的路上,都同時懷抱希望與失望、勵志中帶點負能量;或許我們發展的風格與美學不同,卻能從閱讀對方的文學創作,來認識彼此所處的社會。

這個時代、這個社會的閱讀風貌,正是我們對幸福生活的渴望。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09_誠品人FB_BN_852X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