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影迷碎嘴見聞錄(上)

【坎城大觀園】影展開幕式與焦點新片

2018/05/24 ,

評論

全世界的記憶

Jean-Luc Godard《影像之書》,Photo Credit:IMDb
全世界的記憶

全世界的記憶

藝文寫作的逃逸路線,由電影與影像藝術研究者拼裝構成,發表別於主流媒體的音像評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甫落幕的坎城影展,從伊朗導演法哈蒂有點「落漆」的《人盡皆知》開幕,經影評人週的精采開幕片《狂野生活》,還有坎城常客賈樟柯帶來彷彿向自己致敬的《江湖兒女》,以及最後獲評審團頒發「特別金棕櫚獎」的新浪潮大導演-高達的《影像之書》⋯

文:尤俊弘

今年坎城影展開幕片《人盡皆知》(Everybody Knows, 暫譯)是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蒂(Asghar Farhadi)第三次來角逐金棕櫚。影片由哈維爾.巴登(Javier Bardem)和潘妮洛普.克魯茲(Penélope Cruz)主演。影片講述小孩被綁架,引起家族成員彼此猜忌、互揭瘡疤。劇情灑狗血得可以,宛若以台式《藍色蜘蛛網》或《玫瑰瞳鈴眼》風格搬演李滄東的《秘陽》(Secret Sunshine, 2007)。

或許因為法哈蒂的調度失當、劇本寫作不克制,觀眾在聽到一些反覆的台詞例如「其實那是你的孩子」的時候數度惡笑。影片最後在場刊Screen International僅拿低分評價1.8。

開幕片前轉播開幕式,請來法國演員Edouard Baer擔綱主持,搭配著鋼琴他表演一段高度排練的致詞。銀幕上也看見中國演員趙濤(她以賈樟柯導演的《江湖兒女》入圍),但范冰冰卻得到更多鏡頭,一時不解,她今年是以哪部片參展?接下來總監福茂(Thierry Frémaux)介紹評審-張震-他表示「是一位來自『台北』的演員。」

在評審團主席凱特.布蘭琪進場前,大銀幕播放她過往生涯演出名場面混剪的短片,營造出女神進場的氣勢。而她穿的禮服和2014年參加金球獎穿的一模一樣,大家問她為什麼,她說這些奢侈品不應該只穿一次、要環保,女明星/演員夾帶著超高人氣,媒體與觀眾都認為她走在時尚、環保的尖端。馬丁.史柯西斯則因為獲得今年導演雙週(Quinzaine des réalisateurs)的「金馬車獎」(Carrosse d’Or),帶著他44年前在導演雙週的作品《殘酷大街》(Mean Streets, 1974)重映,還舉行一場大師講堂,他和凱特.布蘭琪一起,一矮一高,用法語宣布開幕。

帥氣十足的克里斯汀.史都華(Kristen Stewart),她翻白眼時觀眾都很捧場。主席介紹她時一度忘記她在凱薩獎得的獎是什麼⋯⋯她的白眼就翻得到位。5月12日安妮.華達(Agnès Varda)、布蘭琪和史都華再次聚集紅毯,參加女導演Eva Husson的戰爭片《太陽的女兒》(Les filles du soleil, 2018)首映,眾女星與影人在紅毯上拍照。凱特.布蘭琪換了另一套美麗的黑色禮服。

A.B. 舒基(A.B. Shawky)第一次執導劇情長片即勇闖坎城主競賽單元,然而結果卻有失競賽片水準,甚至讓人覺得坎城選了這部片不過是基於對埃及電影的同情。影片賣第三世界的慘狀,講述一個痲瘋病人去尋找拋棄他的家人,同時有個孤兒院黑人小男生一起陪他走,很多老套的閃回,以及激昂到不能再激昂的配樂。

影評人週(Semaine de la Critique )單元的開幕片《狂野生活》(Wildlife)很精采,導演是《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 2006)裡飾演哥哥的保羅.迪諾(Paul Dano),這是他的第一部長片。傑克.吉倫霍(Jake Gyllenhaal)和凱莉.墨里根(Carey Mulligan)飾演一對夫妻,他們之間的小孩由艾德.奧克森博爾德(Ed Oxenbould)飾演(《探訪》)。這部片讓人沉浸在一個連續的情感狀態,讓我們從小孩的眼光,去看不成熟的父母如何對幼小心靈造成綿密的傷害。編劇柔衣.卡山(Zoe Kazan)出身電影世家(伊力.卡山[Elia Kazan]的孫女)和導演是男女朋友。迪諾本人非常謙遜,他在開演前致詞表示,自己喜歡讀影評,是閱讀影評才認識了台灣電影、伊朗電影。

主競賽的法國主場由克里斯托夫.歐諾黑(Christophe Honoré)打先鋒。《喜歡你、愛上你、逃離你》(Plaire, Aimer, Courir Vite)是歐諾黑繼11年前的《巴黎小情歌》二度入圍主競賽單元。

歐諾黑帶我們重返1990年代的法國男同志的世界。影片雖然乍看平順流水,但在各種小細節的選擇上,都可以看到歐諾黑對於1990年代的感情(那些巧妙選擇的插曲)。影片也充分地展現了歐諾黑的迷影情懷,尤其展現在主角文森.拉寇思特(Vincent Lacoste)特地去蒙馬特墓園撫摸法國新浪潮導演楚浮(François Truffaut)的墓。

有一些小置入表達對電影的愛:例如主人公在放映1993年金棕櫚獎珍.康萍(Jane Campion)《鋼琴師與她的情人》的影廳初次相遇、李歐.卡霍(Leos Carax)的《男孩遇見女孩》、法斯賓達(Rainer Werner Fassbinder)的《霧港水手》。這部片還算可以,但前一週的競賽片就差強人意了,唯有《夏》(Leto)好評不斷,Kirill Serebrennikov無法來到現場,因為他被俄羅斯政府逮捕。

第四天迎來一個小高潮,坎城常客賈樟柯得到當時場刊第二高分,2.9分,《電影筆記》(Cahiers du Cinéma)給了兩星,無人劣評!

中國的豆瓣網上都謠傳趙濤有機會得到最佳女演員,但趙濤不是在演趙濤嗎?片子非常長,但趙濤和廖凡明明就沒什麼火花呀?為何大家都大讚兩人?故事再次從2001拍到2018,橫跨17年。賈樟柯在自己的臉書釋出的片花,可以看見他們把酒倒進臉盆裡一起喝。

這部有點像賈樟柯在向自己致敬,回顧《三峽好人》、《任逍遙》之類⋯⋯又用上葉蒨文的歌,但沒有像前年《山河故人》用《珍重》的時機那麼感人。除了聽到〈男兒當自強〉、有大媽在唱〈瀟灑走一回〉,還有像畢贛《路邊野餐》一樣的小樂團在唱迪克牛仔的歌。

雖說劇情很瞎,但卡司強大,影片片名《江湖兒女》是費穆最後一部未完成的作品名稱。《小城之春》的女演員韋偉在2010年與賈樟柯對談時表示,這是她最遺憾沒有參與到的製作。但《江湖兒女》從頭到尾最讓人困惑的,可能是為什麼坎城要把片名的「女」拼音寫成不知如何發音的「NV」(拼音片名:Jiang hu er nv)。英文片名用Ash is the Purest White則是因為,他們去看火山,就討論起火山灰那麼高溫,應該是最乾淨的。

還有一部波蘭電影得到好評,《沒有煙硝的愛情》(Zimna wojna, 2018)。電影只有八十幾分鐘,可是能從共產波蘭拍到巴黎,再回到波蘭,期間男女主角分分合合。導演鏡頭設計刁鑽,攝影非常美,女主角喬安娜.庫里格(Joanna Kulig)也和趙濤並列目前最有希望得獎的女演員。影片開頭,眾多演員唱歌面容的特寫搭上採集民歌的隨機質樸,頗有甫於今年逝世的米洛斯.福曼(Milos Forman)的舊作《逃家》(Taking Off, 1971)那樣迷人的神采。導演致敬自己父母最成功的地方,或許就是試圖捕捉歌手在舞台上神秘的光彩。

第一週競賽普遍沒有特別好看,但因為第二週還有是枝裕和濱口竜介李滄東、《靈病》的導演大衛.勞勃.米切爾(David Robert Mitchell)紛紛登場,仍然讓觀眾引頸期待。

競賽外特別展映由四位泰國導演執導的集錦片《十年泰國》(Ten Years Thailand)相當教人失望,儘管這四位導演包括成功橫跨當代藝術界與電影界的阿比查邦(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十年泰國》是三年前中國禁片《十年》(2014)計畫的延伸,但大大不如前者。《十年泰國》四段皆不佳,就連阿比查邦那段,都像別人模仿阿比查邦拍的片。但他之前說過《華麗之墓》是他在泰國最後一部片了,怎麼還有新的?至於阿比查邦本人連影展都沒來,讓人懷疑不是認真之作。本系列將來還會有是枝裕和監製的《十年日本》,而另一作《十年台灣》已經確定會在2018台北電影節上映。

影展到第五天為止,場刊第一名是高達(Jean-Luc Godard)的《影像之書》(Le livre d'image),成為本屆影展第一部上3分的影片。

高達把以前的影片剪在一起,沒有演員,所以紅毯上是製片,和滿場大廳的影迷。訝異片中竟然有葛斯范桑的《大象》,原來他有在看比較新的電影。倒數十分鐘,影片就上片尾字幕,大家都開始鼓掌,但其實後面還有片段。到底會不會得金棕櫚獎?

他在Facetime和記者連線時表示,他仍想繼續創作,但身體狀況已越來越不允許。想到今年海報是《狂人皮埃洛》(Pierrot le fou, 1965),又是68學運50周年,由凱特.布蘭琪領軍的評審團今年會將金棕櫚獎頒給那位50年前,阻止影展繼續辦下去的導演嗎?當然更好奇的是阿拉伯世界的影評人對高達新片的看法,但這就難以得知了。

補記:《影像之書》上映第二天,巴黎又發生一起攻擊事件;《影像之書》最後得到評審團頒發的「特別金棕櫚獎」。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坎城大導演】濱口龍介:《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影展筆記】2018坎城影展:

今年坎城影展的開幕式轉播,請來法國演員Edouard Baer擔綱主持,他搭配鋼琴表演一段高度排練的致詞。而後總監Thierry Frémaux介紹評審-張震-他說:「這是一位來自『台北』的演員。」而在評審團主席凱特布蘭琪進場前,銀幕上播放她過往生涯演出名場面混剪的短片,營造女神進場的氣勢。凱特布蘭琪穿的禮服和她2014年參加金球獎穿的一模一樣,大家問她為什麼,她說這些奢侈品不應該只穿一次、要環保,這位夾帶超高人氣的演員,媒體與觀眾都認為她走在時尚、環保的尖端。另外,不能不提今年叫人拍案的開幕片-《人盡皆知》-伊朗導演Asghar Farhadi第三次角逐金棕櫚的作品:劇情講述小孩被綁架,引起家族成員彼此猜忌,然劇情卻灑狗血得可以,彷彿以台式類戲劇《藍色蜘蛛網》風格搬演韓國名導演李滄東的《秘陽》。或許是導演的調度失當,或因為編劇的不克制,影片最後在場刊Screen International只拿了1.8分⋯⋯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