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自由的電影」 創新反叛50年

專訪坎城「導演雙週」選片委員-布魯諾伊謝(上)

2018/06/13 , 評論
TNL特稿
1968年2月11日,包括尚胡許、夏布洛、高達與昂利阿塔勒(Henri Attal)等人於支持昂利朗格瓦示威行動現場,Photo Credit:© La Cinémathèque française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文:許耀文(資深電影工作者/獨立策展人)

「導演雙週」單元在隔年(1969)創立,首屆主題即為「自由的電影」(Cinéma en liberté),揭示坎城斷裂後的重生。今年適逢五月風暴50週年,全法國都有紀念與回顧活動,於此時回望導演雙週單元別具時代意義。

法國坎城影展的平行單元「導演雙週」(Quinzaine des Réalisateurs)今年邁入第50屆,1968年因為法國爆發五月風暴(Mai 68)事件,使當時進行到一半的坎城影展戛然而止。本篇特別訪問到本單元的選片委員之一布魯諾伊謝(Bruno Icher),他是英語區選片負責人。曾任《解放報》(Libération)和《電視全覽》(Télérama)文化主編,近期出版《導演雙週-年輕歲月 1967-1975》(La Quinzaine des réalisateurs - Les jeunes années 1967-1975)專書,在書中暢談本單元草創初期的歷史背景與趣事。

MEP_Couverture_La-Quinzaine
Photo Credit:Riveneuve éditions
《導演雙週-年輕歲月 1967-1975》書籍封面

這天下午,布魯諾與我們相約在坎城海邊見面,就在屬於導演雙週的官方沙灘接待處。如同這個單元給人的感覺一樣:他完全沒有架子、親切健談且充滿幽默感。他引領我們坐到最外邊的座位上,我們伴著怡人的陽光、溫暖的海風,鞋子踏著溫暖細沙。他拿出一包香菸,先禮貌地徵詢我們的許可,緩緩點起一支煙,帶著微笑,開始了今天的訪問。

問:關於1968年的坎城影展與導演雙週的重生,已有非常多的文獻記載與報導,包括您剛出版的這本新書,不過還是想請您再向台灣的讀者說一下背後的故事與歷史脈絡?

1960年代是全球電影史上很特別的時刻,好萊塢許多電影片廠推出了大師最後的鉅作,例如約翰福特(John Ford),另一方面在歐洲,很多大師剛打開國際知名度,有法國的新浪潮導演:高達(Jean-Luc Godard)、楚浮(François Truffaut),義大利也有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還有來自俄羅斯經典的作品,英國的大衛連(David Lean),都在努力拍片。

IMG_4706
Photo Credit:許耀文提供
導演雙週選片委員 Bruno Icher,採訪當天拍攝。

然1960年代同時也有許多「新」的電影,來自身處歐洲的我們不熟悉的地方,甚至根本不知道這些地方有電影的存在,所以當時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時刻,坎城影展,甚至是柏林和威尼斯影展,對於這類剛冒出來的電影尚未完全接納,來自亞洲、非洲、北非,來自南美洲的電影,在影展中都不是主流,在商業映演中也不是。

所有事情在1968年有了改變,因為發生在巴黎的抗議行動還有流血衝突,也對電影工業產生影響,年輕的導演們,包括高達與楚浮,希望當時的坎城影展中止。在坎城人們穿著燕尾服、華服戴著鑽石,去沙灘上跑趴,而同時在法國正經歷嚴重的罷工,事情一發不可收拾,身在坎城的人們卻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是非常可恥的,所以他們希望坎城影展中止,他們也成功了,影展於是中途結束。

年輕導演們後來和影展開始協商,他們希望重整影展,卻被拒絕。於是他們成立了SRF(電影導演協會,全稱為Société des réalisateurs de films),他們開始了自己的影展(導演雙週)。

這一切也並非是「反影展」(counter festival)或「反文化」(counter culture),重要的是歡迎來自巴西、日本、中國、塞內加爾、奈及利亞、南斯拉夫、波蘭的電影,不管來自何處,而不是所謂「官方」的電影(official cinema),都來參加坎城,帶來煥然一新的氣氛。

首屆導演雙週帶給影展和觀眾很大的震撼,讓大家知道原來有另一種電影的存在,非常強烈、新穎,也很政治。坎城被撼動了,柏林、威尼斯等世界電影圈也有了改變。事實上五月風暴很重要,但也重要的是,來自全世界的電影在這裡被看見,形成一種非常特殊的風氣,這就是導演雙週的成立。

問:是不是也和當時法國電影資料館館長昂利朗格瓦(Henri Langlois)事件有關?

你說的沒錯,這很重要。在1960年代初期,昂利朗格瓦是世界電影圈的巨星,但在法國本地卻不是,非常奇怪。他是電影記憶的守護者,他保存了來自全世界各地的電影,他如果沒有這樣做,很多電影應該就從世上某處消失了,他因此深受電影人、甚至好萊塢片廠的敬重,因為他拯救了電影的膠卷拷貝,甚至是那些沒人在乎的電影。

當時的文化部長安德烈・馬侯(André Malraux)想要開除朗格瓦的館長身份,因為朗格瓦從未費心在財務控管上,朗格瓦完全不管經費。於是所有導演們不論政治立場,都站出來支持朗格瓦,最後文化部妥協,取消開除朗格瓦,成功阻止了政府。所以對於這些年輕的導演來說,勇於嘗試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要輕易放棄妥協,而是想辦法去重整坎城,去改變這個陳腐且萎縮的電影產業。

昂利朗格瓦正是他們的精神領袖,不管來自左派或是右派,都為他挺身而出,他就是真正的電影守護之神。

問:當這些年輕導演和坎城影展協商時,當時的坎城總監侯貝(Robert Favre Le Bret)是不是對於這些參與抗爭的導演不以為然,甚至認為他們是一群愛鬧事的年輕人?
pierre-henri-deleau-dans-lete-620x468
Photo Credit:Hanoun

年輕的皮耶亨利.德婁(Pierre-Henri Deleau)演出馬賽爾哈農(Marcel Hanoun)的短片作品《夏》(L’été,1968年)。

坎城當時已經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影展,所有電影產業工作者都想來坎城,來放映電影,也很重要的是來談案子,所以坎城主辦單位不想要重整或改變任何事情,他們想要保持原來的狀態,一直這樣下去。當他們看了那些「新」的電影,雖然覺得有機會,卻不能完全確定。他們可以確定經典電影,大師級的電影,但不確定這些其他「新」的電影。

於是他們接受「導演雙週」成立並提供幫忙,因為他們很害怕1969年的影展會和前一年一樣變成一場災難,所以讓他們自己去搞「導演雙週」,起初完全不相信導演雙週會成功。兩三年後,他們看見導演雙週的成功,對觀眾來說,也對所有我們根本不知道存在世上的電影亦若是。

坎城總監侯貝(Robert Favre Le Bret)一開始是非常不友善的,他對於1968年的坎城感到非常憤怒,不過1969年導演雙週首屆他有稍微幫忙,他們從來不是朋友,不過情況還算可以,比較像是兩邊的合作模式,相對於(主競賽)那些大影展和大型派對,導演雙週我們這種小小場地、小派對,影人都聚集在咖啡廳,導演們像朋友般聊天,和那些大影展、燕尾服和華服無關,如同一個全新紀元的開端,發生在這裡,不是在那裡(主競賽)。

問:導演雙週首屆的選片人曾經是朗格瓦的司機,而當他上任時只有26歲?

首屆選片人、藝術總監—皮耶亨利.德婁(Pierre-Henri Deleau),當時很年輕帥氣只有26歲,哲學系學生,住在法國北邊里爾(Lille),在學校主持電影社團。有天他決定來到巴黎,立志成為一個電影導演,然而他誰也不認識,只知道深具影響力的館長朗格瓦,卻很難遇到他。於是皮耶亨利決定跑去館長家門口堵人,有一天早上他守在門口,看到朗格瓦走出家門就上前攀談,並表示自己有車子,願意的話可以載他一程去電資館,結果朗格瓦答應了,因為他真的不會開車。

皮耶亨利把握機會毛遂自薦,表明自己對於電影有極大興趣,希望可以在電影產業裡工作。朗格瓦聽後決定聘用他,不過是當他的個人司機。儘管有些令人失望,不過皮耶亨利心想,如果當館長的司機就可以整天待在他身邊,於是開始了司機的工作。

當時電資館的工作人員什麼都做,彼此互相幫忙,所以皮耶亨利也幫忙運送影片拷貝,幫忙電影放映等等。當一整天工作結束,所有觀眾都離開電資館,朗格瓦會繼續整晚打電話邀請朋友來看片,放那些他珍藏的老電影,皮耶亨利還會繼續待著。

幾個月之後,有一天朗格瓦放了小津安二郎的《晚春》,放映後在回程車上,朗格瓦對他說:「你被炒魷魚了。」皮耶亨利非常驚訝地詢問原因,朗格瓦:「因為你在看片的時候哭了」那一場放映的拷貝其實沒有字幕,很難知道影片的內容在講什麼。「你看懂電影『那些不需要了解的部分』,看懂了其中的情感,我覺得你已經準備好,可以去拍片了。」朗格瓦這樣對他說,皮耶亨利就離開電資館。

沒多久後發生了朗格瓦事件、五月風暴與六八年坎城取消,緊接著是SRF的成立,皮耶亨利還在同一個圈子。等到決定創立導演雙週時,這群年輕人都是導演,沒有人知道怎麼策劃影展,結果大家就推舉了年輕、充滿熱情的皮耶亨利,因為他有學校電影社的經驗,皮耶亨利本人非常驚訝,但也欣然接下這個任務。他當然完全沒有影展經驗,而且他在影展開幕三天前才抵達坎城(笑),非常的大膽。

問:結果他當了30年的導演雙週選片人。
affiche-quinzaine2018
Photo Credit:Festival de Cannes

因為他很了解狀況,他必須在影展還有SRF之外全然的獨立作業,只相信自己的電影品味,還有相信與SRF關係相近的法國導演們,包括:路易馬勒(Louis Malle)、《電影筆記》的創辦人賈克・多尼艾勒・瓦寇斯(Jacques Doniol-Valcroze),《電影筆記》史上最好的影評人之一皮耶卡斯(Pierre Kast),還有在草創期參與非常多的導演科斯塔加夫拉斯(Costa-Gavras) 。

不過皮耶亨利總是得相信自己,正是因為他的電影品味,才能造就這個單元的成功,一路走了30個年頭。現在回頭看,我們可以說他真的很有眼光,包括大島渚、荷索(Werner Herzog)、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泰倫斯馬力克(Terrence Malick)都成為日後的大師。他就是有把大家湊在一起的才能,他曾經說過:這些導演來自全世界各地,他們完全不講同一種語言,甚至也沒有看過彼此的電影,但能夠立刻變成朋友。他創造了一個電影的新家族,尤其在今日看來,現在許多在這裡參展的導演都有手足般的情感,這是一個非常美好的成就。
(採訪:許耀文、沈怡昕)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坎城大觀園】從一種注目到競賽外單元與經典片

【影展筆記】2018坎城影展:

今年坎城影展的開幕式轉播,請來法國演員Edouard Baer擔綱主持,他搭配鋼琴表演一段高度排練的致詞。而後總監Thierry Frémaux介紹評審-張震-他說:「這是一位來自『台北』的演員。」而在評審團主席凱特布蘭琪進場前,銀幕上播放她過往生涯演出名場面混剪的短片,營造女神進場的氣勢。凱特布蘭琪穿的禮服和她2014年參加金球獎穿的一模一樣,大家問她為什麼,她說這些奢侈品不應該只穿一次、要環保,這位夾帶超高人氣的演員,媒體與觀眾都認為她走在時尚、環保的尖端。另外,不能不提今年叫人拍案的開幕片-《人盡皆知》-伊朗導演Asghar Farhadi第三次角逐金棕櫚的作品:劇情講述小孩被綁架,引起家族成員彼此猜忌,然劇情卻灑狗血得可以,彷彿以台式類戲劇《藍色蜘蛛網》風格搬演韓國名導演李滄東的《秘陽》。或許是導演的調度失當,或因為編劇的不克制,影片最後在場刊Screen International只拿了1.8分⋯⋯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