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挑戰錫蘭3小時鉅作《冬日甦醒》之前,你該知道的15件事

2015/01/14 , 評論
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
錫蘭說:刻意安排「那場戲」,讓女主角明白「人生不是總在嘗甜頭的」|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
五個來自政大學土耳其文的女生,懷抱著對土耳其的熱愛與熱血,帶著自己的專業,開創冷門科系的新可能!矢志解決台灣對土耳其因資訊不完整造成的諸多歧見,並為對土耳其有興趣的朋友建立交流與資訊共享平台。

文:矮夯北 Ayhan bey|土女時代 Türkkızları

2015年如果只看一部土耳其電影,不用考慮啦,就是大導演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的《冬日甦醒》(Winter Sleep; Kış Uykusu, 2014),看了友站翻譯的〈17件關於坎城金棕櫚得主努瑞貝其錫蘭你該知道的事〉,讓矮夯北也在2015年初帶給大家15件關於錫蘭《冬日甦醒》你該知道的事。

1. 片名《冬日甦醒》之迷

相信所有影迷一定都對錫蘭為什麼取個這麼引人入勝的片名感到頗為好奇,錫蘭接受英國衛報專訪時提到,在初剪4.5小時版本中,主角愛登的姐姐有句台詞「我們像在冬眠般被困在這裡。」被剪掉了,片名也就因此誕生。

片商也極力鼓吹錫蘭不要用「冬眠」當作片名,他們警告錫蘭「這是個運鏡緩慢導演拍的長片,會嚇跑觀眾的。」有個片商甚至建議取名「冬日煦陽」,但是錫蘭反擊「冬日煦陽」是滑雪假期旅行社的名字吧,堅持將「冬眠」當作本片最終片名,中文片名《冬日甦醒》算是翻得還不錯,貼切片尾主角的心境。

2. 《冬日甦醒》摘金棕櫚大獎與國際影評人協會費比西獎

金棕櫚獎(Palme d’Or),每年頒給坎城影展的最佳電影,有多難得!?台灣之光李安大導仍未能將此獎項入袋。自1955年起,錫蘭是第二位獲得金棕櫚獎的土耳其導演,前一位是1982年伊爾瑪茲.居內依Yılmaz Güney)執導的《生之路》(Yol)。土耳其媒體對於兩位名導獲獎後竟擺出同樣的拍照動作也做了一番茶餘飯後的評論新聞,尤其在土耳其電影100周年獲得坎城影展最高榮譽,對於土耳其影壇也算注入強心針。

《冬日甦醒》除了贏得最高榮譽金棕櫚獎,也同時獲費比西獎(FIPRESCI Prizes)殊榮,費比西獎是由國際影評人協會在國際各大影展中頒發的會外獎項。32年前伊爾瑪茲.居內依執導的《生之路》也同時贏得金棕櫚與費比西雙料大獎。

3. 坎城影史上最長得獎影片

《冬日甦醒》片長196分鐘打破坎城影史上金棕櫚長度最長的得獎影片。打破的舊紀錄179分鐘正是2013年的金棕櫚獎得主《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挑戰《冬日甦醒》請自備提神良方與少喝飲料,以免錯過精彩對白。矮夯北看的那場至少看到包括坐在左前方的老伯等3名觀眾因為尿急上廁所或是憤而離席,錯過了愛登與妻子在廚房內的首次爭執等精彩好戲,非常可惜。

4. 錫蘭延續坎城獲獎紀錄

錫蘭除了1995年初次參展鎩羽摃龜之外,爾後從2002年至2014年之間拍攝的《遠方》(Uzak, 2002)、《適合分手的天氣》(İklimler, 2006)、《三隻猴子》(Üç Maymun)、《安納托利亞故事》(Bir Zamanlar Anadolu’da, 2011)與《冬日甦醒》5部長片共獲得7個坎城影展獎項;2014年更一舉抱回最大獎,可說是「前無土人」的成就。

5. 錫蘭夫婦首度連袂創作

錫蘭之前拍攝《安納托利亞故事》與《三隻猴子》時,夫婦倆的劇本結晶仍有老搭檔Ercan Kesal通力合作,《冬日甦醒》是錫蘭與妻子Ebru Ceylan首度共同創作電影劇本,不過要說這對才子佳人老少配最令矮夯北印象深刻的,則是由錫蘭與Ebru主演《適合分手的天氣》中那場不甚蘇胡讓人心驚膽跳的強暴戲,錯過的人下次去土耳其別忘了去D&R書店尋寶。

6. 三顧茅廬邀請土國實力派演員主演

錫蘭在構思劇本時,主角不作第二人選指名要Haluk Bilginer,然而Haluk卻因在伊斯坦堡嘎戲,差點無法前往卡帕多其亞拍攝。Haluk表示非常景仰錫蘭,也看過錫蘭的每一部片。後來劇組錯開拍攝時間,得以順利開拍。Haluk Bilginer出生於土耳其伊茲米爾,除了在土國家喻戶曉外,Haluk也在英國BBC電視肥皂劇《東區人》(EastEnders)演出。錫蘭表示,因為Haluk專業劇場背景,只有他能駕馭主角愛登過氣演員細膩心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7. 契訶夫短篇小說型塑劇本

都庫副代表開示後,矮夯北慢慢瞭解契訶夫(Аnton chekhov)在土人心中的地位,身旁幾乎所有土人兒時皆有拜讀他的作品。錫蘭歷年作品無不受到契訶夫影響,錫蘭在專訪中不願正面回應《冬日甦醒》改編自哪部作品。據信,「以撰寫土耳其戲劇史為念」與「收到匿名求援信」的愛登是受到契訶夫《妻子》(The Wife)短篇小說啟發,而「與姐姐爭論對抗罪惡」與「小報苛刻專欄評論家」的愛登則與契訶夫《好人》(Excellent People)短篇小說筆下主角雷同。

8. 莎士比亞也串場拍案叫絕

被雪困住的愛登在好友農莊與學校老師煙硝味的爭辯,學校老師臨走前借酒裝瘋以莎士比亞劇作《理查三世》的經典名言作總結,暗批主角愛登不過是個中亞懦夫,終日把禮義廉恥掛在嘴邊卻又說一套作一套。

9. 一以貫之的舒伯特鋼琴配樂

角色的無力感與孤寂感,搭配靜謐與滄桑的攝影畫面,與舒伯特畫龍點睛的Piano Sonata No. 20 in A Major, D. 959 II. Andantino鋼琴配樂,讓觀眾陷入冰封情緒卻像是愛登苦悶不知如何自救。

10. 尋找杜斯妥也夫斯基

迪士尼動畫常出現「尋找米奇」畫面的彩蛋。「冬日甦醒」的官方海報,原來是向俄國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Fyodor Dostoyevsky)首部小說封面致敬,而這本小說封面,也靜靜的掛在女主角房間牆上,你,發現這個彩蛋了嗎?

錫蘭電影海報向俄國作家作品致敬
11. 取景卡帕多其亞,還有…

你以為《冬日甦醒》皆取景卡帕多其亞嗎?錯!雖說絕大多數場景是卡帕多其亞,但因為拍攝期間卡帕多其亞降雪停止,為求拍攝順利,劇組便移往卡爾斯埃爾祖魯姆拍攝雪景,不過,大雪紛飛的景象,相信土人也很難查覺雪景所在地。

12. 奧瑪.雪瑞夫驚鴻一瞥?

片中一幕土國騎士詢問愛登牆上照片是哪位拍片的大明星合照,愛登回答是「奧瑪.雪瑞夫Omar Sharif)拍攝電影《陪我走到世界盡頭》(Monsieur Ibrahim)」時合照的。奧瑪.雪瑞夫是老牌埃及演員,1962年拍攝《阿拉伯的勞倫斯》獲金球獎男配角殊榮,1965年演出《齊瓦哥醫生》走紅全球,並於隔年奪得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在中東地區算是響叮噹的知名演員,至於到底電影中合照是真是假,只得等眼尖的觀眾去判斷了。

13. 刻畫土國不同階層意識形態

相信去過土耳其的讀者都同意,有開放西化的土耳其人,更有保守虔誠的土人。飾演Hamdi教長的Serhat Mustafa Kiliç在衣著、對房東妻子深夜登門不知所措的行為,與將estağfurullah常掛嘴角的言行,都讓矮夯北深信不疑,對!他就是土耳其的教長。

另外讓矮夯北感到「對對對!這就是土耳其!」的場景就是司機與房客爸爸İsmail髒話滿天飛的爭吵,有與土人相處過的讀者肯定對土式爭吵印象深刻。另外就是愛登與家庭成員所代表的知識份子階層自然不在話下,這些不同社經地位的土耳其人在錫蘭導演巧妙的運鏡下,讓觀眾可以得以一窺土耳其的兩派意識形態。

14. 演員細膩轉身與情緒轉折

不知是巧合或是導演刻意安排,片中包括愛登、妻子、Hamdi教長及房客爸爸İsmail皆有轉身(頭)的鏡頭特寫,有的轉身掉淚、有的表情漠然、有的人則是變臉咒罵,情緒轉折的速度與錫蘭的緩慢鏡頭呈現反差。

15. 房客爸爸驚爆13分

另外想要私心介紹飾演出獄酗酒的房客爸爸İsmail,實力派演員Nejat İşler將他對社會的怨懟、陰沉的情緒與不可預測的舉止飾演恰如其分。雖然他短短的2場戲,僅占片長6.6%,相信觀眾絕對會聚精會神看他不按牌理出招,矮夯北認為Nejat演技最為吸睛,尤其那顆斗大在眼眶裡打轉的淚珠,可謂經典。

對於Nejat演技有興趣的捧油,造訪土國時別忘了尋找《攏是穆斯塔法啦》(Mustafa Hakkında Herşey)可以看到10年前Nejat初躍大螢幕一鳴驚人的演技喔。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總之看到這裡,你大概也不怕被雷了,矮夯北掛保證《冬日甦醒》絕對是土國最會得獎的導演錫蘭登峰造極之作。故事敘述爸氣民宿老闆、村莊房東、專欄名筆的平庸退休演員愛登,因為天外飛來一石,激起了連串的漣漪,打破夫妻和諧、姐弟和睦與雇傭和平的表面假象。角色的眼神交換與言詞爭鋒,道出錫蘭想探討「宗教與世俗」、「權貴與貧窮」以及「對抗罪惡還是消極以對」等人性的黑暗面。

導演錫蘭表示自己想拍契訶夫短篇故事的想法已經醞釀15年了,但是他一直沒有信心成功,因為契訶夫劇情不甚明顯,需要透過小說文字旁敲側擊描述才得以猜見。不過拍完《安納托利亞故事》後,錫蘭認為時機與拍攝技巧已臻純熟,便與妻子Ebru共同著手進行劇本寫作。

投入6個月精力寫完後發現劇本長達285頁,整整比安納多利亞故事多出兩倍,但是錫蘭仍狂熱地拍攝所有對白,超過200小時的影片在初減後仍長達4.5小時,經過導演審慎取捨後,才是我們看到的3小時16分鐘的院線版本。

剛看完電影時,矮夯北評道:「主角說的話我都還蠻認同的啊。他的姐姐怨天尤人,鑽不出失婚牛角尖。他的妻子涉世未深,分不清好人與壞人,提醒她別受騙是為她好啊。」然而,《冬日甦醒》是部極具省思的電影,錫蘭用攝影運鏡,不著痕跡地傳達其實愛登並非如表面上如此悲天憫人。

他貌似正直、公正且有良心,滿嘴引經據典的知識份子(錫蘭玩了個文字遊戲,Aydın除了可當名字,在土文也是知識份子的意思),但是所作所為卻是讓矮夯北不禁反思,自己是否也在人生的某個片段成了愛登?「嫌人鞋髒」、「厭人腳臭」、「讓人穿小鞋」、「確認賠償鉅額當面羞辱」、「嘴說免道歉卻不低手」、「成為婉君匿名謗毀」、「我作的慈善才是慈善」與「讓摯愛失去唯一生存信念」等。

此外,愛登那讀者稀少的小報專欄評論家身分,讓坐在電影院看戲的矮夯北不禁冒冷汗,彷彿錫蘭藉由主角嘲笑讀者群不知道有沒有超過三隻猴子的矮夯北。

冬日甦醒 Winter Sleep台灣版海報|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最後,《冬日甦醒》中沒有絕對的壞人,錫蘭在劇本寫出每人的缺點(串場日本遊客除外),姐姐的尖酸與苛刻,妻子欠缺思量與自以為是,甚至司機陽奉陰違,都可能是你我日常生活常作卻不自知的小惡。

如同片中一直重覆的引經據典「通往地獄的路往往由善意鋪成」,以及片尾出自莎士比亞《理查三世》「良知是懦夫才用的詞彙,是用來嚇阻強者的藉口」皆是錫蘭夫婦發自靈魂的省思,希望土女時代的讀者能夠趁著還沒下檔前,一同去感受破土而出的金棕櫚獎得主《冬日甦醒》。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漢尼拔》系列(一):安東尼.霍普金斯的冷靜與瘋狂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影癡呢?就在瘋與傻之間,他們比觀眾更敏銳些,比演員更理智點。人們看電影為娛樂,他們則愛用一個最獨特的視角「寫」電影,以文字做鋤頭,探入敘事的幽微之處,掘出鳳毛麟角,傾訴影像之外的故事。借用了他們眼光,就算是老片重看,畫面有了層次,更耐人玩味。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