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歡迎來到《金盞花大酒店2》:你怎麼能不愛這些「老」朋友?

2015/03/24 , 評論
張硯拓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張硯拓
專職影評人,文章散見於紙本與線上媒體,也為udn.tv【藝想世界】節目常態來賓。 曾舉辦多次演講,經營【時光之硯】部落格及臉書粉絲團多年。 信仰:美好的記憶就是我的神。

在《金盞花大酒店2》(The Second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接近收尾的地方,有個「外人」對主角群所住的這個大家庭做出了評價,他說這間飯店「在經營上漏洞百出,管理也雜亂無章,卻能夠順暢地運作下去,可見主事者對他的房客們,一定有很深厚又真實的情感!」

上面這句話,在看的當下我就覺得,拿來形容這部片本身,似乎也剛剛好呢!作為一部續集,《金盞花大酒店2》有它的認真和用心,然而當初第一集把類型元素(喜劇、愛情、異國風情)結合老年題材的「趣味/突兀」之一體兩面,在這似乎又更明顯了。只是,把這群演員一字攤開——這一點也正如上集——說真的,誰能抵抗?誰能夠不愛這部電影呢?

且讓我們先回憶三年前。2012年,《金盞花大酒店》(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以不多的預算(一千萬美金)搭配大得驚人的卡司,講一群英國老人到印度一間飯店去度假/養老的歷程,不只評價討喜,票房更超級轟動。

它描述印度青年桑尼(《貧民百萬富翁》、《成人世界》的戴夫品托)繼承了一間破飯店,他把它的外觀「美化」後放到網路上,結果「騙」來了主角群七個人,他們見到「真相」的反應不一,但總之都住了下來。這些人包括:

剛剛喪夫要尋找人生目標的艾芙琳(由《醜聞筆記》、《遲來的守護者》、「M夫人」茱蒂丹契飾演)、剛辭去法官職位想重返童年家鄉的葛拉罕(由《全面反擊》、《蝙蝠俠:開戰時刻》、《逐夢大道》的湯姆威金森飾演)、關節受傷來開刀但是厭惡印度的茉瑞兒(《修女也瘋狂》/《哈利波特》系列和《虎克船長》的瑪姬史密斯)、想釣個多金男梅開二度的梅格(《BJ單身日記》的西莉亞茵瑞)、想找個風流情人重振雄風的諾曼(《教會》、《波斯王子》的羅諾皮卡普)、以及感情早已淡去的老夫老妻道格拉斯和珍(《真愛每一天》、《愛是您,愛是我》、《神鬼奇航》系列的比爾奈伊與《愛情決勝點》、《傲慢與偏見》的潘妮洛普威爾頓)。

Photo Credit: The Second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

故事過程,包含了各角色適應異地,並建築起自己的生活,像是葛拉罕和他的初戀情人重逢了,茉瑞兒在年輕女侍的身上看到真誠服務的美好,也找回職業女性的信心;諾曼和梅格意外合夥,成為俱樂部事業的經營者,諾曼更找到讓他想要定下來的另一半凱洛;艾芙琳找到了工作,有了分享生命經驗的地方,道格拉斯則找到艾芙琳,從而讓最適應不了這裡的珍,領悟了「放下」對兩人都好……

當年第一集,有個改編自小說的精緻又鮮活的故事,它探討人生最後階段的選擇,重新開始,相遇和放下,甚至是終於接受自己。對於生命的樣貌,該往哪裡去,該如何面對等等,它無疑有著誠懇、而且也堪稱深刻的詮釋企圖。而在這背後,各式各樣關於年老,關於異文化衝擊,關於人際交鋒,以及(因為年老而更顯得單純又扭捏的)愛情的笑點和轉折,自是趣味盎然。

尤其,上面那一票戲精的主演,散發出猶如愛情喜劇版的《浴血任務》、《超危險特工》的明星氣場,這優勢編導也很明白,到了第二集更是不遺餘力釋放它。《金盞花大酒店2》一開頭第一場戲,就讓我會心微笑,而且整個被收服了:我看著瑪姬史密斯在會議上,幽幽地開口鎮住全場,又看到活潑而喜劇節奏(comic timing)極佳的戴夫品托,心想「就是這樣嘛!在《成人世界》裡的他,真是半點光芒也無啊!」

(相關評論:失手的《第九禁區》?太急著長大卻誤入歧途的《成人世界》

Photo Credit: The Second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

《金盞花大酒店2》以桑尼和未婚妻的婚禮為名義上的結構主線,實際著重的則是上一集留下來的角色們(只缺了因故退席的湯姆威金森)在此找到的「新生活」,各自進一步的發展。有人說,續集最懶惰的藥方就是複製上一次的模式,然在此,我看到編劇歐爾帕克和導演約翰梅登都很努力在避免這情況。

所以這故事挖深。藉艾芙琳與道格拉斯的關係講年老之時(「我已經七十九歲了,還能有多少時間?」)對美好事業和美好愛情的把握,或退縮;藉諾曼的線講對忠實伴侶關係的嚮往;藉梅格的線講「麵包」和「愛情」究竟哪個是婚姻的核仁?也藉茉瑞兒/桑尼/桑尼的媽媽,以及新加入的李察吉爾坦辛葛瑞格的線講「母親/兒子」的實線虛線的照顧與被照顧、掌控與被掌控、幫助和傳承的主題。

這當中,當然多數是(而且比上一集更變本加厲地)翻玩愛情的面面觀,就連桑尼自己的婚禮籌備過程,也有著難以預料的波瀾。妙的是,這樣一部英國片(通常對愛的觀察幽微而且世故的)再搭配如此輩份的演員群,它對愛的詮釋和各種疑問,卻是那麼好萊塢青少年氣質:我該不該接受?要不要冒險?她是不是變心了?他真的願意忠於我嗎?我在怕什麼?我在等什麼?……

Photo Credit: The Second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

說到底,看擁有數十尊獎像和甚至爵位的演員表演這些,依然是妙趣橫生。但這也是我所說的,突兀大過深刻的部份。這些突兀是為了製造笑料,於是《金盞花大酒店2》有讓人想起《六人行》的情敵對峙場面,有你意想不到的飛車畫面,有讓人不知該皺眉還是苦笑的床上攤牌,也有孩子氣得不得了的幼稚吵架——

然而這一切,在最後歡暢熱鬧的群舞場面中(不「寶萊塢」一下怎麼說得過去?)似乎都不重要了。在茱蒂丹契和瑪姬史密斯幾句雲淡風輕的問候,了然於心的彼此相惜相候裡,也都瑕不掩瑜了。在最後婚禮場上,一段只有當事人懂——但觀眾當然也懂——的告白戲,那當下,誰管這演出的兩位年紀是休葛蘭茱莉亞羅勃茲的幾倍?或湯姆克魯斯芮妮齊薇格的幾倍?或亞當山德勒茱兒芭莉摩的幾倍?

浪漫就是浪漫,童話就是童話。電影的美好在於那一瞬間,在戲院那一刻,讓你如此關心的這兩個人,他們終於眼神交會,心也靠在一起了。那樣的滿足,讓角色也活生生存在。《金盞花大酒店2》辦到了如此,剩下的那些人生智慧,偈語或爭執,「無論什麼年紀都別害怕做夢」的提醒,都是加分而已。這部片,從它的立足點開始,就遠遠不只是及格而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看顏色、憑感覺還是只管統獨,其實越民主越「不看政見」投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從《橘子收成時》談愛沙尼亞的不流血革命:面對命運的荒謬,我們選擇歌唱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影癡呢?就在瘋與傻之間,他們比觀眾更敏銳些,比演員更理智點。人們看電影為娛樂,他們則愛用一個最獨特的視角「寫」電影,以文字做鋤頭,探入敘事的幽微之處,掘出鳳毛麟角,傾訴影像之外的故事。借用了他們眼光,就算是老片重看,畫面有了層次,更耐人玩味。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