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你知道保羅沃克驟逝多出來的15億成本誰來付嗎?─從《玩命關頭7》看好萊塢的電影保險內幕

2015/04/15 ,

評論

infero

Paul Walker|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infero

宅宅一枚。食影為生,但只是浪費,怎樣也吃不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保險,就沒有角色,就算是明星,也一視同仁。

2013年底,正在拍攝《玩命關頭7》的好萊塢影星保羅沃克(Paul Walker)車禍驟逝。少了男主角之一,怎麼拍下去?環球影業一度停擺,但不久後重啟進度,才完成如今橫掃全球的票房大片。

讓保羅沃克「重生」的關鍵角色是誰?或許有人覺得是編劇,因為得重寫劇本;或許是替身,其中2位是保羅的弟弟;或許該歸功於施展特效魔法的《魔戒》後製團隊威塔數位(Weta Digital)。這些固然很重要,但問題在於:忽然增加的工作當然不是免費,工期延宕也帶來花費,讓預算從2億膨脹到2.5億美金,多出來的5000萬美金,約15億台幣,誰來出?

答案是保險公司,由安聯保險集團旗下的Fireman’s Fund買單。

Vin Diesel|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製片、投資人與保險的三贏

電影是高成本投資,拍片卻是高風險,狀況層出不窮,演員生病、受傷、意外、水土不服、天候不佳、拍攝場地戰爭、火災、水災、動物鬧脾氣和設備失靈等等,不勝枚舉。

早期好萊塢大片廠可以、也願意自己承擔風險,但1930年代後小片廠增加,製作成本提高,經濟大蕭條的啟示,促使保險需求逐漸擴大。70年代後,《星際大戰》(Star Wars,1977)等高成本特效大片蔚為風尚,成本普遍飆高,更加推波助瀾。

Fireman’s Fund娛樂部門副總裁Joe Finnegan在2008年時評估,一部成本一億美金、有賣座潛力的片,「如果演員生病一天而無法拍攝,可以獲得100萬美金的理賠。」這份所謂的卡司保險(cast insurance),保費約佔成本的1%,也就是100萬美金。另外也常常會簽完工擔保(completion bond),因應拍片超時、超支的資金缺口,保費約增加成本的2%;倘若電影因故不拍,保險公司理賠的金額,可以高達整部片的預算。

這對製片是很好的投資,早在1959年就有「保險救片」的案例。泰隆鮑華(Tyrone Power)在西班牙拍《所羅門王》(Solomon and Sheba)時突然心臟病過世,年僅44歲,若非製片從保險公司拿到120萬美金,得以重選主角,電影根本拍不下去。

既然拍片風險高,很容易賠吧?

保險公司當然不是凱子,有一批專家針對電影製作的方方面面進行評估(不意外地,這些專家常常來自電影圈),量身訂作保單,或對劇本提出經濟面、安全面上很難拒絕的修改建議;對製作方來說,不接受建議得多付保費,一般人是不會跟錢過不去的。

演員是很大的風險來源,保險公司會要求演員去找他們認證的醫生作很仔細的身體檢查,如果這人過去有「不良紀錄」,如嗑藥、心臟病、賽車、騎摩托車等,有危害拍攝進度之虞,就會設計特別條款(如拍攝期禁止開車)、提高保費或拒保。

拍攝期間,保險公司也會派人到現場監督,確保劇組按表操課、演員沒有作怪或作危險動作──因此,下次當你看到好萊塢片的宣傳詞說:「某某某搏命演出,不用替身」,別太當真,要不有用替身,要不就是沒那麼「搏命」。

大成本需要避險,而中低成本或所謂具有較高藝術性的「獨立」電影,其實更需要保險。多數美國片規模再小都有一定成本,也經常依賴銀行、華爾街等地投資人的外部資金;這些金融業者未必懂電影、未必瞭什麼藝術價值,但明白什麼叫保險,知道有這份東西,電影一定會完工,不會血本無歸。許多投資人或片廠,看到沒有保險就直接打槍。

此外,電影保險非常專業,算得不夠精,肯定慘賠,所以由少數公司壟斷,權力更形鞏固。因此,電影保險不只是意外發生時的「救片仙丹」,也在經濟面與實務面考量的認可下,左右電影製作的藝術選擇,甚至是許多演員的職業生命。

Robert Downey Jr.|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he Taming of the Shrew(馴悍記)

眼下炙手可熱的大明星小勞勃道尼(Robert Downey Jr.),曾因1996到2001年間吸毒多次進出勒戒所,茫到跑進鄰居家睡覺,被控入侵民宅,成為保險公司眼中的確定風險。

在《Conversations with Woody Allen》書中,伍迪艾倫說他本來想找小勞勃道尼和薇諾娜瑞德(Winona Ryder)來演《雙面瑪琳達》(Melinda and Melinda,2005),因為跟薇諾娜瑞德在《名人錄》(Celebrity,1998)合作愉快,也覺得她很適合這部片,而他一直很想跟小勞勃道尼合作,因為「他是個大天才」;但保險公司不願為他們兩人擔保(薇諾娜瑞德2001年因偷竊被捕),只好作罷。

伍迪艾倫不是唯一抱憾的,《野東西》(Wild Things,1998)也想找小勞勃道尼,一樣因為保險打退堂鼓。

若不是好朋友梅爾吉伯遜(Mel Gibson)為他擔保,出高額保費,讓他能演《奇探心魔》(The Singing Detective,2003),接著以《鬼影人》(Gothika,2003)慢慢回到主流大銀幕,小勞勃道尼恐怕早已消失影壇。根據Wikipedia引述的2006年說法,他在《鬼影人》的片酬預扣40%,電影拍完後再還,以防他再度吸毒;類似條款後來都出現在他的合約中。

吸毒、酒駕、入獄樣樣來的琳賽蘿涵(Lindsay Lohan)同樣黑掉,但漂白仍遙遙無期。

她最近主演的小成本製作《The Canyons》(2013),描述洛城燈紅酒綠,片中與正港A片男星有激情、大膽演出;為什麼這片能請到她?因為她的片酬一天才100元美金,而且製作成本只有25萬美金,製片方評估不用買保險。或如另一部她主演的「玉婆」伊莉莎白泰勒傳記片《Liz & Dick》(2012),製片得購買特殊保險(保險公司拒絕公布價碼,但肯定不低)。

然而,這些僅有的表演機會評價都不好,《The Canyons》還讓她入圍了金酸莓獎。琳賽蘿涵非但沒有東山再起,還遭落井下石。

「不良嗜好」也是保險考量之一。

就拿上個月哈里遜福特(Harrison Ford)的飛機意外來說吧,雖然沒有大礙,最終他駕駛古董小飛機迫降在高爾夫球場上,或許有人看到這條新聞會說:「福伯帥呆了!」、「空軍一號真人版!」、「史上最強美國總統!」但他新片開拍在即,這類行為肯定讓保險公司與製片方大皺眉頭,最起碼會被禁飛;而且這不是他第一次飛機意外,可說是「累犯」。

保羅沃克不只在《玩命關頭》系列扮演賽車高手,平常也有玩車習慣。他跟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保羅紐曼(Paul Newman)、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等熱愛飆速的好萊塢車迷一樣,拍攝期間被限制開車。不過,千算萬算,很遺憾地,保羅沃克車禍那天是他朋友開的。

Spencer Tracy & Katharine Hepburn|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No Country for Old Men

如果說,「生活不檢點」多少有點咎由自取、個人造業自己擔,那「歲月不饒人」這句話,在好萊塢更顯辛酸。好萊塢評估老演員時,除了會不會演、適不適合,更重要的是能不能保險。

人老了,多少有毛病,大明星也不例外。

75歲的奧斯卡影帝畢蘭卡斯特(Burt Lancaster),被製片方拔掉主演《Old Gringo》(1989)中19世紀冒險家的機會,因為認定他動過心臟手術,無法應付高海拔與炎熱拍攝環境,氣得他上法院提告。

畢蘭卡斯特是體操高手,曾在馬戲團表演雜技,後來成為好萊塢最出色的硬漢型、運動型演員,自然無法忍受這樣的待遇。這一年,畢蘭卡斯特以棒球電影《夢幻成真》(Field of Dreams)中回憶往事的老運動員角色,證明他還是一尾活龍,也為表演生涯畫下句點,5年後去世。

40、50年代好萊塢最佳銀幕情侶凱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和史賓塞屈賽(Spencer Tracy),都是影史最耀眼的明星,一樣得屈就保險。他們在拍《猜誰來晚餐》(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1967)時,因為沒有保險公司肯為2年前鬼門關前走一遭、健康狀況堪憂的屈賽擔保,赫本與屈賽必須拿片酬作抵押,才能一起主演。

《猜誰來晚餐》在奧斯卡風光提名最佳影片、導演、原創劇本、男女主角、男女配角等10個獎項,最後拿下最佳原創劇本和女主角,也被美國電影協會(AFI)列為百大電影之一;但保險公司的顧慮不無道理,屈賽在電影拍完後10多天就過世了。

Kingsman保險公司2013年為一個86歲有心臟病史的不具名演員作保,在總額130萬美金的卡司保險中,光他的部分最便宜就要30萬美金;而這金額拿到一部一億美金成本的片,約等於10到12個演員基本保險的保費。

拍片如打仗,演技再好、資歷再深、鬥志再高,只要評估不夠健康,有可能拖累製作效率的風險,戲約之門一樣掩上。

Nicole Kidman|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Kidman’s Knee

或許你會說:老演員、過氣明星、崩潰毒蟲,都不算真正的明星呀!倘若換成真正具有票房號召力的大牌,保險公司奈何得了嗎?

2000年初的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如日中天,儼然全球第一女星,但《好萊塢電影經濟的內幕》一書提到,她是如何卑微地為膝蓋取得保險。

妮可基嫚2000年在澳洲拍《紅磨坊》(Moulin Rouge!)時弄傷右膝,讓承保的Fireman’s Fund因為兩件索賠吐出300萬美金。2001年拍《戰慄空間》(Panic Room)時,開拍三週後,她因為膝傷而離開,差點害這部片流產(如果流產,Fireman’s Fund得資付5400萬美金的賠償,接近整部片預算);後來製片找到茱蒂佛斯特(Jodie Foster)代替,把片拍完,但保險公司依然付了700萬美金。

當製作公司之後要為妮可基嫚主演的《冷山》(Cold Mountain, 2003)保險時,即便她這麼紅、拿這麼多獎,市場上竟無人肯保,她已經被認定是一個確定的風險,製作公司想拍也拍不了。

Fireman’s Fund經理的email提到:「即使為妮可開刀的醫師與現在她的骨科醫師都認為她已經完全復元,但當我們將她送到指定的醫師診所檢查時,驗出膝蓋仍有腫脹。傷勢依然存在」,而且「另外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是,我們手頭上還有三個理賠案在處理,都是因為這位女演員的膝蓋。」

為了取得保險,妮可基嫚將她片酬中的100萬美金存入第三方帳戶,如果她沒拍完,這筆錢就變罰金。她也得同意,所有可能潛在傷害膝蓋的鏡頭,都要用替身(彎腰也在內)。共同製片的Lakeshore Entertainment公司,也得存50萬美金到上述的第三方帳戶。

除此之外,唯有等到負責完工擔保的International Film Guarantors公司證明「妮可基嫚已經完全了解她必須要在這部電影完整演出」,還有「她完全明白前述目標,而且不讓任何事阻撓她完成本片製作」時,她才能從Fireman’s Fund取得保險,然後拿到角色。

沒有保險,就沒有角色,就算是明星,也一視同仁。

River Phoenix|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River Phoenix|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好萊塢:夢工廠

在保羅沃克之前,近代最轟動的主角拍攝期間猝逝、導致影片前途未卜者,當屬1993年童星出身的天才演員瑞凡費尼克斯(River Phoenix),在拍攝《Dark Blood》期間嗑藥而心臟衰竭,死在好萊塢惡名昭彰的夜店The Viper Room外的人行道,年僅23歲,當年引起軒然大波。

《Dark Blood》沒拍下去(但以旁白補述在2012年完成),保險公司賠給製片550萬美金。根據Elizabeth O. Hubbart的論文《When Worlds Collide: the Intersection of Insurance and Motion Pictures》,在此事件後,保險公司對藥物使用的檢驗變嚴格。保羅沃克這起事件,5000萬美金理賠金創歷史新高,相信可能也會帶來類似影響。

但不管影響層面多廣,大結構暫時不會改變,保險對製作或卡司的監控不會消失,也不大可能減少。因為保險之所以重要、不可抗逆,在於它鑲嵌於工業邏輯之中,對高度不確定的文化生產邏輯進行風險分攤與效率監督。倘若不夠工業、不夠完善,還無法形成產業規模。

這一切只是回過頭來說明,美國以好萊塢為首的影視產業,一年有4700億美金產值的事實。好萊塢,貨真價實的夢工廠。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法提.阿金的《切膚之歌》:與其說是「大屠殺電影」,更關乎面對歷史真相的勇氣,以及公開談論它的言論自由

Tags: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影癡呢?就在瘋與傻之間,他們比觀眾更敏銳些,比演員更理智點。人們看電影為娛樂,他們則愛用一個最獨特的視角「寫」電影,以文字做鋤頭,探入敘事的幽微之處,掘出鳳毛麟角,傾訴影像之外的故事。借用了他們眼光,就算是老片重看,畫面有了層次,更耐人玩味。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