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李奧納多靠《神鬼獵人》備受矚目,什麼時候原住民族也能得到同等關注?

2016/01/12 , 評論
讀者投書
Photo Credit: The Revenant Movie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奧納多以一個國際巨星的身分,在得獎感言中提及原住民族意義相當大,是個絕佳的機會彰顯出世界各地原住民族的處境。

編註:本文涉及劇情討論

文:亞威.諾給赫(Yawi.Nokex)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憑藉著新作品《神鬼獵人》(The Revenant)在金球獎榮獲影帝的殊榮。當大家都在慶賀他將極有可能在奧斯卡金像獎拿下前所未有的最佳男主角,好破除各種揶揄嘲諷他太過於渴求奧斯卡而衍伸出來的笑話,但是他在得獎感言上卻出人意表地說了有關於美洲原住民的關注議題。

「I want to share this award with all the First Nations people represented in this film and all the indigenous communities around the world…(我想要和這部片中所代表的所有第一民族族人,以及世界上所有的原住民部落,分享這個獎。)」

《神鬼獵人》雖然在台灣電影商業市場主打的是李奧納多的名氣,在藝術取向的電影圈內或許是因著精彩的攝影調度,詩意的畫面取景以及導演以往的品質延續,但是在各種影評人的討論之中,也是都環繞在這些主題上發揮,似乎目前沒有看到針對原住民族在電影中的呈現和樣貌做有關的評論。好像必須要像《與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這樣的劃時代且主軸明確的作品才會激起共鳴,在號稱多元價值觀的現代社會來說,這些議題被粗淺地廣泛認識,以一個很不完整的樣式存在主流之中。

「It is time that we recognized your history and that we protect your indigenous lands from corporate interests and people that are out there to exploit them…(現在是時候,我們肯認你們的歷史並且保護你們的原住民土地,不受企業利益還有那些剝削你們的人所侵擾。)」

當然有看這部電影的人,又對於原住民族的處境有些了解的人,或許會說電影其中一幕當瑞族人與法國人交易時,法國人指責瑞族人拿來交易的毛皮是偷來的,而瑞族酋長就語重心長地說「你們已經從我們這邊拿走了一切,土地、動物,所有的一切。」道破了美洲原住民族的處境。自然就想到當歐洲人以發現新大陸的名義移民到美洲大陸,卻對當地美洲原住民族進行相當不人道的大屠殺,最後在各種妥協和降服之下,美洲原住民族漸漸失去他們所原有的一切。

我不否認這段的確具有深刻的人道關懷,也立體了各方勢力呈現出的模樣,然而對於我而言,最令人可以咀嚼玩味再三的段落是在最後一幕,當瑞族人遇上了身為與波妮族聯姻的主角,本來應該是水火不相容的兩族人,卻因為先前主角意外救出瑞族酋長女兒的緣故,而選擇了不殺死已經傷勢極重的主角,直接經過主角身旁睥睨而視揚長離去。這段有趣的點在於,導演是可以在這段上大肆煽情,讓酋長女兒以極其同情的動作來渲染出主角曾救出她,所以要求父親不要殺害他,但是導演並沒有這樣做,這是為什麼?

答案或許是電影藝術上的考量,得以讓整部電影的調性持續下去,但是這也反映著原住民族之間的相處互動本來就不應該用自身的文化價值觀來做詮釋,而是應該要較為主位(emic)觀察的方式看待。在兩族人水火不容的情況下,酋長冷漠以待,酋長女兒倨傲斜眼看他,而主角匍匐在地奄奄一息地仰視著他們,這樣的互動能不能被視為一種諒解?酋長女兒的眼神能不能被視為「我知道你救過我,所以我就放過你這次,但是僅此這次」?

而這裡頭也隱含著族人對於自身文化脈絡上的深刻,不管是被白人囚禁還是被救,都依然不會影響著對於他們與所謂與異族的互動偏離了原有的文化脈絡,不會因為是白人救了她從此對白人另眼相待,這樣描述才不會唐突也不至於美化。

這一來一往的互動說不定是更貼近美洲原住民族與族之間的互動,在他們之中有一套相互生活的模式,而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很有人類學的素養去做這樣的安排,的確相當厲害。

「It is time that we heard your voice and protected them for future generations.(現在是時候,我們傾聽你們的聲音,並且保護這個地球,為了我們的未來世代。)」

不輕易地挪用美洲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是本部片另一個值得嘉許的地方。當湯姆哈迪(Tom Hardy)飾演的皮毛獵人對主角父子極盡嘲諷之能事時,主角兒子本來要上前理論卻被阻止,主角罵道「他們(白人)是不會聽你的聲音的,他們只會看到你皮膚的顏色。」這種原住民族受到歧視的情況直至現在仍然屢見不鮮,本身為墨西哥籍的導演說不定也曾遇到過類似的處境。

而放諸於各處的原住民族,刻板印象的歧視也很普遍的存在,即便是台灣,對於台灣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仍是不斷的在各種場合、機會下持續出現。所以李奧納多以一個國際巨星的身分,在得獎感言中提及原住民族意義相當大,是個絕佳的機會彰顯出世界各地原住民族的處境。

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族正面臨著不同的議題,而在生活的存亡之秋中努力奮鬥著,像是加拿大抗議C-45綜合法案、巴西反水壩、澳洲帳棚主權運動等等,而台灣的原住民族亦然,從近期的三地門挖墳事件布農族獵人案件,一直到持續很久的蘭嶼核廢料,無一不是原住民族在主流中被忽視和冷漠的困境。

因此若有國際知名人士的呼籲,希望能夠有更不一樣的改變,如同李奧納多所說,「現在是時候,我們傾聽你們的聲音,並且保護這個地球,為了我們的未來世代」,即使我當初看的時候能多少讀出這樣的意涵,但是也必須聽到李奧納多的感言才確信這樣的想法。更不用說現在的影評依然沒有對此項議題上多有著墨,就不知道這樣的傾聽和肯認是能影響什麼,這都還需要很多的機會和時間去證明。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專題下則文章:

《史帝夫賈伯斯》:容許帝國也有死角,容許完美可以有破綻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影癡呢?就在瘋與傻之間,他們比觀眾更敏銳些,比演員更理智點。人們看電影為娛樂,他們則愛用一個最獨特的視角「寫」電影,以文字做鋤頭,探入敘事的幽微之處,掘出鳳毛麟角,傾訴影像之外的故事。借用了他們眼光,就算是老片重看,畫面有了層次,更耐人玩味。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