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即使心血被時代誤用,也無法玷污夢想的偉大——電影《風起》的歷史反思

2014/05/04 , 評論
洞見Insight-國際事務評論網
圖片來源:http://kazetachinu.jp/
洞見Insight-國際事務評論網
有很多人努力讓世界認識台灣,我們則希望讓台灣更認識這個世界。 源自一個簡單的信念:我們要讓台灣有更多的人,可以在沒有語言障礙的情況下,了解這個世界、也了解這個世界如何影響了我們。我們相信這同時也為我們帶來反思與進步的動力。 在國際主流媒體逐漸出現簡體中文版的同時,我們希望提供一個來自台灣角度觀看世界的解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不涉及劇情內容)或許在那個時代下,懷抱夢想甚至擁有幸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時代之風帶走了一些東西,一些東西也化作了神風而逝,最終留下的,是那混雜著血與淚而努力生存下去的姿態。

作者:郭哲嘉

(本文不涉及劇情內容)

電影《風起》(風立ちぬ)於2013年7月中在日本各大戲院上映,此次除了製作方式與人物設定包含多項創新之外,動畫大師宮崎駿封筆作的消息,也使其蟬聯八週日本票房冠軍。

在製作方式上,除採用人聲配樂的飛機引擎外,同樣以人聲方式展現的餘震來襲,更使觀眾能夠深刻感受到大地的怒吼;在人物設定上,不同於以往吉卜力工作室習慣描繪的動物擬人化而改以全人類呈現,也讓觀眾更能體會人們在那個大時代下努力生存的姿態。

努力生存的人們

此部動畫為宮崎駿首次採用歷史人物的故事為主軸,主角堀越二郎自東京帝國大學工學部畢業後,進入三菱內燃機製造所(即後來的三菱重工業),在任期間經手「七試艦上戰鬥機」及「九試單座戰鬥機」等設計,而後來擔任的「零式艦上戰鬥機」設計主任則最為世人所熟知。

女主角里見菜穗子的故事則以當時名小說家堀辰雄的前妻矢野綾子為模型,而命名則引用堀辰雄最後的長篇名著《菜穗子》。矢野綾子早年即罹患結核病,堀辰雄則被診斷出胸膜炎,婚後兩人一同遷入富士見高原療養所,然而矢野綾子的病情不久便惡化而早逝。此後堀辰雄在病院中完成的同名原著小說《風起》,即是追憶矢野綾子的代表作。

宮崎駿在動畫中將生活於同時代不同故事的兩人,以巧妙的手法串聯在一起,並在此當中加入追尋夢想與努力生存的主題。整篇敘事看似如微風吹拂般地平淡,但卻不時帶有追尋夢想的熱血溫度;而在裊裊歷史的餘韻中,也使人體會到努力生存的陣陣感動。

動盪的時代之風

西元1912年明治天皇駕崩不久,護憲派不滿藩閥勢力長期壟斷首相人選而發動第一次護憲運動,推翻以西園寺公望桂太郎為首的「桂園時代」而進入大正民主時期。此後儘管又歷經第二次護憲運動掃除貴族院勢力,並正式確立眾議院兩黨輪替制的「憲政之常道」。

但此前因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而導致戰時經濟泡沫破裂,加上關東大地震來襲造成的不安,終於在1927年爆發昭和金融恐慌,而兩年後於美國爆發的世界經濟大蕭條,更為日本帶來嚴重性的打擊。

大阪朝日新聞:五一五事件/Photo Credit: Osaka Asahi Shimbun

昭和初期的經濟崩潰使得多數銀行難以為繼,此時又逢東北地區農作物寒害歉收,導致女性人口販賣的問題層出不窮。內政上的經濟混亂與外交上的山東問題接踵而來,國內極端勢力逐漸抬頭,內閣與軍部也漸行漸遠。不久即爆發關東軍專斷的滿州事變(即九一八事變),而翌年國內也發生暗殺首相的五一五事件,導致政黨政治的終結。至此軍閥內閣的興起,遂成為日本走向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開端。

反思歷史的深意

自1923年關東大地震開始,從大正到昭和,是日本近代最為黑暗的一段歷史。宮崎駿以細膩的筆法,傳達出時代的無奈替代對反戰的激情吶喊,並暗示著即使心血被誤用作為殺人機器,也無法玷汙夢想的偉大與純淨。雖然在追尋夢想的過程中,可能付出難以挽回的代價,但最終也必將領悟當中的深意。

圖片來源:作者攝於橫濱開港資料館

圖片來源:作者攝於橫濱開港資料館

日本在長期經濟低迷的狀況下,又遭逢311東日本大地震劇變,如今右派上台後不時走在極端邊緣。2013年適逢關東大地震九十週年紀念,不同的時代,類似的事件,當人們再次追悼亡者與緬懷歷史時、當電影再度傳達反思歷史的情感時,又有誰能夠在這過程中體會宮崎駿的深意。

「誰看過風?我和你都不曾看過,但是當樹葉顫動,那就是風正吹過。風啊,請展開羽翼,到達你身邊。」

或許在那個時代下,懷抱夢想甚至擁有幸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時代之風帶走了一些東西,一些東西也化作了神風而逝,最終遺留下的,是那混雜著血與淚而努力生存下去的姿態。

而風,也還持續吹著。

本文獲洞見Insight-國際事務評論網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2.0

專題下則文章:

為什麼「黑魔女」非裘莉不可:重獲翅膀成為守護者,創傷症候群的療癒與重生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影癡呢?就在瘋與傻之間,他們比觀眾更敏銳些,比演員更理智點。人們看電影為娛樂,他們則愛用一個最獨特的視角「寫」電影,以文字做鋤頭,探入敘事的幽微之處,掘出鳳毛麟角,傾訴影像之外的故事。借用了他們眼光,就算是老片重看,畫面有了層次,更耐人玩味。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