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女俠、女賊到女鬼──胡金銓早晚期電影中女性形象不同之處(一)

2016/03/19 , 評論
映畫手民
映畫手民
映畫手民(Cinezen),是一群耕植與電影有關的文字之人,希望以訪談、報導、影論、書評、理論和專欄文章,擴闊觀眾對電影的了解。一方面植根香港,關心香港電影,同時廣納關於世界各地電影的文章;既論及敘事和類型電影,也會談論前衛電影。

文:袁廸旗(《筆記電影會》召集人)

胡金銓在武俠片之地位,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其中以《俠女》獲得國際肯定和後人爭相模仿,不過,胡的武俠片水準高且具個人風格,非一般導演能達到,特別是其影片女性角色形象,與一般武俠片男性英雄主義的大為不同。

無論是與胡金銓同期的張徹電影,或是現代所謂的武俠片,一直以來,武俠片給人的印象都是男性陽剛味重,大男性主義,女角色往往是弱不襟風、需要男主角來保護的配角,但胡的電影中,其女性角色卻是焦點,甚或以強者身份出場,成為獨特的現象,而且在早晚期電影中有明顯差別。

《俠女》

以下是胡金銓電影的時間表:

1964 《玉堂春》
1965 《大地兒女》
1966 《大醉俠》
1967 《龍門客棧》
1970 《喜怒哀樂之「怒」》
1971 《俠女》
1973 《迎春閣之風波》
1975 《忠烈圖》
1979 《空山靈雨》
1979 《山中傳奇》
1981 《終身大事》
1983 《大輪回之「第一世」》
1983 《天下第一》
1991 《笑傲江湖》
1993 《畫皮之陰陽法王》

一般來說,很多人會把《俠女》作為早晚期的分水嶺,而胡的最早兩部作品──《玉堂春》和《大地兒女》,以及後期的《終身大事》和《天下第一》並非武俠片,而《笑傲江湖》只是掛名導演,《喜怒哀樂》之「怒」和《大輪回》之「第一世」屬於短片,因此這幾部電影會在本文內較少提及。

《玉堂春》
一、身份不同

本文還是以胡的最早兩部作品為開首,《玉堂春》和《大地兒女》的女主角都以柔弱形象作背景,例如《玉堂春》內名妓蘇三(樂蒂飾)被誣告謀殺親夫,以及同樣由樂蒂飾演的《大地兒女》中,由鄉下被拐賣來的女子蓮花。

不過,《大地兒女》與《玉堂春》不同的是,《大》片中的蓮花由楚楚可憐的出身,變成抗敵英雌,從蓮花這個角色來看,不難看出女俠的氣質,為日後胡金銓獨特的女性形象奠下基礎。

由《大醉俠》開始,胡金銓電影開始以與眾不同的女性形象示人,並發展出他早期的女性形象,包括正面、女扮男裝的女俠。《大醉俠》中,金燕子(鄭佩佩飾)身穿官服,與玉面虎(陳鴻烈飾)惡鬥,以甚至出現身女扮男裝的女兵,形象十分突出。

《大醉俠》

此外,《龍門客棧》的朱輝(上官靈鳳飾)為拯救于謙後人,於是與有意殺害他們的番子激鬥。有趣的是,朱輝與金燕子同是女扮男裝,但胡金銓在人物設定上,朱輝的角色更具男性化,《大醉俠》中的金燕子仍有一些女裝打扮、被男性的所救、或是呈現了金燕子受傷、柔弱的一面,例如范大悲(岳華飾)為金燕子療傷;但在《龍門客棧》朱輝上,除了肅少鎡(石雋飾)觸碰到她的胸部才得知是女性外,基乎看不出任何女性特質,而且她不斷提醒和照顧她的哥哥朱驥(薛漢飾),智慧與武功也高於他,與男性俠客無異。更重要的是,金燕子和朱輝都帶有拯救他人的目的,形象絕對是正面。

到了後期,胡金銓電影中的女角色出現不少變化,例如人物身份轉為多元化,除了像《忠烈圖》般繼承早期的女俠形象外,也出現了不少獨特的身份,例如《山中傳奇》的女鬼、或者是《空山靈雨》的女賊,人物形象也由以往的正面轉變為正反兩面都有,就以《山中傳奇》為例,同樣是女鬼,樂娘(徐楓飾)是反面人物,而莊依雲(張艾嘉飾)則是正面人物;而《空山靈雨》女主角白狐(徐楓飾)明顯是反面人物。

《山中傳奇》
二、人物氣質不同

胡早期電影另一特點,就是剛烈、男性化的女性角色,無論是《大醉俠》或《龍門客棧》,其中最明顯的特點是女扮男裝的女俠,這種女俠大多表現一種少年意態,帶有初生之犢、不諳世情、衝動跳脫的性情,適合初涉江湖的莽撞形象 [1]。女俠的衣著與男性無異,至少在江湖或比拼上,做到男女平等 [2],她們的身份與男性一樣,或者她們是男是女都根本不重要。

在《大醉俠》中,金燕子為拯救她的哥哥張步青,與江湖敗類「索命五虎」對抗,片中,金燕子充份表現了年少莽撞(打鬥時受傷)、但不失為女英雌(成功營救其兄長)的獨特個性。

至於《龍門客棧》,雖然朱輝的性格上較金燕子更剛烈和男性化,但仍有初生之犢、不諳世情、衝動跳脫的氣質,這可能與人物本身的年齡設定有關,皆因釋演金燕子和朱輝的鄭佩佩和上官靈鳳,演出時還沒有二十歲,令這種氣質和感覺更為明顯。

《龍門客棧》

到了後期,胡金銓電影之女角色不再是以往女扮男裝的女俠,她們身穿女裝,在眾多的男性中,非常突出,例如《忠烈圖》的伍若詩(徐楓飾),她身穿苗族女性服裝,相當奪目耀眼 [3],而且沉默寡言,只說過一次話,但突顯出她聽覺上的高度敏感 [4],形象與氣質別樹一格,使她沒有在眾男性角色中被掩藏或淪為陪襯,也沒成為被欲望的對象,反而在鬥爭中鶴立雞群 [5],這亦反映胡金銓晚期電影中女角色的另一個特徵,就是由徐楓主演、寡言、冷豔不可親近、複雜多面的性格。

胡金銓晚期的電影,多為徐楓擔任女主角,除了《忠烈圖》的伍若詩外,不少徐楓所演的角色都有這種氣質,《俠女》的楊慧貞就是一個好例子,在片中楊慧貞與顧省齋(石雋飾)首次見面時,楊慧貞一直保持沉默,拒絕與顧省齋作交流,加上她武功高強,一心只顧報仇,置顧省齋和她的兒女之不顧,給人一種難以貼近的感覺。

《忠烈圖》
三、性方面處理不同

上段提到,《龍門客棧》肅少鎡與朱輝的身體接觸,以及《大醉俠》中例如范大悲(岳華飾)為金燕子療傷,亦可透露出胡早期對性方面的處理,即點到即止的男女身體接觸。以上的內容情節,看似普通,但充滿曖昧性,為早期胡電影中女角色的特徵。

至於性方面的處理,亦由以往有限度的身體接觸,轉化為刻意避開,雖然也隱若看到一些情欲畫面,例如《天下第一》周世宗(田豐飾)與丹紅(華萱萱飾)的洞房花燭夜,但這些都是很普通的床上戲,他們上床後鏡頭拉遠,然後是下一場戲,過程中沒有裸露鏡頭,而且鏡頭長度點到即止。

除此之外,《俠女》和《山中傳奇》都有類似情況。《俠女》更沒有任何情欲鏡頭,楊慧貞和顧省齋晚上獨處一室互相走近後,接下來已是早上,倆人蘇醒,當中發生甚麼事情任由觀眾聯想;而《山中傳奇》中當何雲青和樂娘有情欲鏡頭時,畫面立即轉為荷花等景物鏡頭,除了有隱喻之作用外,更可增加影片美感。

從中可見,胡金銓早晚期電影的女性形象略有不同,下回分析早晚期的相同之處。

女角強者化、男角女性化──胡金銓早晚期電影中女性形象相同之處 (二)
影響後世武俠片的獨特俠女──胡金銓電影中的女性形象出現原因(三)

《俠女》
注釋

[1] 洛楓︰〈萍踪倩影.日月光華論胡金銓電影的女性人物與山水美學〉,載《胡金銓的藝術世界》,台北︰躍昇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7年,頁50、51。

[2] 李照興︰〈關於camp,武俠版〉,載《江湖未定──當代武俠電影的域境論述》,香港︰香港電影評論學會,2002年,頁64。

[3] 洛楓︰〈萍蹤倩影.日月光華 論胡金銓電影的女性人物與山水美學〉,頁58。

[4] 湯尼.雷恩著,林嘉寶譯︰〈胡金銓電影的形式與結構〉,載《書劍天涯 浮生顯影︰大師胡金銓行者的軌跡》,台灣︰國家電影資料館,1999年,頁29。

[5] 同3。

本文經映畫手民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女角強者化、男角女性化──胡金銓早晚期電影中女性形象相同之處 (二)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影癡呢?就在瘋與傻之間,他們比觀眾更敏銳些,比演員更理智點。人們看電影為娛樂,他們則愛用一個最獨特的視角「寫」電影,以文字做鋤頭,探入敘事的幽微之處,掘出鳳毛麟角,傾訴影像之外的故事。借用了他們眼光,就算是老片重看,畫面有了層次,更耐人玩味。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