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女角強者化、男角女性化──胡金銓早晚期電影中女性形象相同之處 (二)

2016/03/20 , 評論
映畫手民
映畫手民
映畫手民(Cinezen),是一群耕植與電影有關的文字之人,希望以訪談、報導、影論、書評、理論和專欄文章,擴闊觀眾對電影的了解。一方面植根香港,關心香港電影,同時廣納關於世界各地電影的文章;既論及敘事和類型電影,也會談論前衛電影。

文:袁廸旗(《筆記電影會》召集人)

今次談及胡金銓早晚期電影中女角色相同之處,相比不同之處,胡有更多的女角色設定一直貫穿其早晚期的電影,形成其獨特的女性形象。

一.性暗示

性暗示是胡金銓早晚期電影的共同之處,除了早前提及有關性的處理外,其他電影都涉及性,例如《迎春閣之風波》的萬人迷(李麗華飾)透過性來控制哈爾古(吳家驤飾)[1],使得哈爾古每個行為都聽從萬人迷,當中以萬人迷要求他對全客棧的人承諾好好管教其下屬最為明顯;而水蜜桃(胡錦飾)利用性的魅力,以獲取客人的歡心,使得被夜來香(馬海倫飾)氣壞了的客人也重現笑容。

《俠女》和《山中傳奇》亦涉及性,但終歸是為了報恩奪權 [2]。《俠女》中的楊慧貞對顧省齋以身相許,作其照顧有加之報答;《山中傳奇》中樂娘為了奪得魔經,便與何雲青(石雋飾)終日沈溺於床笫之歡。

除此之外,胡金銓亦透過符號來提出性暗示,《大醉俠》中金燕子療傷時輕吟一聲並摸著簫,可謂最明顯不過。從中可見,性暗示貫穿了胡早晚期的電影,並且透過不同的方式呈現,但呈現中毫無色情成份,而且有關篇幅有限,是胡電影中重要的特徵。

《大醉俠》
二.帶有神秘或片面的女性形象

胡金銓電影的人物之背景、性格、形像都帶有片面或神秘的感覺,女角色更甚,胡在處理電影中的女角色,多集中在武打場面,人物描繪著墨並不多,例如《迎春閣之風波》中三名女俠,從她們在客棧內招呼客人能看出她們的特點:夜來香脾氣暴燥、水蜜桃性格溫和、以及黑牡丹(茅瑛飾)貪婪;但這些描述點到即止,沒有再深入的描述,而且她們在來客棧前的事蹟亦沒甚麼交代,再者,夜來香、黑牡丹等名字聽來鏗鏘悅耳,能直接比喻各女子的外在特質,但顯然是用以遮掩身份的偽名或外號 [3]。

《忠烈圖》的伍若詩更為神秘,她一直保持沉默,而且身穿少數民族服裝,她與伍繼園(白鷹飾)為夫妻,對付敵人合作無間、充滿默契,但片中沒有交代倆人之感情,其神秘形象可謂胡電影中女角色之首。

至於胡其他電影如《龍門客棧》朱輝、《空山靈雨》白狐等,她們帶著目的行動,但有關她們的背景身世、性格等描述有限,令人感到她們是有行動才會拋頭露臉的神秘人物。

《迎春閣之風波》
三.點到即止的男女關係

男女感情描述在胡金銓電影一直不明顯,甚或只作輕輕交代,不會有較長的篇幅交代男女感情之發展,令片中男女關係非常曖昧,例如《龍門客棧》蕭少鎡與朱輝有多個曖昧的鏡頭,包括早前提及過蕭少鎡碰到朱輝胸部才得知她是女人外,蕭少鎡和朱輝躲進客棧後,蕭少鎡叫朱輝先上樓,自己留著觀察敵人,朱輝欲向蕭少鎡說話但有口難言,以及朱輝上去後,倆人的眼神交流,令人質疑蕭和朱是否只是關心對方如此簡單。

《迎春閣之風波》也有一組曖昧關係,李察汗(田豐飾)與李婉兒(徐楓飾)需名為兄妹,但二人神態親密,舉止與夫婦無異,而且李察汗對妹妹的言聽計從及呵護備至,甚至不惜以性命保護她的周全,更超乎日常的限度 [4]。

在《山中傳奇》中,何雲青與莊依雲亦令人產生聯想,他們在對抗敵人中互相合作,而莊依雲的柔弱,何雲青處處保護她,甚至早在他倆第一次見面時,莊依雲跟何雲青打過招呼後,再後多看他一眼,像為觀眾提示他倆將會有不平凡之關係般。

何雲青和莊依雲固然是焦點外,片中崔鴻至(佟林飾)和莊夫人(田淑飾)的關係亦令人產生聯想,當何雲青和莊依雲去到房裡,發現他倆同在一室,且莊夫人衣衫不整,但之後的劇情再沒有交代。胡金銓電影中眾男女角色中,有關何雲青和莊依雲情感戲可說是最多,但仍停留在點到即止的地步,沒有再進一步的發展。

《山中傳奇》
四.女性強者形象

何雲青可說是胡金銓電影中的異數,皆因她是弱者,胡金銓電影中,絕大部份女角色都是強者,當然,除了何雲青外,也有其他弱者,包括《玉堂春》的蘇三和《天下第一》的白荷(崔苔菁飾),但這兩部都不是武俠片,因此,強勢的女俠一直貫穿著胡早晚期的電影。

由《大醉俠》開始,女角色多以武功高強的女俠出現,雖然《大醉俠》中金燕子也有柔弱的一面,例如她受傷後療傷時的情況,但整體來說金燕子仍然是強者。

至於胡金銓其他電影女俠之形象更見強悍,這些女俠甚至成為男性的保護者 [5],例如《龍門客棧》的朱輝,相比她的兄長朱驥有勇無謀,朱輝更見聰慧與強悍。而胡之後的電影中女強者形象更為明顯,《俠女》和《空山靈雨》是好例子,《俠女》中楊慧貞之強者形象,除了因為她武功高強外,其人物性格和身份之定位造就她強者形象,首先,楊慧貞是前左副都御史楊漣之女,地位本身高人一等,加上楊慧貞沉默寡言、冷艷不可親的形象性格,與平凡書生顧省齋有明顯的對比,形成與眾不同的女俠強者形象。

而《空山靈雨》中,除了女賊白狐本身外,其他人的襯托下也會突出其強者的形象,片中,白狐的拍檔金鎖(吳明才飾)身形較胖和矮小,而且身手不及她,再加上種僱用她的文安(孫越飾)不懂武功,其中有一幕白狐換衣服時,文安走近她,結果文安被白狐痛罵,這些因素都有助突出白狐的強者形象。

《空山靈雨》
五.男角色女性化

胡金銓電影女角色多設定為強者,甚或女扮男裝,性格與身份跟男性無異,相​​反,男角色卻有女性化現象,最明顯的是,白臉、中性化的男角色,例如《大醉俠》的笑面虎,他擁有一幅白得不能再白的臉,外表上充滿中性味道。

除此之外,人物身份去男性化也是胡電影的特徵之一,例如太監。多部胡的電影中,太監佔了重現地位,包括《俠女》、《大輪迴》之『第一世』等,而《龍門客棧》是當中最為突出,片中有大量東廠暨錦衣衛的人物,而在影片末端太監曹少欽(白鷹飾)與蕭少鎡等人的打鬥戲中,蕭少鎡曾多次強調曹少欽沒有男性生殖器官,例如指曹少欽練童子功非得六根清淨、曹的劍差點弄傷蕭的下體,便笑言差點和他一樣。

人物性格也是導致男角色女性化原因之一,這些男角色,要不是被女角色所保護,要不在片中從頭都尾,都處於被動狀態。《俠女》中,相比女俠楊慧貞,曾與她有過一夜之情的顧省齋,性格上更像一名女性;而《畫皮之陰陽法王》的王順生(鄭少秋飾)的柔弱性格和形象,與女性無疑,而且與顧省齋一樣,在影片裡缺乏發言權,是片中最為被動與無助的主要角色。

以上論述的內容,一直貫穿胡的電影,形成胡電影的重要風格,下回再會提及胡電影的獨特女性形象出現之原因和影響。

女俠、女賊到女鬼──胡金銓早晚期電影中女性形象不同之處(一)
影響後世武俠片的獨特俠女──胡金銓電影中的女性形象出現原因(三)

《大輪迴》
注釋

[1] 焦雄屏:〈電影儒俠懷念大師胡金銓〉,載《書劍天涯浮生顯影:大師胡金銓行者的軌跡》,國家電影資料館,1999年,頁35。

[2] 同上。

[3] 洛楓:〈萍踪倩影.日月光華論胡金銓電影的女性人物與山水美學〉,載《胡金銓的藝術世界》,躍昇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7年,頁59。

[4] 洛楓:〈萍踪倩影〉,頁60。

[5] 洛楓:〈萍踪倩影〉,頁48。

本文經映畫手民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影響後世武俠片的獨特俠女──胡金銓電影中的女性形象出現原因(三)

電影入迷:影像之外的其他故事:

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影癡呢?就在瘋與傻之間,他們比觀眾更敏銳些,比演員更理智點。人們看電影為娛樂,他們則愛用一個最獨特的視角「寫」電影,以文字做鋤頭,探入敘事的幽微之處,掘出鳳毛麟角,傾訴影像之外的故事。借用了他們眼光,就算是老片重看,畫面有了層次,更耐人玩味。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