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自己的食安自己救

【自己的食安自己救】除了抵制頂新,我們難道只能吃「精煉後的大便」嗎?

2015/12/09 ,

評論

羊正鈺

Photo Credit: 民視新聞 截圖

羊正鈺

前 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編輯;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簡單來說,頂新一案如果要檢討,應該就是原料油要不要納入食品衛生管理法規範,重金屬如果存在於原料,而不存在於成品,要不要處罰。這部分還是要立法院努力,跟法官無關。然後,大便如果經過精鍊後可以吃,我們吃精鍊後的大便應該也是可以的。」

你還記得嗎?

2014年,台灣的代表字是「黑」。2015年一轉眼剩不到一個月了,一年來留下的又是什麼?

彰化地院從去年10月30日首度針對頂新案召開準備庭,上週11月27日作出判決,審判長吳永梁從油品酸價、總極化合物等,說明檢方未提出具體事證證明可能有未經檢疫流程的非健康豬隻成為原料來源,或是成為足以妨害衛生製造過程所製造的油品,因而認定魏應充等6名被告犯罪無法證明,判決無罪。

律師呂秋遠在臉書上表示:

「簡單來說,本案如果要檢討,應該就是原料油要不要納入食品衛生管理法規範,重金屬如果存在於原料,而不存在於成品,要不要處罰。這部分還是要立法院努力,跟法官無關。然後,大便如果經過精鍊後可以吃,我們吃精鍊後的大便應該也是可以的。」

從去年的食安問題爆發到現在,身為消費者的我們,多半只有一種感覺:「不再信任政府,更無法相信企業 / 品牌了…」

但是,抵制本身可以讓消費者吃到安全的食物嗎?去年九月全教總、十月全民動員的抵制,如今看到了成效嗎?不吃A公司的產品,就相信B企業的產品是安全的嗎?還是因為「只能」買B公司的產品、至少目前還沒聽到B公司產品出問題…

去年11月,立法院三讀通過《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修正案,除了將黑心廠商提高罰金,情節重大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最高可處8000萬罰金,致人於死最高罰2億元,法人部分可再乘10倍,最高處20億元罰金(舊法的3倍)之外,還改了什麼?你關心了嗎?

《食安法》三讀通過:除了最高罰20億,還改了什麼?

身為媒體,我們不知道下一個未爆彈是誰;但是身為媒體,我們的角色不該只是被動的等事件爆發才去報導,社會大眾想知道的是:「到底怎樣可以吃到安全的食物?」「現在的制度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身為消費者 / 公民又該如何監督)?」

所以TNL採訪了食品安全的專家,在台大公衛所任教同時也是社團法人看守台灣協會成員的吳焜裕教授(現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排第一名),請他站在如何有效預防「食品安全事件」的角度告訴我們,台灣到底該做什麼?國外又是如何運作的?

「我常說政府成立的『食安辦公室』,應該正名為『食品不安全辦公室』」

「食安辦公室目前是臨時編制的組織,若沒有這次的食用油風暴,也不會有它的誕生。因此成立目的就像救災一樣,執行食品安全危機處理的工作。既然只是危機處理,能做的只是將傷害降到最低,而不能解決食品安全的根本問題。」

當然,除了專家,我們也查訪了一位從衛福部前身衛生署(1971)成立開始,就在政府部門專職負責稽核的前輩(匿名),從政府的角度、第一線的觀點來看政府到底有什麼缺失?

以食品添加物法規為例,食品衛生管理法第三條第三款要求食品添加物皆應有中央主管機關之「准用許可字號」,但卻發現施行細則第三條寫到,准用許可字號指的是食品添加物使用範圍及限量暨規格標準附表一食品添加物使用範圍及限量所定之「編號」。

「准用許可字號和編號是完全不一樣的,許可字號是許可證才有字號,許可字號是剛性的,編號是隨時可以變的。」

「中華民國政府有些公務人員膽大妄為到這種程度,許可字號和編號差了十萬八千里,可是主管機管翻臉不改,這次修法要改成許可字號,他不改,編號是自主性行為,可是編號是強迫性行為,弊端就出來了!」

當然,我們也訪問了食品大廠的心聲。

身為企業、品牌當然是責無旁貸,但社會大眾也應該要去了解在政府的法規制定下,實務上執行的可能性?當政府不斷強調「自主管理」又是該怎麼自主?追本朔源是真的可行嗎?我們的法規跟得上時代嗎?

就以檢驗醬油生菌的例子來說,CNS國家標準的檢驗方法採用傳統的稀釋法,將醬油稀釋百萬倍後,再進行塗抹讓菌長出來,之後才開始檢驗,這方法相當耗時,而現在國際上先進的方法是用快檢片,只要一抹就可以知道結果,但目前的台灣的檢驗方法不承認此種作法…

業者表示「我們希望法規,一部分新資訊快點進來之外,另一部份是不合時宜時要快點修正,因為政府抱著這錯誤標準結果全世界沒人理你,然後政府自己的東西又沒公信力,像有時我要出口,出口的國家又不接受我們的檢驗法,我們為了應付國內檢查和國外標准,要做兩個不同的東西,沒意義又沒競爭力。」

最後TNL還拜訪了消基會,負責過國內最多團體訴訟案的律師告訴我們,當消費者吃了那麼多問題食品,如何能向廠商、政府求償?或是如何進一步的保護自己呢?

我們還獨家專訪了食安辦公室,談談站在台灣食安最高層級的思維又是如何?

以及今年6月召開「2015台歐食品安全研討會」之後,彭明輝教授的真心話。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自己的食安自己救:

2014年,台灣的代表字是「黑」;2015年一轉眼剩不到一個月了,除了抵制頂新,消費者難道還是只能吃「精煉後的大便」嗎?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