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自己的食安自己救

食品業者有話要說:「溯源管理」根本行不通,很多事都是看電視才知道...

2015/12/05 ,

評論

阿Ken

Photo Credit: Matt Biddulph @Flickr CC BY SA 2.0

阿Ken

現任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串風波看在食品業者眼裡,心中有著難吐的苦水,因為在他們內部看來,食品安全問題在台灣有著制度面、法規面、操作面整體的問題...

從2013年大統油含銅葉綠素的橄欖油爭議、到去年9月強冠餿水油事件、10月正義 / 頂新進口越南油品原料事件,這一連串的食品風暴當中,食品大廠成了眾所指責的目標,民眾抵制購買的聲浪此起彼落。

這串風波看在食品業者眼裡,心中有著難吐的苦水,因為在他們內部看來,食品安全問題在台灣有著制度面、法規面、操作面整體的問題,並非只是拿幾家大廠祭旗就能解決的。

提起這陣子的風暴和媒體大肆報導,受訪的業者略顯激動:「其實食品製造業算是食品科學彙集的一個領域……我們不會去想到要怎樣去參假,因為對我們而言,只會考慮如何把東西做得更好吃,或如何應用食品科學開發創新的產品……我們沒有想過,有人會賣我們假的原料……」

那麼,在他們看來,台灣的食品安全問題到底出在哪?

政府該成立「風險控管中心」及早預防食安漏洞

在業者內部蒐集的意見中,擺在首位的,就是政府該盡早成立「風險控管中心」的機構,針對國際上食安漏洞收集並統整資訊,同時召集業者共商防堵對策,協助不同規模的業者一同面對與處理食安漏洞。

業者解釋,台灣大部份食品業者目標市場都在國內,對於國際相關食品訊息沒有即時掌握,「很多事情也是看電視新聞才知道」。

但資訊的收集、掌握、分析為何不能由食品廠自主進行,業者搖搖頭說:「很難,而且會有盲點。」他們提到,發生食品風暴後,該食品大廠的確想進行類似的風險控管,「後來發現,我們的水準跟國際上是有很大的落差」。

而政府具備各方資源與整合能力,如:有外語人才蒐集各國資訊、有學者可以協助分析資料、資訊的聯繫上也能更即時,「由政府統管,找專家學者,告訴我們說該用什麼方法驗證東西的真偽、怎麼杜絕,或是現在產品上有什麼問題,可以告訴我們如何解套,這樣就是預防性的。」

他舉了大統橄欖油參銅葉綠素事件為例,「在事情發生前台灣好像是沒檢驗方法的,然後政府公告了一個檢驗方法,後來我們跟西班牙買橄欖油時發現,他們的檢驗方法跟我們不一樣」,有了「風險控管中心」,政府就可以主動瞭解國際上的檢驗方法,並統一訂定國內的標準,業者就不會無所適從。

Photo Credit: Tim Sackto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Tim Sackton CC BY SA 2.0

CNS國家標準太老舊 沒檢驗方法或找不到檢驗機構

另外,業者也指出,CNS國家標準是早期定下的,多年沒更新之外,令業者灰心的是,本來CNS屬推薦性標準,食安問題爆發後,政府突然間就以其為強制標準要求業者,業者表示:「發生大統油事件後,政府把這當強制標準……要不然就說我們參假,可是就算依照CNS標準,也沒有辦法檢驗銅葉綠素啊。」

政府突然將建議性標準當成強制標準就算了,但最糟的是,由於CNS國家標準老舊,不一定有檢驗方法,他談到:「比如玄米油,國外目前是CODEX在做標準, CNS也是參考那個的,時代進步,CODEX都更新了,但(以玄米油來講)我們那是民國七十幾年的標準,到現在從來沒改過,那就算了,但他要求你要符合那東西,連檢驗方法也跟人家不一致,所以根本沒辦法進,我們努力很久,甚至去推動修改CNS標準,可是因為它(政府)動作很慢,根本就沒辦法過。」

另一業者舉了其他例子說明,前一段時間為了依照CNS國家標準檢驗橄欖油,有些檢驗項目,他找遍了台灣所有的檢驗機構都沒有檢驗的方法與儀器,最後只好送到西班牙檢驗,該名業者無奈地說:「像是橄欖油產地與生產基地多是在歐洲,法規都是從歐洲和美國來的,所以檢驗方法都是國外去建立的,台灣沒建立這(檢驗)方法,可是就有定這(檢驗)項目,但是國家沒公告這個檢驗方法。」

該業者再舉了檢驗醬油生菌的例子,CNS國家標準的檢驗方法採用傳統的稀釋法,將醬油稀釋百萬倍後,再進行塗抹讓菌長出來,之後才開始檢驗,這方法相當耗時,而現在國際上先進的方法是用快檢片,只要一抹就可以知道結果,但目前的國家檢驗方法不承認此種作法。

「我們希望法規,一部分新資訊快點進來之外,另一部份是不合時宜時要快點修正,因為你抱著這錯誤標準結果全世界沒人理你,然後你自己的東西又沒公信力,像有時我要出口,出口的國家又不接受我們的檢驗法,我為了應付國內檢查和國外標準,我要做兩個不同的東西,沒意義又沒競爭力。」

國家訂的標準時常老舊不合時宜,而現有標準也無法應付黑心業者的推陳出新,業者講起強冠油品事件一肚子氣:「強冠的油品是因為符合國家標準才使用,用了之後卻讓公司捲入了豬油事件。」

業者解釋:「當初正義公司跟我們提到,豬身上脂肪屬不同部位,檢驗數值只能參考,不可能全部符合,但我們不接受,我們認為應該要符合國家標準,所以就另尋廠商,發現只有強冠抽驗合格,加上第三公正單位也檢驗合格,又看到他是食品大廠,才使用他們家的油品,誰知道……」

什麼都要「溯源管理」?可行性不高

上次餿水油風波許多人都在討論原料應該「溯源管理」,可是,業者卻指出溯源有實際執行的困難:食藥署查油品進出口名單與交易下游名單,都能查一個月還沒查完,公權力都已經這麼無力了,廠商有什麼權力去往上游做到二階溯源?

這名業者解釋,若對方是國內廠商,彼此是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如何查得了廠(對方一定拒絕)。

若對方是國際上的大廠,國內食品廠進口量只佔其全球販售量的一小部分而已,對方根本沒意願讓一個台灣小公司查廠,何況台灣在國際上不被承認,國家權力要干涉都很困難了,何況一個小公司。

另外,因應不同風土民情,對許多廠商而言(尤其是日系),要查廠時常會是一種污辱,業者舉例:「以日本廠商為例,日本製作御飯糰買來的米,不會再做任何的重金屬或任何不合格殘留的檢驗,日本廠商認為,賣米的人必須做好這些事情才能把米賣給他,訂定規格在合約裡反而有點像『污辱』他們。」

Photo Credit:  モバツイ CC BY SA 2.1

Photo Credit: モバツイ CC BY SA 2.1

食品中的未知物難預料,「源頭管理」應由「政府」把關

歸根究底,法規所規定的是對已知物的管理,而從三聚氰胺以來的一系列食品案件,其通則就是,食品中的違規物都不在規範裡,是不被檢驗的未知物,才會引起高度的恐慌。

業者感嘆:「所以我們所說的法規不足,其實就是無奈地反映出,表列的東西落實去檢驗還是不能防堵這些事情發生。」

所以業者建議,政府最多的心力該放在所有販賣食品原料的原料商,進行強制性登記並定期稽查抽驗,最好能夠制定原料認證標章,讓下游的業者能挑選經過認證的原料公司,業者認為,如此一來可減少台灣在下游把關、檢驗資源的浪費。

業者指出,目前海關的在原物料的控管上沒什麼標準,發生食安事件才會針對特定物品加強管控,「像這段時間它(海關)會對油加強控管,但它管的是後來出事的銅葉綠素這些物質,但實際上,銅葉綠素根本就不應該被加入油裡面,所以政府到底管了什麼東西,我覺得他沒有管。」

「現在比較爛的是說,(原料)明明是海關放進來的,後來政府卻說這是有問題的」業者無奈地說。

至於海關該訂出甚麼樣的進口標準?

這就是「風險控管中心」所要做的,有了足夠的資料統整蒐集後,才能做出符合國內需求的標準,「比如說,我們之前想要進口大陸乾燥蔬菜,可是問題是大陸蔬菜農藥殘留標準和我們是不一樣的,那就沒辦法保證可以進口,所以我們就放棄了,政府是說法規標準針對的是生鮮狀態,但不可能進到這邊還是生鮮狀態,所以你的標準是什麼?政府說還要再看看。」

「我們非常困擾,不知怎樣才是合格的……」業者無奈地表示。

責任編輯:鄭少凡、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食安辦公室主任:訂「很嚴」的標準就會很多不合格,那還會常稽察嗎?



自己的食安自己救:

2014年,台灣的代表字是「黑」;2015年一轉眼剩不到一個月了,除了抵制頂新,消費者難道還是只能吃「精煉後的大便」嗎?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