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自己的食安自己救

捍衛食安要來真的:那一年,日本民眾讓造假的「雪印公司」破產

2015/04/18 , 評論
蔡增家
圖片由圓神出版社提供
蔡增家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亞太所研究員,兼日本研究碩士學位學程教授,學術專長為東北亞區域研究、日本研究、朝鮮半島研究。 專精日本研究,從小就愛看漫畫,為了讓學生們確實吸收到最豐富的知識,苦思教學方法,發現許多日本漫畫講究考據與研究精神,輕鬆就能達到目的。 從2006年開始於政治大學開設一門通識課:「從漫畫看日本」,以漫畫為教材,讓學生認識真實的日本;年年爆滿,上千人排隊候補選課,甚至有學生連選六學期都選不到,一直堅持到大四才搶修成功。 如今,「從漫畫看日本」已成為政治大學最知名的通識課。熱門程度連政治大學附近的漫畫租書店,都推出專櫃收藏他的書單漫畫。

最近台灣爆發一連串的食安問題,從大統的混合油、強冠的餿水油到頂新的飼料油,搞得台灣人心惶惶,不知道哪裡還可以找到真正的油?

日本應該是世界上對於食品安全把關最為嚴格的國家,但是在2000年後,卻也爆發一連串的食品安全問題,例如肉類希望公司(Meat Hope)涉嫌將廉價豬肉混進牛肉當中加工,偽造成高級和牛販售圖利;北海道的白色戀人則竄改包裝的有效期限日期,販售過期的巧克力給大眾;高級的日本料理店船場吉兆,則將顧客吃剩下的菜回收,再重新包裝販售。由此可見,商人無良,舉世皆同。

雪印事件,媒體封殺廣告兩年

而在日本的食安事件當中,最知名應該就是2000年6月爆發的雪印牛乳中毒事件。這事情的起因,是日本著名的食品大廠—雪印公司(相信許多台灣人都喝它的奶粉長大,對其應該都不陌生),其位於北海道的牛乳工廠,在該年3月底因故停電3個小時,但是工廠在復電後重新啟動生產線時,卻沒有將因停電而感染葡萄球菌的生乳加以廢棄,反而逕自製造成低脂牛乳對外販售,這造成日本關西地區總計有1萬5000人中毒,是日本戰後以來最大規模的食物中毒事件。

但雪印出包的事件還不只這一樁,2001年日本爆發狂牛症,日本政府為了貫徹牛肉檢查制度,以安定人民對於食安的恐慌,便委託各地的農協收購國內所有被屠宰銷售的國產牛肉,這些國產牛肉在經過檢疫之後全部都要公開燒毀,所有的費用也都由政府支應。但雪印公司為了清庫存及冒領政府的補助,竟然將其進口的澳大利亞牛肉重新更換包裝,不但將產地換成日本以偽裝成日本國產牛肉,同時也假造生產日期。

Photo Credit:m-louis .® CC BY SA 2.0

之後雪印公司便將這些重新包裝的「國產牛肉」,販賣給「日本肉類協會」,不法獲利高達1460萬日圓,結果這件事被兵庫縣的西宮冷藏公司向日本政府檢舉。此事被披露之後引起輿論界的軒然大波,因為這是在短短兩年當中,雪印公司所發生的第二次造假事件,於是各界紛紛譴責雪印公司喪失職業道德,罔顧消費者對於雪印公司的長期信任。日本各大商場更是紛紛停止販售雪印公司的所有產品,成立長達75年的雪印公司,竟在日本民眾的集體抵制下宣告破產。

猶記得當時日本的電視台有志一同,整整封殺了雪印公司的廣告長達兩年,同時雪印也把旗下所有的子公司分別賣出。乳業分別由日本全國農協及農林中央金庫接手,以協助雪印公司的經營及重整。另外雪印公司更在網上公布所有食品的製程,開放廠區讓民眾參觀,並由廠長親自導覽解說,以挽回日本民眾對於雪印公司的信心。

雪印公司偽造醜聞是來自於日本國內,但是日本的食安問題也曾來自於外部。2008年7月,日本兵庫縣及千葉縣陸續爆發大規模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經過調查這些民眾都有一個共通特點,都是吃了煎餃之後發生嘔吐、腹瀉等症狀。而日本警方調查後發現這批毒煎餃全來自於中國大陸,由河北省天洋食品廠所生產的。再經過仔細檢驗之後,更嚇人的是這批煎餃都含有有機磷系殺蟲劑的「甲胺磷」,這讓日本警方懷疑有人刻意下毒,並朝殺人未遂的方向偵辦。

在毒煎餃事件爆發之後,進口這批毒煎餃的日本JT食品公司立刻召開記者會向社會大眾致歉,同時也緊急回收所有二十三類相關中國製產品,最後在日本以及中國大陸警方的聯合偵辦下,發現這批毒煎餃是由中國天洋食品廠的員工刻意下毒的。

天洋食品的臨時工呂月庭,因為不滿公司遲遲未能將其升遷為正式員工,竟多次在冷凍煎餃當中注射「甲胺磷」,以意圖製造事端,導致中國大陸及日本多名消費者中毒。最後這名員工雖被宣判終身監禁的無期徒刑,但是毒煎餃事件,卻早已引發日本消費者對於中國大陸製造食品的恐慌與不信任,於是引發日本餐飲界的「綠燈籠運動」。

提倡在地食材,挽回消費者信心「綠燈籠運動」是日本餐飲業者在中國毒煎餃事件發生之後,自發性地響應使用國產食材的積極行動,同時也讓消費者知道自己店內選用國內食材的比例,以資訊透明及公開化,讓消費者能夠安心在店內享用。

例如如果店內食物採用國內食材的比例超過50%以上,則在燈籠上標註一顆星;若是超過60%的話,則是標註兩顆星,並以此類推。而最難能可貴的是,這項運動並非是由認證單位發證,而是店主依照自家餐廳是否使用在地食材,自由懸掛。

圖片由先覺出版社提供

這是一個日本提倡使用國產在地食材的良心運動。在接連爆發食安事件之後,讓日本政府決定廢棄過時的《食品衛生法》,而重新訂定《食品安全基本法》,並在內閣府(相當於台灣的行政院)下設立「食品安全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由七名獨立委員所組成,下面設置有調查局及事務局,讓日本正式從「食品衛生」時代,邁進到「食品安全」時代。同時這部《食品安全基本法》強調從「產地」到「餐桌」全程的監督。

此外日本政府為了保障消費者權益,於2009年在內閣府之下成立消費者廳,從消費者角度來對食品安全進行全面監管。消費者廳主要以尊重消費者權利,支援消費者自立為主要的基本理念,其主要的工作包括對消費者意見進行蒐集和調查分析,定期公布食安及時資訊以提醒民眾注意,最重要的是消費者廳下設消費者安全調查委員會,對民眾的調查申請進行審議,若認定有必要調查,就會開始對事故原因進行調查,以全面建構一個以消費者為主體的食品安全制度。

描繪酪農人生的漫畫作品

日本牛奶大廠雪印公司的大本營,是在以生產奶酪聞名的北海道,許多人到北海道旅遊都不忘帶上一罐濃郁的奶酪回家。而在日本漫畫當中,便有一部以北海道的奶酪農家為背景的漫畫《銀之匙》,探討當前日本農村人力日漸萎縮,以及如何將農產品升級銷售的議題。

《銀之匙》的作者是荒川弘,她是一名出身於北海道的女性漫畫家。她的本名為荒川弘美,但是在日本漫畫圈一向以男性為主導的傳統下,女性漫畫家的作品銷售量通常會不及男性漫畫家暢銷,在這種商業考量之下,她便特別把自己的名字去掉「美」字,而變成「荒川弘」這樣一個中性的名字當成自己的筆名。

荒川弘出身於北海道幕別町的一個酪農家庭,同時就讀當地的一所農業高校,因此畢業之後便在家中幫忙酪農事務,而《銀之匙》這部漫畫便是她個人的親身寫照。

Photo Credit:othree CC BY 2.0

其實真正讓荒川弘一炮而紅的並不是《銀之匙》這部漫畫,反而是她在2001年所創作的奇幻少年漫畫—《鋼之鍊金術師》,這部漫畫描述一對兄弟為了思念過世的母親,而甘冒鍊金術的大忌,從事「人體鍊成」的故事。而《鋼之鍊金術師》引人入勝的故事,讓其在日本地區大賣4200萬本,同時也連續榮獲日本小學館及星雲賞等大獎。

《銀之匙》的故事,是描述北海道大蝦夷高級農業學校(北海道古稱蝦夷)的故事。這所農校是一所坐落於北海道中部的農業高中,校內學生多為當地將從事農業當作目標的農家子女。這所學校在全日本所有高中當中擁有最大的占地面積,同時也被北海道壯麗的大自然和鄉村風情所環抱。

這所學校在新學年裡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學生—八軒勇吾。八軒勇吾這位文弱學生,與其他大多來自農家的學生大不相同,他來自北海道最大城市札幌,同時也是經過考試進入這所蝦夷農校(其他當地學生則是經由保送進入),他選擇這所偏遠農校的理由,是因為八軒在初中時,因為在激烈的學業競爭中失敗,並喪失了自信,從今之後,他開始迴避自己的家人。僅以「不需要回家」為理由,進了住宿制的蝦夷高農。

因此他不知道自己的夢想為何,所以並非是因為想要就職於與農業有關的工作而選擇了高農,而當他發現身邊的同學都有著各自的夢想時,深深地感受到了焦躁和自卑。於是八軒便開始寫作「就讀於高農的每一天」,並拋棄都市人對於農村小孩的偏見,積極融入當地的酪農生活,從蝦夷農校開始出發,尋找屬於自己未來的夢想。

下次到北海道旅遊時,在觀賞富良野及美瑛的花海之外,別忘了,要記得享用濃郁的北海道奶酪酥,同時也要體驗一下《銀之匙》故事當中的農家生活。

本文收錄在由先覺出版社出版的《上一堂最好玩的日本學》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日本麥當勞不堪「抵制」慘收131家分店 開放食安抽查盼挽回民心

自己的食安自己救:

2014年,台灣的代表字是「黑」;2015年一轉眼剩不到一個月了,除了抵制頂新,消費者難道還是只能吃「精煉後的大便」嗎?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