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自己的食安自己救

只要是民意就是對的嗎?抵制無良廠商,台灣人民別再期盼包青天

2015/11/29 ,

評論

陳重嘉

Photo Credit: Jnzl's Public Domain Photos @ Flickr Public Domain

陳重嘉

雜食系作家,什麼都有興趣,什麼都寫。現於科技產業服務中,並於Yahoo運動,MLB中文官網,TSNA,CAREhER、關鍵評論網著有專欄,以及和有物報告合作擔任策略分析主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曾經為諸多冤案抱不平,現在我們就更不該去要求法官能「正視社會期待」,這樣其實是一種非常恐怖的心態。

本週最引起公眾討論的事件,當屬頂新劣油案一審判決無罪的新聞。當判決結果見報後,立刻激起廣大的反對和不認同的聲浪。一時之間,「恐龍法官」和「無良律師」等名詞又開始蜂擁而出,社會共識和法界論點間再次出現了巨大落差。

頂新案一審今判魏應充等6人無罪…法官用這9個理由告訴你

雖然判決書尚未出爐,但仔細研讀彰化法院的新聞稿,可以發現這令人意外的判決,事實上是根基於無罪推定的原則發展而來的結果,整起案件無法定罪的真正原因在於:

  1. 彰檢未能引用正確的法規以及提出確切的證據
  2. 國家對於食品安全法規訂定的標準僅針對成品而不包括原料

彰檢提出的酸價、重金屬檢定,都無法直接連結至油品本身為低劣製品的結論。而且精煉是食品業內的正常程序,原本食品油和飼料油,其原料都是來自健康的無痛之豬屠體,差別只在於有經過精煉程序。這也是為什麼彰院在新聞稿中會說明:

「在原料正常之下,原油若未經精煉程序,可以作為飼料用,若經過精製程序後,符合CNS的食用標準可以作為食用。我國關於食用豬脂、動物油脂CNS國家標準的數據是指成品端,食用跟動物飼料用,指的是終端使用的用途等語。」

我國對於食品標準卡控的是成品端而不包括原料,因此,要判定廠商違法,只能去證實成品不符標準,或是會造成實際危害。而且檢方在採樣的過程有瑕疵,於起訴後補前往越南查證,也無法得到大幸福公司出售不健康的原料的證據,對越南屠宰場檢疫不合格的推測也被證實是錯誤的。更別提還曾錯植筆錄,把「魏應充沒有指示油品採購」,記錄成「魏應充有指示油品採購」,當庭被辯護律師糾正。

在沒有任何實質證據指控頂新原料為不健康的劣油,也無法證實這些符合檢驗標準的成品會造成實質傷害的情況下,法院基於「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刑事法原則,決定宣告無罪。

也就是說,當我們義憤填膺地疾呼「司法已死」和大力攻訐「恐龍法官」之時,是不是忽略了在一個理想的司法體系中,其實從一開始的立法,偵辦的警方,提起公訴的檢察官,和最後作出判決的法官,每個環節都是一樣重要的。當法規沒有約束應當約束的行為,當檢警證據調查不夠充份,當被告被以錯誤的法規或證據力不足的罪名起訴時,法官絕不該是唯一被指責的對象。

我們常常聽到「法匠」一詞,用來形容那些沒有「社會常識」或欠缺「同理心」,做出和社會期盼相左的判決的法官。但是,法官不依法條和證據做判決,卻依個人主觀意識主導判決走向,難道就是我們所期盼的清明法官嗎?

事實上,這樣的法官可能才符合許多人心中認知的正義象徵。別的不說,綜觀歷史和章回小說裡的人物,最受歡迎的法官應該就是黑面判官「包青天」吧。本名包拯的他,個性剛正不阿,不畏權貴,斷案公正並能明察秋毫。傳說他是文曲星轉世,審案不分晝夜:日審陽,夜審陰,簡直是半人半神的一個人物。

華視曾兩度開拍以包青天為主題的電視連續劇,兩次都興起收視熱潮。第一次(1974年)拍了350集,第二次(1993年)也拍了236集。後者的原班人馬2008年時又到中國拍了新版,而以包公形象為人熟知的演員金超群,也在2010年起自行製作一系列包青天連續劇。若說包公是最深入人心的正義法官象徵,應該是沒有人會反對。

但回憶起印象中電視裡的包公判案,其審理過程其實是非常有疑慮的。先不提常常先斬後奏,很多證據線索也都是在刑求之後才讓被告認罪(咦?這不就是屈打成招嗎?)。包公一個人包辦立法、偵察、起訴、審案四重身份,很大程度可以說是他說了算,除了刑罰比例是自由心證外,判決更多半是以死刑為主(好啦,這應該是電視效果)。

事實上,觀眾在收看包青天一類的法律戲劇時,往往都是以超然的上帝視角,先了解了整個案情的來龍去脈,再看法律人士如何去申張被遮蔽的正義。因此,任何不合理的手段都可以被解釋為是尋求正義中的「彈性手段」,因為我們太清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所欠的只是一個檯面上的理由而已。

但現實生活中不是這樣的,黑白之間永遠不會是一清二楚,如果法官讓自己心中的主觀意識越過了個人受到的中立法理素養,那才會演變成一種災難。當到了那個時候,案子由誰來判,才會是決定最後結果的關鍵,而不是案件的內容、證據和事實,這難道是我們所追求的嗎?

身為一個法官,尤其是因為擔任整個司法體系的最後一道把關者,對於中立立場的把持比任何人更重要。在媒體炒作民粹,網路傳播言論比起過往任何時期都便利且影響力廣泛的現今,司法體系更應該要勇於維持自身不受影響。

如果我們曾經為諸多冤案抱不平,現在我們就更不該去要求法官能「正視社會期待」,這樣其實是一種非常恐怖的心態。

Photo Credit:  Michael Coghlan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ichael Coghlan @ Flickr CC By SA 2.0

最近恰好就有一個絕佳的反例,震驚社會的八里雙屍案中,曾被誣陷涉案的媽媽嘴咖啡店老闆呂炳宏,在接受訪問時是這樣說明他的心境轉變的:

「以前我看新聞,報什麼我都相信,但現在我不會這樣了,因為前年3月我就是一個被指控殺人、但根本不知情的殺人犯。」

回顧當時調查過程中,各大媒體繪聲繪影地描述呂炳宏如何和謝依涵合謀行凶,連背景和動機都幫他找好,如果當時做個民調,呂炳宏無疑一定會被高票通過有罪。但現在呢?當年江國慶案不也是在輿論壓力下迅速破案,判決宣判後也是一片叫好,但現在呢?

「無罪推定」和「罪證有疑,利於被告」,其實都是用來保護可能是無辜的每一個人,如果我們只單單因為幾次不合己意的結果,就推翻這兩項原則的話,反而可能造成更多的受害者。司法的理想性和超然獨立性是我們不能輕易放棄的底線。

其實很多以法律為主題的作品,都曾討論相關的主題。像日劇《HERO》中就不斷強調檢察官對於是否起訴,或者是起訴證據可信度的堅持。木村拓栽在第一季時紅著眼眶對著警察說的台詞,就曾讓我感到印象深刻:

「像我們這樣的工作想要人的命是多麼的簡單,警察、檢察官、傳播媒體都是,就算是這樣一點點私心,只要一點點大意就可以簡單的殺掉一個人。」

覺得《HERO》裡的劇情太理想化了?那我推薦你去找《王牌大律師》第二季裡,絕對現實主義的古美門律師在法庭上和檢察官關於「民意」的攻防:

古美門:只要是民意,就是對的嗎?
檢察官醍醐:這就是民主主義。
古美門:要是把民主主義帶上法庭的話,司法就完蛋了。

因此,單去批判「恐龍法官」,而不去檢討檢察體系以及立法體系的失責,等於沒有正視問題的本身。要期待法官能主持正義,那就該給他適當的武器(法律)和環境(證據),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法官還做出不合理的判決,那才該來檢討法官;而不是在諸項條件皆欠奉的情況下,去要求法官像包青天一樣,以人為判斷去成為人們心中主持公道的正義使者,那樣恐怕才會真的逼迫司法走向死亡的道路。

雖然司法暫時無法對頂新做出合適的懲罰,但我們自己就能成為實質的制裁者。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標準」,法律無法奏效的,我們可以依據心中的道德去對抗。「滅頂行動」是人人可行,且確實已開始看到成效的實際對抗,一個品牌在消費者心中是否真正破產,其重要性並不亞於法院裡的認證。立法和檢察體系的疏失漏洞,我們應該去關注並推動改革,但現實生活中,其實人人都可以給予無良廠商懲罰。

套句電影《食神》的台詞吧:「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食神」,而我們也不必再繼續尋找心目中的包青天替我們主持正義,我們自己就可以成為自己的包青天。不需要尚方寶劍,也不需要什麼狗頭鍘或虎頭鍘,只要勇敢把臉塗黑,拿出決心抵制無良廠商,便能以人民的力量去代替法律進行最實際的制裁。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專題下則文章:

精煉過的大便可以吃嗎?酸法官之前,先想想為何檢察官舉證被打腫臉



自己的食安自己救:

2014年,台灣的代表字是「黑」;2015年一轉眼剩不到一個月了,除了抵制頂新,消費者難道還是只能吃「精煉後的大便」嗎?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