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Gap Year 2.0

屬於柏林影展最佳導演林正盛的壯遊:「那天,我下定決心,拿了我爸口袋裡的500元,來到台北」

2015/10/30 , 評論
吳象元
Photo Credit:Yuan
吳象元
從彌爾頓到中國研究,從台北到西雅圖,著迷學術的理性批判,卻更長停留在書寫行走於書本、咖啡和城市的小故事。現任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甘願只做工的林正盛,想到小時候曾因開刀上臺北,那座就如林強寫的歌詞「什麼好康都在那裡」的城市,某天,他下定決心拿了爸爸口袋裡的500元去火車,到臺北延平北路,看到麵包店招學徒就進去報名,「那年農曆年回家,我爸沒說什麼,就說『回來啦』。」

「導演,你人生中最難忘的一次旅行是什麼?」

「那天,我下定決心,拿了我爸口袋裡的500元,來到台北。」

他是林正盛導演,拍過《春花夢露》、《美麗在唱歌》《天馬茶房》、《魯賓遜漂流記》、《一閃一閃亮晶晶》,2001年更以《愛你愛我》獲得柏林影展最佳導演獎。

今天,他要說的是關於一部講述六個年輕人,分別前往日本、馬拉威、法國、斐濟、荷蘭、馬達加斯加旅行的紀錄片:《有任務的旅行》,以及關於他人生最重要的一次出走。

向前走:年輕人從反抗到出走

2014年3月,台灣爆發近年來最重要一場社會運動:太陽花運動,而在《有任務的旅行》預告片開頭,也出現群眾聚集在立法院外、家長拿著「孩子們辛苦了」的標語,關於這個安排,林正盛導演說道:

對我來說,太陽花是特別的,但並沒有要強調對或錯,而是當時籌備這部影片時,剛好發生了這件事,代表年輕人對於未來的一種想像,因此,是用太陽花的畫面,來連接這群正要出發的年輕人,而用林強的《向前走》,正是呼應當下台灣的環境氛圍,就如藥引,去把問題提出來。

當時,團隊到北藝大,隨機採訪一位在咖啡廳工作的女孩,詢問關於房子租金、工資狀況,當問道「那你對未來有什麼看法?」她這樣回答:「未來?沒有什麼未來。」對台灣年輕人當前傳達對未來的彷徨,導演其實甚有共鳴: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有這樣的想法:『如果不發聲,這世界就會很可怕,覺得大人們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我是個很反骨的人,以前參與黨外,在讀編導班時,就能坐在中華商場旁的鐵道,反抗萬年國會,因為我天生是這樣,所以對這類議題很關注。」

導演又說道:「曾有人詢問創辦《史東週刊》(I. F. Stone’s Weekly)的史東(I.F. Stone):『這麼多年輕人的反抗,好嗎?』史東表示:『只有年輕人叫囂、反抗,衝撞,才會建構新的框架,之後也會有下一波年輕人,而這就是世界不斷往前進的原因。』因此,看到學運的發生,我就在想,終於來了!我的太太一直都很乖,但那時就像被『撞到』,比我更受到衝擊。這都沒有對錯,就是要表達,才會有對話、衝突、磨合。

Photo Credit:Kzitelman CC BY SA 2.0

創辦《史東週刊》(I. F. Stone’s Weekly)的史東(I.F. Stone)。Photo Credit:Kzitelman CC BY SA 2.0

總有一天,你要為台灣出一趟任務

《有任務的旅行》中的六個年輕人裡,患有紅斑性狼瘡和亞斯柏格症的吳伯均,從小面對周圍的人把他當空氣,因喜愛繪畫且畫過上千張《蒙娜麗莎的微笑》,因而最想前往羅浮宮臨摹,而他的經歷,也代表台灣已有能力面對生命的差異性。

除此之外,還有至荷蘭檔案室看熱蘭遮城17世紀原始史料的容伊,驚喜讀著記錄船隻正行駛往福爾摩沙的天氣記錄,讓林正盛思索,或許台灣的史觀,應要回到以海洋為主的論述,用海洋去連結鄭成功、日本等。

馬拉威的睿哲,當望向整片稻田時,想起台灣的南部風貌,並聆聽當地人如何感謝台灣的農耕隊。前往馬達加斯加的奕諭,試圖串連著台灣和馬達加斯加這兩個同屬於南島語系的大島。

前往斐濟的心耘,原是一位很害羞的女孩,起初聯絡書局時非常緊張,卻沒想到過程遇到很多善意的人,最後帶了2千本童書,沿著河岸發送。

還有外向、生氣時會罵人雅琪,念了一年臺大決定休學,開始去綠島潛水,夢想是到世界各地成為潛水教練,希望將日本直島和綠島建立姐妹島。

12079171_195468380784703_4954249619607071791_n

圖片來源:有任務的旅行

在一一簡介完這六位旅者後,林正盛表示:台灣年輕一代,漸漸去尋找和世界的接觸,在鼓起勇氣之後,世界也跟著打開了,而這部電影也是用荷蘭的故事作結,以傳達年輕人最終要尋找自己的認同。

面對社會上把年輕人稱作「草莓族」,林正盛表示,希望能透過這些台灣年輕人的臉譜,證明他們並非那麼柔弱:

「我已經56歲了,父母過去很貧窮,因此常不希望讓年輕人受苦,但當看到在荷蘭旅行的容伊,這麼瘦弱,扛著那麼大的行李,那個力氣就出來了,才不是草莓族。因此我很希望年輕人能出去看看,出去承擔,一定要去流浪,才會更認清自己,至於要為台灣做什麼?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到自己生命的動力,每個人把自己那份做好,就是幫助台灣

12115590_196594794005395_3644946518566344813_n

圖片來源:有任務的旅行

最難忘的旅行,是偷跑上臺北的那天

聊完了年輕人的出走任務,導演談起他人生中最難忘的一次旅行。導演的父親在日治時期讀到中學,家裡有很多書,但最接近兒童讀物的只有《愛的教育》,另一本則是《愛麗絲夢遊仙境》:「我第一本看懂的是海明威的書,而我的文學底子還不錯,想當文學家,爸爸卻要我念高工,因為出來就有工作,又跟我說『免驚無犁通拖』,我一聽嚇壞了。」

不甘願只做工的林正盛,想到小時候曾因開刀上臺北,那座就如林強寫的歌詞「什麼好康都在那裡」的城市,某天,他下定決心拿了爸爸口袋裡的500元去坐火車,到臺北延平北路,看到麵包店招學徒就進去報名,「那年農曆年回家,我爸沒說什麼,就說『回來啦』。

做了麵包學徒一陣子後,林正盛看到招募編劇班的海報,就參考王幀和《嫁妝一牛車》寫了劇本交出去,並順利考進,第一堂課上完,就知道這輩子要做電影,因為實在太過迷人,人生也就轉了一個彎,而當第一部電影得獎時,那是導演第一次確定,真的可以做電影了!

「但我爸很痛苦,麵包師傅當時就有三萬塊薪水,爸爸說:你一個麵包師傅,怎麼拍電影?所以我看年輕人叛逆,就很開心,重點是要找到想做的事,而大人就是要幫他們找到。」

林正盛回憶當初離家北上的心情,正是宛如《向前走》的人生寫照:「以前反差很大,從台東到台北,距離很遠。前一天早上出發,搭夜車金馬號到高雄,然後天剛亮再出發,傍晚到臺北,就是《向前走》的感覺。聖經形容迦南為『流奶流蜜』的地方,對我來說臺北就是如此。而鄉下孩子都會希望,有一天要衣錦榮歸,因為曾認為是壞小孩,所以這對我們很重要。而這部電影用《向前走》,就是希望延續傳承,要讓觀眾體會,這首歌在每個時代都有意義。」

SONY DSC

林正盛導演正接受關鍵評論網的採訪。

如果沒有當初離家的勇氣,就沒有了麵包師傅的經歷、也不可能投入最鍾愛的電影事業,回顧完這最重要的一次壯遊,林正盛表示:

「想跟大人說,看到很多爸媽買書給小孩看,叫小孩唸書,但你叫小孩要去看世界,反而會產生抗拒。我就很高興我爸沒叫我寫讀書報告,因此讓我養成讀書習慣。環境最重要,之後就是讓孩子摸索。

至於年輕人,你要去想你要去做什麼,不要活在自我限制裡,許多人就是每天上班下班,而旅行就是打破你的慣性。很多東西並不是來自很偉大的,而是生命本質的體會,只是你敢不敢跨出去而已,不要小看你自己。」

註:2001年,林正盛愛你愛我》奪下柏林影展最佳導演獎,說的正是麵包師傅的愛情故事。

☞旅後歸鄉的你,快來分享你的返鄉旅遊省思圖文,就有機會得到聯合航空「台北—美國舊金山來回機票」及TutorABC英語線上課程!

活動網頁:壯遊之後,你帶回了什麼?

活動網頁:壯遊之後,你帶回了什麼?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她交換了60個歐洲人愛的故事後,回到自己的城市成立世界第一個氣味導覽

Gap Year 2.0:

2014年的夏天,我們藉由七位旅人的精彩經歷:交換了六十篇愛的故事的換人、印度特派記者的印度尤、香港上班族阿冼、毅然決定休學的孫MM、旅行專欄作者苡絃,還有Terry、雪兒和換人的對談,了解從學生到上班族的Gap Year模樣。那麼,今年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