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幾分鐘內繞行地球一周:極地旅人難以忘懷的心靈感動

2014/09/06 ,

評論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在 2006 年創刊,是全台第一本為成功人士、時尚菁英、社交圈 中人與奢華旅遊者所量身打造的生活時尚雜誌。以正面傳達健康的人生享樂態度,希望帶給讀者更豐富的觀感與新資訊,為台灣的雜誌生態圈注入一股新的影響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未知帶來險境,人類仍一心要征服未知的領域,即便目的地是北極

文:Sylvie Wang,Photo/ Carol Keng(耿婕容)

「走向茫茫的北冰洋,冰山白熊點綴那漂泊無垠的冷,和鯨魚一起在蔚藍中驚濤拍浪,和海鳥一道在天空中自由飛翔,那裡的風,瑟縮得像一把利劍,那兒的夢,甜美得令人墜落。」

小艇穿梭在蔚藍冰山間,大自然的風潮,把冰山雕琢成晶透的溶洞,變化萬千。

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塑作品。Photo/ Carol Keng

淒美北極

1845,大航海時代,極盛大英帝國,派出上百位號稱「世界最強」的英國皇家海軍浩蕩北航,探索一條可以從格陵蘭繞行美洲大陸北部通往白令海峽直達亞洲的夢幻通路-西北航道。這是個雄心壯志的開端,卻有個一去不返的結尾,兩艘船艦駛離英國的那年夏天,在半年後杳無音訊,所有船員宛如人間蒸發,大地吞噬了希望。

現在面對這片風平浪靜的海灣,無法想像,百年前一段悲傷故事曾在此上演。

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塑作品。01

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塑作品。Photo/ Carol Keng

當年領船者富蘭克林爵士同樣在這片冰雪世界裡消失無蹤,他的夫人珍恩便不惜任何代價尋找丈夫,抽絲剝繭,並探訪當地稀少的愛斯基摩居民,直到多年後,謎團才漸漸清晰。據愛斯基摩人描述,他曾經目睹一群白人向西行走數天,因為飢餓而死,而他手中收藏著白人遺留下來的銀器是為證物。可怕的敘述緊接在後,愛斯基摩人描繪那些殘手缺足的屍體,以及隊員們為了生存如何互相殘食,而北極冰河,正靜靜的見證這一連串悲悽的故事,白雪上染紅了鮮血,上百名隊員無言而寂,百年後,北極依舊寧靜,覆蓋了悲傷,卻換上了當代世人寄予的夢想面紗。

極地祕境

對多數人來說,極地就是一塊未知的大陸,對我而言,未知中再探訪更未知的領域,幾乎無旅人的足跡,這更叫「祕境」。

格陵蘭島西北端的約克海角(Cape York),並非極地之旅的必經之地,所以村落維持了當地住民的日常生活形式,看不太到刻意開發的面貌。當我們抵達時,居民好奇的在屋前張望,他們的身影沐浴在溫柔的日光下,迎接我們這些來自異域的人們。

夏日的約克海角並非長年極凍,早晨的氣溫可上達攝氏五度左右,沿著村裡唯一的小路漫步,處處都是與大自然搏鬥的生命痕跡,在村落的山坡上,赫然發現一片柔軟的綠色奇蹟-短小不起眼,約略只有指頭大小的綠色苔原,盎然的姿態,看見了生命力的強韌。

裝飾北極圈周邊祕境的是蔓延無盡的古老冰川,與大海相接的壯麗畫面是大自然賜予當地居民獨家美景。遠眺,萬年冰川如瀑布般傾洩在大海裡,遠處的冰山大小各異,錯落起伏,彷彿是白與藍的圓舞曲,有時蘶然,有時溫柔。

核子動力破冰船石破天驚的破冰景觀。02

變化萬千的冰川,大自然的神奇化工。Photo/ Carol Keng

與北極熊的邂逅

挺進北極圈的第一站,是位於格陵蘭島東北方向的「史瓦巴特」群島,不隸屬於任何一個國家,以一個共有國的方式靜靜存在著,由挪威行使主權,而簽約國有權在群島上進行考察與開發等活動。

史瓦巴特是維京語,意思為「冷峻的海岸」,其中60%被冰河覆蓋,是僅次於南極、格陵蘭的第三大凍原冰帽。這邊生態豐沛,擁有上百種植物和四面環海的天然條件而成為許多海鳥孕育新生命的繁殖地外,也是「極地之王」-北極熊的故鄉。

SONY DSC

在岸邊享受靜謐日光的北極熊。Photo/ Carol Keng

這趟旅程並非我與北極熊的第一次邂逅,回想某一年盛夏的紐約中央公園動物園裡,有一隻看起來懶洋洋的北極熊,完全感受不到「北極食物鏈王者」的風範。直到我在北極遇見的北極熊,才完全顛覆了小時候的慵懶印象。

北極旅遊中,常以登陸小艇代步,追尋北極熊的蹤跡-只因牠儘管身軀龐大,奔跑的時速依然有四十公里,若是在同一平面被熊看見,八成插翅難飛。在這邊,有驚險但也經常會看見動人的畫面,在一次的春末夏初季節,距離小艇只有十幾步距離,一隻身形瘦小、看來應該是母熊的北極熊走在前方,兩隻幼熊緊跟在後,不遠處一隻身材高大的北極熊爸爸正亦步亦趨、寸步不離地尾隨在側,成為極地裡最美的一幕。

其實,動物世界隱藏著極其奧妙的互動,九月是公熊和母熊交配的季節,一月初,母熊通常會產下一對雙胞胎,時而看到母熊懷抱幼熊哺乳,或擔心寶貝因體弱無法在雪地上遠行,將牠們揹在背上負重前進,或可目睹幼熊蜷縮著小小身軀,躲在母親的臂彎中取暖。只是熊爸爸只能遠遠跟隨,無法靠近,因為公熊的天性不似母熊有母性,一旦饑餓難耐無法抗拒時,還是可能食子裹腹,所以母熊不但得細心呵護幼熊,還得提防餓昏公熊的攻擊!

SONY DSC

北極熊媽媽帶著寶寶亦步亦趨前進。Photo/ Carol Keng

海上小丑善知鳥

北極探險中很多時間需仰賴小艇,某些區域人們踏足陸地很容易就成為北極熊的豐盛晚餐,還有許多自然生物,更必須靠著小艇巡弋於峽灣的浮冰間、石壁的轉角處才能發現驚奇,一飽眼福。就像某次探險隊長將登陸小艇小幅度的轉彎時,我驚鴻一瞥看見一個小小的頭,正埋在水中,亮橘色的雙腳在淺水處使勁划動,水中隱約有雙眼睛閃爍著,我不禁忘情地大喊:「Puffin!」

生長在寒帶地區的大西洋善知鳥,有個動聽的別名-「海鸚鵡」,牠們一生當中多數時間都在海洋活動與過冬,有著嬌小的身軀、黑白分明的羽毛、鮮豔奪目的巨喙、炯炯有神的雙眸,看似一臉無辜的模樣,活似海洋裏戴著面具的小丑,所以又稱為「海上小丑」,象徵一種粉墨登場的童趣,感覺更添俏皮活力。

每年四月到八月間,只要在小艇上抬頭就可望見一對對用彩色鳥嘴輕輕碰撞、跳著求偶之舞的善知鳥,這是牠們每年唯一上岸的時候。共結連理的Puffin會回到相同的巢穴,雄性與雌性輪流孵蛋,直到雛鳥破殼而出。

萬般幸運我曾看到善知鳥的蹤跡,卻又萬般無奈大自然的萬變。根據資料顯示,近年由於海水溫度升高,善知鳥的食物玉筋魚不明原因消失,而漂流在海上的外溢石油,也間接威脅到善知鳥的族群生命,現在,我看著滿天飛舞的善知鳥,心中默默地對牠們說:別了!期盼下次還能見到你粉墨登場!

小艇穿梭在蔚藍冰山間,大自然的風潮,把冰山雕琢成晶透的溶洞,變化萬千。

小艇穿梭在蔚藍冰山間,大自然的風潮,把冰山雕琢成晶透的溶洞,變化萬千。Photo/ Carol Keng

揭密北極點

北極比南極更具神秘,探險記一頁頁記載的失敗多於成功的故事,未到達極點,卻已被周邊極凍所殺,直到1893年挪威探險家弗里特約夫.南森搭乘「前進號」啟航新西伯利亞群島,但啟航不久,卻陷入浮冰群而動彈不得,開始多次與冰層相抗過程,停滯到成功,隊員們對船隻硬體逐漸放心,不再擔憂冰層推擠所發出的震動與巨響,海流也順利將探險朝目的地推進。

1985年,「前進號」約莫走了一個月,但因前進的速度被浮冰漂流速度所減弱,所以一直無法抵達北極極點,最後只抵達北緯86度13分,距北極極點約370公里處,創下當時最接近北極極點的紀錄,自此,也證實了北極是一個大冰洋。

核子動力破冰船石破天驚的破冰景觀。

核子動力破冰船石破天驚的破冰景觀。

征服正北極極點

現在,我們這些以「旅人」身分到達極點,除了可以體會並感受到當初那些探險家的狂喜,來自海天一隅的大夥,也各自將帶來的國旗旗幟撐起高舉。那份難以忘懷的心靈悸動,深植在每個人的心中。

每趟極地旅遊,平均都會來自二十幾個國家的成員,到達極點時,大家會手牽手環繞成一個圓,頓時血液竄流,忽然間天、人、地合一,感動無以復加。直到《We are the world》的旋律響起,大家跟著探險隊長的口令,循著逆時針方向繞著圓周小步邁進,在短短幾分鐘之內,我們彷彿繞行了地球一周,此刻世界就像是個微型縮影,人與人之間似乎只存在著簡單的距離,不分彼此,足跡已然鮮明地烙印在正北極極點90度的雪地上,音樂聲持續播放,但我的旅行時鐘此刻卻定格了,眼前霧濛濛的泛起水氣,逐漸模糊了雙眼……

到達北極點,大家心手相連環繞成一個同心圓。

到達北極點,大家心手相連環繞成一個同心圓。

浪漫的流動

佇立極地,彷彿自己置身人間外,在這邊,帶走的只有回憶,留下的卻除了足跡,還有隨著冰河永存千年的「瓶中信」。

這瓶中信是永垂不朽的見證,見證我們曾征服極地的證據。旅人們在北冰洋結成的陸地上靜靜俯首,將千絲萬縷的飽滿情緒,化為隻字片語,小心摺疊放進「時空膠囊」中。此刻,只見大家專心地振筆疾書,也許是一封短箋,或是對未來的期許,不管有沒有特定的接收對象,這些懸念和愛的祝福,將隨著洋流地推波助瀾,傳遞到地球的某一角落。

這些不能說的秘密,只有北冰洋洞悉一切。當號角響起,探險隊長在四位前導隊員們的護送下,在倒數聲中昂然向前,小心翼翼地將捧在手心在時空膠囊拋向大海。在眾人的見證下,大家屏氣凝神,看著它沉入北極極點的海底;此時此刻,萬籟俱寂。只聽到撲通、噗通聲此起彼落,就像漣漪般逐漸擴散。

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塑作品。00

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塑作品。Photo/ Carol Keng

省思極地的未來

多次造訪極地的我,面對冰天雪地中這些大大小小的生命,總有份難以言喻的親切感,但我心擔憂,北極浮冰的面積日漸縮小,照此趨勢持續發展,很可能再過幾十年,北極海的夏天將完全沒有浮冰。冰帽溶解過快,北極熊被迫渡海求生,尋覓距離最近的浮冰,在經過數百公里的馬拉松長泳後,即便是擅長游泳的北極之王,同樣無法倖免無難。

自己幸運的與極地相通多年,但也同時感受老天賦予的這份使命,讓我能將極地的極致之美與更多人分享,讓大家在領略大自然奇異恩典的同時,能夠思考生態永續的問題,也對我們生活的土地有更多的理解和疼惜!

本文獲《東西名人》授權刊登,原文請見〈寂極幻境〉參考書籍:極地達人耿婕容《極境光年-穿越時空 看見夢想的力量》

*北極旅遊禁忌:

  • 勿留下到此一遊的證據與帶走任何紀念品任何垃圾。
  • 勿帶走任何東西。
  • 勿驚擾動物與鳥類。
  • 嚴肅看待北極熊危險性。

✺ 愛冒險的你,還記得是旅程中的哪ㄧ群人、哪一件事、哪一抹風景讓你發生改變?快來分享你的壯遊故事,贏得聯合航空贊助的臺北-美國來回機票!

專題下則文章:

長達60年的Gap Years:為了趁還能走的時候去看世界, 我們將「食衣住行」支出減至最低提早退休



GAP YEAR專題:

1200年前,詩人杜甫用青春最精華歲月遊歷大江南北,感時懷古寫下名為《壯遊》的豪情詩;無獨有偶,十六世紀,歐洲年輕貴族興起「大旅行」(Grand Tour)的風尚,待成年,便迫不及待背上包袱到處遊歷。 時至今日,「壯遊」成了「Gap Year」,是每個追尋答案的年輕人都有的共同回憶,不論是踏上機車奔馳在台九號縱谷線,或者遠走至語言不通的他鄉。 Gap Year專題,是一本出走攻略手冊,不只讓你了解從學生到上班族的遠行故事,還有出發前的行前預備,包括選購符合旅程需求的廉價航空,以及給尚未行動的未來旅人們關於行程、經費、語言、交友等實用建議。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