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尋找自己人:從九零年代到手機世代,男、女同志如何在交友圈中找到彼此?

找朋友或對象,是多數人在一生裡再常見不過的事。小說家張亦絢更曾在書裡寫下「同性戀是初戀即出生」,凸顯找到另一半對同志認同的重要性。從同志運動在台灣發跡的1990年代至今,男、女同志的交友文化除了反映了時代變遷,更是豐富了如今我們所見到的彩虹地景。從實體到數位時代,從少年、青年到壯年,乘著時光機一同了解男、女同志的交友文化裡頭的變與不變。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專題目錄

8

製作團隊 採訪編輯:潘柏翰|核稿編輯:翁世航|感謝名單:Jack'd亞洲社群經理Song、Gsland創辦人AG、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秘書長杜思誠、社群發展部主任林昱君


2021/10/25 | 潘柏翰

寂寞的年輪運轉不休:從文字傳情到沿網路線徵友,30年來男、女同志如何找到圈內人?

回顧1990年代迄今的交友方式變遷,可以看出早年即使同性戀在社會面臨強大的汙名與社會壓力,同志們仍可在非專屬的交友管道裡發出訊號,進而尋找到圈內人。正是因為這些管道和場合個別顯現了某一面向的同志文化,綜合起來則豐富了我們如今所見的同志社群。

2021/10/26 | TNL特稿

羅毓嘉:敬每個世代的青春鳥——說穿了我們都是一個人的房間

同志們現在甚至都已經可以結婚了。然而,照片翻過一張又一張,在交友軟體上左右滑動的「來配對」「不是菜」,相片的顏色與記憶同聲隨時光褪去,城市男同志一代復一代,依然群聚復離散,相濡以沫,而後相忘於江湖。

2021/10/27 | TNL特稿

李屏瑤:請回答1999

許多年後訪問一位老年同志,對方說,一直到長大,都以為世界上只有自己是這樣的。對我來說,中間還有一個奇怪的卡頓,理智上知道還有其他人,但情感上並不能接受。即使知道自己是誰,會被歸納進哪個分類,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有種揮之不去的孤獨感,那不是出櫃或是找到同類就能夠立刻抹消的。

2021/10/28 | 潘柏翰

【專訪】男同志交友軟體Jack'd亞洲社群經理:台日韓泰經營策略各不同,台灣開放友善「幾乎什麼都能做」

Song表示,以Jack'd而言,台灣一直都是亞洲市場的重點之一,屬於初期值得優先開發、透入較多資源的國家。主因是台灣社會對同志的開放和友善程度,以及有一些多元性別友善的法規。Song也提及,台灣整體的成年消費市場對同志的接受度,相較亞洲其他國家較為成熟。

2021/10/31 | 潘柏翰

【專訪】本土男同志交友軟體Gsland創辦人:國外軟體對於非典型關係不夠友善,決定自己來做

Gsland創辦人AG提及自己想設計一款交友軟體的念頭已久,並表示他在學生時期就對如何運用資訊科技輔助人們交友找伴感興趣。他憶起自己還是大學生時,網路才剛興起沒多久,「交友軟體」尚未問世,不過那時的他已經在某堂課的專題設計了類似交友軟體的雛型。

2021/10/30 | 潘柏翰

「嗨,你找什麼?」男同志使用交友軟體的性角色分布,對外型又有哪些偏好?

男同志社群對外型與性角色的討論,經常與性別氣質密不可分。對外型和角色的偏好,也透露了社群對什麼樣的身體意象以及角色認為是可慾的。這次我們與本土男同志交友軟體Gsland合作,透過該軟體的使用者數據得以呈現台灣男同志社群的部分輪廓以及行為。

2021/11/01 | 潘柏翰

被壓抑的女同志公共空間:許多人認為女性之間的情誼只是姊妹情、手帕交,而非愛情

Amy表示女性自小就被教導「你應該要待在家裡、不應該外放自己的性」,並指出社會對女生或女同志的性,自小就是「你不應該說或是做」。在這樣的教育之下,要一下子變得像男性般活躍,還有很大的空間。

2021/10/29 | 辣台妹聊性別

手機世代的拉子交友文化:從T變成P或是不分,你的經歷會豐富你的性別認同

當社群遍地開花,女同志社群(無論交友軟體、LINE群組、網誌或論壇)透過各式拉子(同、雙、泛、無性戀、跨性別等)的現身與結盟,把指尖漫遊的社群能量轉換到日常生活,因此存在本身,就在擾動主流崇尚陽剛的異性戀權力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