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尋找自己人:從九零年代到手機世代,男、女同志如何在交友圈中找到彼此?

【專訪】男同志交友軟體Jack'd亞洲社群經理:台日韓泰經營策略各不同,台灣開放友善「幾乎什麼都能做」

2021/10/28 ,

評論

潘柏翰

Photo Credit: iStock

潘柏翰

重度閱讀和寫字的人,喜歡的運動是重訓,想培養的興趣是攝影。關注多元性別與高齡領域,目前任職於媒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Song表示,以Jack'd而言,台灣一直都是亞洲市場的重點之一,屬於初期值得優先開發、透入較多資源的國家。主因是台灣社會對同志的開放和友善程度,以及有一些多元性別友善的法規。Song也提及,台灣整體的成年消費市場對同志的接受度,相較亞洲其他國家較為成熟。

台灣在尚未通過同婚專法之前,就以對同志友善,以及擁有在亞洲參與規模最大的同志遊行而出名。台灣對多元性別的友善程度,也曾吸引到男同志交友軟體公司將亞洲區的辦公室設置在台灣。

和許許多多的男同志一樣,大多時候我們都是交友軟體的使用者,較少有機會從交友軟體業者的角度,來理解交友市場(尤其是亞洲地區)以及交友App服務這產業。

在這次的專題裡,《關鍵評論網》專訪了在同志交友App產業很早問世的男同志交友軟體Jack'd亞洲區經營社群的負責人Song,分享他在亞洲四個國家經營社群的心得以及觀察,以及從公司的角度來看,台灣市場為何值得投入。另外,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是否也對交友軟體產業帶來了衝擊。

亞洲市場目前哪幾個國家是經營的重點?

Jack'd的使用者遍布全球,使用者活躍使用的時段為平日晚間、週末及假日。從每月平均的活躍使用者人數來看(自2019年12月起),全球每月平均的活躍使用者人數約莫在110萬人,當中人數最多的國家是美國(約32.5萬人)。亞洲地區以韓國的使用者人數最多(約6萬)、日本次之(約5萬)、台灣和香港的使用人數接近(約3萬多)。

Jack'd亞洲社群經理Song表示,Jack'd因為問世得早,後來在App設計或是智慧型手機開發的進度上,Jack'd一開始還沒有跟上最新的進展,因此在交友服務上不算特別強大。近年由Scruff收購後重新調整布局,針對亞洲市場聘僱了亞洲員工負責,希望能夠針對此一地區加強投入。

根據《美國商業資訊》(Buiness Wire)2019年的報導,Jack'd創立於2010年,至今在全球的使用者人數達500萬。2019年,手機軟體開發公司Perry Street Software——同時也是另個同志交友軟體Scruff的開發者——收購了Jack'd,讓該公司有望在營收以及會員數,成為全球最大的LGBT手機軟體公司。

亞洲市場目前以台灣、日本、韓國和泰國為主,受訪的Song人在台灣,同時也負責管理其他三個國家的社群經營。四個國家都各有另外一位同事負責線下活動的串連、品牌曝光,以及與當地意見領袖接洽。Song提及目前他們也正嘗試要將Jack'd的品牌形象多元化,因此他們有與變裝皇后合作,希望能將變裝的文化以及其所代表的多元價值分享出去。

論及經營這四個國家的社群有無不同之處,Song表示在四個亞洲國家的策略,初期會比較相似,因為還無法確定每個國家的市場後續變化。因此初期都會在四個國家試著找意見領袖、與夜店、酒吧合作、參與遊行或影展,甚至是與NGO合作。

在摸索一段時間之後,Song表示在韓國更適合與一些同志權益團體合作;日本則因為「Gogo boy」(指的是在同志酒吧或俱樂部舞台上,從事舞蹈表演的舞者,有時可能會搭配特定的服裝)文化成熟,加上疫情並沒有限制相關的表演活動,因此不論在實體表演活動,或是網路劇的合作也比較有機會。泰國則是在今年8月中開始,他們有找到該地較知名的圈內網紅,透過TikTok或是Instagram行銷。

Song認為每個國家的市場投入經營社群的方式不盡相同,以線上的社群平台為例,台灣的主力是在Instagram,日本則多了推特。Tiktok則是近期預計要嘗試的,但仍需要一些時間摸索。

台灣:成年消費市場對同志接受度高,推廣活動「幾乎什麼都能做」

Song表示,以Jack'd而言,台灣一直都是亞洲市場的重點之一,屬於初期值得優先開發、投入較多資源的國家。主因是台灣社會對同志的開放和友善程度,以及有一些多元性別友善的法規。Song也提及,台灣整體的成年消費市場對同志的接受度,相較亞洲其他國家較為成熟。

因為上述原因,Song表示在台灣能夠嘗試的活動比較多樣,「幾乎什麼都能做」。除了酒吧、遊行,和意見領袖的合作也有,他也透露目前有短片的拍攝計畫正在進行中。Song提及台灣去年多個縣市有舉辦同志遊行,他們就參與了台北、高雄和嘉義三個縣市的同志遊行活動。

Song提及不論在台灣或是另外三個亞洲國家,目前都在努力於線上與線下活動的串連,因此近一兩年較常出現在遊行、展覽,並搭配夜店和酒吧做推廣活動。

以台灣的現況,還是以搭配實體活動的串連為主,讓品牌的曝光能最大化。Song表示當使用者人數能最大化且更穩定之後,再判讀使用者數據,或是進行相關數據的應用,才比較有可能。

談及COVID-19疫情是否對使用者以及交友服務的經營帶來影響,Song提及不論在哪個國家,疫情爆發的前三到五週,都會出現活躍使用者人數下降的趨勢,公司內部猜想的原因是當使用者對疫情狀況不安心、也不確定疫情未來的走向時,可能就不會在交友活動上投入太多心力。後續當使用者比較知道疫情的狀況後,活躍使用者的人數就有恢復爆發前的狀態。

以台灣的情形,Song表示他們在今年1、2月逐漸有較多的曝光和聯名活動,原先預計的大重點是6-10月——也就是西方國家同志驕傲月的月份,到台灣同志遊行舉行的月份,但後來因為受本土疫情影響,許多的實體活動都因而取消,原先春季有在做的事情,也因此中斷了許多。

Song表示疫情影響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與移動,旅行、聚會,甚至是認識新朋友,不再像以往那樣便捷容易。這不僅是Jack'd遇到的挑戰,而是所有交友服務的難題。受到疫情衝擊的關係,Song認為這是個更能看見科技應用在溝通與互動重要性的好機會,同時也讓Jack'd調整了交友App的服務,並改變了團隊之間的交流方式。

▶對這次專題的內容有意見想抒發或討論嗎?歡迎點此觀看我們的討論文章,看看其他讀者有什麼意見。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李屏瑤:請回答1999



尋找自己人:從九零年代到手機世代,男、女同志如何在交友圈中找到彼此?:

找朋友或對象,是多數人在一生裡再常見不過的事。小說家張亦絢更曾在書裡寫下「同性戀是初戀即出生」,凸顯找到另一半對同志認同的重要性。從同志運動在台灣發跡的1990年代至今,男、女同志的交友文化除了反映了時代變遷,更是豐富了如今我們所見到的彩虹地景。從實體到數位時代,從少年、青年到壯年,乘著時光機一同了解男、女同志的交友文化裡頭的變與不變。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