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尋找自己人:從九零年代到手機世代,男、女同志如何在交友圈中找到彼此?

手機世代的拉子交友文化:從T變成P或是不分,你的經歷會豐富你的性別認同

2021/10/29 ,

評論

辣台妹聊性別

辣台妹聊性別

由婦權基金會青年團隊經營的性別議題粉專,與你分享跟性別相關的國內外大小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社群遍地開花,女同志社群(無論交友軟體、LINE群組、網誌或論壇)透過各式拉子(同、雙、泛、無性戀、跨性別等)的現身與結盟,把指尖漫遊的社群能量轉換到日常生活,因此存在本身,就在擾動主流崇尚陽剛的異性戀權力秩序。

文:戴綺儀

女同志(以下稱拉子[1])兼具「女性」和「同志」雙重身分,因此拉子處境必須從主流社會獨尊陽剛、異性戀的性別政治理解。本文從1992至2005年次的使用者經驗,爬梳使用動機、軟體選擇、自介呈現等,淺談社群時代的台灣拉子交友文化。

手機世代拉子文化的明顯特徵在於「進入圈內」的儀式,過去以實體聚會(如朝聖TABOO[2])為主,加上進入社群建立人際網絡(如拉子LINE群組、交友軟體),社群/實體生活的界線模糊化,擾動主流秩序。

使用動機:「請妳給我多一點的拉子」

使用動機圍繞在拓展人際圈,具體包括找對象、約炮、尋求支援、建立自我認同等。今年21歲、認同為不分[3]、水瓶座的Jo表示:「高三滿十八歲開始用交友軟體,我想擴大自己的女同志交友」,軟體更提供缺乏實體人際支援者一個眺望的平台。比如今年17歲、認同為不分偏P、金牛座的丸則說,「那時候跟一個人曖昧,但對方後來說沒有辦法喜歡女生,我剛有手機所以就用App,因為現實生活還不敢出櫃」。

App選擇不限專屬女同志的交友軟體(如les park、HER、zoe),也使用通用交友軟體(如Tinder、pikabu),主導考量有容易得知、低門檻、好入門,比如今年21歲,認同為不分、摩羯座的恩表示:「看身邊女同志朋友放閃說在Tinder認識,閃聊、閃交往這樣」,丸也有類似經驗,「有人留言問妳們(追蹤的網紅情侶)怎麼認識,她們說undercover(為匿名聊天交友App名),我就想說,天啊這樣找得到女朋友欸,我也來玩」。

選擇通用交友軟體,說明同志現身日常化,小眾社群遊戲在主流社群的裡外,創造認同與文化,發展出彈性策略。比如呈現模式,今年21歲、認同為不分、金牛座的海表示:「在不同軟體會放不同東西,假設在Tinder放正臉,HER就會著重文字」;比如辨識方式,今年26歲、認同為T、巨蟹座的毛說:「Tinder選只顯示女生還滿常看見自介看起來就是女同的,像是放彩虹emoji」。而今年16歲、認同為P、金牛座的本,生活中並未出櫃,也策略性地以隱晦方式尋找夥伴:「身邊朋友大部分用Rooit我才跟著用,想碰碰運氣遇不遇得到一樣是女同志的人,聊天的過程再找機會講自己是女同志」。

拉子時常承受「去性化」的污名,被投以乾淨、無菌、友誼般的誤解想像,然而從交友軟體或濡沫論壇[4],我們可看見明確的性互動。今年27歲、認同為不分、射手座的安表示:「假設今天就是想約,可能就會把自介改成『想跟妳睡覺』或釋放『要不要一起睡覺』這個訊息」,其他諸如「約抱睡」、「來我家看貓嗎」、「求認養」都是常見的邀約暗示。

使用者也依不同動機切換互動模式,今年21歲、認同為不分、天蠍座的莫表示:「一種是交流型、一種是約炮型,如果約炮妳跟我聊一個禮拜,我真的會生氣,我深受其害欸並且非常厭惡,遇過的雷砲就是以為約炮要附諮商功能,媽的。」顯然性邀約是交友軟體的功能之一,拉圈也不例外。

來窺探或冒犯社群的異男也不在少數,今年16歲、認同為不分、雙魚座的圓圓表示:「遇過進來直接說『想幹女同』的,這類挺有趣的,但當我說出『你的自我認同是女同哦?』就會離開,我真的很想知道啊。男生指定T約炮,大多的說法是覺得T也想被愛,雖然我覺得這大概有什麼誤會,但當事人就是這麼說的(笑)」,顯示拉子社群既私密又公開、持續戳動主流文化的特徵。拉子們有意識的選擇與回應,交友動機、軟體選擇、人際網絡都持續邊界交融著。

填資料還是匿名?小孩子才做選擇

軟體型態可粗略分「填資料配對」和「匿名即時配對」兩種,大家依不同狀態、考量選擇搭配使用。匿名是輕便的免洗關係,今年26歲、認同為P、雙子座的穎提到:「中離沒負擔,而且不想被那些資訊先入為主的認識,有那些資訊不代表你就會比較好聊,老實說,像Rooit有一些提問,可以看到當下的反應」,更傾向不帶預設從當下互動判斷。

圓圓也有類似想法:「填資料太片面了,也不知道怎樣介紹自己才是想被認識的樣子,不如聊聊認識!」。今年27歲、認同為T、金牛座的家表示喜歡用文字判斷頻率:「我覺得文字沒辦法騙人,從文字去認識一個人是最裸露的方式,比起放照片。」

輕便可能帶來更多情緒勞動,今年28歲、認同為不分、天秤座的歐提到:「我發現即時匿名聊天很多人是要吐苦水,聊的過程會發現她對妳根本不關心,有自介做依據可以看出一個人對自己瞭不瞭解,不然對方一直來討拍,我就想說『哈囉!老娘這裡沒有張老師!』」。

今年21歲、認同為不分、天蠍座的莫也提到自介提供想像的輪廓,「簡單留一些關鍵字是方便決定要不要敲,比較有禮貌啦,放貓的我就會滑過去」,今年27歲、認同為不分、射手座的安也有同感,「聊天過程需要對方是一個扎實、可以想像得到的,還有一件事情是可以創建自己的角色,我放一點真實的資訊在裡面」。自介助於篩選對象,也是認識自己的展演過程,今年21歲、認同為不分、摩羯座的恩說:「會把理想中滿好的一面呈現出來,寫到我覺得自己很讚!」

數位世界裡,人們隨自由意志化身,不同於現實生活因外顯的打扮或氣場被他人預先歸類,比如今年17歲、認同為不分偏P、金牛座的丸:「心情好的時候點P(婆),心情不好的時候點H(不分),純看心情」,遊戲並穿梭其中;21歲天蠍座的莫也是,「會嘗試不同人設,像一種社會實驗,也會發現按妳愛心的人不同,我會選一個人設去迎合對方,就可以練習一些油膩的情話(笑),可能在這間是禽獸、在那是鄰家大姊姊。」

部分軟體排除未成年使用者,小拉們也發展出因應策略,比如註冊時填18歲,再到自介標註真實年紀(如20-5〔歲數〕或2003〔出生年份〕),然而今年21歲、認同為不分、金牛座的海回顧當年:「那時候只要說出16歲對方就會閃退」;今年17歲的丸則是身歷其境,「註冊的時候要造假,亂填基本上就是虛構的第一步了啊,就覺得好假,不想用了。我還遇過配對上然後就問『欸妳未成年我會不會犯法啊?』怎樣,青少年沒人權,真是的!」建立人際圈是認同的重要管道,青少年同志的網路交友空間值得正視。

iStock-667432070
Photo Credit: iStock

難以迴避的靈魂叩問:TPH分類政治

學者胡郁盈指出「TP(婆)/不分(H)」的文化知識體系是一種守門角色(gatekeeping),已內化在女同志的社交、情慾互動結構。填寫交友軟體個資的「認同」與「性傾向」欄位即是一自我剖析、與常規對話的步驟。

「分類」是拉圈月經題,主要肇因於語言的不足,T和P究竟意味著外型?相處模式?抑或是性行為模式?此三種面向並沒有必然配對。今年21歲、認同為不分、金牛座的海表示:「高中用的時候,覺得我是長髮就選P,後來回想當P的這段時間就覺得,嗯,詐騙了一些人。第一任女友那時選P(註:兩人在App認識),但交往起來覺得彼此應該都是不分,我們花了滿多時間在討論認同跟分類這件事」;17歲的丸也有類似感觸:「我會想認識P,但是如果填T吸引到的P也不是我要的。」

TP始終是拉圈朦朧又核心的文化基底,而TP意象的易親近,相對可能造成粗糙分類的互動摩擦,今年27歲、認同為T、金牛座的球提到:「像有時候覺得這個行為偏T,但講出來對方可能會不爽,很難拿捏」。其中「硬要分類」是常見的互動摩擦,今年21歲天蠍座的莫表示:「我的外貌容易被誤解是T,不想讓人對我有錯誤想像。我沒有太想把自己在這圈子裡再貼一個標籤,覺得queer是一種流動、柔性、友善的意識。」

這樣的摩擦成為篩選指標,今年16歲雙魚座的圓圓表示:「聽到我是短髮後,部分人士對於『自我認同』好像不太清楚,常遇到幫我分類的,他們的世界好像不允許不分飄逸的存在。遇到一進來就說自己是TP的,我會直接離開,怎麼知道他的定義跟我的一不一樣啦,實在不喜歡《愛的自由式》[5]裡面的分類」;摩擦的經驗同時成為反思結構的契機,今年27歲射手座的安提到:「儘管我個資都已經選不分或queer,或我已經口頭表明了,但因為我頭髮長度,就被歸類為T。這就是因為,不是每個同志都有性別意識,我最後就採一個消極態度」,拉子交友經驗可見性別與文化、階級的交織。

今年27歲、認同為T、金牛座的家表示:「我跟兄弟(指異性戀順性別男性朋友)出去超自在的,有次我到一個包廂裡面都是T跟P,覺得天啊超不自在,我到『同類』那邊反而覺得自己更異類,像現在有雙性戀、兩個漂亮女生(指PPL)、跨性別……我會覺得我在那一類」,摩擦經驗或者助於調整姿態,或者觸發倡議,或者令人自我質疑,都凸顯既有分類的不敷使用,而創造的能量同時產生。

確認過文字和眼神,成為夥伴吧

交友軟體的介面設計變革,也動態回應著拉圈文化現況,從過去的TPH三選一,陸續新增genderqueer(酷兒)、non-binary(非二元性別)或更上位的woman或lesbian(女同志)等選項,今年28歲、認同為不分、天秤座的歐表示:「以前就『不分不分』一路按下去,現在會開始思考,我可以跟跨?欸啊,那個泛性戀(pansexual)是什麼意思?」

隨著全球在地化的理論與運動豐富,「不分」認同一度成為某種優勢論述。今年21歲、認同為不分、水瓶座的Jo表示「Rooit的聊天對象,你如果不選『都可』或『不分』,真的會遇不到人」,在多元化的同一脈絡下,再從「不分」過度到「更多」,同樣是21歲、認同為不分、摩羯座的恩反思到:「我後來發現我喜歡的BL,CP關係都比較平等,所以從TPH到更多元的選項,有點像是解消那個異性戀的模板」。

分類細緻化帶來認同的重疊,從「現身/出櫃」(come out)到「再次出櫃」,例如從T到跨性別(trans)、不分到PPLP、單性戀到泛性戀流動著,認同重疊的經驗例如Jo表示:「像我是雙性戀不分,如果沒有寫性傾向(雙性戀),會覺得少了一個我自己。……可能會突然從T變成P或是變成不分,你的經歷會豐富你的性別認同」。

拉子們用肉身穿梭,不言而喻了性別多元的可能,同時彼此提醒避免創造圈內的文化霸權,「自介很多都是找PPL,有些T就開始留長髮,然後就會有人說『長髮T也是T啊』,T受盡委屈,也受盡各種討厭,我覺得大家都是同一個群體,我們都是以女同的身份活在這個社會」。

當社群遍地開花,女同志社群(無論交友軟體、LINE群組、網誌或論壇)透過各式拉子(同、雙、泛、無性戀、跨性別等)的現身與結盟,把指尖漫遊的社群能量轉換到日常生活,因此存在本身,就在擾動主流崇尚陽剛的異性戀權力秩序。透過線上/線下的能量轉換,拉子兼具女性、同志的雙重壓迫處境,正是擾動能量源源不絕之處。

▶對這次專題的內容有意見想抒發或討論嗎?歡迎點此觀看我們的討論文章,看看其他讀者有什麼意見。

註釋

[0] 本文的受訪者資料皆有表示星座,因星座話題在拉子文化互動中佔有一席之地。

[1] 拉子:出自作家邱妙津《鱷魚手記》一書裡主角的綽號,後衍生為華語世界(以台灣為主)女同志的代名詞。

[2] TABOO CLUB是位於台北市的女同志指標性夜店,成立十三年,2020年在越南成立第一間海外分店。

[3] 依據學者胡郁盈(2018)的研究,在台灣的女同志社群文化中,「T」、「婆(P)」和「不分(H)」一直是普遍用來指認性別氣質相對陽剛、陰柔、或中性的女同志主體的認同範疇,而世代與階級差異也結構性的影響了女同志對於「T婆」或「不分」認同範疇的理解與實踐。不分(H)的自我認同是指「T與P以外」的分類,或者是「不分類」。

[4] 濡沫論壇LEZ IS MORE是關注女同志等台灣/亞裔性少數主體的獨立網站,意指「相濡以沫,游往相忘於江湖的自由」,秉持情慾友善,自由展現異樣,廣納多元。包含專欄、商城、社群等功能。

[5] 張娟芬(2011),《愛的自由式:女同志故事書》,台北:時報出版。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被壓抑的女同志公共空間:許多人認為女性之間的情誼只是姊妹情、手帕交,而非愛情



尋找自己人:從九零年代到手機世代,男、女同志如何在交友圈中找到彼此?:

找朋友或對象,是多數人在一生裡再常見不過的事。小說家張亦絢更曾在書裡寫下「同性戀是初戀即出生」,凸顯找到另一半對同志認同的重要性。從同志運動在台灣發跡的1990年代至今,男、女同志的交友文化除了反映了時代變遷,更是豐富了如今我們所見到的彩虹地景。從實體到數位時代,從少年、青年到壯年,乘著時光機一同了解男、女同志的交友文化裡頭的變與不變。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