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尋找自己人:從九零年代到手機世代,男、女同志如何在交友圈中找到彼此?

「嗨,你找什麼?」男同志使用交友軟體的性角色分布,對外型又有哪些偏好?

2021/10/30 ,

評論

潘柏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潘柏翰

重度閱讀和寫字的人,喜歡的運動是重訓,想培養的興趣是攝影。關注多元性別與高齡領域,目前任職於媒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男同志社群對外型與性角色的討論,經常與性別氣質密不可分。對外型和角色的偏好,也透露了社群對什麼樣的身體意象以及角色認為是可慾的。這次我們與本土男同志交友軟體Gsland合作,透過該軟體的使用者數據得以呈現台灣男同志社群的部分輪廓以及行為。

交友軟體的盛行,很大幅度地改變了人類的交友行為,對男同志也不例外。甚至,伴隨著男同志使用交友軟體的情形愈來愈普遍,也出現了許多有趣的現象。導演周東彥以此為主題,在2017年發表了一部作品《你找什麼?》(Looking for?)探討交友軟體對男同志的生活、社交行為,以及情慾與親密關係的影響。

如同交友網站OkCupid的共同創辦人克里斯汀.魯德(Christian Rudder)在《我們是誰?大數據下的人類行為觀察》一書所言,人們在交友軟體上的行為以及偏好,透露了他們真實的想法與好惡【註1】

這次我們與本土男同志交友軟體Gsland合作,透過該軟體的使用者數據得以呈現台灣男同志社群的部分輪廓以及行為。雖然基於商業原因,無法取得Gsland使用者的人數,我們仍舊可從這些數據,看見一些有趣的趨勢與現象。

使用者的年齡分布,與多數人的認知相距不遠,是以年輕人為主,18-34歲的使用者佔了67.75%。45歲以上的使用者雖然少,但佔比相加後仍有13.16%。

使用者年齡分佈

「嗨,你找什麼?」

男同志在交友軟體上尋找的前三名依序為朋友、約會和親密關係,這三個選項各自的百分比都超過50%。比較有趣的是,Gsland也提供了「工作」此一選項,而勾選找「工作」的使用者占比還多過找「室友」。

男同志在交友軟體上找什麼

進一步從年齡分層來看,以前三名來說,比例有明顯隨年齡而減少的是約會和親密關係,其中又以後者下降的幅度最為明顯,減少了將近兩成。由於交友軟體上沒有進一步就此詢問,因此為何尋找親密關係的比例隨年齡下降,有待日後搭配其他問題,或是實際訪談該軟體的使用者,才有機會推測與詮釋。

「你的角色是?」

性角色是男同志社群的「月經」話題,甚至出現了「零號多於一號」【註2】這類都市傳說。以Gsland的整體使用者為例,性角色比例的前三名是不分(33.39%)、零號(20.87%)以及不分偏零(16.52%)。一號和不分偏一加總的比例,在整體使用者中佔了約四分之一(24.99%)。

進一步看性角色的年齡分層,則會出現有趣的變化。與整體不分年齡的性角色分布相較,最接近整體分布的年齡層是25-34歲。

最明顯的變化出現在零號以及一號角色的比例,從圖表中可以發現,一號的比例隨年齡上升,增加的幅度有兩成。零號的比例則是隨著年齡而下降。

「你喜歡什麼樣的菜?」

Gsland在喜歡類型提供了相當多樣類型的選項讓使用者勾選,我們在此聚焦在使用者對於外型的偏好。以整體使用者為例,偏好的外型前四名分別是一般體型(72.5%)、肌壯(65.44%)、壯熊(40.18%)【註3】和高個兒(38.89%)。

進一步看年齡分層,在四個年齡層偏好比例皆有過半的體型是一般體型與肌壯,偏好比例隨著年齡而增加的外型類型有肉熊、壯熊與鬍毛。喜歡高個兒的比例則呈現隨年齡下降的現象。

男同志社群對外型與性角色的討論,經常與性別氣質密不可分。對於外型的偏好,也透露了什麼樣的身體意象是比較討喜的。以熊族在台灣的發展為例,熊族一定程度上改變了男同志社群對體重的看法,並且讓「熊族」成為其中一種次文化。

從Gsland所提供的數據,進一步依據年齡分層後,初步可看見一些有趣的趨勢與變化。年齡的背後是否有著世代的因素、生理狀態的因素,甚至是不同世代對性別氣質的想法與詮釋,都值得未來透過量化的題目或是質性的訪談獲得更深入的了解。由於台灣男同志能使用的交友軟體相當多樣,也走向分眾化,不同交友軟體之間的使用者數據與輪廓比較與探索,也令人期待。

▶對這次專題的內容有意見想抒發或討論嗎?歡迎點此觀看我們的討論文章,看看其他讀者有什麼意見。

註釋

[1] 在此參考魯德在書裡的說法,即這些個人資料的真實性極高,因為如果在網路世界提供不實或是與使用者實際情形差距太多的資料或照片,碰面後的約會鐵定夭折。魯德指出「隨著線上和真實世界逐漸融合,網路世界也開始內建社會壓力,克制那些想在網路上造假的衝動。」

[2] 一號、零號分別代表男同志在進行肛交時的角色,一號代表插入者、零號則是接受者。不分則代表一號或零號兩種角色皆可。男同志的性角色並非固定不變,會受到情境、對象、身體狀態等多重因素的影響。

[3] 男同志社群會依據外型與樣貌,將他人分類為幾種動物。依據賈培德在〈從《康熙來了》看同性戀社群與同志「熊族」的自我歧視〉一文的回顧,熊(bear)最早在美國同志社群意指身材較壯、有體毛、陽剛味濃的男同志,他也點出台灣早期的發展也會將體重更重、沒有明顯線條的男同志統稱為熊,爾後受到健身與日系同志文化的影響,擁有健壯的身材成為熊族的標準之一。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專訪】本土男同志交友軟體Gsland創辦人:國外軟體對於非典型關係不夠友善,決定自己來做



尋找自己人:從九零年代到手機世代,男、女同志如何在交友圈中找到彼此?:

找朋友或對象,是多數人在一生裡再常見不過的事。小說家張亦絢更曾在書裡寫下「同性戀是初戀即出生」,凸顯找到另一半對同志認同的重要性。從同志運動在台灣發跡的1990年代至今,男、女同志的交友文化除了反映了時代變遷,更是豐富了如今我們所見到的彩虹地景。從實體到數位時代,從少年、青年到壯年,乘著時光機一同了解男、女同志的交友文化裡頭的變與不變。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