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尋找自己人:從九零年代到手機世代,男、女同志如何在交友圈中找到彼此?

【專訪】本土男同志交友軟體Gsland創辦人:國外軟體對於非典型關係不夠友善,決定自己來做

2021/10/31 ,

評論

潘柏翰

Photo Credit: iStock

潘柏翰

重度閱讀和寫字的人,喜歡的運動是重訓,想培養的興趣是攝影。關注多元性別與高齡領域,目前任職於媒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Gsland創辦人AG提及自己想設計一款交友軟體的念頭已久,並表示他在學生時期就對如何運用資訊科技輔助人們交友找伴感興趣。他憶起自己還是大學生時,網路才剛興起沒多久,「交友軟體」尚未問世,不過那時的他已經在某堂課的專題設計了類似交友軟體的雛型。

男同志交友軟體在智慧型手機的應用程式商店可以說是琳瑯滿目,甚至因為使用者「青菜蘿蔔各有所好」,交友軟體也出現分眾化的現象。2019年,台灣出現了一款新的男同志交友軟體Gsland,主打即時約會、快速交換個資,以及支援多元關係等功能,並且是由台灣男同志自己設計研發。

在男同志交友軟體市場競爭如此激烈的情況下,令人好奇為何有台灣人想要設計開發一款交友軟體?一開始起心動念的原因,以及想達成的目標又是什麼?他(們)又為何想要研發一些別的交友軟體所沒有的功能?這次,我們專訪了Gsland創辦人AG,邀請他解惑上述的問題,並分享開發一款交友軟體的心路歷程。

求學時對科技輔助交友感興趣,既有軟體「不夠好用」也推了一把

AG提及自己想設計一款交友軟體的念頭已久,並表示他在學生時期就對如何運用資訊科技輔助人們交友找伴感興趣。他憶起自己還是大學生時,網路才剛興起沒多久,「交友軟體」尚未問世,不過那時的他已經在某堂課的專題設計了類似交友軟體的雛型(prototype)。

再加上本身是男同志,AG提及他知道額外的交友管道對於同志這樣的弱勢是重要的,因為異性戀較容易在生活中遇到可能的對象,也往往會預設出現在眼前的人是異性戀,但這對同志來說相對困難。同志過去可能只能在特定的場合找到自己人,加上過去社會環境比較不友善,交友相對是困難的。

AG表示自己在使用男同志交友軟體時,發現有一些不好用的地方,這給了他一些想法去做一些改善。「比如說,從我的角度來說,以目前多數的交友軟體,要能夠找到即時的約會還是有些困難、也不夠有效率。另一方面,我本身也是一位非典型關係【註】的實踐者,也會覺得目前多數的交友軟體,對於非典型關係沒有很友善,或是著墨不多。」

於是AG在Gsland上開發了「現約功能」,將有意願即時約會的使用者在軟體上能聚在一起,省去了使用者與他人往返訊息的時間。「多人配對」是Gsland的特色功能之一,有別於其他交友軟體常見的配對是一對一,這項功能讓彼此之間相互有好感的使用者,能夠多人配對。AG表示這項功能能夠在友情、親密關係,甚至是性慾抒發上都能有不同的應用。另外,使用者在Gsland上對個人資料的控制度高,能夠設定個人資料中的哪些資訊要與其他人快速交換。

72162290_497659977552758_404638383167714
Photo Credit: Gsland臉書粉絲專頁
圖為Gsland「多人配對」成功的畫面,使用者可以得知配對成功的對象,使用軟體的目的為何。

真正開始認真構思與設計交友軟體,AG表示約莫是在軟體正式上架的前兩三年。縱使他是資工背景出身,由於先前的工作經驗是在設計桌機上的軟體比較多,因此也花了一些時間重新學習,以及找尋志同道合的夥伴願意一起加入。技術上的困難花了他一些時間在學習如何寫出一款交友軟體,這包含了選擇使用何種框架和語言;另一方面是與人的合作要重新學習。AG表示雖然他先前曾待在軟體公司工作一段時間,離開公司後接過一些案子,因此重新與人合作時,還是有學習的必要。

AG表示,他有意識到男同志交友軟體市場已經滿擁擠,從手機應用程式商店的搜尋結果就能發現競爭非常激烈。「如果不是我覺得有一些想法想嘗試,想試看看自己能否創造出一塊市場,我是不可能進來做的。」他表示覺得自己構思的想法有一些機會在,而可能會有一些人喜歡,就決定放手一試。

藉由軟體推廣理念,盼望未來與同志運動有更深的連結

AG也分享,他對性別與同志運動關注且參與多年,因此創立了Gsland這樣的交友平台後,也開始思考能否讓這交友軟體與社會運動有一些結合。以Gsland為例,使用者在接受的關係型態中,軟體平台提供的文字說明就企圖讓使用者對非典型關係的概念多些認識。AG也表示,希望能透過交友軟體,協助一些少數性癖好的使用者能夠方便地找到同好或對象。

對於近期的目標,AG表示會持續專注在交友軟體本身體質上的改善,例如使用者介面,或者是既有特色功能如何改善,甚至是開發一些使用者更需要的新功能;至於長遠的目標,他則表示會想要和同志運動有更深入的連結,像是理念推廣,或是串連同志運動組織,以及和台灣的同志商家合作,藉此將粉紅經濟變得更繁榮、茂盛。

對於國際市場是否有優先鎖定的地區或國家,AG表示這在工作團隊內部尚未有嚴謹的討論。團隊內先前有討論過是否要先投入美國市場。AG表示,中國市場雖然很大,但就是會有一些政治因素無可避免,在中國也還有言論自由的問題。美國因為消費力較高,其次是文化的開放性,因此要推廣一些比較大膽的功能(例如現約或是多人配對),預期民眾的接受度也較高。

AG提及亞洲地區因為在性文化相對保守一些,不同國家可能也有不同的情境要考量,他們如果真的要進入亞洲其他國家,勢必得針對不同國家特有的文化,做過一些調查後再規劃。

訪談的過程中,AG曾提及企圖結合工作和興趣,也是他起心動念設計軟體的原因。他表示自己以前在軟體公司上班或是後來接案,比較會有為其他人賣命的感覺,「但這些比較不是我真正想要做的東西,我也無法直接因此感受到自己對社會的貢獻或連結。」AG表示當他在做自己感興趣的事,且與所屬的社群相關,使用者也開心,對他來說目的就達到了。

註釋

非典型關係,依據Salome一文的介紹,包含了開放式關係、多邊戀等的多樣關係型態。有別於傳統典型的一對一封閉式關係,開放式關係指的是「伴侶同意彼此可以發生與對方無關的『性』關係」;多邊戀的定義則是「同時『愛戀』多人,不具獨佔性,且誠實、負責、道德的哲學和伴侶關係。」。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專訪】男同志交友軟體Jack'd亞洲社群經理:台日韓泰經營策略各不同,台灣開放友善「幾乎什麼都能做」



尋找自己人:從九零年代到手機世代,男、女同志如何在交友圈中找到彼此?:

找朋友或對象,是多數人在一生裡再常見不過的事。小說家張亦絢更曾在書裡寫下「同性戀是初戀即出生」,凸顯找到另一半對同志認同的重要性。從同志運動在台灣發跡的1990年代至今,男、女同志的交友文化除了反映了時代變遷,更是豐富了如今我們所見到的彩虹地景。從實體到數位時代,從少年、青年到壯年,乘著時光機一同了解男、女同志的交友文化裡頭的變與不變。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