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眾聲喧嘩:馬來西亞第十四屆選舉專題

用圖表認識馬國政治(下):兩代首相的歷史舊帳,是14屆馬國選舉最大看點

2018/05/06 , 評論
周慧儀
周慧儀
馬來西亞留台生,正努力把每一則故事說好

文:周慧儀|圖表設計:Nelly Wu、高嘉宏

上篇我們提到了馬國的政治體制和選舉概況,本篇接下來將介紹馬來西亞第14屆選舉的重要看點。如果說本屆選舉的最大看點為何,那就非兩代首相間的較量莫屬。

當前任首相馬哈迪帶領著在野陣營「希望聯盟」(簡稱「希盟」),對壘現任首相納吉的執政陣營「國民陣線」(簡稱「國陣」),他們將如何角力?尤其馬哈迪已年近93歲,他的參選又會如何牽動選情?

「你不能假設一個人到了93歲,就不能工作,這是錯誤的,許多人活到100歲仍然可以思考和利用他們的大腦。」(馬哈迪

「我想問,如果繁榮是我們的心願,那已93歲的人是否可以帶領我們,朝向我們想要的未來?這道問題,我想大家都可以回答。」(納吉

或許最有資格回答這道問題的是馬國選民們,而他們對本屆朝野首相候選人都擁有不同看法,有人矛盾、有人期盼,還有人憤怒。這股複雜的情緒並非毫無來由,因為這兩位首相選人被認為是「爛蘋果二選一」,只能兩害取其輕,甚至還有選民發起「投廢票運動」,希望用選票抵制來迎接大選。

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可以追溯到馬哈迪時代。

他們的「歷史舊帳」

馬哈迪一直是個爭議性人物。

從1981年到2003年擔任首相期間,馬哈迪率領執政陣線「國陣」(即納吉現所屬陣營)共贏得5屆大選。他在22年任期內為馬來西亞帶來迅速發展,包括建設廣為人知的地標雙子塔、吉隆坡國際機場等。雖然對馬國的發展有顯著貢獻,但他也對該國政治體制、新聞自由等造成難以修復的破壞。

馬哈迪

以1987年的「茅草行動」(Operasi Lalang)為例,馬哈迪當時以「國家安全」為由,未經審判大舉逮捕約106位異議人士,包括在野黨領袖、社運份子和宗教人士,並對他們施以酷刑。他同時勒令主流報章停刊,剝奪新聞和公民自由。

此外,面臨黨爭危機的馬哈迪為保住政權,不惜干預司法體系,革除時任大法官讓不利自己的判決「被撤銷」,重挫馬國「司法獨立」。

其威權式領導容不下異議份子,連其原本屬意的繼任人選,時任副首相安華也不能倖免。1997年金融風暴襲捲亞洲,沸騰的的民怨成了馬哈迪的燙手山芋。當時,兼任財政部長的副首相安華與馬哈迪在金融危機的解決策略上意見不合,雙方關係因此決裂。

安華隨後遭馬哈迪罷黜「副首相」一職,更以「肛交罪」和「瀆職」等罪名關押入獄。

然而,這並沒因此斷送安華的政治生涯。他在2004年出獄後重振旗鼓,帶領當時的在野陣線「人民聯盟」(已解散)參與2008年全國選舉,逼得執政陣線「國陣」交出史上最差的成績——首次喪失在下議院三分之二的多數優勢。時任首相阿都拉在退休首相馬哈迪的施壓下黯然下台,而納吉就在此時獲得馬哈迪欽點,接手首相一職。

成功重返國會殿堂的安華,成了在野陣營的重要領袖。

安華

五年後,安華再次帶領在野陣線,並於全國大選中拿下過半票數的支持,唯執政陣線「國陣」靠著選區劃分的優勢,驚險守住政權。

眼看下一屆(即本屆)執政有望,安華卻在2015因「肛交案2.0」再度入獄,而其領導的「人民聯盟」也在不久後解散。這個疑點重重的判決除了判他入獄5年,也一併斷送他參與本屆大選的資格。安華至今仍在獄裡服刑直到6月。
(註:「人民聯盟」成員黨隨後經過分裂、重組成如今的在野陣線「希望聯盟」)

值得一提的是,安華入獄的同一年,也是首相納吉陷入多事之秋的一年。

這可以從「一馬公司貪污弊案」(1MDB)開始說起。該案件被視為馬國獨立以來最大的貪腐醜聞,首相納吉被指控透過私人帳戶挪用公款高達7億美金。該案件也成為國內外焦點,其中就有超過10個國家的司法機關正在關注此事,一馬公司約10億美金的資產也遭美國司法部充公,成了美國史上最大宗的充公案件。

對此,納吉辯稱7億美金是來自中東的「政治獻金」,而沙地外交部長確實也承認這是他們捐給納吉的款項。誰是誰非,仍無從確定。不過,馬國總檢察長最終宣佈,根據調查結果顯示,沒有證據證明納吉涉及任何貪污和犯罪行為,該案件也宣布結案。

納吉

納吉政府對於「一馬公司貪汙弊案」的處理方式和結果難以說服人民,更無法說服仍活躍在政壇上的前首相馬哈迪。即便是自己欽點的首相人選,馬哈迪依然頻頻對納吉的政策火力全開,最終更將炮火瞄準納吉的貪腐醜聞,雙方最終正式鬧翻。

此外,納吉在當時也展開一系列的「爭議行動」,例如:

  • 利用「煽動法令」逮捕異議人士
  • 大幅改組內閣剷除反對聲音
  • 起訴對媒體發起訴訟
  • 通過《國安法》:該法案賦予首相極大權力,讓他有權宣佈「緊急狀態」,並將規任何區域規劃為「禁嚴區」。由此,安全部隊可以在該區域裡直接以武力搜查,或逮捕任何人。

雖然以上種種事件是否是昔日政敵之後「破冰」的契機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2016年,安華與馬哈迪18年來首次見面,雙方微笑握手的畫面在當時引起熱烈討論。

隨後,馬哈迪成立的「土團黨更加入安華領導的在野陣營「希盟」,他在今年被「希盟」推舉成為首相候選人。
(註:馬哈迪於2016年成立「土團黨」,其成員主要來自於巫統前黨員,他們因不滿黨主席兼首相納吉的領導而退黨)

對此,馬哈迪自稱是「過渡期首相」,他表示待安華6月出獄就會把首相一職過渡到他手上。面對外界對自己的種種質疑,包括是否會步上從前的威權之路,92歲高齡出戰的他日前拍攝了一段感人短片,來應對外界的不信任和不滿:

「我的希望是,馬來西亞能有個好政府治理。爺爺已經老了,90多歲了,時日無多了。但以我目前的力量,我將盡力而為,跟夥伴攜手,以便重建我們的國家馬來西亞。」

用了「重建」二字的馬哈迪,影射國家遭嚴重破壞,他盼望人民可以給他一個機會,以糾正之前所犯下的過失。不過若想重掌政權,除了取決於人民的選票,馬哈迪還需要成功通過納吉設下的重重關卡。

政黨輪替關卡一:如何贏得更多選票?

上屆大選遭重挫後,納吉並非沒有應對政策。他清楚知道來屆選舉不能輸,而且還要贏得體面,所以「選區重新劃分」報告在3月28日於重重爭議下,輕鬆從國會通過,而這份報告足以影響未來三屆的選舉成績。

「這次選區重劃的目的之一,是為了方便國和州議員們改善選區的服務效率。」(納吉

服務效率是否可得到改善暫時不得而知,不過可以確認的是,「選區重劃」後將讓「選舉」更顯不公。相關專家分析,執政陣線本屆僅需獲得40%的選票即可再度執政。

常見的操作方式是「選區劃分不均」——透過加大各選區的選民人數差異,執政陣營可利用少數得票贏得席位。

以馬來西亞雪州為例,該州一共有22個國會議席,其中人數最多的選區(萬宜)共有約17萬選民,人數最少的選區(沙白安南)僅有4萬多選民。

換言之,後者的1張選票相等於前者的4.38張選票。

選民劃分不均

有趣的是,馬來西亞全國共有30個選民人數低於2萬的選區,其中執政陣營便囊括了29個。而其他人數超過10萬的「超級選區」,則大部分都歸於在野陣營。

上述方法外,還有選區劃界不公(即「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操弄選民結構,透過集中或分散在野陣營的選票,以利執政陣營的手段。

如上圖所示,假設以藍色代表執政陣線,紅色代表在野陣線,就意味著該選區的選民大部分都支持在野陣線。

在公平劃分選區的情況下,在野陣營將會贏得多數席位,這也彰顯了人民的多數意願。不過若更改選區邊界,操弄選民結構,則執政陣營僅需以少數選票一舉拿下3個席位,瞬間由劣勢轉變成優勢。

綜合上訴兩個手段,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外界會質疑納吉將「偷走」這一次的選舉,再度執政。

政黨輪替關卡二:漁翁如何不得利?

「選區劃分」之外,在野陣營也必須克服「多角戰」下的不利優勢,方有望從納吉手中拿下政權。「多角戰」指的是:在同個選區裡會出現多個政黨和獨立人士,角逐國會的一個席次。

而外界普遍認為,這將有效分散在野陣營「希盟」的選票,進而讓「國陣」坐享漁翁之利。尤其,本屆選舉中的多個選區皆會面臨「三角戰」、「四角戰」,甚至「五角戰」。

因此,選民的每一票都起著關鍵性作用。

巫裔選民買誰的單?

面對首相納吉設下的高門檻,在野陣營就必須獲得更多選票,政黨才有可能輪替。於是,佔據馬來西亞多數人口的巫裔(馬來裔)就成了朝野陣營的勝負關鍵。

這也是為何「希盟」最終會宣佈爭議性人物,馬哈迪成為首相候選人的主要原因——吸引巫裔選票。「希盟」清楚知道唯有吸引更多的巫裔選民,讓他們棄執政陣線「國陣」而去,為自己投下一票,方能掀起一股讓「國陣」滅頂的「馬來海嘯」。

當然,誰勝誰敗,還端看巫裔選民買誰的單。馬哈迪雖然仍有群眾支持基礎,不過他的影響力是否足以撼動馬來裔選民仍是未知數,因為納吉仍掌握實權和政治資源,更承諾若當選,巫裔選民就會受惠。

讓討論延續,繼續前行

選舉結果不久後將會揭曉,不論結果如何,更重要的是馬來西亞該如何繼續前進。

選舉看點不應只侷限在「選舉時期」瘋狂討論和關注,更重要的是如何讓這一些「看點」在下一個五年,下一個十年得以延續。因為這一些看點——朝野領袖間的愛恨糾紛、選區重劃不公、馬來海嘯——實際上正反映馬來西亞政治體制上的結構性問題:為何首相權力得以獨大,相關監督和制衡單位是否出了問題?為何選區劃分不公卻依然可以通過,議會結構出了什麼問題?為何選民要以「族群」作為區分,進而讓朝野領袖不斷操弄?

唯有理性地正視根本問題,讓討論延續,我們才不會於每屆選舉中在相同的問題上轉牛角尖,也才能繼續前行。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 《馬來西亞大崩壞:從1MDB看國家制度腐敗》
  • SPR選民冊
  • 王德齊:馬來西亞 1MDB 醜聞,國企何以淪為政客金庫?《端傳媒
  • 1MDB醜聞震撼國際,何以納吉仍能安坐首相之位?《端傳媒
  • 《經濟學人》怎麼惹怒馬來西亞政府?《想想論壇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淨選盟十年回顧(上):首次黃潮集會始於2007,那是馬來西亞風起雲湧的一年

眾聲喧嘩:馬來西亞第十四屆選舉專題:

馬來西亞,這個距離台灣飛行時間4小時半的國家,對你我來說或許陌生,你或許不知道,有數以萬計大馬人在台生活定居。今年5月9日他們就要迎接家鄉五年一度的大事:第十四屆全國大選。 趁著馬來西亞選舉熱潮,《關鍵東南亞》將刊登系列文章,透過近年馬國重大社會事件回顧及訪談,探看除了檯面上的政治鬥爭外,這個多元族群、多元文化的國土上,不同光譜的民眾、公民團體乃至於藝術工作者,如何以不同方式介入政治。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