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葉永鋕逝世20週年,性平教育如何擁抱「玫瑰少年」?

你離開後世界可改變?

「玫瑰少年在我心裡/綻放著鮮豔的傳奇/我們都從來沒忘記」蔡依林以歌聲悼念的「玫瑰少年」,正是20年前離我們而去,卻為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埋下種子的國中生葉永鋕。這朵鮮艷的傳奇沒能見到後來性平教育的施行、同志遊行在這座島嶼遍地開花……等促成性別氣質平等保護的里程碑。葉永鋕的身亡引起許多玫瑰少年們的共鳴,在他離開之後,性霸凌現象在校園獲得改善了嗎?性別平等教育的融入式教學是否遇到挫折?「永誌不忘記念/往事不如煙」,當我們在心裡惦記著葉永鋕的同時,也讓我們一起檢視性別平等教育在校園前進了多少,還有哪些未竟之路等在前方?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專題目錄

4

製作團隊 採訪編輯:李秉芳、潘柏翰|核稿編輯:翁世航|圖表、視覺設計:林奕甫、游承穎、黃彥翔|感謝名單:林均諺、小花、雪泥、畢恆達老師、洪菊吟老師、林其良老師、珊珊老師、小奈老師、珮臻老師、教育部國教育署學安組林良慶組長、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2020/04/30 | 潘柏翰

【何謂融入式教學】當「多元性別」成為佛地魔,沒有制式課本的老師如何教性平?

性平教育屬於議題教育的教學主題之一,縱使沒有制式的課本,但教育現場的老師們仍用各種方式在不同學科領域與學生們談性別。有的老師甚至可以談得比規定的更多,但也有一些主題成了「佛地魔」,讓老師們在教育現場猶豫著「我到底要談多少」。

2020/04/30 | 李秉芳

【彩虹媽媽變老師】宗教團體進入校園講座、綜合課,「校外人士進班協助教學」如何規範?

許多國中小都會以「演講講座」方式來完成「1學期4小時」的性平教育要求,但當講座邀請來的講師有特定宗教信仰,或是過於強調「婚姻價值」時,教學現場的老師怎麼看待?作為主管機關的國教署,又打算如何從法規面強化把關的機制?

2020/04/20 | 潘柏翰

【校園性霸凌】男生一定要很man才能生存?還是不喝水才能在學校生存?

對於性別氣質特殊的學生來說,言語上的性霸凌仍是家常便飯。面對同儕相處時的隔閡感,更是一路伴隨著他們長大。即使已修法納入「性霸凌」概念,師生們的觀念未必跟上法規。察覺、防治,甚至到處理性霸凌案件,再再都考驗著師生們的性別平等意識。

2020/04/20 | 李秉芳

【性平大事記】從彭婉如、葉永鋕到同婚合法化,台灣性平教育30年艱辛路

因為婚姻平權的落實,很多人認為台灣是亞洲的「性別平等」燈塔。但事實上,在每個階段甚至到今天,校園針對性少數的性霸凌事件依然發生且震驚社會,許多性少數的青少年也還未能抬頭挺胸,以自己最真實的樣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