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入圍最佳新演員、改編劇本、音效】

專訪香港電影《幻愛》劇組:展現思覺失調患者的困境,提煉愛的本質

2020/10/20 ,

評論

芬多經

Photo Credit: 《幻愛》

芬多經

侘寂.Minimalist.重度貓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電影《幻愛》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最佳改編劇本及最佳音效三項大獎,由周冠威執導,劉俊謙與蔡思韵主演。

香港電影《幻愛》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最佳改編劇本及最佳音效三項大獎,由周冠威執導,劉俊謙與蔡思韵主演,描述思覺失調症如幻似真的愛情電影,從思覺失調症患者的角度,暗喻社會對病患的各種態度、歧視、冷漠與無情。

「《幻愛》是一部關懷思覺失調症患者的電影,希望電影能為人帶來希望,同時療癒城市中的情感創傷,讓人相信改變的可能。」導演周冠威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表示, 片中男女主角都有心理創傷,脆弱卻又渴望愛。「不只是思覺失調症患者,每個人也會想要有人接納自己、想被愛。但其實每個人都不懂如何愛,愛的能力是需要學習的。」

《幻愛》敘述劉俊謙飾演的思覺失調症病患李志樂,因為恐懼與自卑困在幻想中,有著情愛妄想症,憧憬愛情卻不敢戀愛。某次他在街頭偶遇出手助人的欣欣後一見鍾情,交往後卻再次發病被幻覺纏繞,接著才進入電影的故事主軸。

阿樂康復後重新踏進社會,碰到面貌相同的心理系研究生葉嵐,而葉嵐的背後也有著滿目瘡痍的不堪過往。兩個內心充滿瘡傷的人,卻不知不覺中再次陷入愛情與迷惘中。蔡思韵在片中一人分飾欣欣與臨床心理學研究生葉嵐兩個角色,讓阿樂與欣欣、葉嵐陷入一段微妙的三角關係。

2006年周冠威執導的短片《樓上傳來的歌聲》,描述一位思覺失調症患者與少女的愛情故事,之後周冠威做了許多田野調查及專題研究,參考眾多個案原型,以《樓上傳來的歌聲》為骨架,編導的電影《幻愛》敘述思覺失調症角色一段如幻似真的動人愛戀情愫,電影遊走於真實與虛幻之間,刻劃著真摯細膩的情感,探究現實社會的殘酷漠視。「《幻愛》中很多東西都是虛幻的,但有時候虛幻才是真實。」

「其實電影到最後是每個人的故事,每個人都有創傷。」片名《幻愛》本身就帶有魔幻的感覺,從開始的虛空,到社會的現實,再回到如真似幻的狀態,從觀眾的視角去觀看阿樂與欣欣、葉嵐之間細緻動人的愛情故事。電影情節虛實交接,導演敘事技巧純熟流暢,場景調度能力出色,起承轉合結構完整,鏡頭柔和寫實,燈光色澤豐富,影像呈現出真假實幻的交錯感,從人物的創傷中看見希望的可能。

幻愛_劇照五
Photo Credit: 光年映畫提供

2013年周冠威執導的首部電影作品《一個複雜故事》,改編自香港名作家亦舒的小說,由張學友、朱芷瑩主演;2015年,周冠威以《自焚者》與導演伍嘉良、歐文傑、黃飛鵬、郭臻執導的短片合輯成電影《十年》。從以往作品中就能看出周冠威的編寫、執導能力,也是近年香港電影圈新生代中極為出色的導演。

男女主角劉俊謙與蔡思韵的演出非常精彩,劉俊謙將阿樂的角色詮釋得細膩精準,演技收放自如,發揮得淋漓盡致。蔡思韵的演出極具層次感,駕馭兩個極端角色都演得十分到位。二人對手戲充滿強烈的張力,化學效應十足,更因此分別獲得第26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男女主角獎項,劉俊謙並得到第14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最佳新演員、入圍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蔡思韵則入圍最佳女主角。

其實《幻愛》最早就決定由蔡思韵擔任女主角,男主角直至開拍前兩個月才確定是劉俊謙,周冠威透露挑選演員時,試鏡時劉俊謙表現得最自然,「我覺得試鏡時很重要,其他7位競爭者都在強調男主角的思覺失調症特徵,只有劉俊謙沒有以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狀態表演,而是從一個正常人生活化的感覺與角度,充滿自然感的演出,讓我看到演員自己的本身。」他強調不會去看演員以前的作品,甚至會刻意去忘記既定印象,從頭全新再來。

「電影前面從男主角的角度敘述,後期改為女主角的觀點,也有交替輪錯的感覺。」電影在屯門輕鐵站取景,男女主角在月台、車廂邂逅,在隧道追逐,場景帶有濃厚港味,情節也很浪漫。「我覺得輕鐵很有社區的感覺,列車在城市中穿梭、到站就離開,充滿孤獨、滄桑、尋找愛、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感覺,充滿香港式的夢幻故事。」

幻愛_劇照六
Photo Credit: 光年映畫提供

至於電影中最讓周冠威印象深刻的一場戲,就是李志樂同時面對欣欣與葉嵐的爆發場面。「我特別使用了裂焦濾鏡(Split Focus Diopter),能讓兩個焦點存在同一個畫面,也就是雙平面對焦,讓近焦平面與遠焦平面可以迅速聚合,呈現一種類似超大景深的效果,才能在同時間展露演員的部份。」

開放式結局產生了多種詮釋,周冠威認為很難用Happy Ending或者Sad Ending去形容這個結局,但他希望讓觀眾看到愛的浪漫、傷感、甜蜜、痛苦、快樂、艱辛、歡愉與激動等不同面向。「《幻愛》不是童話故事,我不想給一些廉價的希望,我希望觀眾看到的是一個深刻的愛情,兩位主角努力地去愛、成長與突破,為對方犧牲與考慮……這些都是愛的本質。」

而男女主角與台灣都很有緣份,也有許多相似之處,都在台灣念過書,也都是電影、戲劇、舞台劇全方位表演。帶著獨特文青氣息的蔡思韵,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畢業後,就讀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劉俊謙則是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碩士肄業,參演多部舞台劇,2017年以《天邊外》獲得第九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男主角。

「當時我在香港演藝學院戲劇系畢業,但是我覺得做為一個演員並不足夠,同時我又很喜歡舞蹈,所以就去讀北藝大的舞蹈研究所,雖然在台灣的時間很短,但對於演出的幫助很大,可以說是身體各部位的開發吧。當我再回去演戲的時候,我覺得身體的開通對表演有很大的幫助。」劉俊謙在《關鍵評論網》專訪時表示,《幻愛》是他的電影處女作,第一次當電影男主角,形容自己彷彿正在經歷一場電影的奇蹟。

幻愛_劇照四
Photo Credit: 光年映畫提供

劉俊謙認為自己與角色最有共鳴的地方就是「覺得自己不是很有價值」,過去的他有點完美主義,對自己的要求很高,透過角色讓他學會如何去愛自己。《幻愛》展現了思覺失調患者的困境,他們難以區分現實與幻覺,只能用手機錄下眼前人的說話,不斷藉由錄音來辨別眼前的人究竟是真實與想像,每次收聽時那種矛盾、餘悸、恐懼的微細反應,十分虐心與折磨。

《幻愛》最精彩的高潮戲,是劉俊謙在女主角面前,因為怕失去愛情,痛苦到用頭猛力去撞牆的崩潰戲,完全感受到那份痛苦及無助。「那場戲我們拍了兩天兩夜,重複拍了快十五次,導演說不用真的用力撞下去,要讓觀眾感受到愛情的痛楚,還有自己不可能被愛的難堪、不被肯定的痛苦。」

雖然牆壁有墊海綿,但有些鏡頭怕穿幫,劉俊謙只能真的用額頭去撞牆,每次都要撞五至十下,總共撞牆超過100次。「隔天額頭腫了一大包,還得用瀏海蓋住才不會不連戲。」這場戲也讓他們印象最深刻,「在那些比較極端的環境,最能夠體會與對方互相支持的感覺。」

幻愛_劇照一
Photo Credit: 光年映畫提供

「其實這是一個很果斷的決定,當時我想要探索更多,而且我想去香港以外的地方生活體驗一下,而且念表演的話還是用華語的地區比較好,所以我就抱著勇往直前的精神到台灣學習戲劇。」蔡思韵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坦言,在台灣求學、演戲,讓她在待人接物的態度有了改變,提升對人的包容度。「 好的藝術,會帶來對人性更大的包容。接觸戲劇後,我學會了不要輕易去論斷人。戲劇對我來說,是認識自己與世界的一種途徑。」

去年以《返校》殷老師而知名的蔡思韵,坦言同時演出兩個角色確實有時會錯亂,但導演都會提醒讓她調整回來。她自己也會設定兩個角色在眼神、聲調、語氣、說話方式的不一樣。「這個角色讓我學習很多,可以更勇敢的去面對愛,也體悟到追求完美是不現實的一件事。其中我最難忘的,就是在拍一些情緒崩潰的場面時,對我精神與體力的消耗比較大。」

「我看劇本後會先去想像這個角色的故事,試著去感受角色的經歷,再回想自己與角色的相似之處,每個角色都會有自己部分影子。」在拍攝《幻愛》前,蔡思韵特別去探訪一些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朋友,認真聆聽他們的故事,並與一些心理學家會面,了解他們如何輔導與幫助病人。「這些人與人的真實交流,讓我對準備及詮釋角色有很大的幫助。」

「我覺得劇場是一種修煉。但是我其實可能會偏心電影。」身為電影、戲視、劇場三棲藝人,Netflix原創電視劇《極道千金》中的凌雲、《返校》的殷翠涵、舞臺劇《如夢之夢》飾演年輕版顧香蘭,蔡思韵各方面的表現都相當傑出。「我覺得電影是一個非常浪漫的媒介,是一種刻意保存下來特定的時刻,然後在不同時期去回看都會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領悟。我也很喜歡電影的那種浪漫。電視跟電影說故事的方式又不同,就像是你的朋友,每晚都要見一次面,比較有親切感。相對之下,電影更為連貫,有一種頓時進入這個世界的感覺,所以我自己也較偏愛電影。」

「我覺得劇場對演員來說,是一個非常當下、非常好的修煉場,因為透過每一次現場直接面對觀眾,需要現場真實、當下的交流。在劇場的表演是經過不斷的排練發展出來,把角色越挖越深的一個過程,把最後覺得最接近、最圓滿、完善的狀態呈現給觀眾看,是一個修練的過程,也是讓自己學習跟進步的一個場所。所以我很希望可以繼續演出劇場。」

幻愛_劇照三
Photo Credit: 光年映畫提供

劉俊謙也認為只要有好的劇本、好的團隊就會合作,不用分得太清楚。「其實全世界各地的演員都是多種表演換來換去,三種媒介性質很不一樣,劇場需要在一個指定空間中,與觀眾現場連繫,對我來說,仍然是最有難度的一項。這是電影與電視不同的地方。」他透露,剛開始從舞台轉戰電視時,因為不適應在鏡頭前面演出,覺得自己的表現不太好。

對於未來的發展,劉俊謙表示並沒有什麼特別想演的角色,也沒有太多的設限或規範,但期望可以做一個自由自在的演員,能夠隨心所欲地表演。「我一直都是以興趣為優先,再來就是看劇本能不能觸動我吧。我想做自己喜歡的創作,遠遠超過有沒有錢,就算將來收入多了、名氣大了,我也希望能夠自由度大些,按照自己內心的想法去做,是更享受演戲這個事情,然後不要被演技束縛住。」

蔡思韻表示接戲最重要的,是自己喜歡的題材及故事,以後也都會往這個方向去衡量,不管在那個媒介都是相同標準。「我想成為一個百變的演員,希望可以嘗試不同類型、不同階段、不同時代的角色,感受與經歷不同的故事。我好期望有機會演反差大的角色,很想要去演一些跟我自己不一樣,氣質或是質感很不一樣的角色。」

「我認為一個好的演員,除了要深入了解角色,也需要認識自己,並專注於自己做的事情,用心投入其中。」蔡思韻希望未來能成為一個更好的、多樣化的演員。「無論是工作或生活都可以有所進步,我認為如果能夠對得起自己、欣賞自己,就已經很足夠了。」

「我寧願產量少一點,都想多拍一些好作品。一個好的表演,應該是一種互相交流的好結果,不是個人表現有多完美,而是與對手擦出的火花有多耀眼。」劉俊謙與蔡思韵接下來還有劇場的演出,也有新的電影計畫,無論是感情或事業方面,都將更緊密的攜手相伴。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專訪《腿》張耀升:尋腿也尋自我,從黑色喜劇中看見人生


【2020金馬獎】2020 Golden Horse Awards:

第57屆金馬獎,以「前往明天的路上」為號召,成為疫情下受到矚目的頒獎典禮。和金曲、金鐘並稱三金的金馬,今年入圍名單仍舊多元,台灣電影的風起雲湧、百家爭鳴,視角望向東年亞也有令人驚豔的作品。此專題彙整「關鍵評論網」專訪入圍者的文章,希冀透過專訪給予讀者深度的影人影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