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入圍最佳原創電影歌曲】

黃明志的七年之癢:首次不拍喜劇片,執導《你是豬》再現馬來西亞的種族主義

2020/11/06 ,

採訪

杜晉軒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杜晉軒

杜晉軒

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不是中華民國騙你的「華僑」。 喜歡探討國家與個體之間的認同糾葛,而東南亞就是既複雜又有趣的觀察場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明志說,他沒有要為《BABI你是豬》背後的真實事件提出個真相,他希望的是觀眾能從劇中不同角色、族群的角度來看待問題,當理解劇中代表人物的動機後,真相反而可能不會是最重要的。

9月22日下午,準備出席10月3日金曲獎頒獎禮的黃明志,當時才剛結束了14天入境隔離檢疫,他在華映娛樂辦公室內,才剛趕完了上一場的訪問,便馬不停蹄地接受《關鍵評論網》的專訪。

這是筆者首次訪問黃明志,要說黃明志成名以來最大的變化的話,大概是從胖變瘦了,背後的代價是長期過度勞碌所致的,而不變的,則是黃明志的言論總是惹來注目與爭議,無論是他對台灣時事的批評,或是他對馬國社會問題的直白揭露,就如這次即將於11月20日在台灣上映的電影《BABI》(中文片名《你是豬》),台灣會是「全球獨家」公開上映的國家,因為這部再現馬來西亞族群問題的電影,注定是無法在當地上映的禁片。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黃明志又再錯過了金曲獎最佳男歌手獎,但他為《BABI》製作的主題曲,則入圍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項。

首部非喜劇電影

7年沒有拍電影的黃明志,這回帶來了片名極具爭議的《BABI》,劇情參考自2000年,在西馬來西亞南部州屬一個小鎮上發生過的大規模校園暴力事件。黃明志說,他沒有要為這部電影背後的真實事件提出個真相,他希望的是觀眾能從劇中不同角色、族群的角度來看待問題,當理解劇中代表人物的動機後,真相反而可能不會是最重要的。

《BABI》也是黃明志首部沒有親自演出的電影,他為這部電影找到了涵蓋馬來裔、華裔、印度裔等各色人種族群的素人演員,他明白題材如此敏感的電影,不會有專業演員會答應演出。當問到這些演員是否擔心參與演出後會遭到政治對付時,黃明志表示,這些素人演員看了劇本後,都覺得這部電影很有意義,因此答應演出,若這部電影都沒有在馬國上映的話,相信演員們應該不會受影響。

對於《BABI》在拍攝上的挑戰,除了物色演員外,就是時間壓力了。由於這部電影背景是一所公立中學,在題材的限制下,一般公立學校是不會出借場地給黃明志的,而且在馬國拍電影,還得向國家電影發展局申請影片製作執照及拍攝許可證,因此一切拍攝作業都是暗地裡進行。

幸運的是,製作團隊找到了一所成立於英殖民年代的百年天主教學校,願意出借場地讓他們拍攝。黃明志認為,也許掌校的神父不捨校地將被收歸國有,擔心最終具有文化價值的校舍不會被政府妥善管理,因此希望劇組能透過影像將校景留住吧。

最終在有限的時間與資金預算下,61分鐘的《BABI》在十天拍攝完成,黃明志表示,拍攝時間有限,片長無法更長了。

FA_babi_poster_international
Photo Credit:華映娛樂提供
黃明志電影《BABI》海報照片
黃明志工作照_(1)
Photo Credit:華映娛樂提供
黃明志電影《BABI》工作照

盜版DVD

從《BABI》的預告片畫面中可知道,該片的背景發生在馬國一所公立中學。一般上,馬國的公立中學教育體系是稱為「國中」(國民中學),至於華人社會民辦的「獨中」(獨立中學),除公私立的差別外,兩者最明顯的外在差異,就是國中內的族群往往比獨中更多元了。

馬國有60多所獨中,然而在各地區城鄉發展的差異下,各獨中水平、聲譽參差不齊。黃明志父母和許多柔佛州的華人家長一樣,多對國中教育沒信心,認為國中教師無心教學,校風較亂,因此都會想盡辦法讓孩子進入管教較嚴格的獨中就讀,而黃明志的獨中母校,就是柔佛州麻坡中化中學。

黃明志回憶道,他多數小學朋友都進國中就讀,當時家人不讓他進國中,而年少不懂事的他,還曾以獨中、國中哪個教育比較好,為此跟朋友吵架。對於國中校園是否真有各種亂象,黃明志稱是進了獨中後才慢慢聽說的,國中的朋友常跟他反映教師常缺課,代課老師也亂教等,因此各族群學生毆鬥事件頻傳,獨中就不會有這類事情發生。不過已離開中學校園超過十年的黃明志也說,聽說現在的國中好很多了。

獨中清一色以華人為多數的校園環境,讓黃明志的青春期少了些跨族群體驗,他坦言反而是從台灣畢業回馬發展後,才逐漸擴大了跨族群的交友圈。不過,中學時期相關的跨族群經驗還是有的,黃明志不諱言中學時期為了打工賺錢,有段時間在商場兜售盜版DVD,這段經驗讓他接觸了不同族群的客人。

而那段販售盜版光碟的經歷,也被黃明志放入了《BABI》當中。在馬國社會的觀念裡面,會去販售盜版DVD的年輕人,多是輟學或不愛唸書的年輕人,多不被主流社會所關注。而在《BABI》電影裡面,黃明志也嘗試再現不同族群中也有弱勢的存在,為了生活得在階級、種族的壓迫間掙扎求存。

你是豬-劇照
Photo Credit:華映娛樂提供
黃明志電影《BABI》劇照,揭露了劇中有族群衝突的劇情

從禁歌到禁片

2007年,黃明志一首諷刺馬國各類社會、族群問題的 《我愛我的國家 Negarakuku》在Youtube走紅後,成了馬國各界撻伐的對象,儘管曾受過政治壓力,但也讓各界認識了他的創作能量。

黃明志曾在多次訪問中提過,他在台灣求學時的夢想是要販售自己創作的歌曲,但都賣不出去,而當國歌事件走紅後,馬國的友人建議他不妨回國,他們有資源可讓他拍電影。對當時的黃明志而言,他不一定非得留在台灣發展,因為創作人不會局限在任何一處,而且重返自己成長的國家,還是會比較習慣。

然而,馬國行之有年的種族差異政策,也讓黃明志感受到回國發展並非一帆風順,對於種族歧視最深刻的感受,就是拍喜劇片《辣死你媽2.0》時,申請國家電影發展局的補助不獲批,反倒是其他馬來語電影獲得了補助。由於馬國政府獨尊馬來語為國語的政策,因此只要國內出產的電影中,國語沒有達到一定比例的話,是不被視為國片的,許多馬國華語電影創作者也因而失去了申請補助的機會。

黃明志坦言,後來發現在馬國創作會遇到很多阻礙,因此決定回來台灣發展,會比較自由一些。

相比其他在台灣發光發熱的馬國歌手,是直接在台灣深耕發展,再紅回國,黃明志可謂呈現了相反的路徑。被視為網路歌手鼻祖之一的黃明志,即以馬國為基地,在網路上推出音樂作品,再紅到台灣,或到台灣進行一些拍攝。不過,這次《BABI》的發行,則無法再循過去的模式了。台灣是全球首發《BABI》的國家,至於這部電影能否紅回馬國並上映,自知題材敏感,就不是黃明志所奢望的了,但他會爭取在鄰國新加坡上映。

黃明志上一部執導的電影是2013年拍攝的《猛加拉殺手2.0》,在那之後已近七年沒再拍電影,而這期間黃明志也因胃潰瘍等健康問題影響了工作。大約在2019年的時候,有投資方想要找黃明志拍其2011年的喜劇片《辣死你媽2.0》的續集:《辣死你媽1.0》,但黃明志有感於對製作大成本電影已生疏,因此投資方同意先出一筆資金讓黃明志拍低成本製作的《BABI》,讓他先「熱身」。

當黃明志8月底在臉書宣布《BABI》入圍了「ARFF環球國際電影節(柏林)」和「泰國國際電影節」時,讓各界相當意外,因為光看片名就曉得這部片注定無法在馬國上映,畢竟馬國是一個以穆斯林為多數的國家,而BABI(豬)一詞,更是各族群發表種族歧視用語時常見的詞彙。而另一種意外感受是,在《BABI》之前,黃明志共執導過5部電影,但都是喜劇片,因此《BABI》也可以說是黃明志首部寫實題材的劇情片,也意味著相比過往與透過喜劇片的來嘲諷國家的問題,這次「玩世不恭」的黃明志,彷彿已擺好了想要認真說話的姿態。

黃明志強調,之所以不採用其它名字,堅持選用BABI,是因為電影中的暴動事件根源,就是從BABI字展開的。黃明志希望透過這部電影,控訴馬國舊政府想掩蓋曾發生過的大規模校園暴動事件。雖然黃明志沒有具體指出真實事件的確切時間、地點,以及還原程度有多高,但他表示有朋友當年確實知道這些事情,至少有超過百人捲入了那場暴動,最終在警方和教育部壓力下,新聞沒有被刊出來。

在《BABI》的預告片中,看見到有學生墜樓身亡,不過黃明志澄清現實中那場暴動並沒有人死亡,但有人受重傷。為了讓電影更能真實反映馬國的社會狀況,黃明志也將媒體報導過的各類校園霸凌、種族與宗教歧視事件的元素融入電影之中。例如,馬國曾發生有的國中會在穆斯林齋戒月期間,校方要求非穆斯林學生(華裔、印度裔)到洗手間用餐,以免影響正進行齋戒的馬來穆斯林學生,這起事件曾引起馬國各界撻伐。種種的族群不平等現象,就如同電影預告片提到的台詞所言:「我們可以站在一起尿尿,卻不能同桌吃飯」。

《BABI》的核心是反對種族政策、種族主義與官僚主義,這部電影就是對官僚掩蓋暴動事件、息事寧人態度的批判。黃明志強調,還原真相與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透過這部電影讓不同族群的觀眾反思,究竟族群問題、糾紛是如何產生的。

在黃明志的觀念裡,世上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有角度、立場的問題,就如同發生車禍後,犯錯者都不會輕易承認自己有錯那樣。同樣地,黃明志認為馬國的種族歧視問題有多面向可探討,馬來人的歧視是基於國家制度而存在的,那華人的歧視也源自於國家制度長期壓迫下生成的,任何問題的產生都並非單向的。

對於是否擔心台灣觀眾因國情差異,難以理解《BABI》這部電影。黃明志表示,也許台灣沒有類似馬國明顯的種族歧視現象,但依然能在這部電影中,了解自由的可貴,也希望大家珍惜台灣的民主自由。

黃明志工作照
Photo Credit:華映娛樂提供
黃明志電影《BABI》工作照

珍惜「鬼島」的自由

今年黃明志以一首《鬼島》入圍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歌詞裡寫著

「這就是鬼島 亂七八糟的鬼島

殺人可教化 警察被打 媒體上嗆領導

選政府竟然用投票 不爽他還可以換掉

國會像地理頻道 有吞球的也有黑道」

《鬼島》這首歌寫下了台灣的眾生相,相比於擔心回馬國發行電影可能遭到對付,儘管有時候黃明志發表有關台灣的言論並不討喜,但還能暢所欲言,也彰顯了言論自由的可貴。

也許在台灣,了解馬來西亞這國家的人並不多,但黃明志已可以說是許多台灣人都知道來自馬來西亞的歌手,也透過他這扇窗口來認識馬來西亞。譬如,台灣政治人物李正皓半年前因在政論節目《關鍵時刻》對馬國有負面、不實的評論,引起眾多馬國網友不滿,而黃明志也在官方粉專逐條反駁李正皓,並跟台灣粉絲分享馬國真實的防疫狀況。

黃明志強調,雖然這部電影呈現了馬國社會中較負面的種族主義現象,但他還是想跟台灣說,其實馬國沒有很差,該有的基礎設施都有,不是一些人想像中沒有4G網路的地方,只是一些族群問題上,許多都是被政治人物給搞爛的。

對於馬國族群關係的看法,黃明志覺得至少馬國已成功政黨輪替過了,也許國家不會對再亂對付人民。「雖然是有點後門政府,但不敢亂來抓人,我覺得有機會投票決定政府的話,有洗牌過,就不會讓人覺得沒有改變的希望,政治人物也有危機感,至少比較會認真一點…」黃明志如此說到。

所謂「後門政府」(Backdoor goverment),是指今年3月馬國的政爭,現任馬國首相慕尤丁透過非議會選舉的方式,攏絡樓不同陣營的國會議員跳巢共組新政府。馬國是在2018年5月9日成功實現建國以來的首次政權輪替,因此新政府執政未滿兩年便倒台,至今馬國仍身陷政爭的沼澤中。

在許多國家,政權輪替後,往往會對前朝政權任內的不正義之事,進行調查、平反等轉型正義工程。採訪尾聲,問黃明志是否希望馬國官方重新調查2000年的那場暴動事件?黃明志說,他也沒有那偉大,只希望透過《BABI》這部電影傳達反種族主義的訴求,讓社會避免再讓這些事情發生,畢竟族群衝突,終究對國家的傷害是很大的。

_DSC1375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杜晉軒
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會員推廣

專題下則文章:

《南巫》導演張吉安:巫術與神話的日常,宛如侯孝賢以鬼片包裹「童年往事」



【2020金馬獎】2020 Golden Horse Awards:

第57屆金馬獎,以「前往明天的路上」為號召,成為疫情下受到矚目的頒獎典禮。和金曲、金鐘並稱三金的金馬,今年入圍名單仍舊多元,台灣電影的風起雲湧、百家爭鳴,視角望向東年亞也有令人驚豔的作品。此專題彙整「關鍵評論網」專訪入圍者的文章,希冀透過專訪給予讀者深度的影人影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