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入圍最佳男主角】

專訪新加坡喜劇天王李國煌:演了《男兒王》中的變裝皇后,未來想挑戰演啞巴

2020/11/17 ,

採訪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是一個從新聞時事出發,帶您認識東南亞政經和文化的網路廣播節目(Podcast),透過訪談耕耘東南亞各領域的來賓,聆聽他們的採訪故事、異國經驗和在地觀點。《阿峇卡巴-東南亞電台》每週四透過Podcast向全球華語聽眾說聲「Apa Kabar」(你好),如果你有想聽的人物採訪,也歡迎留言或私訊告訴我們。本節目由關鍵評論網製作播出,主持人是來自馬來西亞的杜晉軒、人在美國的台灣編輯吳象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國煌常敬仰周星馳,也希望如同周星馳那樣,演喜劇的能力已進入無聲勝有聲的境界,不再需要靠誇張的表情譁眾取寵。李國煌想從代表新加坡草根人民形象的「阿炳」轉型,盼有早一日成為冷漠笑匠。

說起新加坡喜劇天王李國煌,也許多數台灣觀眾對他的印象是在《錢不夠用》的演出,如今已出道三十餘年的李國煌,憑其擔綱男主角的喜劇片《男兒王》,入圍了本屆金馬獎的最佳男演員獎項。若李國煌成功榮獲影帝寶座,將會是首位新加坡籍的金馬影帝。

一直以來,新加坡電影並非是台灣電影票房市場中的主流,但對新加坡電影情有獨鍾的影迷,也肯定對李國煌精湛的演技,留下深刻印象,然而對於他的過去與現在,除非特別關注新加坡媒體的娛樂新聞報導,否則所知甚少。這次關鍵評論網《阿峇卡巴東南亞電台》獨家專訪了李國煌,讓李國煌娓娓道來其出道至今的生命歷程。

從跑龍套到當老闆

時間回到1987年,19歲的李國煌當兵快結束的時候,報名了梁智強的演員訓練班,而梁智強就是後來拍《錢不夠用》一炮而紅的新加坡知名導演,同時也是李國煌的恩師。

懷抱演員夢的李國煌,大概在1989年的時候,等到了機會的降臨。當時梁智強主持的的脫口秀節目《搞笑行動》需要臨時演員,但找遍演員班的學員都無一人有空,而恰好有空檔的李國煌,還有程旭輝就抓緊了演出機會。由於表現不俗,從此跟著了梁智強,李國煌、程旭輝因而成了「梁家班」的重要班底。

當然,李國煌的出道歷程也非一蹴而就的,儘管獲得了演出機會,但主要還是跑龍套的角色,而且當時的月收入僅有一百元新幣,可以說當時過得相當辛苦。李國煌回憶道,在堅持不懈下,他慢慢從跑龍套、電視劇演員爬上來,最終出道數年後有了自己的綜藝節目,叫《今夜來看我》,再加上梁智強主持的《搞笑行動》連續了播了十多年,在新加坡是數一數二的綜藝節目,有一定的名利雙收,才讓他捱了過來。

而李國煌演藝生涯軌跡的巨幅改變,則來自梁智強的一個決定,而這決定對新加坡電影產業發展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1998年,在電視界打滾多年的梁智強導演,深感新加坡的綜藝節目發展已來到了瓶頸,因此決定往電影界發展。李國煌記得,那一天他和梁智強到馬來西亞檳城進行農曆新年賀歲歌曲專輯的拍攝,忽然梁智強和他說想拍新加坡本土電影。「當時梁導自己也迷迷糊糊、懵懵懂懂,就開始進入電影(界)到現在」,李國煌說。

李國煌表示,梁智強要拍電影需要很大勇氣,因為梁智強主演與編劇的《錢不夠用》在1998年面世之前,幾乎有三十年的時間沒有出現過新加坡本土電影。

或許大家很難想像到,為何新加坡電影會消失了三十年,其實新加坡曾是東南亞重要的電影工業基地。大約在20世紀的40至60年代,由於新加坡也是英國殖民地的關係,因此在香港資本的支持下,邵氏、國泰等電影公司在新加坡設有片廠,拍攝了許多華語電影與馬來語電影,但隨著邵氏與國泰分別在1967、1972年退出新加坡,自此新加坡電影工業一蹶不振。

李國煌指出,在新加坡電影消失的三十年裡,本地觀眾已習慣了好萊塢、港台的電影,許多人都對本土電影不看好。因此當梁智強去找人投資拍《錢不夠用》時,也處處碰壁,更切身陷入了「錢不夠用」的窘境。

李國煌坦言,因為第一次拍電影,大家都沒經驗,所以《錢不夠用》的品質是相當粗糙的,但他們都萬萬沒想到,最終《錢不夠用》卻會一炮而紅。李國煌和我們分享當時那受寵若驚的回憶道「沒想到一上映後,我們來不及享受那成就,場場都爆滿,早上、半夜、凌晨的都爆滿,我們也嚇到」,他表示畢竟跟同一時期上映的外國電影相比,《錢不夠用》品質差很多,但就是得了票房冠軍。

後來製作團隊認為,也許《錢不夠用》真的夠接地氣吧,因此才會受到新加坡各階層觀眾歡迎。由於新加坡人民行動黨政府長期推動「說華語運動」的關係,多年來電視節目是不被允許出現方言的,但是…當時《錢不夠用》卻被允許出現大量方言了,也許是認為電影不像電視節目會透過廣播訊號廣泛傳播,民眾得購票入場,因此電檢局允許《錢不夠用》可出現大量閩南,沒想到此開放態度造成了新加坡民眾買票排隊進場支持「國片」的熱潮。

因此李國煌覺得,真正讓他在新加坡紅起來的,就是《錢不夠用》。隨著知名度打開,片約不斷,2006年李國煌主演了《老師嫁老大》後,在馬來西亞的知名度更上一層樓。而讓台灣觀眾對李國煌有進一步認識的,就是2008年上映的《錢不夠用2》了(該片2009年在台上映)。李國煌提到,在台南市有家電影院老闆,為了宣揚孝道,因此重複放映《錢不夠用2》多年,因此讓許多台灣觀眾認識了他。(編按:事實上,這十一年來一直在放映《錢不夠用2》的二輪戲院,是台中的「萬代福影城」)。

如今,李國煌已從「錢不夠用」、月收入一百元新幣的跑龍套演員,蛻變為新加坡喜劇天王,還有橫跨美髮美容、餐飲、娛樂產業的老闆。當被問到是否擔心新加坡市場太小,影視產業規模有限,因此積極發展副業時,李國煌興致盎然地聊起了他的生意經,他強調,無論是新加坡藝人,還是馬來西亞、大陸或港台的藝人,多會發展副業,但不要以為放自己的名字,生意就會因知名度而變好,除了交給專業的管理層打理外,還是得到現場親力親為。

李國煌從1998年開始,便和朋友合資開髮廊,至今在新加坡已有七間分行。接著在2006年,李國煌在馬來西亞拍《老師嫁老大》時,因緣際會認識了馬來西亞知名的連鎖咖啡店「oldtown white coffee」(舊街場白咖啡)的老闆,在雙方合作下,李國煌得到了新加坡的代理權,甚至開了七家分店,直至2017舊街場白咖啡將公司出售予荷蘭企業,他才出清手中的持股。不過已踏入餐飲業的李國煌,後來也投資開自創品牌的咖啡店、燒餅店。

在娛樂事業方面,李國煌於2011年創辦經紀公司星際娛樂(Galaxy Entertainment),接著在2017年創辦金剛媒體(KING KONG MEDIA PRODUCTION)製作公司,並將星際娛樂納為子公司,成為一站式的娛樂傳媒製作公司。

對於是否擔心新加坡市場規模太小,李國煌指出,早期他主要發展與藝人簽約,如認識多年的康康和Nono,主要是到星馬兩地的尾牙活動進行表演。不過,如今藝人也不一定需要經紀公司,畢竟已有youtube等平台曝光,最重要的依然是產品內容。

「當然我承認,可能新加坡電影要走到更遠去的話,還需要一點時間,很多人以為我們的電影只能給星馬市場,或閩南語市場看,但如《男兒王》已是漂亮的一部」李國煌說。李國煌也提到去年入圍多個金馬獎項的陳哲藝電影《熱帶雨》,以及有不少新加坡演員參與的好萊塢電影《瘋狂的亞洲富豪》,因此新加坡可透過網路、誠意、外國人才來協助發展電影工業,不會因市場太小而做不下去。

_DSC1585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杜晉軒
左起《男兒王》演員賴宇涵、張承喜、李國煌與導演王國燊

從男兒到「男兒王」

李國煌這次憑《男兒王》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項,是繼2007年新加坡藝人葛米星(Gurmit Ottawan Singh)憑電影《我在政府部門的日子》入圍該獎後,第二位入圍該獎項的新加坡男演員。

《男兒王》是由新加坡導演王國燊執導,而編劇則是同時有藝人身份的賴宇涵所負責的,當初在甄選演員時,是李國煌自薦去演的。《男兒王》講述一名原本擁有高薪收入的男主角,忽然被裁員,為了家庭與生計,在瞞著家人下選擇當變裝皇后,對李國煌而言,從事喜劇演員多年的他,不敢說變裝皇后這角色很另類,但本質上和喜劇演員是一樣的,兩者都是要靠演出來取悅觀眾,而且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展現最專業的表演給觀眾看。

而另一個令李國煌想爭取演出的原因,則是已身為人父的他對男主角境遇感同身受。「我也是爸爸,主角也和許多父親一樣,為生計而困難,在尊嚴與財務危機中抉擇,因此他選擇了變裝皇后,因為選擇了家庭。」李國煌說。

李國煌有三個孩子,他除了與電影中男主角扮演父親的心境有共鳴外,反對歧視不同性別認同者也是他想傳達的。在《男兒王》片中,多次出現了 「阿倌」這名詞,李國煌解釋道,這名詞一般上是星馬華人對變性人的貶義稱呼,但很多人將阿倌和人妖混淆了,前者是指已做了手術的變性人,而後者則沒有進行完整的手術,如已動手術的男性儘管外觀上有了乳房,但仍保有男性生殖器官。李國煌指出,如今「阿倌」成了意義廣泛的貶義詞,連氣質陰柔的男生也會被這樣稱呼…

李國煌強調,無論是變裝皇后、不同階級、國籍、性傾向的人,人們都不該歧視,應尊重不同個體的認同,因此他們在劇中才有這台詞 「不要去看不起別人,有一天別人也會看不起你」。

星演員賴宇涵編劇處女作 挑戰變裝皇后角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新加坡喜劇演員賴宇涵(左)首次擔綱編劇的電影《男兒王》入圍金馬獎兩項提名,他與男主角李國煌(中) 都在劇中飾演變裝皇后。

我講了太多話,未來想演啞巴

除了出演喜劇外,其實近年來李國煌也挑戰了不同形象的角色,如在馬來西亞羽球國手李宗偉的傳記電影《敗者為王》中,飾演李宗偉的父親,是一名嚴父,以及在梁智強導演的《我們的故事》中,飾演一名脾氣暴躁的兒子。

回顧出道三十多年來的改變,李國煌認為在他結婚前,他就像是《我們的故事》裡面的阿坤,個性比較壞,而結婚後像《敗者為王》裡面的父親,但有了小孩後完全不一樣了。隨著年齡改變,初生之犢不怕虎的衝動不再,因為結婚後更多的顧慮,不像從前般去爭取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做不好可能連累到家庭。「就像這次來金馬獎,我也不會覺得說,得獎的話這獎是屬於我的,而是屬於大家、工作夥伴的。以前我會覺得說,這樣東西好,是因為我好」、「這幾年也有受到很大傷害,以前我是會很強反擊當事人,但這幾年被流言重傷,就覺得讓他吧。已五十多歲,不要浪費時間在這些人身上,寧願把時間放在家人身上。」

李國煌表示他非常敬仰周星馳,彷彿從周星馳身上看到自己,也希望如同周星馳那樣,演喜劇的能力已進入無聲勝有聲的境界,不再需要靠誇張的表情譁眾取寵。既然周星馳已變成許冠文那樣的冷面笑匠,因此李國煌也想從代表新加坡草根人民形象的「阿炳」轉型了,盼有早一日也能成為冷漠笑匠。

對於未來還想挑戰什麼角色,李國煌語帶玩笑道,他其實一直都想要演啞巴,因為這些年講了太多話。接著他又認真地說,其實如果一個不說話的人的表演,其層次反而是最高的,如瓦昆·菲尼克斯在《小丑》的演出中台詞很少,但演完後會很痛苦,因為未來很難找到比小丑更難演的角色。

最後,除了演戲之外,最近李國煌也演而優則導,今年8月他執導的香港電影《冥通銀行特約:翻生爭霸戰》在港上映。李國煌表示,未來有機會的話,他也會想在台灣拍電影。李國煌曾在台灣演出康康執導的《十萬夥急》,因此他覺得在台灣拍電影會是非常好玩的,畢竟有很多朋友在台灣,也能好好休息。

DSC05844
Photo Credit:mm2提供
《男兒王》劇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專訪《親愛的房客》莫子儀:娛樂產業需要的是明星,表演藝術需要的是莫子儀



【2020金馬獎】2020 Golden Horse Awards:

第57屆金馬獎,以「前往明天的路上」為號召,成為疫情下受到矚目的頒獎典禮。和金曲、金鐘並稱三金的金馬,今年入圍名單仍舊多元,台灣電影的風起雲湧、百家爭鳴,視角望向東年亞也有令人驚豔的作品。此專題彙整「關鍵評論網」專訪入圍者的文章,希冀透過專訪給予讀者深度的影人影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