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入圍最佳男配角】

專訪《同學麥娜絲》鄭人碩:到了40歲才發現,我們只是長了翅膀卻飛不起來的雞

2020/11/19 ,

評論

芬多經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芬多經

侘寂.Minimalist.重度貓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憑藉《醉.生夢死》被大家認識的鄭人碩,2020年演出黃信堯的《同學麥娜絲》,一路的變化,透過本篇專訪了解。

連續幾天熬夜通宵拍片的鄭人碩準時抵達訪問現場,滿臉帶著笑容,他只匆匆休息不到二、三個小時,卻絲毫看不出倦容。「現在一直到我沒有力氣之前,只要有人繼續看我的戲還有型,我有被這個行業需要就好啦,畢竟這是我熱愛的工作。」

《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的第二部作品《同學麥娜絲》,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導演、男配角等九項大獎,由鄭人碩、納豆、施名帥與劉冠廷精彩詮釋四個性格分明的高中死黨長大後的生活,以詼諧幽默、揶揄自嘲的手法,喜劇式對白與敘事,道出現代中年男子面對的人生困境與悲喜縮影,及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被現實環境吞噬的真實人生。這四個角色是社會中的平凡人物,也是台灣社會大多數人最熟悉的中年男子臉孔。

「我怎麼敢選角色?只要是好的劇組團隊來找我,我就去演呀!」鄭人碩坦言不會刻意挑片,言語中不經意流露出電影《同學麥娜絲》中「電風」的樣貌。鄭人碩飾演的保險業務員電風,是個理性認命、謹守本分、溫暖感性、負責任又重義氣的人,過著徬徨苦悶、工作不得志的日子,用微薄薪水省吃儉勉強買了新房與車位,也是片中唯一會幫「閉結」(口吃)翻譯的同學。

2015年以電影《醉.生夢死》獲得台北電影獎最佳男配角,並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2017年以《川流之島》得到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最佳男主角,2018年以迷你劇集《薛丁格的貓》贏得亞洲電視大獎最佳男主角,再以賣座電影《角頭2:王者再起》獲得台北電影獎最佳男配角、再次提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還被譽為「台灣最具荷爾蒙的男星」。擁有如此出色成績的鄭人碩,卻還是謹慎認命的守好演員本份。

「導演跟我聊了很久,一開始就說『你可以願意跟我分享之前的過程嗎?』沒有聊角色,也沒有說我要演哪一個。」在現實生活中做過社會基底層,嘗盡人情冷暖的鄭人碩,並不在意再次回顧以往的人生滋味。「這有什麼好不分享?本來就自己的過去呀,必須接受,而且都已經成為事實,所以就跟他聊聊我個人的一些過去、經歷、人生故事什麼的,最後聊完之後他就說好,你應該還滿適合電風這個角色。」

「我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但任何事情都不如意。」導演黃信堯表示,電風這個角色外表剛毅、內心柔軟,總是忙得團團轉,角色極為討喜。「我覺得碩哥這個人的性格蠻適合電風這個角色,而且有我一些同學的影子在裡面,但他的角色最難。」鄭人碩也覺得這角色跟自己本身某一部分相像,「就是正義感很多、很雞婆,然後其實很有想法,但是很多事情就是使不上力、使力也會讓人家不舒服,不使力自己又過不去。」

IMG_6032
Photo Credit: Fanny攝影

2001年事業剛起步時,鄭人碩為了照顧生病的父親而放下一切,每個月他必須負擔十萬元的生活費、醫藥費及看護費,十多年的時間他想盡辦法賺錢,同時兼差四、五份工作,賣水煎包、撿回收、當酒促、幫忙推銷保險,做遍各種世俗看不起的工作。

「我蟄伏了很長一段時間,那段人生經歷我到死都會記得。那段期間我很自卑、很憤世嫉俗,是靈魂已經完全不在的空白人生。以前的我很不愛說話,因為那十幾年我沒有朋友,也沒有人敢跟我交朋友。」問他那時候為什麼會這樣貶低自己,「沒有辦法,現實社會讓我自己貶低自己,現實覺得你就是下等人,沒有錯,事實就是這樣子,不要說社會有多溫暖,世俗就是這樣。」談及過往,鄭人碩的語氣沉穩安定,有種看透世事本質的通徹認份。

這些閱歷豐富的淬煉也造就出鄭人碩爆發力十足的演技,演起各種角色都得心應手。「這些外界認為不好的經歷後來在詮釋角色上就是我的養份,那些東西都能化作演戲時的助力,我不用上過科班、不必經過揣摩,我可以直接情感的轉移,因為我親身經歷過這些事情,誰有過我的經歷?在那個二十出頭歲的時候,然後到三十幾歲。」

「之前的經歷讓我感觸比較多,畢竟那段十幾年的自閉,自己親身經歷似乎更明白,這個世界的規則是這麼的真實跟現實。本來現實社會就是每個人都嘛差一步,應該是說誰不想要比別人跨越好幾步。」歷練讓鄭人碩善於觀察,對於不得志的中年男人有著更深入的了解與體會。「你一直想把事情做好,但永遠都做不好,越不得志越必須要堅強,那個堅強,有些時候是很累的堅強,就是盡量讓自己不要到心累就好,不然會很痛苦。」

《同學麥娜絲》直擊所有「甘苦人」的內心,讓網友大讚:「今年終於有一部屬於男生的電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同學麥娜絲》充滿世態炎涼的滄桑與卑微,對人生的體貼與憐憫,每個人都在社會中掙扎求生存。「到了40歲才發現,我們只是長了翅膀卻飛不起來的雞。」鄭人碩形容電風這個角色會很心累,「因為電風什麼事情都很認真,什麼事情他都想要正義感一下,什麼事情就是差一步,沒有辦法達到他理想中的狀態。就像電風扇的頭會一直轉一直轉,但是不管怎麼拼命,它的風量沒辦法調強,也沒辦法調弱,就是卡在中間一直轉啊轉,就像人生一樣。」

「在電影裡我跟其它演員的東西都是真的,你看到的東西基本上都沒有假的,在停車位推車當然是真的自己推。」因為拍紀錄片出身的黃信堯從來不喊卡,他希望每個人都能徹底融入角色,活在角色裡面。「拍這部戲印象最深刻也最辛苦的,有一場戲是體力上的辛苦,就是公園跳湖那場戲。因為你們看到的只是我游湖到一半,但是我拍的是整條游,中間完全沒休息,撞到很多魚,喝了好幾口髒水,而且我游兩次。因為導演覺得技術有一些問題,他希望調整的更好,就問我可以再游第二次嗎?我說好,給我十分鐘,就再跳一次。」

《同學麥娜絲》四個角色各有特色,鄭人碩卻還是只想演電風。「因為我平常沒有工作的時候講話就會閉結,我怕會演閉結對我自己會太習以為常。然後納豆演的罐頭,因為我人生真的很衰過,沒有這麼的一路順風。然後是施名帥的銘添,就很像我從藝術片想要轉商業片證明給大家看的那個心態。所以我覺得其實我都有經歷過這樣的心態,反而是如果再重拍一次,我可以再做另外一個不同的電風。」

拍攝這麼貼近真實人生的電影,鄭人碩演出時很自然再次面對自我,重新檢視自己。「拍完這部戲我覺得鍾孟宏導演跟啊堯導演他們有把一些我原本就有很真的東西再重新歸位,就把我放到原本的位置。他們覺得其實我已經有了,只是可能這幾年的工作性質跟我在做的事情,好像我把原本真的那些東西稍微掩蓋起來,但真實的空位是存在的,趕快歸位。」

《同學麥娜絲》鄭人碩、納豆和劉冠廷在泡沫紅茶店談心展現真摯兄弟情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其實自己很反骨。因為一剛開始讓大家認識我是《醉.生夢死》,這算是大家印象中所謂的文藝片、藝術片,拍完之後在海外拿了一些獎,然後在台灣稍微被人家肯定一下,看起來好像就一帆風順,但沒有。後來大家就覺得鄭人碩只能演藝術片,我就想說,好啦沒關係,我就轉商業,轉你們世俗所謂的商業片。」

這幾年鄭人碩接演不少成功的商業電影,演出各種不同角色,或許是商業片遮掩住原本剛開始那種真實的東西。「我覺得其實演員沒有分商業演員或是藝術演員,可能商業片的節奏很快,必須要更多的包裝跟更多的技巧去烘托戲、烘托演員。演戲都是很真實的自己,只是我們在當下的情況下會變成當事的人。真實的我不會讓自己那麼苦,然後不要有苦難言。」

黝黑精壯的身材與深邃帥氣的輪廓,加上以往的風霜經歷,鄭人碩雖然扮演過許多角色,但似乎沒接過傳統認定的高富帥或偶像劇角色。「我覺得高富帥都是大家認為你是高富帥,就是高富帥,那你為什麼不把自己當作沒有重複類型,高富帥就給別人去當高富帥好啦,我去做我應該做的事情就好啦,我們幹麻要去跟人家爭,一定要高富帥還是幹嘛幹嘛。」

鄭人碩獲選北市模範勞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鄭人碩獲選北市模範勞工

以台灣現有的娛樂產業規模而言,被歸類在演技派男星的鄭人碩,似乎也面臨到角色被定型及瓜分的狀況。「大家會覺得我跟吳慷仁、莊凱勛的型有衝突,我自己覺得我跟他們不一樣,我幹嘛跟他們一樣?可能大家都歸類我們是同一類的演員。沒關係,謝謝大家,但是我還是繼續做好我自己。」

「我們畢竟不是那種現在市場上最需要的那一類大家所謂的演員,但是你們要看我們,那就做好了,你們不要我的話,沒關係,我還是可以好好的過生活。現在市場你也知道,大家都是要那種大鮮肉小鮮肉,但是我覺得我們這種肉是越咬越香,而且還咬不斷;反而他們那種是現在大家一剛開始吃覺得很好吃,但是一下子就化掉了。」對於現實的演藝生態,鄭人碩也是看得很開。

「演過這麼多角色,我覺得每個角色我都沒有很滿意,可能有些角色在大家的眼光裡面蠻成功的,可是自己再回頭看一下,其實好像可以做的更好,所以沒有那個角色很滿意。我覺得這一切得來不易,也不是說有演技就可以了,你都是被人家認定的,為什麼不把自己弄的更好?所以每一次的表演我都會再回去看,其實都沒有到一個真的讓我自己覺得很滿意的情況,我覺得總是可以再做的更好。」

摩羯座的鄭人碩腳踏實地成就出現有的一切,卻坦言對自己比較嚴謹,會不斷回溯過去。「如果給自己打分數,大概只有65分,我必須對自己嚴格,不然我很快就會被淘汰,我們又不是市場型的演員,很快就會被淘汰,必須把自己做好。我們又沒有良好的背景、跟多好的關係,或是多有錢,當然一切要靠自己,然後不能讓人家取代呀。」

習慣轉移真實情感的鄭人碩,拿到劇本後就想辦法讓自己變成角色。「接到劇本我一定就是想辦法變成裡面的人,他的心態是怎麼樣?講話是什麼樣?眼神是怎麼樣?他的所有的一切是怎麼樣?不必刻意去設計什麼動作,趕快去找,先想辦法認識同類型的人。比如說是精神病就真的去找精神病,看看到底是怎麼樣,不然我要用演的嗎?我覺得不夠真實,我也說服不了我自己,怎麼有辦法說服觀眾?」

IMG_6036
Photo Credit: Fanny攝影

「如果有參考的話,我會先去找真實的人,跟他們面對面之後再去找一些其他的資源跟線索,比如說看片子啊,這是擺在之後自己有多餘時間才會去做。我前面還沒有跟真實的人物連結到,我沒有辦法藉由其他東西去做功課。我不知道那些人平常在幹嘛,怎麼去演?」

鄭人碩演《角頭2》時就是這樣子做。「演黑幫我就直接去跟著黑道好啦,我直接跟老闆要求,讓我在他們覺得舒服的狀況下一起生活,我們前置期有多久,就讓我跟他們生活多久。所以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跟艾爾帕西諾(Al Pacino)就是黑幫的標準嗎?不是啊!因為每個地區都有每個地區的文化,你去學西洋的黑幫,但是你是拍台灣的黑幫呀!」鄭人碩笑著說:「有很多人說我有些時候,就是在歪嘴的時候,好像勞勃狄尼諾。」

之前有些演員會因此而陷進角色裡,鄭人碩卻不擔心自己會跳不出來。「我覺得出不來角色這都是藉口,剛開始會,但是現在慢慢的有這麼多經驗之後,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讓自己快速褪下,但是需要時間,沒有辦法馬上轉換,給我一點時間可以退掉。」

只是演技精湛的鄭人碩還有個滿大的遺憾,「就是電視劇不找我,我不知道原因。」之前他演過《誰是被害者》、《鏡子森林》的戲劇,但都不算是主要角色。「因為鄭文堂導演啦,還有莊絢維導演是好朋友,找我來幫忙一下。我當然會想要演電視劇,這激起我當初那種大家說我只會演藝術片,就跑去接商業片的心態,就是你為什麼不敢來找我,幹嘛?我不懂。」

「找我演出的戲劇沒有分類型,現在千奇百怪都有啦,之前原本是只有藝術片找我,這幾年演很多商業片之後,許多商業片找我,其實各種不同類型的電影開始慢慢都會來找我,就是這些電視劇還沒來找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來找我,我怎麼敢選電視劇角色?」鄭人碩的語氣中有些不解,只是佛系心態的他似乎也不會強求。

《同學麥娜絲》「全台同學站出來」搶先口碑場開催,11月台北、桃園、台中、高雄、台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老實說,以鄭人碩的演技、外型與知名度,擔綱電視劇主役絕對是夠份量的絕佳人選,或許又是被定位住角色了。「其實拍戲我不會特意去挑,因為現在我們演員都是被選擇的。只要是對我們文化產業有幫助,我就去做。當然可以讓我們選擇的話,有好的團隊當然是最好的,但是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就像這一次在鍾導的團隊裡面,其實真的是一個很專業、很幸福的團隊。」

「我很想要演偵探之類的,也很想要演警察跟軍人,但是就是沒有機會,為什麼每找的類型大概都是那個樣子?《醉.生夢死》之後那一、兩年,基本上全部都找同樣類型的同志啊什麼;然後《角頭2》之後一連串就是8+9,《人面魚》之後一連串就是宮廟。」鄭人碩認為許多人對演員沒有一些多餘的想像空間,只會覺得這個角色成功,就重新再複製它的樣子。「我覺得對於演員來說是幸福,也是不幸福,對演員也是某種程度上的消耗。」

最近的鄭人碩比較想演喜劇片,但沒有特定的喜劇類型。「我很想演喜劇,因為我覺得好像很多類型我都有演過,就是喜劇片沒演過,喜劇的節奏,我還不知道怎麼抓,我想要去抓抓看喜劇的結奏。只要是喜劇我都很喜歡,有一些喜劇很無厘頭,我就是要怎麼樣讓它變得很有厘頭。」

《同學麥娜絲》雙前導狂吸近百萬次觀看,魅力席捲全台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現在事業、感情、親情、友情都很成功的鄭人碩,透露真實的自己還是最重視親情。「我的親情很早就沒了,爸媽很早就走了,大家都還有爸媽在,我是沒有爸媽在,所以我覺得親情比較重要,就是我所有能量來源。」談到這裡鄭人碩的語調逐漸慢下來,眼眶也有些泛淚。「如果可以重來的話,我要爸媽回來,我可以不要現在所有一切,我要爸媽回來。親情在我心裡永遠是第一個,即便之後我可能再有一個家庭,我一定是把親情放在第一的比重。」

「以前我不會找出口,所以會一直逼著自己。現在我有很多出口,可以找到讓自己平衡的方法。我覺得出口就是要有人願意聽你說話,其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我很幸運有很多人願意聽我說話,不會覺得說這個說話是沒有意義,我覺得跟人好好說話,對我來講是最大的出口。」

「因為人生海海,很多東西來來去去的,但日子還是要過,不管遇到什麼事情,就只能繼續走。我現在只求盡力而為就好,不必困在執念中。生活,能好好呼吸就好。」捱過各種人生歷練的鄭人碩,現在應該會是一直走花路吧。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專訪《消失的情人節》女主角李霈瑜:美人魚化身郵局櫃員,在陳玉勳的罵聲中熬出奇幻台灣味



【2020金馬獎】2020 Golden Horse Awards:

第57屆金馬獎,以「前往明天的路上」為號召,成為疫情下受到矚目的頒獎典禮。和金曲、金鐘並稱三金的金馬,今年入圍名單仍舊多元,台灣電影的風起雲湧、百家爭鳴,視角望向東年亞也有令人驚豔的作品。此專題彙整「關鍵評論網」專訪入圍者的文章,希冀透過專訪給予讀者深度的影人影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